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花医风龄

第六十七章 主动请缨治病人

花医风龄 凤女乔 1691 2016-08-27 07:00:03

  快马加鞭到了燕家堡之后风龄如自己所想率先让燕红昭带自己去看龙之首,很好,看到它安然的立在那里,倒是这冰窖冰冷异常,不免让风龄想到如果自己发病,是不是可以在这里度过缓解热痛?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随即出来的风龄对着燕红昭说道:

“我先回房,你随后过来,有点事。”

“好,我先放好钥匙。”收起四把钥匙的燕红昭说,他做了更加万全的准备,这四把钥匙分别藏与四个不同的地方。

等燕红昭再次进入风龄的房间说:“找我什么事?”

“你派人把这瓶药和这封信送给戚辰吧。”回来的路上听燕红昭讲述事情,风龄心疼这个女人,还望她能珍惜眼前人。

“这……”

“这些年我也受热症困扰你也见着了不是么?她最终不过是傻女人一个,其实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想得到所需之物,既然已得再治病救人就无需条件了。”

“可江湖人知道还不得都请你为其诊治?”

“那就别让外人知道不就好了,想我救了她,他们会承我的情。”

“既然你已决定,那我也只能遵照你的意思了不是?”

“嗯,去吧。”

“好,早点休息。”

“嗯。”

出去的燕红昭便喊:“风。”一个人影出现,燕红昭嘱咐完便将书信解药都给了他。

不久后一个男人坐于床前,手里拿着一封信和一个精致的小瓶,而床上之人额角的汗珠还未消失,想来是刚才经历了一番折腾而心力交瘁,好在现在平静下来了,这二人正是颜良容与戚辰。

睡着的颜良容偶尔还会皱着眉头,扭动身躯,想来梦中的她也不得安生,戚辰看到此番情景不禁自责:“对不起,这么多年也未取得龙之首来解除你的热毒。”说着说着已经化为低泣,她五年的生不如死他都看在眼里,怎会毫无知觉?

大概是床上的人感觉到有人哭泣便醒来了:

“醒了?怎么样?”

“还好,你怎么了?”

“……”戚辰低头不语,这个选择的机会要不要交给颜良容?

“手里是什么?”颜良容挣扎着坐了起来。

“你看看吧。”戚辰将两件东西一并递上,听天由命吧!

“这是……?”颜良容接过东西后率先将信拆开,看到:酉时之前服用,可否赌一把?赢,脱胎换骨,死,彻底重生。

看信之人笑道,不给戚辰反应的时间便打开瓶子将药一饮而下,戚辰想拦之时瓶已空:“你怎么也不好好想想再决定,万一是毒药呢?”

“是毒药又怎样,这么多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你不是全看在眼里吗?我们没有可以请动花医的条件,想抢她的龙之首又失败,你觉得我还有的选择吗?更何况我坚信这不会是毒药,否则怎会特意送来?再说如果是毒药她这么做岂不是结了我们这一派的仇人?”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那如果她就是有这个实力觉得你动不了她呢?”

“反正对半开,相比什么都做不了我宁愿如此。”

“已经喝下去,再说又有什么用呢?你感觉怎么样?”即已成定局戚辰只能认命,关心道。

“我……”还没说完人就晕了过去,凡事需要调节的时间,戚辰见此状恐慌,随即探了颜良容的鼻息,如睡着般正常后便放下心,相信这一晚的守候比五年来的都漫长。

风龄送解药的初衷就是看对方的胆量如何,大则生,小则继续痛苦,不过相信天一亮便会有消息吧,风龄故意将药效时辰说的靠前一点,也免去了犹犹豫豫拿不定主意拖太久错过时间,一旦化为正常血水,也没了效果不是。

等待结果的风龄不知不觉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而醒来天已大亮,风龄出去呼吸清晨的空气,感受第一缕阳光洒在脸上,舒服啊!随即她想为何自己会在桌子上睡着了?直到有人来通知:“有人找你。”

“谁?”风龄本能的问燕红昭,没错来通知的人便是燕红昭。

“你等的人。”

“喔?那走吧。”自己等的人?

“好。”两人来到了燕红昭的房间,他不想让家里人看到来访者,只能让他在自己房间等候。

“戚辰掌门命在下前来感谢花医解了本派颜掌门的热毒。”

啊!原来是这件事,自己居然给忘了,真是岁月不饶人啊!随即说道:“不用为此特来感谢,是她赌赢了不是,不过想过你会来,也就劳烦你回去通知他们此事还是忘记的好,不适宜对外张扬,否则便是恩将仇报了。”

“是,明白了,那在下告退。”来人说着丢桌子上一袋东西便由窗而出。

这一个两个的怎么都喜欢以窗为门?

袋里的东西风龄并不关心,想来对方是担心自己不肯接受才会用此办法,怎么也得有所表示才能安心,风龄把袋子丢给燕红昭就打算回房补觉了,最近这脑袋越发的不听使唤了。燕红昭打开一看:颜氏令牌一个,虽留之无用,也好生收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