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四十一章醉仙之意在于宇文氏(下)

帝国之殇 俊临 3010 2016-07-31 15:40:43

  “子玉兄,尔可知公舒支我等从楚国千里迢迢来至宁海所为何事?想当初我等四兄弟在公舒帐下效命,原本,想在楚国出人头地不曾想主上突然以谋反之罪诛杀司马家族与公舒家族,龙牙军也被主上派军所绞杀。而公舒与我们成为楚国通缉犯,真乃老天无眼也。”

“子舒贤弟,汝休要这般怨天尤人既然公舒来信说他已被宁海侯拜为少宰,贤弟既有那般天众之才要想出人头地又有何难,听说,这醉仙楼实乃宁海城第一酒楼里面的菜肴鲜嫩可口,愚兄不才愿做桩来招待贤弟这位昔日的楚之贤才。”

屈熬与宫翎两兄弟刚来宁海城不久,原本想去少宰府投奔公舒适可是一想自己好不容易从虎口脱险,来至这富庶之地好生游玩一番,放松一下一直紧绷的神经已是紧绷的弓弦一拉就会折断。所以要去醉仙楼好生犒劳一下自己,屈熬一听宫翎打算做东两眼放光如呆痴一般看着宫翎。

宫翎一脸黑线的无奈地看着屈熬,心里打鼓道这小子是有名的吃货不会把本公子吃穷吧!该死,又打脸充胖子真是白白便宜这小子,屈熬发现宫翎脸上阴晴不定,右手不自觉地摸向腰间的荷包,便觉得好笑这宫大哥到底唱那出。不知是不是真的请自己吃饭。

“宫翎大哥,既然尔不想请吾吃饭就请明说不要这般惺惺作态,以免伤害我等兄弟之间的感情,就请某人下次拿定注意再说,免得到时又口是心非的多不好。”屈熬装作一脸不悦的样子站在原地双手抱胸抬起头用下巴对着宫翎,后者,见状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因为,他们刚到宁海城不久还不知醉仙楼所在何处,只得低声下气的询问路人,通过不断地盘问终于得知醉仙楼的位置,可是等他们来到醉仙楼所在的华文街发现前方已有数十名杀气腾腾的郡卫在醉仙楼正门处数十里地的地方设下一道关口,并在那路口处设下钜鹿角其外沿处便有一队骑兵在那巡逻,过往的行人都要经过一番盘查确保无事方可放行。

“站住,尔等是为何人?从何处又要往何处而去,如不能说明其来意还恕难以放诸位通行。”一名骑兵校尉见到两名衣着华丽俊美的少年有说有笑正往此处前来,便提枪勒马的招呼几人随他包围那两名少年,后者,疑惑不解的看着骑兵校尉,“吾乃楚人宫翎字子玉是也,这位是吾之贤弟屈熬字子舒我等刚从楚国来,正准备前去少宰府投奔公舒适听闻醉仙楼乃此地最大的酒楼,便准备前往醉仙楼吃酒不知我等兄弟所犯何罪?劳驾,军爷前来问罪。”宫翎那俊美绝伦的脸上没有丝毫畏惧,淡定从容指着前方的醉仙楼。

“校尉,不要在此多做停留大事要紧一旦让那伙人逃脱,我等少不了受责罚休要与他们多会口舌。”

“放行,诸位刚才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多多海涵,这是在下职责所在也实在没辙,还是给两位一个忠告现有一伙刺客已经潜入醉仙楼意图行刺,还请两位多多留心以免遭受无罔之灾。”骑兵校尉尉迟翎拱手相让道,让手下让开一道口子宫翎与屈熬离去。

尉迟翎等人重新回到矩鹿处继续盘查行人,而宫翎兄弟两人穿过郡卫所设的关口发现那些郡卫用警惕性的眼神目送他们离去,因为,得到尉迟翎的命令并没有上前询问。

“鬼书,汝要注意下脾气待会那两人前来万一有言语相冲,切莫动气以免暴露自己的身份,鬼玨快去通知坊主郡卫府的人已经包围了醉仙楼,切莫行动以免惊动郡卫一旦数百郡卫蜂拥而上我等也难以脱身。”

“属下,领命这就前去通知坊主,风主万事小心切莫与那两子产生冲突惊动前方的郡卫。”

鬼临冷如冰霜的对鬼书与鬼玨嘱咐道,鬼书听到被风主鬼临特意点名提醒脸挂不住了,在一边生着闷气不想理鬼临等人,鬼玨看到鬼书又在耍小孩子脾气苦笑不得的摇头,伸出右手握住其肩膀小声附耳嘀咕几句后者便转怒为笑,用小手握成拳头用力打在鬼玨胸口。

鬼玨被震退几步吐了一口冷气,这小子脾气挺大看样子气该出了脸上还是那样和蔼的脸色,宠爱的看了一眼看鬼书便走进醉仙楼,鬼临用手扯着鬼书耳朵在其耳朵怒骂几声,后者,痛的双手乱打一通,屈熬与宫翎一脸茫然看着他们冷汗直流这是唱那出。

鬼书见有人来了便用力挣脱鬼临,发现,后者用口语告诉他还没玩吓得鬼书差点摔跤。鬼书故作镇静的用大人询问屈熬与宫翎的来意,经过一盏茶的功夫鬼书知道这两位少年只是来吃饭便弯身摊手让他们进去。屈熬宠爱的用手摸了摸后者的头。

“宫大哥,记住尔可说的话尔请客不要放愚弟的鸽子,不然的话,愚弟可不想理尔。”屈熬用力压着宫翎的手生怕其后悔,以前可就上过其的当。“子舒啊!何必这么做,为兄这次一定不会放汝鸽子就算汝吃穷为兄,吾也不会多说几句的。”宫翎见屈熬用手锁住自己的左手,挣脱不了只好任由他锁住自己的手,他们刚进醉仙楼就被里面的多如牛毛的人所震慑住。

“小二,我等的天空鱼怎么还没好是不看我等乃外人好欺负不成再不快点上,不然的话小心我等砸了尔这醉仙楼。”地字一号桌上几名一脸黑炭般的脸怒气冲冲的怒骂店小二,声音如洪钟一般震耳欲聋刺穿人的耳朵。“轰轰”一声将筷子拍入桌子里。

“哪里来的野牛在此嚎叫,影响本公子的食欲如不跪在嗑三响头不然这事没完,”地子三号桌一名身着精美绝伦的服饰,头戴紫纱帽一席紫纱正好遮住其容颜,只见紫纱里嘴唇含着茶水细细回味,将茶杯用力丢向一号桌那几名黑炭脸。

“公子,切莫在此多惹事生非吃完后我等好上路,大公子还在前方驿站等公子如在在此生事耽搁与大公子会合时辰,万一大公子责怪下来我等可担待不起。”那名公子身边的侍卫见状这成家公子又要惹事,连忙上前阻止并用大公子来施压。

一名黑炭脸的大汉伸手就接住飞来的茶杯,生气的摔在地上站起来指着那成家公子叫嚣道:“小子,过来给牛爷磕头道歉,这事就了解了。”

“诸位,请切勿在此动手不然的话恕醉仙楼不尽待客之道了,牛兄台的菜马上就来了今日客人有点多厨房忙不过来,所以,上菜有点慢还请多多担待。”一名身穿白色的乌锦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大步流星的来到黑炭脸面前拱手道。

“既然,龙掌柜前来赔礼道歉了区区小事不成挂齿,这件事就过去了。”

“既然,牛兄台高抬贵手不予计较,但怠慢贵客是我醉仙楼不对这样牛兄台今日的饭菜免单,这样处理可曾满意。”龙元一脸和气生财的语气对牛剑提议道,后者也满意。

鬼玨来到两楼找到正在吃饭的鬼邝等人,告知醉仙楼已被郡卫所包围之事,鬼邝冷冷的吐了一口气还好自己等人还没行动,不然的话必然惊动郡卫,自己等人在宁海城接连犯下命案早已惹火郡卫府,如在此与郡卫交战必然会让宇文靖等人。

“坊主,属下有一计可以不必惊动门外的郡卫,也能将其拿下,不如我们以交友之义前去风雨间与他们一同吃酒这样的话,他们想要做何事尽在我等眼下再派几名装作店小二在其饭菜下药,将其迷倒其首级随手可拿,门外由我等守住。”

“可是我等这一行人里并没人做过店小二,万一,露出马脚咋办,还不如直接冲上去将刺杀就算郡卫冲上来,我等早已离去。”

“本坊主决定就按鬼玨的注意行事,鬼玨和鬼狼去装扮店小二将醉梦药放入酒中,鬼元等人守住门外其余人随本坊主会会这宇文靖。”

鬼玨与鬼狼下楼后寻找店小二发现门口正有两名店小二靠在门口休息,悄悄的来到其身后用手捂住店小二的用右手勒住店小二的颈处“咔嚓”一声扭断顺手一推将其推到在地上,鬼临看到周围没人便叫人把尸体拖走。

只把衣服留下鬼玨与鬼狼找到一处僻静处换下衣服,故作镇静的来到厨房处将风雨间的饭菜端出来往楼上走去,而鬼邝等人先换下衣服易好容走进风雨间,“尔等,是何人?为何来我等风雨间,如没有什么事还请迅速离去。”太叔臣抬起头看到眼前来了一群陌生人。

鬼元等数人把守在门外等着鬼邝的信号,只要信号一响就冲进去,“鬼元,汝说说这次会成功不如不能成功,恐怕,楼主不会再轻易放过我等。”鬼叔有点担忧的,怕再出意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