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盛世嫡女之俏皮小丫头

154.万万没想到

盛世嫡女之俏皮小丫头 念说说 3081 2016-09-02 23:35:40

  一丫鬟恭敬地站在偏殿门口,弯下腰说道,“云大小姐,云将军,太后回来了,请你们移步去正殿大厅。”

云以凝点点头,和云义天一起往正殿去了。

寿康宫正殿大厅内,一个发丝十分凌乱的女子跪坐在地上,她的身子不断地颤抖着,额头跪着几乎要挨到地板上,她不断地哆嗦着,“太后,您饶了奴婢吧,这事儿跟奴婢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啊。。。”

云以凝进大厅的时候,她在门口愣了几秒,这是谁啊,背影怎么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那女子身上还有好几道深深的鞭痕,连衣服都被打烂,渗着血的皮肤暴露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

“太后姨母,这。。。?”

太后手中把玩着一只镶着钻石的青花步摇,眼神凌厉地瞪了跪在厅中的女子一眼,听到云以凝的话,她随即又稍微缓和的看向云以凝和云义天,“你们来了,坐吧。一会儿你们就知道这是谁了。”

秋华姑姑招呼着丫鬟给云以凝和云义天上座,趁着那女子抬头的空隙,云以凝眉头微微皱起,这不是清河王府的婢女小翠吗?

那女子眼神惊恐,脸高高的肿起,她看到云以凝坐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似乎看到了救命稻草,她不顾红肿手指的疼痛,颤巍巍地朝云以凝的方向爬去。

她知道云大小姐人很好,以前对下人们都很宽容,大小姐说不定会救她的。

可是她的腿几乎已经被打断,即使她已经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还差几米的地方,又被太监们死死扯住,又一次被猛地压在了地上,地上都震出了灰尘。

“大小姐,求求你求求你,救救奴婢吧!”

云以凝不忍,她从没见过浑身血痕遍布的人跪在地上卑微着求着她,可是她知道这是在宫里,她也不是做主的人。

但是她确实也不想坐视不管,“太后姨母,这个丫鬟是不是犯了什么事儿了?您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就不值得了。”

她不能直接命令太监们放了小翠,可是如果太后的气消了,那么小翠也没事了。

“凝儿,你还记不记得这个步摇?”

太后举起手中在青花步摇,在云以凝面前晃了晃。

云以凝自然是马上就认出来了,这个步摇怎么会在太后的手上?看小翠被太监按着肩膀吓得涕泗横流,难道推她下井的人是这个小翠?!

她跟小翠那个时候也根本没有过交集啊?小翠干嘛要推她?

“恩,记得。”

太后给了云以凝一个安定的眼神,是谁做的她现在已经查出来了,无须担心。

“云将军,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曾经有一次,你带凝儿和云启菲去清河王府拜访,结果后来凝儿不见了,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

云义天点点头,这件事他当然记得,那天菲儿说凝儿提前从清河王府回家了,可是等他们都回府了,凝儿却不在府中,他差点就要派兵搜索全城了。

“回太后,臣记得。不过后来凝儿自己就回云府了,她只说没事,所以臣也不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云将军,你未免也太不关心你的女儿了!哀家知道,你除了凝儿,还有一个千金闺女,所以你没有把心思放在凝儿身上也是正常的吧?”

“太后误会了。凝儿也是臣的女儿,臣视她如命,怎么会不关心她?”

太后撇了一眼云义天,冷哼说道,“是吗?那你怎么不知道你的女儿那天被人推下深深的枯井,差点儿就没命了!”

云义天脸上闪出一抹震惊,“什么?!”

“不信吗?那哀家还要告诉你一件更加难以置信的事情。推凝儿下井的人就是你的千金闺女云启菲!”

云义天吃惊的长大了嘴巴,“这、这怎么可能?菲儿是凝儿的亲妹妹,她怎么可能会害凝儿?”

云以凝也有点惊讶,不过要说是云启菲推她,她还真不怀疑。虽然她们的爹都是一个人,但是云启菲可从来没有把她当成她的姐姐。

太后冷笑着将视线挪向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丫鬟,沉声开口道,“小翠,你说这青花步摇是谁赏给你的?”

“回太后,这、这是云二小姐赏赐给奴婢的。”

云义天似是不相信有证据,他不解得问道,“这跟青花步摇有什么关系?”

“这步摇可是物证!之前,凝儿无意中跟哀家提过,她在坠井之前,独独看见了凶手的发髻上带着这支晃眼的青花步摇。云将军,你说难不成是觉得凝儿在说谎?”

云义天布满岁月沧桑的脸上浮上一层哀伤,这。。。这是真的吗?凝儿乖巧忍让的性子他是知道的,菲儿跋扈张扬的性子他也是知道的,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菲儿的心居然这么狠,居然要将凝儿置于死地!

他仰起头,闭上眼睛,眼角似乎有一丝眼泪渗出,鬓角似乎又苍老了几分。

云以凝坐在云义天的旁边,她看到此处,心里已是有诸多不忍。云启菲虽然可恶,但是她不想让爹爹来承担云启菲作恶的苦果,不想让爹爹神伤。

“太后姨母,这件事情也过去那么久了,可能也是凝儿记错了,毕竟凝儿也没有看到正脸。”

小翠的身子还在不停地颤抖着,好像还在惧怕着什么,她口中不断求着,“云大小姐,求您,放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云以凝有些纳闷,这事好像和小翠也没有什么关系吧?她也只不过是收下了云启菲给她的赏赐,又不是她将她推下井中的。

“闭嘴,如果你再敢求饶,哀家就让人撕了你的嘴!”

“太后姨母。。。”

“凝儿,你不要再替她说话了!哀家很生气,生气你为什么被人绑架了、被人欺负了,还要一直瞒着哀家!你为什么不告诉哀家?如果你早点告诉哀家,哀家早就将这个贱婢给斩首了!”

云义天猛地抬头,他一脸担忧地问道,“凝儿,什么绑架?谁欺负你了?”

“小翠,你说!老老实实把你刚刚跟哀家坦白的话再复述一遍!”

小翠被太后一吼,她脸色苍白的吓人,可是她又不敢再求饶,“奴婢。。。奴婢。。。”

太后阴郁地沉声道,“你如果还不说,哀家不介意现在就送你上路。”

“说!奴婢全部都说!都是云二小姐吩咐奴婢的,她让奴婢去找几个会武功的男子将云大小姐绑到清河王府去。可是奴婢发誓,奴婢真的没有伤害云大小姐啊!”

云义天紧皱眉头,这菲儿怎么还跟清河王有关系?他连忙问道,“为什么菲儿要找人把凝儿绑到清河王府去?”

“奴婢。。。奴婢也不知啊。”

“把你知道全部说出来!你敢漏了一点东西,哀家会让你知道厉害!”

小翠哆哆嗦嗦的答道,“是是。当天晚上,云二小姐吩咐奴婢将云大小姐绑起来放在她隔壁的房间,然后她和王爷在她的房间吃着饭。

本来王爷要在云二小姐的房里留宿,可是王爷后来说有事去了书房。

等到奴婢再去隔壁房间的时候,发现地上只剩下一些绳子。可是云二小姐也没有让人去追,她只说目的达到了。其他的,奴婢真的不知道了。”

云义天怅然失措,菲儿怎么会这样?心肠如此险恶。他的女儿是他管教太松了啊!

不过看凝儿还安然无恙的坐在他的旁边,他的心里无疑是松了一口气,还好凝儿没事,不然他都不知道要怎么对得起她死去的娘亲!

他又黯然地问道,“菲儿怎么会在清河王府?”

太后轻哼了一声,“哎呦,云将军这还不知道呢,你的千金闺女云启菲不仅是早早在清河王府住下,和清河王那些小妾没什么两样,而且啊,这还是她心甘情愿上赶着住进去的,就怕别人不知道了。”

云义天心里十分不畅,菲儿虽然做错了这么多事,可是他毕竟还是他的女儿啊,“太后,菲儿做了这些事,臣一定会好好教训她的。可是,菲儿现在还未出阁,她也许只是一时糊涂。。。”

“糊涂?云将军,你还是不相信云启菲早就有所图谋?现在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凝儿的新婚之夜是被谁给霸占了!是你的宝贝女儿不知廉耻,胆子大到居然敢抢云府嫡女的夫婿!还偷偷摸摸!

还有,你以为云启菲绑架凝儿干什么?她不就是想逼着凝儿亲耳听听、亲眼看看她和清河王亲热吗?凝儿都被清河王给休弃了,她还不忘折磨折磨凝儿!”

云以凝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休弃’这词儿这么刺耳呢。等等,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呵,那她可是被抛弃地彻底,活脱脱是个可怜的人,那杜夫人的嘴巴可够大的。

“什么?这、这是真的?”

云义天怎么也不相信,清河王和凝儿的新婚之夜居然是和菲儿一起过的?那凝儿的心里可得有多难受啊?难怪嫁过去的第一天就被清河王休了,而且还撞柱自杀,这一切是不是也跟菲儿脱不了干系?!

他知道太后身居高位,若不是没有证据,根本不会说出此番话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