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三十七章北江之鬼

帝国之殇 俊临 3072 2016-06-27 14:02:22

  “鬼臻,你看石桥处已被郡卫所包围,恐怕,此处已然不易前去,只是,不知鬼魁他们将宇文靖的人头拿下没。”一名全身被紫色的风衣所笼罩的中年男子站在楼台前双目紧闭,双手紧紧握住华栏“哗哗”作响,“鬼珏,你不要忘记了那宇文靖身边可有数十名高手,就算,鬼魁等人突袭成功也不能轻易将其斩杀,恐怕,突袭失败了。”鬼臻从那冰冷的鬼馗面具发出一丝讥讽的声音,仿佛,嘲笑鬼魁等人的无能。

“楼主,情况有变,奇袭失利让宇文靖等人逃走,去向不明,阁主,下令让我等追查宇文靖下落务必再其回国之前,将其斩杀,以破溟月宁海之盟。”一名黑衣人脸色沉重的来到天香楼风鹤阁的楼台上,向鬼臻等人传达鬼邝的命令,后者,一听那位令他厌倦的又十分自大的阁主鬼邝又想让他跑腿。

鬼臻十分恼怒的看着那人因为那人说出令他厌烦的名字鬼邝,只有,办法,谁叫他是天鬼阁的阁主,地位远在自己之上,不耐烦的召集座落在风鹤阁附近的天馗楼的部下,突然,几阵狂风大作,几名身披黑色风衣面带者鬼馗面具的男子站在华拦之上。

鬼臻与鬼珏对视一眼从离地数十丈的风鹤阁的华拦处,一跃而下,趁着风势飞向东南方,其部下也紧随其后纷纷飞跃而下,等到地面处,发现此处有血迹便猜想是宇文靖一行人的沿着血迹一路寻觅而去,那名黑衣人也消失在人群之中。

郡都令将宁海北县县令招来,命其将遇难者的户籍谱拿来,将哪些遇难者家属找来一一辨认,一时间,石桥处哀嚎遍野,实属哭作一团,县令派人给予安抚分别叫人给予每家每户数百两抚恤金,那数百名郡卫分成数队挨家挨户的搜查杀人罪犯。

天香楼风淋阁数十名楚人正在此处聚集,正是,天官菱与风尘一行人,正一边吃着菜一边讨论如何刺杀宇文靖,“冷蔺,尔快说有何计谋快与大伙说说,时间,紧迫不能由尔多做停留。”天官菱开门见山的向冷蔺询问道,因为,此人是他们的军师。

“诸位,可知,天珠山已沦陷,现宁海军气势如虹向龙岗主山进攻,留给诸位时间不多了,诸位也务必惊慌龙岗主山宁海军一时还无法得知,现有一好消息就是还有一伙人也混进宁海城。目标也是宇文靖,他们已经发动奇袭可惜失败了,但,他们还没放弃,所以,不如让这一伙人先去探探路。”

“军师之意是让他们相互残杀,我们做收鱼翁之利,如他们成功而我们正好可以功成身退,倘若,他们失败,而我们正好调整策略,一举两得,当今之计就是我们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正当风尘他们在天香楼大块吃肉喝酒之计,那些,北江国的暗杀者鬼馗组织的暗杀者正四处寻找宇文靖的下落,而宇文靖等人带着几名受伤的护卫来到风雨区北江街一处酒楼,“掌柜,此处可有几间上房,”宇文邕来到柜台前向正在用算盘算账的掌柜。

“几位,客官,是要打尖还是洗尘吃饭,如是住宿的话,正好有几间上房可于客官洗尘。”那名肥头大耳的身材圆润的掌柜停下来用满脸肥肉的胖脸嬉皮笑脸道,眼珠子,直瞪着宇文邕看,看得后者直发麻,与掌柜的谈好价格后取下钥匙,走上楼梯往住房走去。

“公子,为何?不回风雨居还来这酒楼做甚,不知,刚才,我等差点没命了那伙人一定在四处寻找我等下落,只凭,几名护卫难保公子万全,还请,公子早日回风雨居为好。”宇文邕脸上充满了隐忧已经那伙暗杀者,还没离开宁海城,这说明,他们始终处于危险之中,而宇文靖却丝毫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不得不说其心态之强大实在令他折服。

“宇文邕,此事务必多言,本公子,好不容易从哪里出来,没玩够是不会回去的,至于,那伙人也不会那么容易找到此处,放心,如有危险一定会通知其他护卫的。”宇文靖一脸不耐烦地连忙挥手支开护卫,显然,以为他们太扎眼了,那几名护卫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双手合十弯身拱手低者头应和,便起身走向自己的房间休息。

“原本,以为这次出使宁海会一帆风顺,安然无恙的与宁海侯签订盟约谁曾想,在石桥附近居然还遇到暗杀,到底是谁?想要本公子的性命,本公子好想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宇文靖坐在椅子上倒了一杯茶,轻轻的举起茶杯正要品赏时,突然,从房间外的窗户飞来一支飞镖正好击中宇文靖手中的茶杯“嘭,”的一声,茶杯被击的粉碎,而碎片正好划破其手心。

几滴橘红色的鲜血珠如凌晨的露水“滴滴嗒嗒”滴在桌子上,宇文靖飞快地撕下衣袖包扎伤口,鲜血把那块锦衣染红,宇文靖脸色暗沉起来用右手猛烈拍击桌子形成一道掌风,左手的雨扇一挥将桌子上的血珠如铁珠一般射向窗户,将窗户那层薄纱穿破,直补那名暗杀者。

“聚血成珠,阁下,好厉害的掌风只可惜还是逃不掉被斩杀的命运,”那名身穿黑色风衣面带者面具的男子正是鬼臻其中一个部下,他一路上闻着血腥味追逐而来,果然,在此发现宇文靖一行人的行踪,便,隐藏在黑暗之中,等到,宇文靖来到房间这才出来。

“你是谁?为何?来至这位客官房间外面干什么?”

“你放手,不然的话我就去报官了通知郡卫府的人前来缉拿归案。”

“你,敢威胁我那就下地狱吧!”

那人正要展开行动时被店小二打断了,恼怒的将其刺死,店小二胸前被那人用短刀插进去,脸痛苦的扭曲成一团用手捂住胸前,想阻止鲜血流出来可惜徒劳无功,鲜血如泉水一样涌出来,口里口齿不清的说道:“有,刺客,”说完就咽气了。

宇文靖的护卫听到有打斗的声音,便拔出捡来到走廊外发现店小二死在宇文靖房间外,门前还有其血印,而面前站着一个人手里拿着短刀上面有血迹说明人正是他所杀。

“此人,正是暗杀团一员,居然,敢一人前来刺杀公子胆子不小阿!”几名护卫不由多说拿起剑向那人冲刺过来,那人,安静的站在原地停留仿佛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只是,飞快地移动身子在剑锋之间不断地用手指夹住,用力的往一拉,几名护卫便东倒西歪的撞在一起。

“阁下,就是溟月使臣司空宇文靖,有人出一千两黄金买阁下人头,不如,阁下饮剑自刎如何?这样,我等好回去交差。”

“废话连篇,剑下见真张如阁下的剑如嘴一样厉害,那在下自愿认输。”

房间刀光剑影的,不断地响起刀剑相交的声音,原来,其他鬼馗的人也追寻到此,突然,出现在宇文靖的房间,几名黑衣人正是鬼邝的手下,“轰,轰”那人一脚踢开房门看到几名天鬼阁的人正在围攻宇文靖,“原来是天鬼阁的人,狗鼻子真灵居然能闻到血腥味追到这里,这,粗暴的作风真像鬼魁的做派。”

“鬼祟,你少在哪里挖苦人,是你们天馗楼无能,身为,天鬼阁的情报机构不好打探情报,只好,阁主亲自出马了。”那几名黑衣人手持鬼爪从宇文靖四处发动攻击,天鬼阁的人一向自大自尊不屑于用计谋只好用武力。

宇文靖发现自己身处于天鬼阁的杀手的包围之中,感到自己已是凶多吉少了,不断地旋转着身子用剑挡住天鬼阁的人几次进攻,两名天鬼阁举起鬼爪带着阵阵阴风爪向宇文靖,后者,连忙踢开几名天鬼阁的人,一名天鬼阁的人用鬼爪抓住宇文靖的宝剑,另一个人趁机爪向其腰间。

“幻影剑,千影归宗,”宇文靖大喝一声,双手紧握住宝剑,腾空而起,不断地旋转着身子剑身不断地飞转着,如千剑的剑影,在那名天鬼阁的人眼前旋转,使得其眼花缭乱,手也被剑旋转的力量搅断,宇文靖趁势一踢将那人踢向另一个人身边,正好,爪穿他的后背。

宇文靖见状退至后面的窗户前,一跃而下,往后巷跑去,“可恶,居然,让他跑了,还折了一人。”那几名天鬼阁的人看到那名双手已断,气绝身亡的同伴,感到一丝惋惜。

这里,已然被打成一片狼藉,房间的一切都被打毁,只好,将那名死去的同伴的尸体抱起,埋葬在一处安静的地方。

“哈哈,天鬼阁的人居然几个人围攻都打不赢一人,传出去,不怕被人笑话。”

“鬼崇,这话说的好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如把你杀了,就没有人知道我们天鬼阁几人没有拿下一人。”

那几名天鬼阁之人觉得鬼崇说的有道理,纷纷攻向他,将受到的屈辱向他出气,无数的爪子成天网之势,向鬼崇袭来,后者,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爪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