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嫡女之俏皮小丫头

182.两人物篇

盛世嫡女之俏皮小丫头 念说说 1936 2017-01-25 20:07:21

  我曾经见过那样一个美丽地让人惊艳的女子。

第一次,是在轩儿落水的池塘边,当她被一个白衣男子救起来的时候,她脸上的面纱不经意间滑落,我竟然看得痴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倾国的容貌——说来也可笑,我的后宫三千佳丽,没有人比得上她的美。

如果仅仅是长了一张漂亮的脸,我还不会把她放在心上,顶多带回去充实后宫,给她个宠妃当当呗。

真正让我动心的是,这丫头明明不会凫水,还不顾一切跳下水去就轩儿。真是觉得她蠢得可以,而恰好我身边从来从来就不需要聪明的女人。

轩儿从小就熟悉水性,怎么可能在一个平静无痕的池塘里溺水。

当我看到轩儿站在池塘边,低着头眼里闪着愧疚的光芒时,我就知道,这小子又在恶作剧了。

后来细细问了他,才知道原来轩儿本想推她下水,结果谁知自己脚下一滑栽下池塘。一计不成,又心生一计,轩儿朝那丫头装做自己快溺水的模样,诱那丫头下水。

我狠狠惩罚了轩儿,而轩儿也十分愧疚,他毕竟还是个孩子,没有害人的心思,没想到捉弄那丫头还差点弄出人命来。

溺水后,我派人悄悄盯着那丫头的房间,她的一举一动尽数向我汇报。

所以,当她清晨偷偷摸摸出门的时候,我也知道。那天我跟在她的后面。看她蹲着身子,在池塘边找东西,我成功用木哨跟她做了交易。

我说让她答应我一个条件。

她虽然是答应了,不过让我好奇的是,那个木哨到底是个什么宝贝,居然在她心里占着这么重要的地位。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木哨,是她和另一男子的定情信物!

虽然我是有那么一点儿喜欢她,可是我还没有到为了她吃醋的地步吧?可是为什么我那天真的脾气特别不好,所有有事启奏的大臣都被我吼出了勤政殿,全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我看了愈发生气。

哼,我堂堂一国之君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只见过一面的女子心神不宁呢!

去君浩国的事情被提上了日程,我没想到,在君浩国的宫宴上,我居然又见到了她,而且她的一曲舞蹈,不仅是让我、更是让全场的人惊艳,我心下好奇,她到底还有什么才华是我不知道的?

之后,我在心中就做了决定,反正此次来君浩国如果能联姻,那是那好不过的了,如果要联姻,那我选的女人就是她。

本以为顺顺利利的事情,可是百里延泽居然不同意?

这根本不正常!我没有求娶他的公主妹妹,公主也不用远离家乡,而是要求娶一个大臣之女,让一个臣子之女代替公主远嫁,这么好的事情,两国结为姻亲,百里延泽居然不同意??

呵,还是我大意了。谁说她的美只有我一个人印在脑海里了?只怕百里延泽用在那丫头身上的心思比我多得多了。

百里延泽此人性情坚韧,冷酷强硬,他看上的女人,怎么可能拱手让给我?

他虽然假装心意摇摆,可是决不可能同意,我干脆也做了一个顺水人情,得知那丫头怀孕了,我即刻便借着这借口放弃了她这颗棋子。

虽然后来我又知道她其实是被人下了毒,造成有喜脉的假象,可是我也没有觉得放弃她有何惋惜。一个女人而已,一颗用不了的棋子而已,我没必要后悔不迭。

可是为什么,夜深梦回之时,我又看见了她赌气似地瞪着眼睛插着腰,蹦跶着调高抢着我举高的手中的木哨?

我还在打探她的消息,可是我知道我不能在这样了,得不到的人,想她作什么?让自己难受吗?

听说她现在已经是一个小女娃的娘了,那小女娃叫什么来着?。。。哦对!东方恋云——哼!生个孩子而已,取个名字还嘚瑟个什么劲!说实话,这小女娃的名字实在是让我太太太不爽了!

乌尔雅篇

我在她的世界里算不算的上是一个‘重要’的——过客?我只希望她能记得我的存在就好,其他的痛苦都留给我,便好。

在我救她之前,我知道一直都很讨厌我。

她骂骂咧咧、毫不拘束,那副张牙舞爪的抓狂的只会在我面前展现的模样,却是她留给我最宝贵的记忆。

她也许感激我,是因为我救了她。可是她把欠我的人情,也还给我了,是她替我挡下了百里源的那一记掌,而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她在我怀中倒下时苍白的样子,那一刻,我真的以为她会死,就这么离我而去。

她的经脉俱损,面对只剩下一口气的她,我恨我自己没有能力去救她。曾经我一直都觉得她是不受拘束的女子,而我才是能给她幸福的人,才是能让她生活地自由自在的人。

可是她快死了的时候,我根本没有能力保护她,连她的命我都留不住。

我不辞而别,是我心甘情愿的。因为当我看到东方辰烨为了她,几乎损失了自己所拥有的二十年的功力、只剩下一具靠着多种珍贵药材续命的残躯时,我就知道,她选了东方辰烨是正确的,我没有理由去阻挠她的幸福,所以我也该是时候真正退出了。

可是我还是心中存了一份侥幸和希望。

那天我守在风云山庄的门口,而我托人捎了口信给她,若是她听了我要离开的口信而出门来寻我,我保证我会不顾一切带她走。

我真的想多了,她根本没有踏出房门一步。看来,她已经接受了我离开的事实,却也就这么的——让我走了。

我回了尘风部落,老老实实的听了爹的安排,娶了别的女人,成了家。

因为我知道,我实在没有必要执拗于过去,即使她对我而言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