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嫡女之俏皮小丫头

170.他在哪

盛世嫡女之俏皮小丫头 念说说 3613 2016-11-05 12:16:02

  这几天君浩国人心慌慌,大街小巷百姓议论纷纷,都是因为当今圣上毫无预兆地一道圣旨剥去了被百姓们称为“战神”的清河王百里源的镇北领军的头衔,甚至将他禁足至今。

这一道圣旨下得不仅毫无理由,而且现在明明是三国对峙僵持之际,清河王百里源对君浩国来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常胜将军”,骁勇善战、有勇有谋。而今将他禁足,不允许他带兵上战场,这对于君浩国百姓来说,他们十分不能理解。

还有一件成为百姓饭后谈资的事情,皇上将还未成年的二皇子百里勤封为小王爷,甚至也在皇城外为小王爷建了王府,允许其成年后居住其宫外府邸,这些足见皇上对二皇子的宠爱。

除了这个,所有人都知道皇上现将小王爷交给温柔贤淑的婉妃抚育,以皇上对小王爷的重视程度来看,这个婉妃很有可能是将来登上凤座的人呐。

婉妃虽然进宫的时间已久,可是听闻其身子娇弱,这辈子恐怕是难以怀上孩子,可是她却十分幸运,进宫数年,虽膝下无子,可是至少也坐到了妃位,荣宠不衰。

现如今将小王爷交给婉妃抚育,好歹也算是了却了婉妃的一桩心事吧。

——————————————————————

烛火明灼摇曳,床上闭眼安睡的云以凝脸色虽苍白,可是娇唇也透着几分血色,看上去有所恢复。

小桃立在床边,手上拿着装着水的小碗,一点一点将云以凝干涩的唇染湿。

“小桃,你今天把公子交给你的药丸给夫人服下了吗?她有没有转醒的迹象?”

小桃无奈的摇摇头,她看着陈方文说道,“夫人虽然气色不是那么苍白了,可是完全没有一点儿要醒的征兆。陈大哥,这药丸还有吗?看样子,这药丸还很效,如果夫人明天再服用一颗,说不定夫人就会醒了!”

陈方文的眸子隐晦未明,可是他却浮现出一抹悲伤,“小桃,这一颗药丸。。。是公子用十年的功力换来的!公子为解夫人的喜寒毒,在大婚前几日以血炼药,可是现如今公子又牺牲了大半真气为夫人疗伤,留住了夫人的命。这哪里还有另外一颗药丸?”

小桃大吃一惊,她没有想到原来庄主居然牺牲了这么多才炼出来今日的那一颗药丸,只是现如今夫人何时能醒过来,“那夫人能醒吗?”

“夫人所受的那一掌虽然伤透了肌理,可是好歹没有震裂心脉,而且公子也定是有把握才让夫人服下那一颗药丸的,只要这几日夫人有所好转,她一定会醒的。你莫要担心。”

————————————————————

云以凝只觉得翩翩然地睡了一个绵长而冗沉的觉,她仿佛毫无意识地处在一个异次元的空间很久很久,没有人去唤醒她,可是她却自己挣脱了那个虚幻的空间,回到了现实。

一睁开眼,引入眼帘的两个丫鬟她不认识,“你们是谁?”

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她环视着偌大而充满书香气息的雅居室,她所躺着的宽大的富贵红木床,床帐上还绣着清秀的山水墨图,是她喜欢的淡雅图案,可是。。。这是哪儿?

“夫人,奴婢薇儿,奴婢冬儿,专门来伺候夫人的。”

云以凝坐了起来,她眨巴眨巴眼睛,窗外明晃晃的阳光刺痛了她的双眼,她好像很久没有看到这么明媚的光亮了,乍一看还有些扎眼。

“夫人,是不是窗外阳光刺眼?奴婢去把竹帘拉下吧。”

云以凝打量着面前说话的侍女,面容倒是端庄秀气,整洁的衣衫、精神的面貌,二人的长发也都梳了起来盘在头上,她缓缓说道,“不用了,阳光虽然刺眼,可是我却十分想晒晒,暖暖身子。”

云以凝沉默了几秒,听她们称她为‘夫人’,她想她这是在风云山庄,以前她总是说要来风云山庄看看,可是她现在却无心去外面转转,她有些郁闷,睁开眼睛的第一眼,看到的人不是她最想看到的人。

“小桃呢?”

冬儿忙回道,“桃姐姐去给夫人熬药了,她说夫人您喝的药一定要亲自守着她才放心。”

云以凝会心地一笑,“去把她叫过来吧,就说是我醒了。”

“是,奴婢这就去。”冬儿转身向外走去,脚步匆匆。

云以凝挪了挪身子想下床,可是她都感觉腿有些酸痛,看样子她的身体好久没活动了,“薇儿,我昏了多久?”

“回夫人,不算今日,夫人昏迷了十四天。”

云以凝点了点头,她回想起她受了百里源一掌后,那种裂骨的疼痛她恐怕是这辈子难以再承受第二次。

她还真的是命大,她记得那天昏死过去之前,她自己都觉得她一定会死。

云以凝坐在床边,她不是为什么心里略带不安,她小心翼翼地问道,“庄主今日来过吗?”

许是害怕,许是期待?她受了如此重的伤,睁开眼看到的不是他,这是他的山庄,他不在,说不过去。

薇儿眼神有些闪烁,不过她终是犹豫的摇摇头。不过薇儿的唇角动了动,她似乎想说什么,不过还是轻咬嘴唇,到底是一句话也没说。

云以凝故作轻松的一笑,她不该这样问的,他又不是闲人,怎么可能一天到晚守在她的身边。说不定是他今天刚好有事情要处理,毕竟他也不可能知道她今天会醒的。她道,“没事,那我去看他吧。”

薇儿的脸上有一丝慌乱,不过几乎是一闪而过,“夫人。。。”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门外匆匆进来的人给打断了话语。

“小姐!您终于醒了!”

云以凝微笑,她看着小桃泫然欲泣激动的模样,她的心也不免颤抖,她现在还能活着,还能见到身边的人,这多好啊。

“傻小桃,你哭什么?”

小桃摸了摸脸上的泪水,她又笑了起来,“夫人,您昏了快半月,小桃担心的不得了。不过现在好了,健康活泼的小姐又回来了。。。。对了夫人,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饿不饿?渴吗?您说,小桃马上去准备。”

“我哪儿都挺好的。恩。。。不过,好像是有点儿饿了。”云以凝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平平的小腹,她却似乎觉得哪儿有些不对劲。

小桃听到云以凝说饿了,她赶忙吩咐冬儿和薇儿去安排膳食,小桃嘴角都噙着笑,“夫人,你饿了,说明这是身体转好的迹象啊!真是太好了,”

等到冬儿和薇儿全都出去后,云以凝低声问道,“小桃,我的喜寒毒可是被解了?”

“是的夫人,您再也不用担心喜寒毒了。”

云以凝愣了愣,她在昏迷期间,不仅解了喜寒毒,而且现在她醒了还觉得身体一点儿也不虚弱。

她可不相信是她这幅身体素质过人,完全是她自己养好的。

“小桃,乌尔雅在这里吗?”

小桃愣了愣,她以为小姐会问她关于庄主的事,不过她还是很快地回道,“夫人,乌少东家前几日已经走了,”小桃贴近云以凝的耳畔,她悄悄说道,“小姐,乌少东家让奴婢给您带句话,他说他很放心将你留在这,还说如果你什么时候再去南方了,记得去尘风部落拜访。”

云以凝点点头,她其实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又有点儿好笑。乌尔雅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放心把她留在这里?说的好像他是她的家长似得。她明明是嫁过来的,这里就是她的新家诶。

不过她也没有细想,只不过还是有些遗憾,他救了她,她得以从百里源的手中逃脱,她还没有来得及当面好好谢谢他。

虽然她替他挡了一掌,可是她庆幸是她受了那一掌,如果说乌尔雅救了她,她还害乌尔雅受伤,那她欠他的恩情估计这辈子也还不上了。

没有再细想什么,云以凝看着小桃说道,“庄主在哪儿?他这会不知道有没有用过午膳?不如让他来这里,顺便和我一起用午膳。”

果然,云以凝看到小桃也是神色不自然,连说话的时候,都不敢看她。“夫人,庄主才用过午膳。”

云以凝故意没再说什么,她看向别处,却用余光看到小桃似如释负重,微微叹了一口气。

薇儿和冬儿很快便安排好了午膳,一桌令人食指大动的美食,盘盘精致,菜色丰富。云以凝未再问关于他的事,她只是默默地一口一口吃着佳肴,可是心里的不安却愈发明显。

————————————————————————

用完午膳,云以凝只道要出去走走,小桃和冬儿伴其左右。

走出房门,一眼望向远方,才发觉这山庄是依山势而建,迂回蜿蜒的长亭游廊雕绘精致,云以凝穿过一条永巷,走在长廊之中,两侧有着青绿的古树,枝叶繁茂,阳光透过密集的树叶,洋洋洒洒的投射在长廊中,倒也不是那么阴凉。

云以凝没有想到只这一条长廊,她就欣赏地不得了,嘴角划出初生新月般的微笑,这么恬静悠然的地方,东方辰烨这样淡然的性格才能建的出来。

凉风略带暖意,把云以凝鬓角细碎的发丝吹动到脸上,一阵阵的痒,她也懒得去拨它。

长廊细长回旋,云以凝见前面有一个石桌,她便走过去,静坐在石凳上休息。

“冬儿,我想吃些新鲜瓜果,不如你去端一些来。”

冬儿颔首称是后,便快步回去准备了。

云以凝眼光眺望远方,隐约看见远处有几座平凡人家的民居,虽不似山庄内部这般有清新秀丽的建筑,可是倒也是生活气息十足。

“小桃,你要不要也坐着?”

“谢夫人体谅,奴婢不累。”

云以凝淡淡瞟过小桃的脸,“小桃,不知道是不是小姐我对你不好,你心有不满?让你现在也开始跟我说假话了。”

小桃大惊,她连忙跪下,“小姐,您对小桃这么好,奴婢怎敢骗您?”

云以凝置之一哂,她自然知道小桃对她的忠心,不过她现在还不能让小桃起来,不然小桃恐怕还是不说实话。

“小桃,我嫁到风云山庄来,你伴我身边,我也早就把你当成我的亲人了。”

小桃面露感动,她抬头,“小姐,小桃何其有幸能服侍您左右,您对小桃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亲人。”

“小桃,你知道,我从京城到风云山庄来,除了你,身边没有一个可以交心的娘家人。可是,我今日问你关于庄主的事,你居然也和薇儿一样,对我有所欺瞒。”

小桃听完,她垂下头去,似乎在纠结什么。“小姐,不是小桃不说实话,是庄主为了不让您担心,专门吩咐下人,不允许跟您多嘴提一句他的事。”

云以凝心里暗暗叹气,“我是他的妻子,他的事我却不知道,这难道不可笑吗?告诉我,他现在在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