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花医风龄

第十一章 注定只为家族生

花医风龄 凤女乔 1714 2016-02-22 12:12:33

  “我乃燕家大公子燕红昭,舍妹乃江湖有名的铁扇子燕红月,江湖上能伤她之人少之又少,怎料她……”说到这男人有些哽咽,风龄郁闷了,最讨厌关键时刻这么犹犹豫豫,让人有种恨之又灭不掉的挫败感。随之又鄙夷自己肆意为他人胡乱谱写人生,不过千番思绪最终只能化为静静聆听……

“燕家屹立于江湖已有百年历史,长胜不衰,这是一种荣誉同时也是重担,是撇不开的责任,怎料作为长子的我生下来就体弱多病,遍访名医依旧毫无起色,更甚至需要他人为我处理日常事宜这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事,也就说所谓的瘫痪。无奈二老决定再生一个作为燕家的继承人,这也是燕家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两个孩子,原因很简单,历来父辈不希望像别人家争夺大权的问题出现,也因此有了燕家向来单传的说法,达成共识后便有了妹妹的出生,很庆幸她有适合练武的好底子,却不幸她是个女孩,她虽从未男装示人却也不如其他女儿般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一直用孤傲冷峻伪装自己。从小她就苦学武功,因为她知道自己出生的使命,也一直秉承这个使命,而父母为了让她如同男孩子般能够继承燕家,与江湖赫赫有名的兵器制造之人商讨如何才能量身定做专属于她的兵器,够独一无二的兵器,庆幸的是研究成功了,也就是旁边的这把铁扇子,里面机关甚多,携带方便却又攻击性强,家人更是为了她取得这唯一的一个集齐四大神兽之血浸泡过的红色月牙,据说能够召唤它们,可是只有我们家里人知道,那根本是不存在的,因为至今都没有实现过,父母也想过是不是因为使用不得法才会如此,可是我却觉得这个说法根本不存在,否则她怎会如此?而妹妹渐渐长大,为了在江湖上占有一席之地,便挑战排行榜第二的殷傲雄,至于排名第一的怪老头不用我说想必花医知晓,至今都未见其人却能一直蝉居榜首,其功力不言而喻,之前放言出去说要挑战他的人最终都以不知所踪收场。而排行第二的殷傲雄他以嗜血长剑著称,剑身长过他的半身,如同红玉般晶莹剔透,薄如蝉翼却锋利无比,堪称神物,妹妹便斗胆挑战了,也因此一战成名,却也因此更远离一个女孩该有的简单幸福,说来也好笑,我们俩总有着惺惺相惜的感情,她对我身体如此感觉难过,我对她生活如此感到心疼,我永远忘不掉挑战殷傲雄赢了后她的神情,可以说是生无可恋又无法脱身。打斗过程的艰险不用多说,身体上的伤更不用多说,这种一招不甚性命堪忧的事情她……成功了,这预示着未来的燕家就是她的负累。于是那天她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我的房间趴在我的胸口一言不发,我觉察不对劲,却也觉得自己没有资格问及,燕家的重担似乎是我丢给她的,感觉到胸口的潮湿与温热我知道她哭了,我知道她不想要这样的生活,一个女人与相爱之人组建家庭生儿育女的生活离她越来越远,毕竟有了夫婿那也是入赘,一个真正有骨气的人怎会甘于此?没有骨气的人又怎配得上妹妹?就这样一晃已是她十八岁生辰,父亲昭告天下燕家正式由她接管,至此我再也未从她的脸上看到笑容,这转眼已有一年的光景。半年前,也就是她接管燕家后,作为各项产业都有所涉及的燕家自然也是事情杂乱,需要她亲力亲为,好在她打理的井井有条。可是却出了个小的偏差,于是她打算去解决,没想到遇到牵扯一辈子的人。再次回来的她有了笑容,我知道她找到了一个女孩该有的正常的生活,怎料他是奚家继承人奚莫寒,与燕家向来不对头,亦更不可能入赘燕家,而妹妹初懂男女之事,自然不肯放弃,于是听到奚莫寒说有种草可以治愈我的病,她动了那个心思,可是此仙草必定不会轻易予以外人得,果然,它生长于雪山之上火炎洞中,且只有它能生长与此,极冷极热铸就了这样的奇药故名:水炎花。妹妹不顾父母的反对出发了,我不知道去那的她经历了什么,只知道一个月后她满身伤痕的出现在自家门前,管家将她抬进屋后,她用最后一丝力气把水炎株递到父亲的手中,再也没有睁开眼睛,倒是嘴角的微笑持续至今,我想她是放下担子的释然,意外的是吃过水炎株的我居然病好了,父亲请来医生,得知妹妹是唯一一个中了寒毒又患有灼伤热毒之人,已是束手无策,不过倒是丢下了一句话:疑症难解,花医代劳。事实上父亲是不会同意的,毕竟五素花乃燕家镇堡之物,难得一见,否则怎会不拿出来救我?不过以后燕家由我接管,那自然由我说的算,我想要的只有妹妹,别说五素花,就是燕家我都可以拱手相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