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四十三章郡卫军的愤怒

帝国之殇 俊临 3070 2016-08-26 14:30:19

  “将军,时间紧迫无需与龙掌柜多费口舌,抓捕那伙杀手才是最为要紧之事切莫本末倒置,如长公子迁怒于将军只需与君侯之命相应付便可。”一位身穿天蓝色的云甲的青年卫尉容威从后面的军阵手持凌云剑踏着沉重的步伐走了出来,左右郡卫纷纷向两边散开为他让开一条路。

“来人,将这个碍事的龙元支开不要挡住我等的去路,众将听命火速包围醉仙楼不得放过一个贼人,醉仙楼里的闲杂人等听着限尔等几个时辰的时间离开醉仙楼,不然的话等到我军以雷霆万钧之势踏平醉仙楼伤及无辜休怪我等无情。”

“若,”

几名郡卫听从容威的指令前来将如同愤怒的狮子一般的龙元强行支开,数百名郡卫在数十名军将的带领下将醉仙楼围的水泄不通,“柳臻,尔休得猖狂吾一定向公子禀告尔今日之所做所为,看公子怎么收拾你。”龙元气急败坏在几名郡卫束缚下狂吼乱叫,那几名郡卫用力将其压倒在地纷纷控制其手脚。

数百名郡卫手持利刃将醉仙楼各个出口围住,一不会儿还在醉仙楼用餐的众人看到眼前尽是如虎狼一般的军队,顾不得眼前的美食纷纷丢下手里筷子蜂拥而至的向大门口跑去,店里的小二见那些手忙脚乱的逃乱的人群吼叫道:“诸位,切莫惊慌不会有事的若要离去先给银子再走不迟。”

店里数百食客根本顾不了许多逃命要紧,争先恐后的从大门口拥挤出来向四周逃散,那数百名郡卫为逃散的人群让开一条路等到人逃跑差不多了再将出口堵住。“风主,看来这些郡卫来者不善好似冲我们来的,现在他们出口堵住了怎么才能冲出去。”鬼书脸色苍白无力的慌乱瞪着鬼临好叫后者拿主意,这也不怪鬼书谁叫其还没成年见到如此这般阵仗有些慌乱也是情里之中之事。

还没等鬼临开口郡卫第一波弓箭射击开始了,数百支弓箭以铺天盖地之势向鬼临等人袭来,“快拔剑抵挡如抵挡不住退至屋内。”鬼临只好用平静如水的语气安抚众人,如果,众人不战自乱的话等着他们的只有死亡。

众人只好听从鬼临的命令纷纷拔出剑,边向后面退边用剑飞舞着以抵挡弓箭,几名清风坊的人将大门紧紧关闭着,“噹,噹”许多弓箭射在大门上,密密麻麻的弓箭将大门射成一个巨大的刺猬一样,“杀,杀”数十名郡卫手持长枪,将枪头对准大门长枪着横向冲了上来,刚冲上就弩箭射击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射杀,纷纷倒在血泊之中。

“将军,看来贼人在大门处安排了弓箭手如强攻的话,我军必死伤惨重。”

“重步兵出列,准备前压全力以赴务必攻破醉仙楼大门,本将军就要看看那伙贼人有通天本领不成。”

“嚇,嚇”

数十名重装步兵从军阵之中踏着沉重的步伐走了出来,举着铁盾缓慢的向大门口移动着,“噹,噹”弓箭射在铁盾牌上面,被无情的弹开了,重装步兵丝毫不惧鬼临等人的弓箭,因为,他们的盔甲一般弓箭是射不穿的所以不惧怕鬼临的弓箭,“快去,通知坊主他们让他们还没等郡卫冲进来想办法逃走。”鬼临对着已经萎缩成一团乱麻的鬼书喉道,见其没有反应只好一脚踢开。

鬼书被鬼临一脚踢到石柱上,鬼书痛苦的吐了一口气见鬼临咬牙切齿的看着自己好似要吃了自己一样,便用手捂着胸口向楼道口跑去,“轰,轰”重装步兵用铁盾牌用力撞击大门,“快走,不要管我们,”鬼临见鬼书痛哭流涕的呆在哪里呆呆的看着门口,便大叫一声叫醒他后者没办法只好咬牙走上去。

几名男子将几张桌子推到门后用来抵挡重装步兵的撞击,“轰,轰”重装步兵使劲折腾还没撞开,汗水直流将身上打湿,拿起手里的长剑向门口乱刺,将大门刺了几个窟窿,鬼临指挥手下埋伏在四处等待郡卫冲进来好打其措手不及。

柳臻见重装步兵还没撞开大门便叫重装步兵让开,一些郡卫纷纷议论哪些重装步兵说其是只是乌龟中看不中用,几名郡卫拿着横木冲了过来对着大门向后退在用惯力向前冲击,大门受不了这猛击轰然倒塌,正当冲进来的郡卫放下横木时,鬼临等人突然袭击将其砍杀在地。

其余的郡卫蜂拥而上将鬼临等人分割开来,只是鬼临等人凭借其精湛的武艺一时立于不败之地,在自己身处的脚下推满了郡卫军的尸体,郡卫军见自己的同胞纷纷惨死疯狂的向鬼临等人攻击。

醉仙楼里尸横遍野的四处推满了尸体,桌子与石柱等地都是血迹斑斑的,鲜血染红了地面断手遍地都是,地上还有几口气的郡卫不断地哀嚎,鬼临一行几人也逐渐不行了体能下降的厉害,鬼临见其余几人被刺成刺猬痛心疾首道:“尔等,休要得意等到六国联军到此必将踏平宁海。”

鬼临飞舞着宝剑身影如鬼影般鬼出神莫在郡卫军中游走,每舞一剑必夺取一人性命,鬼临冷笑一声:“还有谁不怕死的便可上来一试。”

“让开,本将军愿意讨教阁下的高招如阁下能赢本将军手里的剑便可放阁下生路,”柳臻大喝一声飞舞着手里的麒麟剑,与鬼临展开激烈的交战周围的郡卫军自觉的退开,而鬼书还不知下面的情况等他来到楼上时发现走廊上四处都有血迹,手里紧紧握住剑神情紧张的向四处相望。

尉暸带着昭武卫与鬼邝一行人在风雨间展开生死搏斗,尉暸见有人来到门口便只身一人悄悄的退到门口等候,鬼书刚推开门发现鬼邝以和人交上手,“坊主,快走下面郡卫军已经冲进来了,风主叫我来通知坊主快点离开不然的话就走不成了。”

“小子,还是顾及自己吧!尔的性命可就在吾手里了受死吧!”尉暸见鬼书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对其发动袭击,“阁下,身为军侯竟然行偷袭之事真是笑掉大牙。”鬼书愤怒的拔出剑双手紧紧握住剑柄,用剑挡在胸口弯曲着身子被尉暸用剑在鬼书的剑上使其动弹不得。

“这里,可真热闹不如吾也来凑一个热闹如何,吾平生最喜这打斗场面越激烈越好。”柳臻将鬼临一行人的尸首丢了进去,几个死不瞑目的面目狰狞的头颅滚到鬼狼面前,“鬼临兄,没有想到尔死的如此之惨尸身分离,”鬼邝见到鬼临等人头颅痛心疾首道。

“坊主,快走郡卫军已经冲上来了不要管我等请速速离开,”鬼玨与鬼狼像恶狼一样飞快地扑向郡卫军,鬼临等人的惨死激发他们巨大的力量,凶残的砍杀着不断地拥上的郡卫军,就算倾尽全力也要为鬼邝杀出一条血路,鬼邝此时被几名昭武卫纠缠住,鬼邝使出血影斩将其斩杀趁乱从窗户逃走。

剩下的清风坊的人拿起手里的饮血刃,投向围在其身边的郡卫军,“小心,重装步兵快用盾牌抵挡住。”几名将领疾呼道,重装步兵迅速向前用盾牌叠在一起,可是还是抵挡不住盾牌连同人一起被旋转的饮血刃斩成两半,那伙黑衣人如同杀神一般向重装步兵杀去,不一会儿将其全部斩杀那几名将领也死在乱刀之中。

风雨间现在已经成一片狼藉满地都是碎片和人的四肢,四处散发出难闻的尸体的尸臭味,“尔等,还不束手就擒为何在此做困兽之斗,放箭不要让他们跑了。”龙厥阴沉的对鬼狼等人嘲笑道仿佛在笑他们无用,“还想放箭门都没有,兄弟们还等什么?随我杀出去。”鬼玨用手擦拭掉嘴角的血迹,飞舞着大刀带着手下冲向准备放箭的弓弩手。

“杀,杀”

“啊!”

“我的手快来救我,可恶,居然砍掉我的手。”

数十名弓弩手刚准备放箭时,鬼玨如鬼魄般一个狂风斩将其手臂砍掉,断臂像断了线的风筝四处散落下去,其余的人看准时机对准他们的喉咙一斩,头颅齐刷刷的从颈部掉下来,眼睛流露出一丝不甘心地神情。

尉暸也成功将鬼书斩杀将剑从其身体里,用力拔出来猛然抬起右膝盖一踢将鬼书的尸体踢出去,整个走廊和楼道推满了尸体,将整个走廊染红,越来越多的郡卫军从下面拥挤上来,将整个楼层包围起来。“鬼狼,快撤不可在此恋战。”鬼玨对杀的正起劲的鬼狼吼道。

“头领,快走不用管我们不然的话谁也走不掉,”剩余的黑衣人浑身是血的举起饮血刃冲向正在向风雨间移动的郡卫军,几名黑衣人死守在楼道口不让下面的郡卫军冲上来,来一个便斩杀一个,鬼狼望着被昭武卫与郡卫军包围的手下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断地有黑衣人死在郡卫军的枪下,鬼玨退到鬼狼身边低估几句两人便化作黑影消失在空气之中,经过,数十个时辰,终于将黑衣人剿灭殆尽剩余几人便咬舌自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