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四十六章楚师

帝国之殇 俊临 2514 2016-10-27 01:31:06

  数万楚军云集在楚国边界永川郡永安县,永安县为楚国最南端的一座城池亦是楚军北上的桥头堡,所以这不过方圆百里的小城就是楚军屯兵之地有数百户的人在此居住拥有数万军队守护此城。

永安县原本的宁静随着来自霸州数万武川军的到来所打破,数百的来自武川军运粮兵在市场南区买粮食,”不知这些武川军来永安县干嘛,难不成又要北上打仗,每次经过永安都要征集粮食我们这小地方可经不起折腾。”几名永安人在暗处指着那伙身穿轻甲的运粮兵指手画脚。

“伙长好好的为啥又要出征,不是刚给宁海打个一次战争结果什么都没得到,白白的折损数万将士,那可是活生生的数万条人命就白白牺牲在异国他乡。”

“这是出兵攻打溟月是龙伏将军景翎的下的命令,还是莫邪下的如是景将军私自下的战令,如果正是这样若上方查下来那我等会皆为阶下囚。”

“好了不要在说了早日将粮食运回军中,军队的事情不是你我所能左右的,小心点将粮食,不能掉下一粒米不然的话我打断你们的腿。”

一名上了年纪的运粮官指挥着那数百不停地搬粮食的运粮兵,那数百年纪轻轻的大汉满头大汗的装卸着几十斤的米袋,过了几盏茶的时间终于将那一百车的粮食全部装上马车。

数百俩马车一一排列在路边,马不停地吐着热气显然有点受不了这几十包粮食,许多手持长枪的武川军站在马车两边小心翼翼的警惕周围,“你们这些天杀的武川军心也太黑了,居然把永安县所有的粮食都买下来还给永安人活路没有。”一名头戴布巾身穿破布灰头灰脸的大约十六岁的少年,指着运粮官的鼻子破口大骂。

“来人将那疯子赶走,还不赶快启程将粮食运回军中,不然被这些凶神恶煞的永安人抢走了诸位小心被景将军军法从事。”那名肥头大耳的胖嘟嘟的运粮官抬起那只肥的像大象腿的手招呼身边的武川军,几名武川军相互对视一眼无奈的把那名少年赶走。

“林胖子怎么还没把粮食运回军中,将军还等着你将粮食运回好出发,将士可一直在催将军出发。”远处突然从人群中突见一名相貌堂堂银甲少将此人正是武川军军中人称“玉面狐狸”的游击将军羽晨。

“吁,吁”

“所有的人听着这是剩下买粮食的钱,如领回钱还请快速离开不要耽搁军队开拔的时间,倘若正有人闹事即刻抓回军中以贻误军机之罪治罪。林胖子留下来把钱给百姓其余的人随本将军回营。”羽晨骑着马来到围困运粮队的永安人面前将钱递给林胖子。

原本在南市粮区的粮仓围困运粮队的永安人一听有钱了,乌压压一窝蜂的都往林胖子哪里去,突然发现这个胖子没方才那么可恶了。都伸手拉住林胖子的衣袖生怕他飞了。

“羽将军不要走啊!救救我啊!轻轻的不要这么用力拉扯,一个一个的来不要急都有。”林胖子想从包围他的人群中挤出来可是发现人实在太多了,只好向羽晨求救,可是没人响应他原来羽晨早就带人离开集市往城外数百里的军营走去。

武川军军营坐落在永安县城外数百里处的平地上,数千个营帐呈星云之势拥护着中军大帐,四处设有岗哨在警戒营帐外设有鹿角。”细作还没从溟月传回消息难不成被人发现了,平时这时应该传回消息。”一名武川军伍长在巡逻时询问百户长。

“快开城门是羽将军征粮回来了,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跟溟月人一决高下。”行辕上的武川军发现远处尘土飞扬有一队人马向这驶来,旗帜大楚两字明显可见,羽字大旗随风飘荡羽晨带着数百人护卫着运粮队来到离大营还有五十里地。

“放开我,我要见那银甲将军不然我杀了你。”原来那名穿着破布布衣的少年一直跟着运粮队,他觉得一辈子在这永安县干农活没啥出息不如跟着武川军出征。

“何人在此喧哗?阻拦本将军回营将其驱使出去,还有五十里地就到大营不能在此停留。”羽晨听到在运粮队后面有人在争吵,便打发一名骑兵去后面查看。

原本一直往前走的运粮队不得不停留下来,在马车睡觉的运粮兵感觉队伍停下来便起身下去跟着去看看,站在运粮队两边的武川军迅速将运粮队围了起来。

羽晨带来的骑兵则在外围巡逻,众人以为有人要截粮心里都七上八下的,那名骑兵将一名满脸是飞尘的少年带到羽晨面前,“将军正是此人在后面追赶运粮队,不知有何企图。”

“这个小子怎么有点眼熟啊!好像在哪里看到过他。”

“此人莫非是在集市骚动永安人闹事那个人,难道又想闹事不成能够追这么远也是服了他。”

运粮兵纷纷攘攘围了上来发现这个人正是闹事那人,要求羽晨处理他,”你为何?加入武川军想出人头地还是想吃饱饭。”羽晨用那张俊美的面庞看着他,“小子姓张名魁乃永安人神龙十五年生人,时年十六岁想加入武川军为国争光。”张魁抬起那小巧玲珑的小脸呆呆傻傻的看着眼前这个长得如画一般清秀的少年将军,这是张魁第一次见这个他跟随一生的人。

“哈哈,真是可笑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还想为国争光,小子还是在此种地好了打仗之事就不用你了。”在场的武川军听着张魁所言想到可笑,低着头看着这个矮个又柔弱的少年仰天长笑。

张魁丝毫没有在意那数百武川军对他冷嘲热讽,紧紧的握住拳头咬着牙对着羽晨大吼大叫:“自古以来英雄难道皆出身高贵乎?古人云:“才不分高贵,士不分贵贱若有良才皆可大用之,”打仗之事不在乎天地人合耳?”

“张魁听令:本将军即可认命你为卫长执掌武陵卫,不知可有能力带好,如有违抗可先斩后奏。”

“武陵卫何在?还不前来参见新任卫长,尔等可要竭尽所能辅助张魁不得有异心。”

羽晨那深邃如海一般的蓝色眼珠直直盯着张魁,武陵卫从后面赶来纷纷跪在张魁面前向其效忠。

张魁不敢相信自己突然就被认命为卫长,还是最精锐的武陵卫的统领,看来这羽晨待自己不错从心里发誓要一辈子跟随他。

武陵卫乃武川军的十卫之一,时常担任攻城略地之重任,前任卫长更是死在宁海之战中,而武陵卫与武成卫受到几乎全军覆没的打击,现在的武陵卫是刚成立的新军。

“继续前进不得在停留下来,如有停留者斩。”

“张卫长为后军护卫运粮队不得有半点失误。”

张魁接过卫长所穿的军服,穿戴好后带着数百武陵卫自觉自愿的往运粮队走去,运粮队的运粮兵也跳上马车接着睡觉。

“开门,”

“羽将军威武,”

羽晨带着运粮队浩浩荡荡的开进军营,将粮食放入粮仓交给仓将管理,等到签好交接表后带着人回到营帐,而张魁所带领的武陵卫的营帐在羽晨营帐后面。

“卫长你的营帐在后面,卫长早点休息明日一早准时前往溟月边界可能第一杖交给我们打,还请卫长养精蓄锐后好上战场。”一名武陵卫指着左下角的营帐对张魁说道这是他的营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