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嫡女之俏皮小丫头

168.谢谢你

盛世嫡女之俏皮小丫头 念说说 2466 2016-10-22 20:40:36

  十日后,云以凝一直呆在云府,守在云义天的病榻前。

自从钱澜被太后亲自发配到刑部受审,云启菲也被人强行连夜送往陈州,云义天劳心过度便病卧不起。

和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平妻,还有他的亲生女儿,如今沦落如此下场,他如何能好过?

云以凝接过小桃端过来的药碗,热气腾腾,用勺子舀起一勺,轻轻吹了吹,“爹,喝药吧。”

云义天摇摇头,推开了药碗,“凝儿,爹老了,这药啊,喝不喝都是一个样。”

“爹,大夫都说了,您现在身体虚弱,这药若是不喝,您的病是不会好的!”

云以凝心疼的看着苍老的云义天,她又何尝不知道云义天心中苦闷难言?可是现如今,往事被重提,恶人有恶报,谁又能阻止呢?

云义天只是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云以凝。

“爹,您这又是何必呢?身体是自己的,您自己必须得好好保重才是啊。”

见云义天没有反应,云以凝也略觉无奈,她放下手中端着的药碗。

看来还是得让风姨来劝劝云义天了,这十日来,风姨留在了云府,每回爹爹不愿喝药,都是风姨来说服爹爹的。

不过她倒是很想知道,风姨是怎么说服爹爹的呢?就爹爹这个倔脾气,谁能短短几句话四两拨千斤?

云以凝给小桃使了个眼色,让她去把风姨唤来。小桃会意,转身离去。

“爹,您别装睡了,凝儿知道您这会儿睡不着。”

云义天胡子一撇,眼皮抖了抖,张开了眼睛,“你怎么知道我没打算睡觉啊?”

“爹,您这日日躺在床上,肯定早就睡饱了吧!”

“鬼丫头!等过一个月,把你嫁出去了,就没人天天在我面前晃悠了。”

云以凝眉毛一挑,她坏笑道,“哼哼,就算我嫁出去了,这云府啊,估计也有人管着您老人家呢!”

云义天看着云以凝的坏笑,他莫名觉得心里有点发毛,不过他还是硬气地咳嗽两声,“谁还能管的着我?”

云以凝听到门口传来阵阵脚步声,她笑笑,“人来了!”

“谁?”云义天正疑惑,就见小桃带着风铃儿进门来了。

十几年的岁月在风铃儿身上几乎没有留下的痕迹,只是愈发将她打磨刻画地像是温晴。如果说钱澜是在外表上与温晴有七分相似,那么现在的风铃儿,就是在气质神韵上与温晴有七分相似。

一声关切的呼唤,将云义天的思绪扯回来,“将军,您如何又不愿意吃药?”

云义天没做回答,风铃儿走近床边,坐在床尾,端起小桃递给她的药,“将军,这药都温凉了,您现在就喝了吧?”

云义天看着端着药碗,一脸关心的望着他的风铃儿,他顿了顿,甩开了纷杂的思绪,“这药,我不想喝。”

风铃儿也不着急,她手上依然拿着药碗,“将军,您如今这样败坏自己的身子,一不说小姐泉下有知,抱怨您,二不说凝儿一个月后即将大婚,您是唯一的主婚人要见证凝儿的幸福。如果您现在不喝药,您可知这会让多少人为此头疼吗?”

云义天没说话,他虽然表情有所松动,可是他仍然没有接过药碗。

风铃儿叹了一口气,她轻轻道,“将军,我知道您为了钱澜和云府二小姐而伤心,可是这老天向来是开眼的,好与不好,都是因果循环。各人有各人的命运,您既然无法插手,何不就随它去呢?”

云以凝站在一旁,她没有再听下去,而是带着小桃走出了门外,留给风姨和爹爹一些独处的时间。她知道风姨会说服爹爹的,风姨虽然之前一直归隐田林,可是她却是个心思通透的女子,而爹爹又是久战沙场,屡经风霜,虽是铮铮男儿,但是十分感性,心中的心结想必也需要风姨这样理性的女子来解。

——————————————————————————————

深秋十分,夜凉如水,一轮弯弯明月挂在深蓝色丝绒般的天际,云以凝摸着手上的一只八宝紫金凤钗,钗上冰凉的触感刺激着她平稳的心悸。

“百里延泽,谢谢你。。。 。。。”

一声轻叹从云以凝的唇中溢出,她把玩着手中的凤钗,回想起今日他派人送来的这只凤钗,还捎带了一句话道,‘朕愿顺遂你的心意’。

他没有亲自来云府,她不知道是他忙于政事,没有时间来,还是。。。他不想见到她。

这只凤钗,做工十分精美,可以说是巧夺天工,上面不光是镶嵌着切工精细,均匀细碎的红金钻石,还有无数的金粉裹在钗身,最为主要的是,这只凤钗的钗身的确还雕刻着凤凰的图形。

这只凤钗,云以凝将它小心的收在首饰盒中。

她虽然不知道这只凤钗到底在后宫里什么等级的妃嫔才能佩戴这样的金钗,但是直觉告诉她,也许这是皇贵妃甚至是皇后才有的殊荣。

他给她这只凤钗代表着什么?她不可得知。

但是她却谢谢他。钱澜被收押刑部后,她承认给她下毒的事情,皇上自然也知道了她其实没有怀孩子。

可是皇上并没有再问她任何事情,而今日送她凤钗,更是表明了说顺遂她心意,那代表皇上是真的愿意放手了。

云以凝笑笑,她和百里延泽之间,注定还是朋友比较合适。

明日,她就要嫁给东方辰烨了。云以凝不经意间眨眨眼,卷翘的睫毛翩然欲飞,她含羞带笑,望着放在木桌上的大红喜服,心中泛起无限的甜蜜。

原来,嫁给心爱之人,真的会让人仿佛感到身处云端,幸福不已。

——————————————————————————

云以凝一身火红嫁衣,纤腰不禁一握,她身子轻轻微动之时,裙摆随之转动。她头戴碧玉瓒凤钗,斜插镶嵌宝石碧玉细簪,富贵牡丹花钿轻轻勾额前,肤如凝脂气质如兰,眸含清波流盼,一颦一笑足以摄人心魂。

“小姐,您今天实在是太美了!”小桃见妆成,她咽了咽口水,羡慕的看着云以凝。

云以凝灵动慧黠的眼眸满满都是笑意,几分调皮,“等你成亲了,小姐我也把你打扮的美美的!”

小桃有些害羞,“小姐,小桃不嫁,留在您身边照顾您!”

云以凝勾了勾红唇,幽眸如星,“那陈方文可得跟我急啊!”

“小姐。。。!”小桃的脸涨红了,却也从其中看出几分幸福。

风铃儿站在一旁,她满意地看了看云以凝的妆容后,“好了,吉时到了,快去大厅和将军会合,马上就要启程了!”

云以凝点点头,她盖上了红盖头,在小桃的搀扶下,朝大厅走去。

到大厅时,云义天和太后都在。云义天见她来,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凝儿,风云山庄虽遥远,但是你也要时刻记住,云府永远是你的家。。。”

云以凝虽然带着红盖头,看不清楚云义天的脸,可是她能听出来云义天明显的哽咽了。

她心里也酸涩,只好反手握住云义天的手,“爹爹,莫担心。”

“凝儿,想哀家了,就回来看看哀家啊。。。”

云以凝听出这是太后的声音,她重重地点了点头,上前伸出手抱住了太后,这是她在这异世的亲人啊,如何让她不想念?

旁边有丫鬟小声地提醒,“太后,吉时马上就要到了。”

太后终是松开了云以凝,她拍了拍云以凝的手,“好孩子,吉时到了,上轿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