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嫡女之俏皮小丫头

177.有喜

盛世嫡女之俏皮小丫头 念说说 3623 2016-12-30 21:11:05

  宫中太医在这封后大典之夜,全部被召到了寿康宫,即便是今夜不当值的太医也不能幸免。

此时,夜已深,寿康宫殿室内太医齐刷刷跪了一地。

几乎是每一个太医轮流着都为云以凝把了脉,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位云姑娘在皇上心里十分重要,谁都不敢轻视。

为避免再出现之前陈太医“误诊”喜寒毒的前车之鉴,所有太医在交流一致意见之后才敢确诊。

已在宫中做御医十几年的胡太医上前回道,“皇上,云大小姐已暂时无碍,是有喜了。”

百里延泽身体一震,他脸上冰冷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痕,他坐在床沿边,眼神复杂地看着云以凝已沉沉睡去的面庞,心中百味杂陈。

“那她怎么会昏过去?刚刚朕听她口中说她的腹部疼痛,难道是她吃错了什么食物?”

胡太医道,“回皇上,云大小姐喜脉十分微弱,胎像不稳。加上她确实误服了一定剂量的红花,导致腹部暂时剧烈绞痛。只是,云大小姐的身体应该是之前被伤了肌理,有这一胎已是万幸,若再有任何闪失,想有孕就难了。”

百里延泽墨黑的眸子闪过一丝歉疚,她嫁人两年无孕,都是因为他的王弟的那一记掌。虽然他想去弥补她,可是她也已嫁人,他又能补偿她什么呢?

他的爱吗?可是她不要啊。

他将百里源秘密发配去驻守边疆,八年不得返京。没有人知道他会那时为何会暴怒至此,只是百里源应该庆幸他的恶行没有得逞,不然他真的会不顾兄弟之情杀了他!

“这孩子以后也能够保得住吗?”

“回皇上,臣开了保胎的方子,适当调理调理,云大小姐再好好休息几天,便无大碍。”

“恩,好好照料着罢。”

“她。。。会开心的吧?”百里延泽看着云以凝的绝美的睡颜,他压低声音,喃喃自语,只是语气之中带着的却是浓浓的心酸。

如果她怀的孩子是他的,那他会有多高兴啊!一时间默默看着她,他居然渐渐痴迷起来,两年不见,她似乎比以前更加美丽了。

太后在一旁脸上挂着惊喜的笑意,只是看到皇上目不转睛的盯着云以凝的脸时,她的面庞上闪过若有若无的无奈,还有些许的尴尬。

她对东方辰烨是很满意的,凝儿也早已嫁给了东方辰烨,她看着他们夫妻二人和和睦睦她心里也高兴,因为凝儿毕竟是这世上唯一一个与她有血缘关系的人,她尽心尽力维护凝儿是她这个做姨母的责任。

若有什么会影响他们夫妻感情的,她都会想办法阻止的。

凝儿刚刚在宴会上突然晕倒,皇上二话不说就抱着凝儿往养心殿走,她若是不拦着,这时候估计凝儿就睡在养心殿的龙床上了,皇宫中最不缺的就是风言风语,等到了第二天,不管怎么澄清都说不清楚了!

所以她不能看着皇上再对凝儿用心,这对谁都不好!

太后开口打断了房间内的静默,“皇上,宴会上哪儿来的红花啊?!这宫中女子最忌讳红花,怎么可能会在食物里出现红花?”

百里延泽的思绪被太后的话打断,他下意识地皱起眉头,“母后说的倒是提醒朕了,这事得马上查!”

————————————————————

即便已经很晚了,可是皇上一句话,太医还是得继续留在宫中,对云以凝宴会上的那一桌食物进行检查,很快地,太医便在云以凝座位上找到了罪魁祸首——豆沙枣泥糕。

每一个精致的豆沙枣泥糕里都被掺了大量的红花粉末,颜色与枣泥完美的融合,而气味也被豆沙的甜腻所掩盖,只要吃下完整的一个豆沙枣泥糕,便有十足的把握让怀孕的女子滑胎。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那盛着豆沙枣泥糕的富贵玉盘只有这宫中唯一的宫殿里才有——景德殿,而那是新皇后的殿宇。

当太监将豆沙枣泥糕呈上来的时候,百里延泽的眸色黑了一下,他沉声道,“让皇后过来解释,马上!”

“是,奴才这就去。”

太后看百里延泽脸色沉郁,她倒是有意从中调和,“皇上,莫生气。虽然这豆沙枣泥糕是皇后宫里的,但是仔细想想,皇后为何只在这一盘豆沙枣泥糕里掺红花?她根本没有必要害凝儿,因为她和凝儿没有交情暂且不说,而且凝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又身孕,皇后又怎么会知道?而且哀家看皇后是个善良的孩子,应是没有害人之心的。皇上切莫被表象迷了眼睛。”

百里延泽看着凝儿这幅苍白的模样,他心里是十分不是滋味,“母后说的是,是朕鲁莽了。”

——————————————————

皇后很快便来了,不过她不是一个人来的,因为勤儿吵着闹着要跟来,她也没办法,所以她便带着小王爷一起来了。

她在路上的时候心里还有些纳闷,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晚了皇上还火急火燎的让她去寿康宫。更加让她觉得十分苦涩的是,今天是封后大典,皇上陪伴的人不是她,确实另有其人。

“参加皇上、太后。”皇后朝皇上、太后各施了一礼,当她抬眸望去时,见皇上坐在床边正守着床上昏睡着的女子。

虽然眼中酸涩不已,心中更是沉闷,可她还是硬挤出一抹温柔的笑容,“皇上,不知道这么晚了宣臣妾过来有何事?”

“凝儿服食了你宫里的豆沙枣泥糕,里面掺了大量的红花。朕很想知道,为什么你宫里的点心会有红花?”

皇后大惊,她顿时心里一阵慌乱,“臣妾不知道啊?”

她的宫里的点心里掺了红花?!这可是后宫禁止使用的药材啊,她的宫里何时有这种东西!

还有,云以凝怀孕了?难道云以凝吃了她宫里的点心流产了?!

她不知道宴会上怎么会有她宫里的点心,更不知道云以凝怎么会吃!

一连串的问题让她思绪混乱,她一时间不知怎么开口解释。

还没等皇后开口,站在皇后身后的百里勤此时却急急忙忙跑到皇上跟前,他眼里透着焦急,“皇阿玛,您说是豆沙枣泥糕吗?那是勤儿给姑母吃的,但是勤儿真的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红花!姑母还好吗?她怎么还不醒?”

百里勤的身子向前探去,想看看他的额娘到底怎么样了。百里延泽却揽住了百里勤的小身子,“勤儿,你还是不要离她太近,她怀孕了,你小心压到她的肚子。不过她现在没事了,只是还在昏睡。”

百里勤听到皇阿玛说他的额娘没有大碍时,脸上明显轻松了好多,不过他却又很惊喜地看着额娘,额娘怀小宝宝了?那他不是要当哥哥了?

这时百里延泽却扳过百里勤的小肩膀,他看着百里勤的眼睛,严肃的问道,“勤儿,你刚刚说那点心是你拿给云以凝吃的?”

“是,皇阿玛,是勤儿拿给姑母吃的,可是勤儿真的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红花。因为平时勤儿和母后都喜欢吃小厨房做的豆沙枣泥酥,所以今晚专门让随身的小太监准备了点心,准备拿到宴会上专门给母后吃的。可是勤儿在宴会上遇到了姑母,勤儿以为姑母也会喜欢这种糕点,所以就给姑母拿了一盘,想让她也尝尝。如果勤儿知道里面有什么红花会害姑母这样,打死勤儿也不会拿给姑母吃的!”

太后连忙追问道,“孩子,你说你本来想把豆沙枣泥糕给皇后吃?”

见百里勤肯定地点点小脑袋,太后和皇后对视一眼,突然明白了什么。

太后说道,“看来是有人想谋害皇后腹中的龙胎啊!只不过误打误撞,这豆沙枣泥糕才没有被皇后服下!倒是可怜了哀家的侄女今日受的这份罪!皇后,你宫里的人必须彻查啊!敢在景德殿的小厨房下手,这人的胆子是大得没边!”

皇后听完也是一身冷汗,虽然她是假孕,即便吃了这红花对她也没有影响,可是她身边埋伏着这么危险的下人她居然毫无察觉!居然能够不知不觉地在她的食物中动手!

可推知若是在她平常的饮食中下了毒药,她只怕哪天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是,臣妾也深为惶恐,将立即彻查此事,一定给皇上和太后一个交代。是臣妾疏于管理才让云小姐遭此劫难,臣妾甘愿受罚。还好云小姐没事,不然臣妾真是有罪了!”

百里延泽脸色也不好,他的后宫看似风平浪静、妃嫔和睦,没想到私下勾心斗角至此,本来他的子嗣就稀薄,却还是有如此歹毒之人胆敢谋害皇嗣。

他怒气腾腾,“给朕查!这件事必须给朕查清楚!”

皇后见百里延泽生气了,她俯身低下头连忙点头称是,“是,臣妾一定查清楚。”

。。。 。。。

诶,皇上怎么不回话?

皇后有些纳闷,她微微抬头,却瞧见床上昏睡着的云以凝似乎有转醒的迹象,口中碎碎地念着什么,她虽听不清楚云以凝在说什么,却看到皇上的注意力已经全部被云以凝吸引过去了。

特别刺眼的是,她看见云以凝身侧的一只纤纤玉手此刻被皇上的双手紧紧攥着,而皇上担忧地目不转睛的看着云以凝依旧昏睡的容颜,而这仅仅只是因为云以凝这会儿睡得不够安稳。

皇后很想移开视线,可是她的视线就像定格了一般,在他们紧紧握着的手上。

她的眼睛很酸很酸,可是她的尊严、她的倔强、她的身份不允许她嫉妒,也不允许她不分场合流眼泪。

向来都是别人羡慕她,羡慕皇帝对她的宠,羡慕她的家世,羡慕她的地位,可是这一刻,她突然深刻的感受到,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比不上云以凝。因为云以凝不争不抢,却轻易得到了皇上的真心的喜欢。

她知道云以凝已经嫁了人,也知道云以凝肚子里怀着的不是皇上的孩子,可是即便如此,皇上还是喜欢她。

多么讽刺呵,她这个皇后竟然愿意用她所拥有一切来换取皇上对已为人妇的云以凝的爱。

可是即便她愿意,也是不可能的啊。

思绪不再飘飞,她收回视线,既然看了伤心,还是别再看了罢。

蓦然开口,嗓子竟然有些沙哑,“皇上,太后,臣妾想先退下带勤儿回宫了,回宫后立即彻查此事,定给皇上一个交代。”

百里延泽没有抬眼看她,他依然看着云以凝的睡颜,随口答道,“好,你回去吧。”

皇后淡然转身之际,在空气中落下一滴透明的泪珠,无人发现,她自己却通透了许多,虽然委屈、心酸不已,心情也很是难受,可是她本应该满足了,不该奢求太多。

她是爱百里延泽的,而她现在也是他的皇后,这已经足够了。

即便是他不爱她,也没关系,因为她要的向来不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