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三十二章论战

帝国之殇 俊临 3098 2016-05-29 10:04:42

  “自古以来,无百战百胜之常胜将军,世事无常,战场上局势瞬息万变,下官虽败阵几次便城卫军主力尤在仍然可以再战,兵书有云:战场上变幻无穷,局势瞬息万变,为将不得争一时输赢,一场战役胜负无关大局,得需有大局之观,有帅才之将不争一时输赢,着眼于关键之战,一战定乾坤,前几次战争虽败但也查明楚军兵力不足,无法派重兵把守天珠山,恐怕,其守军不过数百人,我军只要占领周围几处关隘切断天珠山与其它几座山联系,便可一举攻克。”

“既然,王大人已有破敌之策,那攻克天珠山的就交由城卫军负责,还需有声东击西之计策,凌副都统你带领数百精锐士卒连夜前往天珠山将其四周的关隘拿下,把附近的楚军与山匪吸引过去,一旦,攻克关隘王大人即可带兵强攻天珠山,一定将其粮草烧毁这样拿下龙岗的胜算就多几层。”

“下官,就先回营部署兵力,集结精锐于明日晨时发兵争取明日子夜拿下天珠山,早日,平息龙岗山楚寇之乱,这样,将军就可安心准备驰援溟月与楚国统领的六国联军交战,城卫军身为宁海城护卫军实力也不可小瞧。”

经过,几个时辰的商议终于定下进攻天珠山的人员,虎贲军以凌统为前锋率先抢占凌霄关,凌霄关为天珠之门户,是其咽喉,楚军修建此关隘就是为了更好从天珠山往其它几座山运输武器与粮草,守将为千卫长锦瑟守军人数为数百人,凌统只是为了牵制楚军援军减少城卫军压力。

龙瑞为后卫作为王震等人的援军,以便,随时支援,其属下为重装步兵主要防备楚军的长刀兵与飞镰兵,虎贲军的重装步兵身穿玄铁打造的连叶甲,厚达数十米,重一百十多斤,使的是一百五十斤的开山刀。

“噹,噹”司号兵敲响了金铃,数千城卫军在自营营长的带领下回到军营,“冷兄,请留步,还请移步至吾之营帐一叙,是为明日天珠山之战之事再商谈一翻,以备不时之需。”凌统叫住冷翎后者如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尴尬的冷笑一声,不知道,凌统神神密密做什么?

凌统见冷翎还在原地停留便一把手拉过来,用手压着后者用力的推至自己的营帐里,“冷将军,不必在四处相望,这里,四周都是吾之亲兵并无其他人,不必惊慌,来喝口茶压压惊。”凌统见冷翎如做贼心虚般四处相望,便感到一丝好笑,挥手招来几名亲兵便低头交头接耳说了几句,不一会儿,那几名亲兵便打来一壶茶水,倒在酒盅里,倒完茶后几名亲兵便离开。

“不知,凌兄,叫在下所为何事?为何如此这般神秘?既然,龙将军安排凌兄为先锋有何不妥之处,如不是,那又为何事?”冷翎端起酒盅轻轻的铭一口想猜出这凌统究竟为何事?“不知,冷兄对明日攻克天珠主峰有多少把握?冷兄,请看,这天珠山的主峰位于群山环抱之间,并有树林遮挡,上山之路究竟在何处还不得可知,攻山之时一定小心楚军的暗哨,”凌统起身从桌上子拿出天珠山的地图仔细观察并无发现上山之路。

“启禀,副都统,数百士卒以选好还请下令何时进攻凌霄关,我军将士还等着早日手刃楚军为死去将士报仇,还请,将军看在死去将士分上我等请求不然的话我等常跪不起。”一名虎贲郎将带领数百精锐的虎贲长枪兵跪在凌统营外请战。

“玄臻,尔等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凌副都统的营帐外,以报仇之名裹挟副都统,难道,不知,未经主将应予随意出战,按军法可在处斩,难道,尔等想要害副都统不成。”几名亲兵看到营帐外跪有数百名士卒,这数百张年青充满活力的面庞,此时此刻,阴沉沉的好似有什么心事一番?一名亲兵卫队长一脸刀疤的阴沉着脸用牛眼般大的眼睛看着玄臻,用其乌鸦一般难听的语气说道:“玄臻身为郎将,不以身作则,居然,敢带头闹事还想以报仇雪恨之名裹挟副都统,其罪难恕,来人押下去重打五十军棍。”

几名亲兵手握长枪,踏着沉重的步划来到玄臻面前,将其双手压制住轻轻的往前压,准备将其带走,“放手,玄臻,也是为了死去同胞报仇雪恨,此乃人之常情,何罪之有,既然,没有随意带人出战,此罪可免,但,活罪难逃,免去其郎将军职,降为百夫长以敬效由。”凌统闻声踏着沉重的步伐来到营帐外,一脸严肃看着被几名亲兵压制住的玄臻,大声呵斥道,那几名亲兵便放开玄臻,后者,听到自己无端降职心如死灰,低沉着脸,没精打采的招呼手下离去。

“真是,精彩纷呈,没有想到这江州军的主力虎贲军,还有如此这般重情重义之人真是难得,为了给死去的兄弟报仇雪恨,不惜,触犯军法,实在令人吃惊,不如,凌将军,应予他们出战,说不定,有意外惊喜打楚军一个搓手不及,万一,拿下凌霄关,可是大功一件如此大功丢了不是很可惜。”冷翎,右手端起酒盅仔细品尝龙井茶,左手轻轻拍打凌统的肩膀露出人畜无害的自认为潇洒的笑容。

凌统听出冷翎是在挖苦自己,带出来的好兵敢裹挟自己的将军,将右手抬起来用手肘撞击冷翎的右手,冷笑一声,看你怎么喝茶,把茶倒你身上再好好喝吧!后者,一个轻轻的转身,躲避开来,将酒盅的茶一饮而尽,轻轻的将酒盅往后丢,凌统差点没有把眼珠吓掉,这可是白玉雕刻的酒盅,掉在地上就摔碎了,这家伙还真敢丢,一个箭步向前双手伸长轻轻的将酒盅接住。

“冷将军,你在好不快活自在,居然,躲避在凌副都统营帐喝茶,不知,王大人,以派了数十人四处军营附近寻找将军,说是有军情商议,还说,大战在即,身为先锋大将私自离营,打了三十军棍再押回去,得罪了,拿人,押住冷将军,准备行刑。”一名城卫军王震的亲卫队卫长带着几名城卫军来到凌统营帐外,在数十米开外便看着冷翎高声呐喊道。

冷翎那冷俊的面庞以流出尴尬无语的神情,没有想到在凌小子面前还要受杖刑,真是丢脸丢到家了,几名身穿黑色的盔甲的卫兵迅速的将后者压制住,重重的按在地上,举起军棍就要打,“慢着,打军棍怎能劳驾诸位,就由,本将军代劳了,冷兄,对不起了,兄弟,我会下手很轻的。”凌统看到冷翎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压倒在地,真是搞笑,冷翎啊!冷翎,谁叫你乱丢我的白玉酒盅不把你打的叫娘就不姓凌。

冷翎的头被人重重压抑着,想抬也抬不起来,张口说话却只是咬住地上的泥土,感到苦涩“噗,噗嗤”吐了出来,脸色暗沉显然出不了气,鼻子触着地只要呼吸就要吸进一些泥土,只好,闭气,“你们,动手快点,”冷翎用鼻腔发出几句声音来,可是,凌统迟迟不动手,存心看他笑话。

凌统叫那几名卫兵压住其手腿,拿起军棍重重的举起来,“啪,啪”重重的打在冷翎的背上,冷翎感到背上被火烤一般难受,三十棍军棍打完后,冷翎背后已是血红一片血肉模糊的,惨不忍睹的,而凌统因用力过猛双手已经麻木不仁,丢掉军棍后便被亲兵扶回营帐,冷翎也被那几名卫兵押解着往城卫军军营处走去。

“这,冷翎不知去了何处?已经派了数十人前去查看,依然没有丝毫消息,这小子,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平时不是这样的,为何?今日就不见踪影,不知道,他是我军先锋大将吗?大将不再军营之中如何才能带好军中士卒,如不严惩,如何?能使军中将士心悦诚服,依莫将看来如此这般无军纪之人难以担当先锋之职。”

“莫将,复议,这先锋大将实为我军开路先锋,为我军扫清障碍之人,此军职事关全军,还请,大人选一更为稳重而有大局观念之人,依今日之事看来,这冷翎并非稳重之人,大战在即,随意离营这是我军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必须,严惩不贷。”

“大战在即,另选他将实为不智,是必,造成将不知兵,兵不懂将,这,如何?能发挥其真实的战力,此去,必定会贻害先锋队,先锋队一旦全军覆没是必影响我军士气对我军下面的行动不利,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此乃军中常识,再说,冷翎此人冷清而又细致沉稳,时常注重大局,我军先锋大将必定是其,不会改变,诸位,现在是商谈怎么破这天珠山,其之过失战后再追究不迟。”

几名城卫军旗将见冷翎迟迟不来主将大营议事便心生不满,随即,提议将其先锋大将之军职拿下,将为步兵兵长,被王震所阻止,认为,此时此刻拿下冷翎实为不智,他军中将士必会不满,一旦,哗变,会影响攻打天珠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