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嫡女之俏皮小丫头

180

盛世嫡女之俏皮小丫头 念说说 3658 2017-01-18 16:09:52

  云以凝端坐在梳妆台前,她安静地端详着铜镜内的自己,身后的侍女正给她梳洗头发。

小桃从门外进来,手中端着一碗红枣粥,还有几碟精美小菜,她笑道:“小姐,早膳已经备好了。”

云以凝侧脸点点头,又看着镜子内被盛装打扮的自己,忽得皱皱眉,轻声对身后的侍女说道:“行了,你下去吧,这里小桃伺候我就行。”

“是,奴婢告退。”说罢,侍女便退下了。

云以凝朝小桃招招手,“小桃,快把我头上这些多余的发饰都拿下来,越简单越好。”“是”,小桃不敢怠慢,连忙上前将云以凝云鬓上的流苏簪子、珠宝金钗统统拿下,头上只留下一只挽发的玉簪,一时间倒显得整个人朴素不少,没了艳丽妖娆的美丽,却添了几分清丽。

小桃有些疑惑,她问道:“小姐,这一会儿就要去见皇上了,怎么要把这发饰都取下来?”

云以凝起身上前,缓缓坐在桌前,拿起一碗红枣粥喝着,似是不在意地说着,“我在这宫中留了两天了,本就无名无分,多少妃子已经心怀不满,昨天皇后来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我若是还盛装打扮、招摇过市般的去面见皇上,你说我这可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小桃恍然大悟,却又若有所思道:“还是小姐思虑周全,可是小姐,这谁不知小姐如今是风云山庄的夫人,怎么可能和那些妃子抢皇上呢?对她们哪儿有什么威胁!依奴婢看,定是那些妃子嫉妒小姐的美貌心存不满呢,连皇后娘娘也不例外。”

刚说完,却见云以凝‘砰’地一声把粥碗往桌上一放,她面色不豫,“小桃!净胡说!”

小桃见云以凝生气,连忙跪下,“小、小姐,奴婢错了,您千万别生气,奴婢再也不说了。”

云以凝轻叹一口气,她的眸子灿然如星,眼里泛起了淡淡的波澜,“小桃,这可是在宫里,你刚刚说的话若是被人听去了,传到了皇后的耳朵里亦或是其他妃子的耳朵里,你以为你的命还有吗?别说是你,就连我,只怕也成为众矢之的!切忌,这种引火上身的话不可再说!”

小桃低头,连连称是,“小姐,奴婢真的知错了,以后这种话再也不说了!小姐切莫为奴婢气坏了身子,您是怀有身孕的人,金贵的很,奴婢再也不敢这样了。”

云以凝看着小桃认错的愧疚模样,她扶起了小桃,盯着小桃的眼睛说道,“小桃,我不是生你的气,我只是担心你。你跟在我身边多年了,却还是孩子心性!我知道你和陈方文已经定下婚约,我和姑爷自然也是也有心成全你们,但你这样单纯,离开我以后,不知道以后在婆家要吃多少亏!”

小桃被云以凝严肃的模样惊住了,云以凝很少生气的,对她更是温柔,可是云以凝说的这番诚心诚意的话却让她的眼眶有种湿润的感觉,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小姐,奴婢要一直在小姐身边伺候着,不会离开小姐的!”

云以凝拉着小桃坐下,她牵过小桃的手,柔和地说道,“傻小桃,以后嫁人了,重心必定是相夫教子了,如何能陪在我身边?你这丫头,向来说话不知轻重,以前不管在云府还是山庄里,因为你是我身边的人,谁也不敢跟你说个‘不’字。可是你若是嫁给陈方文,若还是这般口无遮拦,你以为他能护的了你?”

小桃听完,面色有些发红,她小声嗫嚅道,“方文很好。。。”

云以凝拍了拍小桃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我知道陈方文待你好,可是他家里还有一个老母亲呢!老人家重视儿子得紧,想也知道她极有可能让陈方文以后再纳几个妾进家门。你若是再不改改你这急躁单纯的性子,只怕以后婆婆和小妾每天都给你气受!陈方文待你再好,他在家也得顾及她母亲的感受,所以你从今日开始必须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言行,把性子好好磨磨,不然我怎么放心让你进陈家的门!”

小桃眼里已经泛出了星星泪迹,她早知道陈方文的母亲不好侍奉,现在陈方文在山庄里又身担要职,很多女子都想嫁给他,只怕家里以后填几个小妾也不是不可能的,如果到时候自己离开小姐,没有人给自己撑腰了,如果自己不聪明点,吃苦的定是自己了。

小桃重重地点点头,“小姐教训的是,奴婢以后一定好好改,不给小姐添烦恼。”

云以凝看小桃已经有所领会,她的眉头也舒展开来,她其实也是有点儿吓唬小桃,因为陈方文毕竟在东方辰烨身边谋职,而小桃是自己的大丫鬟,陈方文的母亲自是知道的,为了不影响儿子的前途,她也定不会为难小桃。

可是陈方文今后若是纳妾,那小妾可不会顾忌小桃的靠山是不是她,若小桃自己不会聪明应对,以后可是有苦吃。

“你这丫头以后可得长点心,我总不能一直护着你,好了好了,别哭啦,快收拾收拾,随我去养心殿谢恩吧。”

小桃抹了抹泪水,连忙站了起来,跟在云以凝的身后出了房间。

寿康宫偏殿门口有两个丫鬟守着,见云以凝走来,便恭恭敬敬地向云以凝施了一礼,“奴婢参见云大小姐。”

云以凝颔首,“起来吧,”怕太后问她的去向,想想还是给太后留下一个口信,免得太后担心。于是她对其中一个丫鬟说道,“若是太后问起我,你便说我去养心殿谢恩了。”

旁边的另一个丫鬟连忙积极道:“云大小姐,让奴婢给您带路吧。”

云以凝点点头,也好,这宫里的路她确实也不太熟悉,太后宫里的丫鬟总是信得过些。“那走吧。”

说罢,丫鬟便领着云以凝和小桃出了寿康宫,朝养心殿走去。

明明走过的是一条又一条宽阔的宫道,可是一路上居然一个妃子都没有遇到,云以凝眉心一挑,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如果不是她模糊记得从寿康宫到养心殿的确要经过这几条宫道,恐怕是早已心生疑虑。

没过一会儿,丫鬟便引着云以凝穿过长长的永巷,又绕过一处假山,微缩景观般的山水园林郁郁葱葱,池塘在阳光下显得波光粼粼,风景秀美夺人眼球,这御花园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可是这精心摆置的景象还是令云以凝心情大好,如此美景,真是赏心悦目。

云以凝顽皮之意被勾起,见池塘的边上是葱茏的青草,她跑过去,坐在软软的青青草地上,墨色的发丝垂在在她的身后,风吹起时几乎吹乱了她的发丝。

她用手拨动着池塘里的水,泛起了层层涟漪,使得水中的金鱼急速的四处游动起来。

“小桃你瞧,这水中的鱼儿可真是美轮美奂,如果不是它们在游动,恐怕我都差点以为它们是人工假的了。”

小桃跟在云以凝身后,她却有些担心地说道,“小姐,这地上多凉啊,您快起来吧小姐,若是您喜欢金鱼,回家让姑爷给您买下一整个池塘的鱼给您欣赏还不成?”

云以凝不由得笑着嗔道:“这草地上软软的,哪里凉啊?而且这景色若是自己刻意摆置给自己看,那多没劲呐。”

小桃无奈,只好说:“小姐,可是咱们这不是还要去养心殿向皇上谢恩吗?”

云以凝似是没多在意,她头也没回,只顾着看水中游来游去的成群的金鱼了。

她玉葱般的手指浸入池塘时,凉凉的滑润触感让她十分惬意,“这时辰还早嘛,皇上这大早上应该在处理政务吧,迟一会儿去也没什么的,”

她抬起头,看见旁边的石桥上系着几个锦袋,“诶,小桃,你看看那锦袋里装的是不是鱼食?快去抓一把鱼食儿来给我。”

小桃在身后有些忸怩地还有些不情愿地答道,“是,奴婢这就去。”

云以凝没有回头看小桃,她笑笑,“记得多拿点儿,这鱼还挺多的。”

不一会儿,便听到身后小桃的声音,“小姐。。。”

云以凝的侧脸在水纹和阳光的照射下,肌肤显得格外的白皙,眉目如画,长睫一眨一眨似翩然欲飞的蝴蝶,她全神贯注的盯着水中的鱼儿,没有回头,只伸出一只手摊平开来,想让小桃把鱼食放在她的手心处。

一粒一粒的鱼食如粟米般倒入她的手中,只是掌心与掌心只见有意无意地灼热的肌肤相触之感却引得她回了头。

眼前一个丰神俊朗、身材颀长的男子逆着光站在她面前,正弯着腰拿着从锦袋里往她的手中倒着鱼食,他耀眼的几乎让她眯了眼睛,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瞳正噙着笑意望着她,这世间的景色全无,仿佛只剩他们两人。

云以凝眨巴眨巴眼睛,似是回神,有些惊讶地问道:“皇、皇上,你怎么在这?”

她连忙站了起来,却因为着急,脚下一个踉跄,身子倾斜之际,被人一把搂住腰迹,扶着她站稳。

云以凝脸上顿时羞红了些,她站稳后退后一步,与他拉远了些距离,正想向皇上行了礼,却被他扶住了手臂,只见他浅浅道,“不必行礼了。”

他高大的身子站在她面前,虽然神情十分温和,但是他身上穿着的明黄色龙袍却让云以凝有些压迫之感,“皇上,臣女正打算去养心殿向皇上谢恩,不料皇上也在这里。”

百里延泽望着她如玉般的容颜,知道她的身体已无大碍,故人依旧,佳人在前,他压下心头想上前拥她入怀的欲望,换上一副可亲的表情问道:“你谢我什么?”

云以凝低垂着眼眸,恭敬地答道:“多谢皇上在宫宴上为臣女召来太医诊治,臣女才能保住腹中的胎儿,臣女感激不尽。”

百里延泽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之色,面上的笑容也僵滞了不少,她一定知道是他撂下了皇后,只顾抱着她一路前往寿康宫找来太医为她诊治;也一定知道他守在她的床前守到了大半夜;更是知道他明明喜欢她,却还是什么都不多提,却只提她怀了孕,这不是硬生生的戳他的心吗?

“你爱护腹中胎儿,朕自然知道,怎么可能拂了你的意?只是,朕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朕爱护你。”

云以凝退后一步,谁料他竟然也上前一步,她无奈,只道,“臣女是皇上的子民,皇上爱护君浩国子民,皇上圣明。”

百里延泽却弯唇一笑,明明在笑,可是云以凝却感觉到他的笑显得十分苍白。

他没有再说下去,知道她在逃避他的心意。他说:“宴会上往糕点里掺红花的人是湘妃,朕已经废了她的妃位,将她打入了冷宫,也算是给你个交代了。”

云以凝眼里闪过波澜,她点点头,“多谢皇上做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