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花医风龄

第十章 措手不及落新境

花医风龄 凤女乔 1777 2016-02-20 18:31:58

  第二天如风龄预想,一个影子从窗而进:

“兄台可知有门不走,跳窗是狗?”风龄虽然武艺不佳却也轻功了得,这多亏了她师傅的教导:女儿家,武功了得又如何,能跑得快才是生存之道。而师傅的深意风龄是在这次的救治中才真正知晓。因此风龄早已听到门外声响,事实上救治李壁的时候她就想好万一失败也是任谁都无法抓住自己,不过会轻功这件事倒是除了自己以及师傅外他人均不知晓。

“敢问阁下是否就是传闻中的花医?”来人黑衣蒙面,只说关注之事,对风龄的调侃毫不在意。

“不好玩,找我何事?”风龄噘嘴想:死板的人最无趣。

“还请花医上门与我主人一叙。”

“可是……”还没等风龄说完,来人将她的胳膊一提便跃窗而出。

风龄对他一气呵成的动作抚额无奈,想着:我的银子,预付那么多天的住宿费!一定要想办法讨回来!更令风龄无语的是来人居然都不确认自己身份?

飞了大概有一炷香的时间,终于以风龄被黑衣人从窗户丢进一个屋内而收场,她努力爬起来整理自己被风吹乱的衣着。

风龄将自己收拾完毕便环顾四周,很雅致的布局,墙上挂的都是墨宝,看来定是大户人家。风龄的目光最后落在屏风处,倒不是它有什么特别,事实上风龄对那些不是很了解,只是凭感觉认为都是值钱的玩意儿而已。其实风龄真正好奇的是它后面又是怎样的人和事,不过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

风龄缓缓走入,首先看到的是床上躺着一个安详的女人,由于闭着眼睛,风龄只能看到她浓密的睫毛,不过应该也是位美人,否则不会让坐在旁边的男人伤心至此。

而这个男人应该就是刚才黑衣人的主人吧,既然身边配备这样的高手,武功轻功都数一数二,那么眼前这位男人的实力一定也不弱,长的又气宇轩昂,却甘心为眼前的女子如此神伤,可谓是好男人一枚。

正在风龄胡思乱想之际,男人的话语将她思绪拉回:“还不过来看看是否有救?”说话时已不再是刚才那般面容,而是配着犀利的眼神,让风龄很是不开心,有求于自己还敢如此放肆,真以为自己是随意搓扁捏圆之人?

看到风龄久久没有动作,男人想是自己刚才的话语冲撞了她,忘记她是不同于那些大夫随即说道:“还望花医为舍妹诊治。”

听此风龄凌乱了,现在都不叫娘子内人而改为舍妹了?殊不知这一场爱恋只是风龄自己为他们谱写而已。

“这次的态度还算端正,你知道我的要求?”

“如若舍妹康复,五素花自会奉上。”

“好。”风龄说完走上前去,而男人自然为她腾出所占位置,风龄坐下,与为李壁看病时动作如出一辙,随即说道:“她为何如此?我需知其病因,而且有句话说得好心病还需心药医。”

这话倒是不假,风龄虽然不通医理却也通江湖,床上躺的这位正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铁扇子燕红月。

起初风龄侧面看她时并未发现此人是谁,走近才看到她右侧鬓角的一缕红发,以及上面的绑发之物:月牙,据说这红色月牙江湖只此一枚,乃是汇集四大神兽之血侵染而成,传言称可以召唤神兽,至于如何召唤外人自然不知,当然这一切只是听说,风龄未曾见过,而让她更加确信的是旁边那把扇子,玄铁铸成,沉而锋利,并非柔弱女子所能提起,不过为了掩饰其材质便用红色羽毛遮盖,正因如此里面可藏入暗器,把手满是玄机,远近皆可攻,若非本人使用相信任谁不能准确无误的将其中十八般变换发挥的淋漓尽致,而且只是一把小小的扇子。

想到这风龄不得不谢谢师傅的记载,倒是为她省去了不少事。

既然身份可以确认,那么接下来就是背后的故事了,燕红月江湖排名第二,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混到此位可想而知功力深厚,江湖上想伤她的人少之又少,唯有第一,而这个第一据听闻所述是一个怪老头,没人知其身份背景,至于排行榜上的称呼也只是怪老头三字,他极少在江湖走动,没愁没怨怎会上门。至于她后面的几位相信不能在短短时间内就功力大增来挑战,想到这风龄明白师傅的不授武功,相信有这层含义,避免打打杀杀带来伤害,外行看热闹,而同行看门道,一个有没有武艺在身的人通过呼吸步伐很容易被发现,除非已到无人能及的佳境。综其所想风龄断定她是为情,至于是所困还是其他那就不得而知了,因此风龄丢出心病还需心药医事实上只是为了听故事。

“治病岂会跟此有关?”

“呃……”听到男人的回答风龄知道他不好对付,唉!想安安静静听个故事还真不容易。

“不过你不问我也会告知于你,否则具体病因如何而知。”风龄刚想“请”他出去就被接下来的话拦了下来。

“哦?倒是洗耳恭听。”

“敢问花医确定舍妹暂时不会有危险?”

“确定。”

“那在下定会全盘而出,还望花医救治舍妹。”

“自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