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嫡女之俏皮小丫头

162.犹豫

盛世嫡女之俏皮小丫头 念说说 2106 2016-09-24 10:38:19

  东方辰烨冷笑两声,他薄唇轻启,声线有些紧,“你这样纠缠她,有考虑过她的意思吗?她爱不爱你,愿不愿意在宫里生活,愿不愿意和你的那些妃子相处,这些你都想过吗?”

百里延泽被东方辰烨的话说中,他忽觉心口有种窒息的疼痛。的确,云以凝现在爱的人不是他,他没有办法辩驳。

可是他喜欢她不是吗?如果把她圈禁在自己身边,好好对她,她会不会有一天也爱上他呢?

“朕会给她最好的。她现在不喜欢,不代表以后也不喜欢。人总是会变的,说不定有一天她就会忘了你。还有,东方辰烨,你似乎忘了,这里是君浩国,朕不让她出宫,你以为你带的走她吗?你以为你走得了吗?”

东方辰烨顿了顿,他走上前,本是儒雅潇洒的他此时却透出丝丝冷峻的气息,“她想要的才是最好的。另外,今天我来这里,是有一番话想跟你说。”

百里延泽挑了挑眉,他漫不经心的扫过东方辰烨的脸,心里闪过一丝讥讽之意,就凭你一介平民,也想跟他谈条件?再说什么,带她走也不可能。

至于云以凝肚子里的孩子,他也不会留下来,不管她是不是不愿意,因为他决不可能让野种冒充皇室血脉。

而云以凝,谁也别想带她走,她注定是君浩国的妃,注定要被冠上百里的姓氏。

“朕倒是想听听你想说什么?不过,你不会是想以死换云以凝的自由吧?”

东方辰烨轻笑一声,像是没有听到对方的挑衅一般,似是云淡风轻,“皇上知不知道近十年来,国库将近一半的税收收入来自何处?”

“朕当然知道。这又与你何干?”

“近十年来君浩国每年近一半的税收,是我贡献的。皇上说与我有没有关系?”

百里延泽的黑眉紧紧皱起,他仔细回想税收收入的来源,可是却并没有回想起何时出现过如此的缴税大户,不然他怎么可能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风云山庄不向朝廷交税,你居然敢说近一半的税收是你交的?”

东方辰烨翩然一笑,“君浩国的各个行业,无论是饮食,布艺,钱庄,还是驿站,航运,以及由民间部分自由经营的盐铁交易等,风云山庄几乎都有涉猎,只不过我只是安排风云山庄在幕后。现在如果我将所有的资金撤回,闭门不做生意,皇上你可知君浩国要承受多少的损失?”

百里延泽实在是从来没有想过,原来他的国家的经济命脉居然有一半掌握在面前的男子的手中。确实,如果他关闭所有的门店,不仅会影响到百姓正常的生活,君浩国的税收收入也会少一大半。这一点,让他慎重不已。这个东方辰烨的本事,还真的超过了他的预期。

但是他却不甘示弱,“你在君浩国做生意,也是挣着我君浩国子民的银子。这么丰厚的利益,你能随意的割弃么?

更何况,你认为我堂堂大国,你退出了市场,就没有人再去做生意了吗?迟早会有人顶替你的市场位置。

再说,即便是你现在退出市场,国库的税收少一点也只不过是暂时的。所以你觉得这个能威胁朕?还是你觉得君浩国离不开区区一个商人?”

东方辰烨却依然静然,他来之前,就知道君浩国的君主绝不会好对付。但是对于凝儿这件事,他万不能掉以轻心。她是他未来的妻子,不能受到一点伤害。所以,他早已想好了一切。

“皇上说的有一定道理。可是皇上似乎忘记了,现在是什么特殊时期?东面天威国虎视眈眈,南面文月国伺机而动,三国之境地,均是岌岌可危。

近一半的财政税收缺失,确实可以慢慢弥补。但是其他两国若是发现现在君浩国国力稍有削弱,另外两国便会迅速起兵。如此良好的机会,相信席岩和穆霖都不会放过吧?”

百里延泽听了此话,仿佛更加严肃,的确,这也是他甚为担忧的一方面。

单说君浩国与天威国此次的联姻失败,虽然不至于两国关系彻底破裂,但也是出现了裂痕。其实他也看得出来,席岩来君浩国,也许原计划里并没有联姻这一打算。

不然,他提出要将君浩国的公主远嫁天威国时,席岩也不会果断的拒绝。至于席岩提出联姻,也只是因为他对凝儿有好感,并不是基于政治上的考虑。

所以,天威国实际上并没有真的想和君浩国联盟的意愿。如果此时君浩国稍微出了一点问题,可能席岩是第一个出兵的人。

“这也不过是你的猜测。还有,若是朕现在就杀了你,然后将你的财产充国库,你认为你还有什么资本在这大殿之上侃侃而谈?”

“忘记告诉皇上,在我来之前,我名下所有的资产,已经暂时转移到了穆霖的名下。若是我有去无回,文月国将会倾举国之力,攻打君浩国。”

百里延泽心里咯噔一声,倾举国之力攻打君浩国?这后果可不能承受!

因为如果君浩国一半的财力转到了文月国的手中,单是文月国一国,也能让君浩国受到重创,这将是国难!

即使是他和席岩联盟,对抗文月国,即使是成功了,天威国也会立马反扑君浩国。

百里延泽刚刚坚定的语气稍有缓和,他不得不以大局为重,“为了一个女人,值得你跟散尽万金,甚至是连命都不要了吗?而且,她怀了朕的龙胎,你娶她,是想养朕的皇子吗?”

“关于她,我从不会考虑值不值得。”

东方辰烨的嘴角又挽起一抹玩笑似的弧度,“不过这话似乎应该该我说?她已经是我未过门的妻子,肚子里的孩子自然姓东方。”

百里延泽沉默了,他不得不说,这场对决,他犹豫了,他茫然了。

为君的无奈,他不能为了他一己之私,将君浩国的百姓置于危险的境地。

他看得出来,东方辰烨十分相信云以凝,坚信她肚子里孩子是他的,即便他从中作梗。

而这种坚定不移的相信,也是爱最直接的表现。

东方辰烨很爱云以凝,云以凝的心也给了东方辰烨。

那他呢?他要怎么才能得到她的心?他的筹码又是什么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