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三十六章暗流涌动

帝国之殇 俊临 3115 2016-06-23 01:10:08

  “吾乃楚人风靖,靖州人,家父乃靖州一带富商只因家父经商有道,家中略有薄产为了广阔财道,所以这才支在下于宁海,寻找发财之道亦寻觅如白驹过江一闪而过的商机。今日,刚踏入宁海不久不曾与阁下相见,不知是否?阁下认错人了,如果,阁下真愿行交友之意,那刚才之事一笔购销如何?”风尘取下一个玉佩仔细的把玩着,眼珠轻轻的盯着宇文邕看了一眼。

“鄙人乃溟月人宇文CD今日,乃随我家公子游玩宁海城,不曾想却在半路遇到一群人与阁下身穿衣服打扮如一般莫样,还请恕鄙人眼拙把那般凶险之徒认成阁下,险些,量成大错,鄙人在此赔罪明日再遇公子愿意与公子畅饮数日,只是,我家公子催促着紧,鄙人,先行告退,后会有期。”宇文邕见四处已恢复往日的平静,显然,那伙人依然走远,在这里久留也没意义,便向风尘等人拱手作辑告别。

“老板,把这块玉笛给本公子这玉笛本公子相中了,快快取下来,不知,这玉笛价格几许?”风尘眼珠子直直的盯着挂在竹架上雕刻的晶莹剔透的光滑细腻的如同与真实的笛子无疑,“公子,果真好眼力这玉笛是此摊更好的玉器,既然,公子这么着急绝不废话,纹银三百两行的话即可成交。”那名白发苍苍的满脸的皱纹眼珠子已经凹陷进去的老头,用已经干煸的嘴唇口齿不清的说道。

“公子,给你这是三百两纹银,依属下所见这玉笛不买也罢,我们今日进城来为的就是刺杀宇文靖,而不是前来游玩的,刚才,那一行人应该就是宇文靖的护卫队,不如,派几人跟在他们后面得知他们下脚之处,再来谋划如何刺杀宇文靖,这应才是我们此行的正事。”一名身穿黑色素服的剑侍面色铁青的极不情愿的从腰间的荷包里拿出三百两纹银递给风尘,后者,一把手拿过纹银丢给老头取下玉笛,便从远处招来几名男子小声嘱咐,那几名身穿黑色的布衣的男子将帽檐压低,低者头双手抱拳道:“属下,遵命,”

那几名布衣男子手持长剑,往北方的石桥方向急奔而去,而风尘等人前往玉香楼的风淋阁与天官菱会合,此地离石桥只有数十里地,是观察石桥的最好的地址而站在风淋阁窗户前正好可以监视石桥上的一切,“宇文邕啊!宇文邕,为何?试探那伙人的底细需要数个时辰,不知,本公子的时间多宝贵吗?”宇文靖一脸黑线的看着宇文邕责怪其动作太慢,虽然,宇文邕身为溟月副使地位仅在宇文靖之下,但,更是宇文靖之弟从小到大就听宇文靖的话。只得,任由宇文靖责怪没有任何还口之余地。

“启禀,公子,属下以查明那伙人正是与跟踪我们的是同一伙人,那领头之人自称是楚国富商之子名叫风靖,靖江人,并无与那伙人有任何瓜葛,但,从他的打扮来看与他言明的富商子弟的身份不合,其手下全副武装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还有那风靖与那跟踪的一人及其相似由此推断他们的目标正是公子。”

“这么说,楚国的细作已然混进城中目的正是刺杀本公子,好来嫁祸宁海侯进而破坏两国联盟,好一个偷天换日之计,此计,甚为恶毒,一旦成功溟月与宁海必然荡然无存,还会,引起两国交战,到时,楚国兴兵划溟月一举拿下溟月。”

宇文靖等人已然得知楚人已经混进城,目标正是他们只是有一个问题,宁海城如此之大楚人藏身于此根本无法查出来,也无法得知楚人会如何行动,宇文邕几人站在宇文靖左右两边,抬起右手挡在胸前,左手紧紧按住剑柄,脸色暗沉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小心翼翼的戒备着怕人群之中突然冲出几名刺客。

“风菱,你看站在石桥中间身穿青色雪羽华服的少年,身边站着的正是宇文CD那厮是宇文靖无疑,幸好,四周的行人众多,便与我们隐藏,再者,我们穿着打扮与普通人相差无几,不会那么容易看出来不如我们混进人群,走近一些,听他们说什么?”

“风鬼啊!真不愧为风家的鬼灵精,这么绝的主意只有你才能想出来,一旦,公子成功击杀宇文小子,那风家在楚国的地位一定会提高,不再是楚国两流家族,成为一流家族,而宇文靖正是风家的垫脚石。”

原来,那几名布衣男子正是风家的家徒,此时,已经混进石桥的过往的人群之中,悄无声息的来到宇文靖等人身边,静静地站在一边听他们说话,只是,周围的人太多声音太杂根本听不清,只好将草帽的帽檐压低,遮住面部用力挤进那片人潮之中。

“那些人,不知道在干嘛?看他们打扮长相不像是宁海人,难道是外国人,难怪做出如此这般怪异的动作,居然用剑阻挡人群,我看真是疯了贵公子的行为就是怪异,怕出事就不要出来。”

“他们的穿着好像是溟月人,宁海城好像溟月没有几个人刚来的就是溟月使臣宇文靖一行人,没有,想到堂堂溟月大使上个街都如此这般小心,真给溟月丢脸。”

……一些宁海城居民显然已经认出来,桥中那些人警戒的人正是宇文靖,于是乎,口出狂言的恶意中伤宇文靖一行人,都纷纷扰扰在他们背后指指点点的,宇文邕听不下去正要张口回击被宇文靖拦住了,不想,在此激怒宁海人,不然的话,一旦,暴动自己一行人很难脱身。

“宇文邕,不要趁口舌之利,既然,这里,待不住了可以去其他地方,正好,借此机会好好游玩宁海城,岂不快哉!何必与百姓一般见识,恐怕,在其中有楚人细作,不如,我们先行一步如真有楚人便一定会跟随,可以,将其引入一个僻静处将其拿下。”

“可是,兄长,你我好歹也是溟月贵族,为何?受此气还不还口,不然的话他们真的不把溟月放在眼里,这里,四处,没有楚人细作恐怕兄长你想多了。”

宇文靖见宇文邕还在原地停留,脸色一下拉下来,原本还是清秀俊朗的面孔现在脸上已然是满脸的怒气,一名侍卫拉动宇文邕的衣袖,叫宇文邕早点离开此地,突然,从石桥附近的屋檐上射出几支冷箭,“咻,咻”五支袖箭从几名黑衣人的衣袖里射出。

数十名黑衣人纷纷从附近的房屋的屋檐处,飞跃而下,右手抓住铁手锁缓缓地滑下来,左手从衣袖里拿出飞镖纷纷飞向宇文靖附近的人群。

不会儿,已有数十人身中飞镖,鲜红的血从身后流出来,口吐血痛苦的到在地上,“杀人了,快走,”几名妇女见状赶忙拔腿就跑,可是,刚跑到一半就被弓箭射中头,气绝身亡,那几名风家家徒见那些黑衣人已经冲杀进来,纷纷躲避,“不对劲,这伙人是哪里来的,好像不是我们楚人,听语气好像北江国的杀手。”那几名风家家徒也搞不懂为何还有其他人要宇文靖的命。

石桥原本有数百人,已被屠杀一片,地上,躺着满了宁海人的尸体,血流成河的,血迹沾满了整个石桥,“快,救我,”一些人满身血迹的在地上爬行找人求救,可是,只有那群来自北江的杀手,无情的杀死还没死去的人,将整个石桥变成一个修罗场。

“头领,好像,宇文靖等人已经离开了石桥不知去往何方?现在,我们往哪里追宇文靖,一旦,这个任务失败恐怕那个大人物不会放过我们。”

“鬼魁,谁叫你现在发动攻势的,现在,可好,宇文靖没有刺杀到反而杀了一群百姓,一旦,引起郡卫府的注意的就麻烦了,”

“还不是,鬼臻的情报有误,属下,这才行动的心想宇文靖如在石桥上,便可趁乱将其击杀,完成,这项任务,谁曾想,宇文靖等人刚刚离开。”

北江国的暗杀团见目标跟丢只好,离开,石桥附近的人见状赶忙通知郡卫府,郡卫府的郡都令得到情报马上带着数十名郡卫来到石桥,“大人,这些人致命伤都是背后看来这些人是背后发动袭击,凶器多为弓箭飞镖等远距离武器,按照,死者身上的伤口来看应该是弓箭射杀的,不知,这伙凶手为何暗杀百姓。”

“不对,这伙人的目标不再这,应该是得到目标在石桥才发动攻击,不曾想,目标却离开石桥,没有即使查实情报使得情报有误,故而,误杀这些百姓,先查明这些受害者身份通知其家人前来认领,通知,县衙给遇难者家属一些钱,把这些武器带回郡卫府,按攻击范围来看这伙人应该在数十人以上。”

郡都令带人封锁现场,不得让人来到现场,四处都是全副武装的郡卫,“看来,要宇文靖的命的人不只是我们,还有其他人。”

“先,让那伙人好好折腾一下,我们再行动不迟。”

几名楚人细作站在一家酒楼,窗户前看到石桥已经被郡卫封锁,冷笑一声,便,悄然离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