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三十五章宇文靖之忧愁

帝国之殇 俊临 3002 2016-06-13 14:55:40

  正当百里疾带兵攻打翎玉关之即时,身在宁海城风雨居的溟月使臣司寇宇文靖却坐易不住了,因为,从宁海侯宫派来的司仪太监宣读宁海侯诏令已有数日有余,只见江州军派来几名骑兵都尉前来说愿意带路。然而最终没有成行是说因急风骑兵被山匪伏击,引起江州军的讨划,不过,这场战争持续数日有余迟迟不见结束真是急死人了。

“楚国使臣公孙瑾所到何处,不知是否,以达我国境内,按照他们出行的速度应以达我国境内,按照,驿站通报的速度应该还有数日时间才能通知宫里,按照,召见外国使臣礼仪程序走下来的话,加起来,应有数十日的时间,一旦,楚使送达战书后战争即将来临,可我们丝毫没有做好准备如何应战。”宇文靖感觉整日呆在房间实在太枯燥无味,决定,去街上把玩一番也好看看宁海城里富庶热闹非凡的景象。

“公子,可曾知道这场看似容易的战争,其实不然,一般的山匪是不能抵挡正规军如猛虎般的攻势,如果,后面有楚军的支援就不一样了,龙岗山是江州军军营与宁海城之间的咽喉要道,而龙岗山离宁海城只有数百里地,这样,楚军便可以随时随地对宁海城发动袭击,以扰乱宁海城的军心使其不战自乱,从而好专心致志攻打溟月。”几名身穿黑色素服的男子持剑跟至其后面,其中一名高大的青年男子面带微笑手持兵刃来至宇文靖面前。

“阁下,是何人?为何?这般鬼鬼祟祟的跟踪我家公子,不知,有何企图,难道,宁海令是管理治下城池的吗?让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被人跟踪,这还有王法吗?”宇文靖身边几名男子查觉被人跟踪,便呵斥其中一人道,纷纷扰扰拔出剑,还没出鞘警惕的怒视着那名几名黑色素服的男子。

风雨居所在的风雨区是宁海城最繁华的街区之一,许多,商铺都在这里设置有店铺,许多来往的行人见至有两泼人正剑拔弩张的对峙着,谁都没有轻易的出手只是静静地打量着对方,“公子,是否?通知风雨居的侍卫,这几位手持兵刃,浑身散发着巨大的杀气恐怕来者不善,怕是,楚军的暗杀者前来刺杀。”一名侍卫小声的贴在宇文靖耳朵小声的嘀咕。

宇文靖那冷酷的脸上没有丝毫担忧,也丝毫没有把那些可能是楚军“杀手”放在眼里,因为,此处离风雨居只有几条街的距离,只要这里发生械斗哪里的千翎军就会随时赶到,只是,来到一个面摊前点了一份龙鱼面,“老板,这碗龙鱼面,龙鱼要煮熟一些多放点孜然和葱花。”宇文靖将腰间的剑取下来放在桌子上,一屁股的坐在凳子上,等着自己的面。

“客官,放心吧!保证你的龙鱼煮的又熟又香的”那位面摊的老板用熟练的刀功,将肥胖的龙鱼迅速的切成几十片薄薄的鱼片,拉动风箱使风箱里的火烧的更旺盛些,不一会儿,锅里的水就开了迅速的将龙鱼到下去,香气袭人鱼香味扑鼻而来。

“天香楼今日开业了,快来瞧瞧这里的有上好的天香酒,醉卧醋鱼,雪山雨景……色香味俱全,宁海城最有名的大厨所做包你满意。”

“冰糖葫芦呦,新鲜可口的冰糖葫芦快来买,”

…………“头领,这里的人实在太多,实在不好下手,等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将那宇文靖斩杀,以破坏溟月与宁海的结盟,这样,我军好集中精力攻打溟月,一旦,攻克溟月,宁海如同囊中之物。只是,现在,江州军全力攻打翎玉关,没有武器支援翎玉关恐不能支撑太久,所以,我们时间不多了。”一名黑色素服的男子用蹩脚的宁海语对那位高大的青年俯首贴耳道。

“冷蔺等人身在何处?即可通知他们前来风雨区相助,告诉,他们身穿白色的锦绣翎服大约十五岁俊朗少年便是溟月使臣,宇文靖,风尘,你带几个人紧紧的跟在他们后面,查明他们去处在发信号给我们。”身材高大的青年带人前往藏着武器的地方去了,几名男子往南区去了估计是去寻找人,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人群中。

那名名叫风尘的男子带着手下在不远处,装作买东西实则监视宇文靖等人动静,“老板,这个玉佩多少钱?我买了,”风尘来到离面摊只有数十里地的卖玉的摊位前,一边装作买玉一边仔细观察宇文靖的动向,这,小子,太能吃了居然吃了五碗,这就是,溟月的贵族风范这作风于楚人无疑。

没过多久,周围的行人多了起来把风尘的视线挡住了,其手下用剑拨开围在面前的人群,“让开,不要挡住我家公子,赏玉,万一买要假货尔等可陪不起。”一名剑侍仗势欺人的将围观者打开,围观者无不被打中见其手里有剑,只好,离开。

“好饱,老板,这些面多少钱?”

“不多,十文钱,客官,可曾对你胃口,客官,真厉害吃了五碗。”

宇文靖从荷包里取出十文钱,把钱给老板,后者,高兴的叫道欢迎他下次再来,北区,北方街有数百家店铺多数是南方诸国的商人所开的,所以,这里随处可见南方诸国各具特色的建筑,各种各样的人云集于此,将这里变成国际的交流会所。

虽然,时常有商旅被龙岗山的山匪所劫杀,但也挡不住商人唯利势图的本性,因为,这里各国的商旅实在太多,也带来无限的商机,有实力的商旅多半会请保卫。

“公子,现在,那伙人不知去向,这里实在是危机四伏还请公子早日回风雨居为好,公子,现在身为溟月使臣,已不再是普通的人,一言一行关乎着溟月的国本,公子,还请以国事为重。”

“本公子,现以和宁海侯达成盟约,只等着,去江州军军营一番,查看其军容已正连宁海之决心,现在,这里,人山人海的,楚军的暗杀者一定不会公然在此行动,这里,鱼龙混杂的难免不会有其他几国的斥侯,正好,可以,观察其他几国的动向,这样,宇文邕你带几个人去摸清玉石摊那几人的底细。”宇文靖站在石桥上靠着石拦用手指着玉石摊那几个鬼鬼祟祟的人。

宇文邕眼珠随着宇文靖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发现有几个人打量四处在玉石摊选的半天,也不见其出手买一块玉石,拱手道:“属下,愿往,请,公子在此等候一番,待属下查明即可还回给公子禀告。”

“这位,兄弟,看你气势非凡一定是大富之人的子弟,为何?要屈尊下气来此买玉石,玉石铺里比这里珍贵的多的是,这些,几百文的玉石实在拉低公子档次,请问,兄弟是哪家的贵公子不知在下能否有幸相识。”宇文邕大步流星的手里摇摆者雨扇。

风尘听到面前站着一位大约十多岁的少年,只见此人面如白玉,五官端正,一双剑眉,一双蓝色的眼眸。身穿白色的锦服,气势恢宏直觉告诉他此人不容小觑,好像,此人是宇文靖身边之人,难不成,自己等人已经暴露了,不可能,只是,短暂的接触是不可能猜出自己身份。

“我家,乃楚国富商之子,只不过,公子生性好动家里枯燥无味所以这才来到宁海游玩,我家公子不喜太过贵重的玉,刚来,这里就听说这里龙岗山匪危害百姓,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就不好再带贵重物品以免引起山匪注意。”一名年轻的剑侍代为回答道。

宇文邕仔细观察这几个人,发现,这位剑侍说的不对,就算是,富商之子也不会有如此这般强烈的杀气,应该是,多为儒雅之气才对,为何?挑选半天迟迟不见他出手买玉,只是,站在哪里向四处张扬,对了,这里正好可以看到宇文靖吃面的地方,好像,再哪里见过他,不会是刚才那伙人吧!

“阁下,好演技啊!尔等明明是刚才跟那个高个的青年一伙的,为何?还要装作什么富庶人家,请问,富庶人家出门还带弓箭,和武器吗?”宇文邕冷笑一声指着风尘后面那个背着雨箭之人,那人见状被看破身份连忙掩饰道:“不是,说了这里有山匪,带武器只是为了防身以免被山匪所害。”

“公子,这里,不适合动手一旦惊动宁海府的人就不好了,他们一定还有援军,不如,等他们人到齐了再动手不迟,”一名男子小声对正要动手的宇文邕说道,拉住其握住宝剑的手,宇文邕看到四周的人有许多人往这里看,有人正要拿武器冲过来,为了不打草惊蛇把握住宝剑的右手放下来,几名正要拿武器冲过来的人见宇文邕停止拔剑,把武器放回去,推着车往远处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