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四十章醉仙之意在于宇文氏

帝国之殇 俊临 3071 2016-07-15 07:37:34

  “少宰大人,属下,以安排妥当,以在醉仙楼外布置几许暗桩,那伙贼人脚踏醉仙楼之即,就以进入我等视线,其一举一动尽收眼底,一旦,里面发生恶斗我们就以扰乱治安之名将逮捕归案,交由县衙。”一名身穿银白色的鱼鳞甲中年男子带着数名昭武卫卫士前来向公舒适复命。

“来者可是昭武卫卫侯尉瞭,尉侯,此事交由尔办那醉仙楼的暗桩是由尔安排的,应由尔统治记住那伙贼人如有反抗就地正法,留一活口便可。”公舒适那清秀的面孔流露一丝喜悦之情,因其面前此人正是禁卫府的骁将之一人称“鬼面书生”-尉瞭。

“善,属下,领君召命这就前去醉仙楼统治暗桩,以观察其动向一旦其出现异动即可带人绞杀,如否不然,愿自刎谢罪,属下,告退。”尉瞭如有深意打探着公舒适发现其仪表堂堂,风度翩翩好似一个奇美男此人应该不是口若悬河之人,夸夸其谈之徒,少顷,便向公舒适告辞身姿敏捷的向后移动着,消失在浓浓夜色之中。

此时已是丑时时分,宁海城被浓浓的夜色笼罩亦是灯火阑珊,全城十二区的夜市都开业了已是人声鼎沸,人海如潮水般涌向街头,许多的店铺被行人如吞噬生意爆满。

“卖水云胭脂,上好的水云胭脂是从楚国贩卖进来,可是用珍珠磨灭而成滋润肌肤可使女人肌肤弹性如水一般光滑细腻。”

“卖冰糖葫芦,好吃又解口,快来买啊!”

“启禀,尉侯,属下已在这时盯了半个时辰,还没见那伙人的踪迹是不是放的烟幕弹,根本,就不是来这醉仙楼吃酒,那如果他们行至另处岂不在此白白浪费时间。”

“住口,尔等休要胡言乱语,扰乱军心,既然是少宰大人所命令的我等听命既是,少在这里埋怨。”

尉瞭等昭武卫之人此时也换下昭武卫的衣服,穿上寻常百姓的服饰在醉仙楼楼外的街口装扮成商贩,好就地监视鬼邝一行人的动向,此处是前往醉仙楼唯一的途径任何人来到醉仙楼都会经过他们眼前。

“尉侯,宇文靖他们正往此处前来,离此还有数十里距离,那伙贼人一直尾随其后,属下一直在后面跟踪监视,其没有发现我等踪迹。”一名男子身穿布衣行事冲忙的来到尉瞭等人面前,后者,吩咐诸人把武器藏好见色行事。

“太叔臣,汝这个酒鬼听到要来醉仙楼吃酒走的这么快,令我等好赶,没看到君上还在外面吗?也不知让着君上一点,真是无礼。”

“龙兄,尔好生无礼,不知,尔是吾之手下既然这么给上司说话,真的是无礼之及等到那时候便先罚尔几杯不成。”

“好一个千卫将军,行拿官职压人吾官职低甘愿受罚,到时候一定灌醉汝这千卫将军,看汝怎么逞威风。”

太叔臣与龙况两人相互挖苦对方,一来二去各不相让,让宇文靖等人看尽笑话,宇文邕捂面而笑众人来到醉仙楼外,发现有数人手持宝剑的护卫拦住进入醉仙楼之人搜查有没武器,没有武器才能放进去,实在是被最近的命案吓住,醉仙楼的掌柜怕有人在这闹事便差几人武艺高强之人在外搜查。

“站住,诸位可是来醉仙楼吃酒的,如是的话,还请,诸位行个方便把身上佩剑交由我等保管,如不然的话,请诸人自便离去。”醉仙楼的护卫见宇文靖等人数人手持宝剑而来,便如临大敌般戒备,几人伸手拦住其去路目如鹰光警示的望着宇文靖等人。

“尔等,好生大胆,竟然敢拦住本将军的去路,不知,本将军可是正二品的千卫将军太叔臣,敢拦太叔家之人真的不要命了吗?”太叔臣见区区几名护卫竟然敢拦住他的去路,便怒吼道,那几名护卫面面相觑在一边小声嘀咕,其中一名护卫不为所动的正色道:“阁下,虽贵为将军但我等身为护卫也要为里面的人负责,如将军拿太叔家压人我等也不会退让。”

“太叔,龙兄,既然醉仙楼有此规矩,那我等便把佩剑交由他们,不然的话,真不好进去,”宇文邕见气氛不对便率先交出佩剑,宇文靖也跟在其后也交出佩剑,太叔臣与龙况没办法只好乖乖地交出佩剑,其中一个护卫恭敬地接下佩剑,弯身下腰恭敬地摊手道:“楼上,雅间有情,四位客官雪雨间打尖。”

“得咧,几位尊客,雪雨间已备薄酒不知几位点的什么?”

“小二,老规矩,上一壶上好的雪松来几斤牛肉即可,直接送雪雨间即可上菜快点不然的话,我等可就走了。”

太叔臣没好气脸色铁青的看着店小二没多想只说出几道常点的,说完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宇文靖想征求其的意见,后者,示意就这样可以了,便由店小二的带领下来到雪雨间,那名店小二恭敬地笑道表示菜一会儿就送上来,小心翼翼地关上门。

“龙兄,其实,吾在来醉仙楼的路上依然感到身后一股微弱的杀气,仿佛,有一伙人正悄悄的跟在我等身后,当本将军转身想查看一番便了无踪迹,着实奇怪莫非本将军神经过敏了,也不对啊!本将军最近可清醒了。”太叔臣坐下用手拖着头陷入沉思之中。

龙况见太叔臣在一边自言自语的不知说什么,龙况便招过来宇文兄弟小心翼翼地在他们说了几句,众人,若有所思的看着太叔臣,“景汶兄,为何在此喃喃自语,是否,景汶的佳人得知其在此吃酒,不去她哪里吃酒便恼羞成怒了带人追到此处想打景汶,没有想到堂堂的太叔家少爷居然被女人打。”龙况用筷子夹了一个花生仔细地咀嚼着,在吃了一口酒。

太叔臣看到众人对自己眨眼睛,嬉皮笑脸的便猜想到一定是龙况那小子在编排自己,寻自己开心,而鬼邝一行人见宇文靖进入醉仙楼,正想进去时被护卫拦住要其取下佩剑,“此剑,在下一直带在身上从无离开过身,还请,几位兄弟见谅,古人云:君子以佩剑为荣,应在其身,不易离其位,不然,视为伪君子,所以,在下实在不能从命。”鬼邝强忍着怒气但因其面带鬼馗面具使人看不见其表情,再者,其语气平和使人不易察觉到其已是怒气冲天。

一名马脸男听其语气平和温文尔雅的,认为鬼邝好说话实在不知其有名的火爆脾气,双手放在胸前抬着头斜视歪嘴道:“鄙人,实乃粗人也,不知其古人之言,但,掌柜有令凡是来此吃饭佩戴宝剑者,需取下佩剑方可进入醉仙楼,否则,免谈。”

“这位小哥,难道,不知我家公子以说此佩剑从无离身,为何?在此,咄咄逼人不然的话惹火我家公子后果自负。”鬼邝的手下见那几名护卫不识好歹的还没让开,手握宝剑侧着身子随时随地拔剑而出。

“不如,就让他们进去,以我等身手必然是其对手,不如,把其他兄弟叫来再收拾不迟。”

“阁下,请,刚才实在是误会,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多多包涵,里面请。”

那几名护卫经过一番讨论之处,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决定先让他们进去,有机会再收拾不迟,没想到的是他们的对话被鬼邝听到了,鬼邝示意几名手下,那几名手下在黑夜的掩护下突然出剑,剑光如影快如闪电般来到一名护卫面前将其手臂整个砍断下来,那人还没来得及准备好手臂就飞出去了,而那名断手的护卫正是马脸男,他看到地上的断臂咬牙切齿的,面目狰狞看着他们而其余的护卫捂住其断臂处鲜血淋漓的流了一地,纷纷向后退,怒而拔出剑与鬼邝等人对峙。

“这就是,对我家公子出言不逊的下场,如果,在想找我等麻烦小心你们的狗命,”

“走,进去。”

鬼邝等人没有搭理被击倒在地哀嚎的护卫径直的往走,走进醉仙楼直奔雪雨间而去,门口的护卫被鬼邝的手下所击伤,而他们根本看不清那伙人出手,原本,想为马脸男报仇自己反而被打断手臂,相互搀扶起来一瘸一拐的前往后院。

“尉侯,这伙人可真蛮横只因言语不敬,就将那名护卫的手臂整个砍下来,如此这般凶残,实在令人发指如真是刺杀宇文靖的凶手,按照,其凶残程度宇文靖等人凶多吉少,如发生刺杀之事我等应迅速将其拿下以保宇文靖之安危。”

“这伙人的穿着打扮与石桥那伙人穿着打扮一样,应该是同一伙人无疑,这样,即可派人通知郡卫府的人前来助阵。”

尉瞭对其中一人使眼神,后者,心领神会的骑着马向郡卫府的方向跑去,不会儿,便领着数百名郡卫前来助阵,那数百名郡卫手持火把,将醉仙楼包围起来并在四处设置障碍。

醉仙楼,后院,突然有数名黑衣人翻墙而入偷偷摸摸的来到护卫的房间,将其杀害,然后,易容成护卫的样子,出现在醉仙楼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