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嫡女之俏皮小丫头

173.因为爱

盛世嫡女之俏皮小丫头 念说说 2839 2016-11-27 21:10:32

  数月过去,云府已经有了新的女主人——风铃儿。她虽然成云夫人不久,可是云府上下对这位新夫人又喜爱又信服,因为这位新夫人向来赏罚分明,而且对云府里所有的下人都非常好,再加上与老爷也非常恩爱,和大小姐也相处得很好,和和气气。

最近更是新添了一件大喜的事情,云义天老来得子,风铃儿现在也是了身子的人,在云义天的特别嘱咐下,云府上下更是对其谦恭照拂。

云以凝知道这件事后,立马从风云山庄赶回云府,她还从山庄带了许多补身子的补品回来送给风姨。

风铃儿对云以凝此举感动不已,在风铃儿的心里,她也是把云以凝当成她自己的女儿了。

云以凝刚好这几日也要留在京城处理凝香阁的事情,这几日也都住在云府。

现在凝香阁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她一个人确实也是有点忙不过来,再加上风云山庄离京城有一段较远的距离,她不可能每个月来回往返于山庄和京城,人难免劳累。

东方辰烨也劝过她好几次,让她将凝香阁的事务转托给别人,他说他舍不得让她辛苦,更何况他当然能够养得起她,不需要她去挣银子。

他对她真的是极好的,他说的也的确是有道理,可是云以凝只是笑着摇摇头,她说她不想靠他养着她,因为她自己有能力养得起自己。

他更是爱她的独立,她又何尝不是把他对她的尊重看做是一种他对她宠爱呢?

她要得不多,她要的不过是一个能够懂她心意,尊重她心意的人,而如今,她得到了。

如今的她真的是幸福万分的。

春风拂面,万物复苏,暖暖的风吹在脸上痒痒的,云以凝的发饰上别着玲珑七巧簪子,上面垂下的金丝流苏坠着小小的珍珠,戴几株淡色璎珞,清新可人,她从凝香阁出来,带着小桃乘坐上了马车,

云以凝红唇轻启,对马夫说道,“去仁世医堂。”

小桃坐在一边,她不免好奇问道,“小姐,不回府吗?”

马车已经起程,车轮滚滚。云以凝低垂眼眸,她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黯然,她低声说道,“小桃,我。。。 。。。现在都还没有身孕,不觉得奇怪吗?风姨嫁入云府,嫁人的时间比我晚了足足四月有余,可是我的肚子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动静。。。”

云以凝没有再说下去,她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她到现在还没有怀上孩子。

她不是没有问过他,毕竟他精通医理。

可是她现在想想,他好像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这个问题,只说孩子总会有的,接着便转移了话题。

她和东方辰烨并没有在那方面采取任何避孕措施,她喜欢孩子,更希望为东方辰烨延续血脉。他从小便跟着他的师父,东方这一族也只有他一人,她多么希望诞下他的孩子,和他组成一个完整的家庭。

“小姐,您别多想,这孩子也讲究缘分呐,您别着急,孩子肯定会怀上的,只是时间可能迟了些。”

云以凝默然,她扭头看着街边飞快流逝的街景,淡淡开口,“希望如此吧!”

————————————————————————————

风云山庄

对于云以凝突然地提前回来,东方辰烨是高兴的。和她只不过分别了七日,他就已经十分想念他了。

如果不是她离开山庄之前嘱咐过他让他不必跟她回去,他恐怕是早就去京城守在她身边了。

此时已是夜晚,这样的天气最为舒适,不燥不闷,微凉的温度让人贪恋这一刻的舒适。

东方辰烨往房里走着,他顾不得享受这夜晚里美好的湖光山色,只想赶回房里看看她。

他打开房门的时候,不禁被她的美迷住了,顿下了脚步。

云以凝穿着月白色的寝衣,长长的裙摆拖曳在冰凉的地上,万千乌丝自然地垂在肩后,她正端坐在梳妆台前背对着他。淡淡的月亮光华透过淡棕色的窗纱筛进来,她精心修饰的白皙细腻的容颜显得越发美艳,身姿纤弱的她楚楚可人,只是似乎哪里与平常显得不太一样。

此时的她,从镜子里也看到了他,可是她却依然端坐在梳妆台前,只是透过镜子淡淡的凝望着他,没有任何的言语,也没有扭头转身来看他。

光阴流散,月光洒在他的翩然的衣袂上,漾射出一种幽然的光亮。她能清楚的看他俊雅的眉目间还带着匆匆赶来的风尘,以及看到她时才消散的那一抹焦急。

东方辰烨闭上了房门,他走上前,在她的身后,他弯下腰,双手自然地揽上她的肩膀,凑近她的耳畔,“凝儿,你怎么了?眉头皱的这么紧,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

他如此关怀的语气差点让她伪装的紧绷的表情卸下,她顿时觉得眼里十分干涩,真的好像扑进他的怀里哭一场。

云以凝嘴唇微微颤抖,她的头脑微震,麻酥酥的,很让她难受,她似乎是用尽了全身了力气,才说了一句,“我是不是不能怀孩子?”

云以凝清楚地感觉到了东方辰烨放在她肩膀上的手一滞,她从镜子里望着他,却发现他用着痴惘哀伤的眼神正望着她。

一个眼神,她似乎已经得到了确切答案,她很想忍住眼泪,可是不管再怎么埋怨她自己泪腺发达,这时候眼泪也是怎么也忍不住了,如断了线的珠子般,一串串滑落在她月白色的寝衣上。

“你知道了,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我。。。我多想怀上你的孩子,可是。。。这一切都不可能了!”

东方辰烨却用着无比疼惜地眼神望着她,一只手温柔地帮她擦去眼角的泪水,他旋即开口,却深深地压抑着自己的情感,可是却十分真诚,“凝儿,这一生,我能娶你为妻,已是我的幸运。我没有过多的希冀,此刻你在我面前,才是我最想要的。”

短短一句话,云以凝的眼圈又不免红了,他。。。他真的爱她入骨了。

她被百里源击中的那一掌,足以让她香消玉损。即便东方辰烨耗费了大量的真气去挽救他的性命,虽然她的身体已无大碍,可是她终究是伤了肌理,怀上孩子恐怕是很难了。

“可是。。。可是烨,我不能让你东方一族后继无人。。。我。。。我。。。”

云以凝再也说不下去,她真的快要崩溃了,她爱东方辰烨,很爱很爱。她虽然是现代人的灵魂,可是或多或少受了古代礼制的影响。

在古人看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她没有办法为东方辰烨诞下子嗣,世人会怎么说?东方辰烨已经逝去的双亲会瞑目吗?

现下想来,她怎么可以独霸他一人,让他这一辈子都没有子嗣?

她不能这么自私,她不能!

她转过身,脸上泪水流淌,心中痛楚难忍。她轻柔的抚上他的脸庞,“烨,我不反对你纳妾,若是其他女子能为你生下一男半女,我。。。我也会好好照付孩子的,不会让你为难。”

边说着,她的泪水流得更加凶猛了。她又怎会愿意把自己的男人让给别的女人分享?可是她得克制住自己的私心!是因为爱他啊。

东方辰烨疼惜深情的望着她,他握住她轻抚他脸庞的手,“丫头,我不准你这么想!我曾对你许下诺言,这辈子,你是我唯一的女人。我不可能再接受其他的任何人!我是想要子嗣,可是那是你为我诞下的子嗣!而我对孩子的爱也都只会是因为孩子是你为我诞育的!如果是其他的女人,我宁愿我一生没有孩子!”

云以凝听得惊得捂住了他的嘴,“不要说。”

说不感动那是假的。他居然说,如果不是她生下的孩子,那他宁愿这辈子不要孩子?

东方辰烨看她止住了泪水,却还是有些哽咽。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将她搂入怀中,“凝儿,傻丫头,我相信老天会垂怜我们的,不想再想这件事了,恩?”

他低下头,温柔地吻去她脸上的泪痕,与她红唇相触的那一刻,云以凝主动揽上他的脖子,“烨,嫁给你,也是我一生的幸运。我要的也不过,只求与你共度余生。”

说完,云以凝便贴近他的胸膛,二人唇齿交缠,呼吸越来越急促,东方辰烨抱起她,朝床榻上走去,走路带起的风吹灭了微弱的烛光。

窗外月光明亮,她与他能看清彼此的脸,却越发紧紧地相拥在一起,这一次,比任何一次都要热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