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嫡女之俏皮小丫头

178.回君浩国

盛世嫡女之俏皮小丫头 念说说 3482 2017-01-10 16:26:41

  夜早已深沉,诺大的寿康宫偏殿里却依旧灯火通明,皇上尚守在云以凝床前,宫人们自是也不得离开。

太后虽也困倦,云以凝昏迷不醒的模样也让她颇为担心,只是眼下她更关心的是皇上的心思。“皇上,时辰实在是不早了,凝儿这里哀家会派人照顾,皇上还是早些回去歇息吧。”

百里延泽的瞳孔猛地收缩一下,他的全身也紧绷起来,床上的人儿还在睡着,他还没有等她醒来,太后却要让他离开。

他自然知道太后是什么意思,可这他却实在是不想理会。“朕不累,凝儿在宫里出事,是因为朕没有治理好后宫,她饮下红花,朕也有责任。”

太后见皇上头也不抬得回话,很明显是不太像搭理她。虽然如此,可是她不能就此作罢。

若是今晚皇上不离开,明日宫中一定会流言四起,正所谓三人成虎,即便皇上和凝儿之间真的没有什么,也解释不清楚了!最主要的是,凝儿已经嫁人了,这流言四起,连带损伤的可还是东方辰烨的名声,若是因此而伤害他们夫妻二人之间的感情,那凝儿在风云山庄可如何自处?

她自是事事都要为自己的亲外甥女考虑的!

“皇上,刚才太医也说了,凝儿没有大碍,皇上实在不必担忧。何况皇上贵为一国之君,怎可为一个女子劳心伤神?这实在是于理不合!加上今日是封后大典,皇上理应皇后的景德殿中,皇上今晚若是不去景德殿,却留在哀家这寿康宫里照顾凝儿,这传了出去,可不就是让人指责凝儿作怪,坏了这宫里的规矩?而且,还给宫人留下了一个新皇后不受宠的印象,以后这新皇后治理后宫起来可就难了呀。”

百里延泽冷峻的面庞绷得很紧,他幽深如水的眸子泛起一丝波澜。终于,他还是抬起头来,“母后说的是,朕还是去景德殿里看看皇后吧。凝儿。。。。就烦请母后照顾了,朕明早下朝再来看她。”

“皇上放心,等凝儿醒了,哀家就让她亲自去谢过皇上。”

送走百里延泽,太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毕竟她老了,很长时间不管后宫的事情,皇上这回听她的劝,已是很不容易的了。

太后嘱咐丫鬟下人好好照料云以凝,她站在云以凝的床前,心中不禁叹道,这丫头已没有凤临九天的命格,却还引得皇上频频侧目,这是好是坏?

太后的视线在云以凝尚还平坦的小腹上流连了一圈,紧皱的眉头忽然舒展开来,罢了罢了,这丫头已有身孕,只要这东方辰烨爱她敬她,在那平静的风云山庄里过得定是比波诡云谲的后宫里强上千万倍了。

好在这东方辰烨没有在朝廷上谋个一官半职,是再好不过的了。毕竟皇上对凝儿存了心思,若是东方辰烨在皇上的朝堂上谋事,皇上岂能纵容臣子与自己喜爱的女人缱绻情深?恐怕凝儿迟早得入宫。

————————————————————————

文月国,明宫大殿正厅内。

一身绣着祥云修竹的蓝袍的冷清佳公子,俊逸潇洒,身形高大修长,人如清风,沉着冷静。他儒雅闲适地坐在软垫之上,手中拿着茶杯,品着文月国新近的莲茶,动作极为优雅。此人正是东方辰烨。

对面坐着一位年纪稍轻的男子,身穿明黄蟒袍,黄色腰带束腰,他虽神采奕奕,可是却捎带愁容。男子开口道,“师父,从这几日看,这朝堂之上越来越多的大臣主战了。按理说,这天威国已经向我抛出了橄榄枝,确实是一个难得的结盟时机。毕竟君浩国和天威国的国力都越来越强盛,以后再有如此联盟的机会攻打君浩国就难说了。再说若是天威国被我的拒绝所恼怒,转头联手君浩国想要攻打我文月国,那我文月国岂不是岌岌可危!”

东方辰烨黑眸透出一抹闪亮的光芒,不过他依旧低垂眸子,浅浅看着茶壶里煮开的茶叶上下翻飞,云淡风轻不着急回答的模样让穆霖有些焦虑。不过好在穆霖是了解师父的脾性的人,他的师父就是这么一个冷清寡淡的人,他还真的没有见过啥事能让师父着急的。

“师父,你可帮徒儿出出主意吧!这大臣们的折子是一本接着一本的上奏,我心里也是没个准,而且这天威国派来的使者也是不等人呐,我必须得这两天做出一个决断。”

东方辰烨修长的手指静静地敲着桌面,似是在思考什么,不过在旁人看来,他面色从容,似乎是一点儿也没有沾染上皇帝的焦急,依然沉着稳重。

他终于开口,缓缓道来,“穆霖,这天下三分,成三足鼎立之势。现在局势稳定,明显不是打破格局的好时机。虽说文月国的国力比起另外两国来说稍显弱势,可是这文月国资源充足,发展势头和空间是很不错的,而且也是另两国一直觊觎的对象。天威国想要与文月国结盟?我看天威国欲与文月国结盟是假,利用文月国攻打君浩国是真。”

穆霖眉头紧皱,“师父,此话怎讲?”

东方辰烨墨发如云,一紫金宝冠束起云发,面容俊雅沉静,整个人虽显得漫不经心,却让人不觉得去相信他所言。他道:“天威国和君浩国势均力敌,只剩下文月国摇摆不定保持中立。虽两国都想吞并文月国,可哪一国都不敢先动手,因为谁也算不准文月国会不会反扑,也算不准本国会不会腹背受敌。现在这种局面僵持不下,谁也赢不了。

所以天威国想逼着君浩国先行出手,因为若是天威国联手文月国,那么一定会逼得君浩国抢在两国军队聚首之前,向文月国进攻。到时天威国定不会派兵来救,因为恐怕天威国的重兵早已掉头北上攻打君浩国。这招棋一箭双雕,虽险,却能一招致胜。”

穆霖点头,可是他有疑惑的问道:“可若天威国是真心要与我国结盟呢?君浩国来攻打我文月国,天威国未必不会帮忙?毕竟两国既已联盟,他席岩若不出兵来救,这定会被天下人所诟病!”

东方辰烨的眸子浩然如星,他唇边轻笑,“好,就算如你所说,天威国果真派兵来救,到时两国军队会首,一举击败君浩国,可是那又如何?趁着文月国刚刚战完,国力削弱的大好时机,天威国也必定会饿虎扑食掉过头来顺势吞并文月国!”

穆霖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他高挑眉头,心头惊得一跳,是啊,他怎么没想到,天威国即便和文月国联盟灭了君浩国,若到时天威国若是趁机反扑文月国,大军陈列城门边境,文月国哪儿有抵抗的可能?!

“师父,这席岩的野心可真是太大了!”

东方辰烨轻抿茶水,他抬眸轻瞥穆霖一声,神色淡然,“是你想得不够长远。天威国既有打破目前稳定局势的勇气,那必定将一鼓作气,称霸三国也当然在计划之中了。”

穆霖有些黯然,他虽然已经登基多年,可是他还真是没有师父这般缜密的心思,想起来倒是挺让他挫败的。“师父,是我考虑不周了。不过,既然天威国既然起了称霸的心思,一定不会善罢甘休。那现在我文月国又该如何是好?”

恰好此时,大殿外进来神色匆匆的一位男子,是熟面孔了。穆霖见人进来,便摆摆手,跟随在男子身后的通报的太监便退下了。

穆霖鲜少看到师父身边的人如此着急,他不禁好奇地询问道,“方文,这么着急,是有何事?”

陈方文面色带着些焦急,不过似乎能看上去还带着些喜意,“公子,皇上,云老将军从京城捎来口信,说是夫人有喜了!还说让公子赶紧回京,因为。。。 。。。。”

东方辰烨手中端着的茶杯一抖,温热的茶水顺着杯沿流了下来,刚才的淡然平静不复存在,他忽地站了起来,脸上带着不加遮掩的笑意,喜意溢于言表。他追问道,“因为什么?”

陈方文顿了顿,开口道,“夫人。。。。夫人在皇宫参加封后大典的晚宴时,腹痛如绞,昏了过去,口信里还说已经找了太医诊治,不过具体的情况还是得等回京以后才知道。”

东方辰烨大惊失色,他便开口道,“快备马,收拾东西,即可启程回君浩国!”他急急忙忙绕过木桌,搬到了木桌腿,桌上摆放的茶壶被打翻,水势顺着歪斜的桌子留下,打湿了他的衣袂。

凝儿怀孕了,他心头涌上的诸多欣喜,可是她怎会腹痛如绞?!担忧与惶恐的情绪深深的压下了刚刚得知做父亲的喜悦,他唯一的担心就是云以凝到底怎么了!

他现在实在是一刻也呆不住,恨不得马上飞奔到她身边看看她!他应该把她留在身边,早就应该让她随他一起来文月国,根本不该把她一个人留在君浩国!

身后被甩下的穆霖也连忙跟上,“师父,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君浩国。”

东方辰烨头都没回的脚下生风地走出殿外,身后穆霖跺了跺脚,也是着急地朝旁边的太监说道,“快点给朕更衣!”

他还真没见过师父什么时候急成这样,师父只宠师母一个,山庄里也只有师母这么一个女主人,看来这师母还真是师父的心尖的宝贝儿人啊。

想起他之前想要送给师父几个美人回去当小妾,虽然没有师母的容貌那么惊艳,可也绝对是上上的姿色,其中一个美人儿见到师父眼睛都直了,壮着胆子借着酒劲试图靠近师父,谁知师父立马翻脸,愣是把一个切水果的小刀从美人面前那么‘擦脸而过’甩过去,把美人吓得不敢动弹,只差那么一点点,美人儿就破相了!

穆霖换好衣服,赶忙朝刚刚东方辰烨离去的方向追了上去,他也两年没去过君浩国了,一来想跟去看看师母到底怎么了,二来趁机去君浩国考察一番,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呢!

至于与天威国联盟之事,他一定是不会同意了。其实现在三足鼎立之势也挺好,百姓生活也富足安康,何必大兴战争之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文月国还是先提升自己的国家实力便好,其他的幺蛾子就看着天威国慢慢折腾吧,毕竟天威国孤掌难鸣,难成大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