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四十四章楚国下战书

帝国之殇 俊临 3212 2016-09-05 07:56:55

  次日凌晨天未亮还是被浓厚的薄雾所笼罩,正当人们还在睡梦中时而风雨居的书房还是灯火通明的肯定是宇文靖还在挑灯夜读,“公子,还请爱惜身体怎能还在读《夏书》还没歇息,自从醉仙楼回来后公子就手不释卷的抱着《夏书》读了一夜还不够啊!”凌香见宇文靖一直坐在椅子上读着《夏书》迟迟不肯歇息,担心他是不是受了刺激。

“香儿,既然汝以困乏不堪就先回房休息不必在此陪本公子读书,一会还有事情要处理早点歇息不然的话会长皱纹的。”宇文靖放下手里竹简抬头一看那凌丫头正嘟囔着嘴气冲冲地看着自己,看来还是得安抚这小丫头不然这风雨居又要被她闹翻不成。

“咳咳,凌妹子还请离开书房吾与公子有要事要商议,这国家大事事关重大还请见谅以后再向妹子赔礼。”

“好尔一个宇文邕居然拿国家大事压我,既然这里不容不下本姑娘回房歇息便是。”

宇文靖见凌大小姐还没有离去的意思,便对身边的宇文邕使了个眼神后者会意,宇文邕只好用国家大事来压迫凌香要她识趣的离开书房,“宇文靖给本小姐等着这件事还没完,一定要尔好看不然的话本小姐就不姓凌。”凌香原本还想留下来陪宇文靖谁曾想被前者下了逐客令,脸色一下变得铁青起来,气冲冲地摔门而去。

“醉仙楼之事需要告知凌香不,愚弟看得出来她是真心关心兄长的,为何兄长总视她为无物未免太过无情了吧!这凌家好歹也是溟月五大家族之一,兄长能够娶她为妻子的说以后对兄长大有好处。”宇文邕望着凌香离去的背影幽幽的叹气一声。

“为兄何尝不知其芳心一心一意系在愚兄身上,只是现在楚国已经派楚使准备不日向君父递交战书,战书以下恐怕楚军出之日不远了,现在国家面临刀兵之苦怎么能在此谈儿女私情,不知溟月国内是何情况?此事还需等击退楚国在议论不迟。”宇文靖继续拿起桌子上的《夏书》又阅读起来,宇文邕只好将已将燃尽的蜡烛换掉重新点燃新的蜡烛,轻手轻脚的退出书房用手将房门带上。

“启禀,头领现只有宇文靖一人在书房看书其余护卫还在休息,不如趁其不备将其刺杀与书房之中,天还没亮应没人再来阻止我等动手。”

“不可,外面还有千翎军在外把守倘若此时是必要惊动千翎军,还是等适当的时机再动手不迟。”

“头领为何这般小心谨慎,难不成还怕这数百千翎军不成大不了将其全部斩杀。”

鬼狼一行数人站在风雨居的翎楼片刻便离去,原本想趁机而入暗杀宇文靖但发现四处布有暗哨便放弃,“刚才,翎楼之上可曾有人在那,奇怪明明还看到了有人怎么一眨眼的功夫人就不再了。”一名巡逻的士兵看到翎楼处有人便招呼身边的人一起上翎楼结果一看没人,被身边的人嘲笑的说老眼昏花这也能看错。

“楚国使臣公孙瑾前来拜会溟月侯,还望君侯能屈尊一见好上下国之臣瞻仰上国之君风采,下臣来溟月已有数日不知君侯公务加身实乃下臣之过错,奈何,下臣国事在身实在是夜不能寐食不能寝,只好前来拜见君侯递交下国之君的国书好上下国完成此访问。”

“宣,楚国使臣中军司马公孙先生进殿,君侯有请公孙先生先行进殿君侯马上就到。”

公孙瑾端正的衣帽踏上朝天梯,他一步步的往凌云殿走去望了一眼身边的侍卫,果然不愧是宫里的精锐气度非凡,等到他走进大殿发现气氛有点压抑,两班大臣齐刷刷的盯着他在一边对其指指点点的,“真不愧是楚人居然睡觉不用睡,现在才凌晨时分天未亮就来递交国书害得我等觉得睡得不安稳。”一名中丞令率先出击想打压楚使的气焰出出心中恶气。

“本使来溟月数日有余为何尔国之君迟迟不肯见本使,拿国事繁忙搪塞过去真的当楚国于无物吗?本使有一事不明本国的司空遇害一案可曾有眉目,难不成贵国还没查明真相还是怕查明真相后不能交出凶手。”公孙瑾看了一眼这堂的大臣都义愤填膺的瞪着自己,好像想用眼神杀死自己。

“这楚国司空上官臣遇刺一案,君侯下令廷尉府严查已将此案罪犯按谋杀罪处死了,难道需要把尸体运回楚国才行吗?等到楚国恐怕尸首以腐烂不堪无法确认,到时楚国失口反咬怎么办?不知为何楚公还要下令讨伐溟月,此事贵使有何高见但凭指教一二。”

“恐怕楚使今日前来所送达的国书就是楚公下发的战书吧!既然是宣战何必要向诸国宣告讨伐溟月之原因,吾没猜错的话楚国已经快准备好了等其余五国之兵到楚,楚国就集合六国之师百万之众前来扣关吧!”

“既然,诸位已经猜出本使的用意那好本使就不必惺惺作态了,本使手里正是本国之君下发的战书,溟月擅自杀害本国使臣司空上官臣天怒人怨,君上顺从天意民心何来欺压溟月之说,出兵溟月实乃师出有名。”

“吾乃溟月中车府令彭靖字子褚,听闻阁下乃楚公军师虽有军职但却从未出征过,不知楚公是怕公孙家成为司马家第二吗?看来,楚公对阁下也不是很信任吧!如此这般善嫉之人气度一般是十分狭小的,为此人卖命实在太过委屈求全了吧!”

“既然汝为溟月官员怎能擅自非议他国之君,岂非有为礼法本国之君的为人是有臣民议论,岂容他人在此公开抨击这就是溟月待客之道,本使今日前来只有一个事就是上来递交国书,不是来讨论本国之君的为人处事之道。”

溟月侯宇文淋其实早已来到偏殿,净文宫歇息正好杀杀楚国使者的锐气,“君侯,为何迟迟不肯现身于主殿,朝文殿群臣正与楚国使臣辩论着,恐怕局势会越加混乱到时不好收场。”一名宦官恭恭敬敬的献上水果以供宇文淋品尝,“不急,这太阳还没升起来慌张些什么,楚使只不过撑不住想要递交国书,一旦收下国书意味着同意应战,还不知,靖儿在宁海国签订协议没。”宇文淋微微一笑置之摘下一个桃子放在嘴里慢慢地回味。

“请问,贵国对待其他国家使臣都如此这般蛮横无理吗?一国之君既然如此这般狂妄自大将楚国使者视为无物,溟月侯啊!汝还是一国之主理应尽地主之谊而不是将使者视为空气。”

“贵使还请息怒君侯可有要事要处理并非有意要怠慢贵使,还请贵使再耐心等待吾以差人去请君侯等那人回来再说不迟。”

公孙瑾此时此刻已经猜出这溟月君臣在打什么主意,明显是给自己一个下马威杀杀自己的锐气,既然如此本公子陪尔等好好玩一玩,“这案情结的也太快了吧!可曾审问出主使者是谁?做出此事有何动机?想得到什么?这些可审问清楚了,难道是贵国故意找些死刑犯随便杀了再说这就是凶手,毕竟没人知晓,不知怎么是不是老天感的上官臣死的冤枉使本使得到几副黑甲,在场诸位之中应该有军人吧!那应知晓此物是何人所穿。”

几名楚军护卫抬着一个巨大的箱子慢腾腾的走进大殿,“咚,咚”将那装有黑甲军所穿得盔甲和武器的箱子放在地上,便回到公孙瑾身后,此物一出整个溟月朝堂都已经哗然,众臣都惊慌失措的指着箱子大叫一声,好像知道里面装的是何物。

“楚使,尔为何要叫人抬死人的东西来大殿之上,殊不知这样做是对溟月国的侮辱,没有对溟月国造成太多伤害之前还请楚使以两国邦交为重叫人抬出去。”

“非也,一国之荣辱非在朝堂之中,而在于朝堂之外百姓之中,而如今楚国百姓受辱惨死在在此,岂能不为其讨个公道,死者乃楚国贵族身份地位非同常人,而贵国不去抓捕凶手却随意拿死刑犯充数这样对的起上官大人不,所以,我主愿发天下义兵同讨不义之国。”

公孙瑾与溟月众臣在大殿内因为楚国司空上官臣遇害之事,展开激烈的辩论溟月众臣原本还是淡定从容站在那里对楚国突然向溟月下战书一事表达不满,直到公孙瑾叫人将装有黑甲军的盔甲的箱子抬进殿内,便感到一丝恐慌不知道这楚使是为何得到这黑甲军盔甲的,一旦知道真相后溟月的处境会更加被动。

“贵使凭借这些盔甲就能说明上官使者是溟月军队杀害的,未免太过武断了吧!万一是杀手仿造的怎么办?无凭无据的就一口咬定是溟月军队所为,当真欺我溟月无人了吗?今日之事是贵使向君侯递交国书不是在此争论上官一案的,这国书君侯不在做臣子的不敢私自接下还是等君侯来了再说。”溟月太丞令狐焉看不下来出来对着公孙瑾指责他口出狂言。

“君侯到了,众臣跪拜。”此时一名司礼太监站在大堂之上急声高呼,溟月侯宇文淋在几名宫女的拥护下来到大殿内,“臣等参见我侯,祝我侯万寿无疆功德万世。”那两班文武大臣全部俯首膜拜,“众卿家平身,不知楚使今日前来究竟为何事?是来兴师问罪还是递交交战国书的。”宇文淋端坐在高堂之上俯视着公孙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