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盛世女痞

第二百零二章 不能同生便同死

盛世女痞 深信 1127 2016-09-18 11:28:02

  柳亦枫他们一整夜都没有回来。

睁着眼睛一直到天亮,第二天眼里全部都是血丝,可怖又狼狈。

把同样眼睛红红的暗卫从地上拉起来,换了衣服,这一次,提前启禀了皇上,得到准许后,便直接带人进了宫。

“你是说,这暗卫看见了一切事情的原委?”皇上依旧威严的坐在龙椅上,沉声问。

“……是。”南宫慕尘点头。

暗卫从头到尾都耷拉着脑袋,时不时摸一摸怀里的玉镯,灰败的眼神里没有半分神采。

“那,说来听听。”

暗卫不动,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一样。

希望之火越来越暗,南宫慕尘轻轻踢了暗卫一下,他才突然惊醒一般,抬头看了寒疏一眼。

寒疏俊美的脸上挂着熟悉的,得意而又讥讽的笑容。

“那天,我……”话刚起了个头,暗卫又停住,蓦然苦笑了一声,把怀里的玉镯掏了出来,温柔凝望片刻,放在唇边轻轻一吻,然后,身体轻颤,眼神却带着绝望的狠绝。

“不要!!!”

暗卫已经闭上眼睛,合紧牙关,用力一咬!

眼前一片血红。

南宫慕尘眼里除了红色什么都没剩下,暗卫的尸体被拎着快速拖出去,在地毯上摩擦发出刺耳的让人心头发麻的声音。

他就这么,间接逼死了他。

“慕尘……”短暂震惊过后,皇上唯余恼怒,“这是怎么回事?!”

南宫慕尘跪下来,像被什么沉重的东西压住了喉咙,却还挣扎着不得不发出声音来,“他是被逼的,若是说了实话,也会有人迫害他。”

“什么意思?”

唇边漾起一抹讥讽的笑,南宫慕尘抬头,“小七没有杀冯权生,我以我的生命保证,若是圣上坚决处死她,请准许我和小七死在一起。”头深深的低下去,额头抵在红色的毛毯上,微微有些刺痛的感觉。

“你!”

“你这是在出言不逊威胁皇上了?”寒疏先一步出来,凝眉厉声呵斥。

南宫慕尘冷冷凝望着他,神色宛若万年难化的寒冰,从地底深处刺骨的蔓延,“你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

“闭嘴!”皇上一声怒喝,整个朝堂鸦雀无声。

南宫慕尘垂着头,无声坚持。

若不能陪她生,便陪她死。

“慕尘,起来!”

南宫慕尘不动,“求圣上成全。”

“你!”皇上愤怒的站起身,冷然哼笑一声,“不肯起来便罢,朕不勉强,你想跪多久便跪多久!退朝!”

“退朝!”有小太监扯着尖利的嗓音喊,空荡荡的一直在巍峨宫殿回荡。

文武百官很快便撤了个干净,寒疏背负双手,施施然在南宫慕尘身边转了一圈,忽然轻笑一声,带着令人厌恶的自得,摇摇头,踩着一尘不染的黑色官靴走了出去。

南宫慕尘一动不动的跪在那里,头垂的低低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地下铺的昂贵红毯,浑身的力气都随着希望一起流失,最后成为压在心底的一块巨石,带来憋的人透不过气来的绝望。

又深又重,又厚又浓。

他真的是,全天下最没用的男人了,说好的许给小七幸福呢?结果连护她安好都做不到,胸口越来越闷,越来越喘不过气,越想越觉得郁结不甘,腰慢慢弯了下去,用拳头撑在地毯上,支撑全身的重量,粗重的呼吸声声在冷清宫殿寂寥回响,压抑绝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