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三十九章青幽剑客-公舒适

帝国之殇 俊临 3418 2016-07-08 23:12:32

  “吾兄,为何因此发愁,兄长身为溟月使臣应尽使臣之责,此行之要意在与宁海达成盟约,既然,盟约以达成应该早日与宁海侯商定盟约细节而不是在此游玩耽搁国事,此时正乃溟月多事之秋,片刻不得耽搁还请兄长再次送达国书与宁海侯,愚弟在此恳求兄长回风雨居起草国书。”

“贤弟,此时已有贼人意图谋害为兄,其目的以显然企图将愚兄谋害嫁祸宁海破坏溟月宁海两家结盟。如,不将那伙人引出来,我等会一时处于被动之中随时暴露在其屠刀之下,只有,把那伙人带入明处我等才会处于安全之中。”

“阁下,可是溟月司宰成文君宇文靖,将自身至于虎狼之中这胸襟胆识着实令在下佩服,不知,可否有辛与阁下结为异性兄弟可行乎?如此事能成实乃吾之大幸。”公舒适头戴草帽手持青幽宝剑来至距离与宇文靖等人数十米处,而宇文邕见状面前数十米处站有一身材魁梧之人,只见那人头戴一顶草帽一丝秀长的褐发外随风飘散,身穿一身紫衣手势宝剑气势磅礴在一边站立其。

宇文邕如临大敌般半跪在宇文靖面前,右手拔出短刀横卧在胸前,左手食指紧紧握住剑柄准备随时随地拔出,脸如铁青色一双鹰目炯炯有神的直视着公舒适,后者,感觉宇文邕巨大的杀气并无在意双手一滩表示自己并无恶意,“阁下,手中之剑可是青幽剑莫非阁下就是楚国的青幽剑客-公舒适。”宇文靖眼睛盯住公舒适手里的佩剑正是青幽剑,便猜出此人身份。

“君上,可真好眼力,吾正是楚国弃臣公舒适今日应司马詹之邀请,担任,公子疑的少宰讲授军事与武学,只是,在下在宁海城四处游玩之时发现一处空地有一伙鬼鬼祟祟的抬着一具尸体在此掩埋,见其与石桥上有些尸体衣着一样,便联想到是否是同一伙人后来经过一番恶斗审问其中一人,正是同一伙人。”公舒适说完后便对宇文靖拱手一鞠转身离开。

“宇文邕,快把剑收回去,就算,汝与之交手也是必败无疑,此人正是楚国的信阳君官拜上军龙牙将军因司马一案。全家与司马家悉数被楚公处死,而司马詹逃往宁海其逃至楚国的乡下隐居,因常用青幽剑行俠仗义故而得知青幽剑客之名,其前来告见可想而知暗杀之人的实力。”宇文靖双眉紧缩眼神流露出一丝隐忧之情,用右手拖住下巴进入沉思之中,宇文邕把剑收回腰间笔直的站在其面前为其护卫。

公舒适来至一处十字路口突然有一只信鸽落在其肩膀上,他细心的用四处打望着见四周只有过路的行人并无鬼馗的人,取下信鸽退下的竹筒只见上面写着:君侯欲见信阳,速来成化宫晋见。

出征讨划龙岗山匪的江州军与城卫军以各自回营,而那伙楚军以逃回楚国,这伙楚军日后正是攻打宁海的主力,这里就不再细说,鬼邝一行人在夜色掩护下悄然无声无息的来至北郊,发现,此处虽已到夜晚时分还是有许多人停留在此。

北郊,此地正是宁海城风景最为优美之地之一,此处,四处被高山围绕,而高山之上绿树成荫的,百鸟齐飞铺天盖地的遮蔽了整个天空,四处,飘荡着桃花,桃花如天女散花之势随风飘散而其香味浓郁的在空中弥漫,丽水河从两山之间穿山之过,无数的小舟在此泛舟嬉戏。

众多的长亭被柳树包围,远处正是青山绿水蓝天白云交相呼应,无数的文人墨客在此停留作画,而在天龙山上留下许多文人墨客的墨宝,鬼邝等人并无有闲心雅致在此欣赏美景。只为,追查,宇文靖的下落,“坊主,汝快看,丽水河方向,有两人坐在长亭是否正是宇文靖等人。”一名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用沙哑的语气说道,鬼邝随着此人手指方向望去,发现那河边乘凉的两人正是自己一行人所寻找的溟月使臣-宇文靖。

几名公子哥的护卫在本来在一处长亭里背靠石柱斜着身子,把草帽盖在脸上闭眼休息,其中一名身材强大黑汉从眼里的余光看到一伙身穿黑色风衣头面鬼馗面具的行迹诡异的,便感觉这伙人来者不善,本来,此事不关他的事可谁叫他是刘家公子的护卫。

万一,这行人目标正是刘家公子一旦让他们得手,自己也会面对刘家无尽的追杀,想到这脸色暗沉起来,那满脸胡须的黑脸已是满头大汗,看来,自己只有前去打探一番才能安心,一想到,自己万一不敌命葬他手,还没找到妻子白白送命岂不太亏。

那名黑汉一双如牛眼的大眼盯着那几名护卫,其中一名长得清秀的男子通过三言两语的诱导,使得其答应同行,行迹冲忙的来到鬼邝等人面前,后者,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所惊呆有点不知所措,鬼邝等人警觉性的向后退面面相觑的相互询问,问对方是否走露风声。

“阁下,尔等如此这般打扮来此究竟所为何事?是否是,容家派人暗杀刘家公子的刺客,看来,容镇匹夫果真心如蝮蛇,居然,暗地派人刺杀行如此隐晦之事不怕天下人耻笑乎?”

“阁下,汝不会认错人了吧!我等并不与那容家有任何瓜葛,与其并不熟知更不说为其卖命,如无要紧之事还请阁下让开休要怪我刀下无情。”一名身穿黑色风衣的面带鬼馗面具的男子,右手快如闪电般拔出剑将剑指向黑大个,后者只是淡然一笑:“既然,阁下与容家并不熟知,还恕,在下唐突打扰诸位。”黑大个假做离去对另一青衣男子做出暗示。

那名青衣男子悄悄的将右手食指放入腰间正要取下剑,但被一名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发现突然如鬼魁般的现身于其身后,突然,出手按住那青衣男子的右手使其右手不得动弹,青衣男子发觉身后有人转身用左手肘击其腹部,后者,将右手擒住其右手,左手作龙爪状游龙细珠般的缠住其左手。

“放手,既然是一场误会为何阁下要苦苦相逼,岂不欺人太甚,真当我等好欺负不成。”鬼邝原本那人只是来询问一番便自行离去,谁知其还要出手攻击自己一行人实在不能这般屈辱,所以,这才高声呐喊道。

突然,从远处杀出一队人马尘土飞扬的来至北郊,这队人马正是千翎军领军主将正是千卫将军太叔臣,此人正奉汝宁海侯之命来北郊为宇文靖充当护卫。原来,太叔臣带兵驻守在风雨居外围,突然,接到宁海侯的旨意要其来北郊保护宇文靖,太叔臣这才一丝不对劲宇文靖怎么会突然离开风雨居。

派人进去查看发现宇文靖等人果真不再房间,只好,带人来到北郊,刚到北郊就派人四处寻找宇文靖下落,而,鬼邝等人得知千翎军到来便停止与黑汉纠葛人径直消失在这人海之中,黑汉尴尬的无语目送见鬼邝等人消失后只好回到原来的位置了。

“千翎军右翎卫将军龙况前来参见君上,末将奉君侯之命前来为君上护卫,护驾来迟还请君上勿怪,末将等人不知君上何时离开风雨居还以君上还在哪里,所以,便无派人跟随,以致君上在石桥遇难所带护卫悉数遇难。此乃,末将等人过错,还望,君上能不计前嫌能继续让末将护卫。”龙况双手握住宝剑半跪于地,低头面带愧疚之情,其亲卫在一边持长刃警戒。

宇文靖与宇文邕正在交谈中,突见眼前突然涌现一群身穿银白色的戎甲的千翎卫,千翎卫正是千翎军百卫之中最为精锐之一,其领军将领为翎卫将军,下属右左翎卫将军,都尉若干。

宇文靖端正的衣襟起身弯腰拱手道:“文靖,虽为溟月之司宰贱居成文君之位,但,此时,身在宁海城之中其安危不能自保,岂敢言尊,吾之性命全系千翎军岂能自大,将军,日夜颠倒只为吾等安危,文靖,在此拜谢将军。”

“好了,尔等休要相互拜谢,不然,一来二去不得等到明日去了,相请不如偶遇,不如,在下作陪,请成文君移步醉仙楼是否?不知,在下提议尔等中意乎?”太叔臣实在忍受不了宇文靖与龙况相互作辑迁让,感觉,头都大了,太叔臣用手脱下头盔抱在怀里,露出俊美的容颜,如同一位白玉书生使人见此容颜还以为是一位文质彬彬的书生。

龙况望了一眼太叔臣用力伸手在其盔甲的龙口处,“景汶,尔可是又犯酒瘾,如此迷恋吃酒也不见尔泡得一名卖酒女,为兄,可曾听闻十里铺那酒店的阿骄挺钟情于汝,汝难道不知其芳心心系于汝,汝不要说不曾可知,不如,就去阿骄哪里吃酒如何?”

太叔臣一脸尴尬地望着龙况,用右手挥手打开其手臂,见其不备伸出脚狠狠地踩了一脚,龙况脸色通红的抱着脚乱跳道:“汝,可是,恼羞成怒了如此这般姿态,说明,汝也喜那阿骄不如早日下聘礼得了。”

“既然,两位将军有请,那吾等兄弟两人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陪两位将军一同吃酒。”

“大丈夫,应当如此,君上好生豪放如此这般狂放不羁的性格正和我意,不像,某些人,一听吃酒就躲避,如此,惺惺作态如同小女人一般姿态真令人好笑。”

“好,既然,龙将军请客,本将,只好奉陪,只是吃酒没有下酒菜也吃不好,不如,就去醉仙楼可好?”

……龙况与太叔臣带领数千千翎卫拥护着宇文靖两兄弟离开北郊,往醉仙楼走去,鬼邝一行人悄悄的跟在后面,“少宰大人,要派人保护宇文靖可否?”

“不必了,老鼠还没出洞,此时,出手一定会惊动这群老鼠,既然,有宇文靖这一诱饵不怕其不会上钩。”

公舒适从侯国宫殿出来后,便一直跟着宇文靖这是江佛尘的命令,刚被拜为少宰不久就带着宫里禁卫出来暗中保护宇文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