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花医风龄

第五十六章 身世之谜终解开

花医风龄 凤女乔 1511 2016-08-05 05:27:53

  “在乔主的肩膀处有着跟我一样的胎记,一个指甲大小的圆形暗红胎记,不过我的位置稍下些许,这让我想到了最后她让我喊的那声娘,我想她会不会真的就是我的母亲?更何况以前得种种表现以及那幅画,相信那幅画一定会给我答案。于是我立马拿起那幅画研究其中有何奇怪之处,发现这个纸较于其他更厚一些,似乎两张粘在一起般,我用剑慢慢的割开,果然如此,画后面是密密麻麻的字,倒并非武林秘籍,只是于我身份有关:吾年芳二八,遵从母命,下山斩杀恶人徐奎历练,此贼人祸害少女,伤害百姓,贪财好色,嗜杀成性,人人得而诛之。追查至此,恰逢一男子与其打斗,询问便知同道中人,合杀徐奎,相识此战,得知姓赫名铭,镖局之首,再看此人,高大威猛,英俊不凡,男子气概又侠义心肠,倾心于他,恰逢情窦初开,身陷其中无法自拔。归山之时,告知母亲,心有所属,望能成全,怎料母亲受父亲广纳小妾之事伤害颇深,宁断母女关系亦不许与男子相许,一气之下出山奔他而去。结为夫妇,育有一女,名魅,寓意花香袭人,三年时光匆匆逝,一日下午,山上消息传来,母亲去世,群龙无首,望回掌管大局,身为人母不舍孩儿,又因身为人母,知晓母之不易,自父亲十妾纳入,母亲悲痛欲绝,离家出走,于此落脚,吾改随母姓于乔,苦心经营,广收无家可归之女子,盛况如今,成果不可轻易撇下。无奈决心回归以母名所立乔君山,夫君不予理解,称如若归山便再也不可与儿相见,你我二人感情就此作罢。取舍艰难,最终选择经营母亲毕生所劳,当是为忤逆作弥补,过于念儿,曾偷下山观望,看其安好便可安心。数年之后,赫铭送儿来此学艺,初次对视,心中激动不已,想拥她入怀,奈何现实所至,维面目平和,恐其发现。传令下去,不可说其身世。后传授武功,忧所学不能抵达上乘,唯他人伤害,思及严师出高徒便依此而为,如若不好,必施以惩罚,每每如此,强烈感受伤在儿身痛在娘心之苦。终有所成就,赫铭接其下山,难以送行,一角望之,泪洒衣襟。听闻儿押镖之事,十分担忧,命人尾随,探听情况,突噩耗传来,言有劫镖之人,不顾其他,带人前往,远观儿无大碍,心方落定。混战之后,不敢与其对视,恐无法自拔,决绝离开。归山之后,思其黑衣人幕后黑手并非简单之人,思前想后,留于此书,藏于吾所画之中。如未发现,则留作念想,若见书信,此乃天意,想必此时你我天人永隔,莫要悲伤,莫要恨娘,莫要寻仇,生活仍需继续,随心所欲便可!

看完这封信我明白了所有事情,更明白我的魅并非鬼魅的魅。”风龄有点自惭形秽,听了江湖传言,也以为是这层意思,当然江湖也有另一个媚字传言。“至于为何来此学艺,我也不知,或许只是因为这的传授适合于我,又或许……父亲对母亲的感情依旧,希望我能够与母亲有所相处,已经不重要了。给母亲换好衣服之后,我没有选择直接将她埋葬,而是找了个车将她拉回镖局,想来过了风口,那儿应该不会有人守着了,而且我是白天回去后门而入,黑衣人难以暗藏,镖局内已经臭气熏天竟然没有人发现。说来好笑,并非所有大门紧闭屋内就是一片祥和,不过没人发现也好,可以给自己为他们处理后事提供方便,我如同乔君山一样除去父亲将他们都埋于后院中,又一把火烧了父亲母亲的遗体,我知道这样不孝,可我只能如此了,我不忍心他们于此孤零零的,虽然两个人已经黄泉相伴,我相信他们希望守在我身边,我相信他们想和我在一起,于是在带着他们离开镖局的时候又放了一把火,我想知道这件事情江湖会给冠上怎样的故事,没想到传言居然是镖局失火,所有人被困于其中,无人生还。不过这个火相信也会烧到我这个漏网之鱼的身上,所以我不敢停歇的跑了这么远,离开尘世。”风龄听到魅复述母亲信中内容时想:定是看了好多遍,否则怎会记忆深刻?相信她的父母以及那副画应该都生活于此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