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三十四章楚军痛失粮草

帝国之殇 俊临 3030 2016-06-11 14:17:58

  “报,前方紧急军情:刘卫军行至清风林不幸遭遇丽山要塞的楚军狙击,刘卫所部损失全军即将覆没之即,百里将军查明丽山要塞的楚军原本有四百余人因要狙击刘卫军,分成两军一支守城另一支出城狙击,趁着其防备松懈一举拿下丽山要塞,而百里军以克郞云凌现兵至翎玉关。”一名百里部的斥侯手持军报快马加鞭赶至先锋营的大本营。

先锋营营门城楼上的士卒,看到远处有一名身穿黑盔黑甲的斥侯骑着黑色的云驹一骑绝尘而来,“快开营门,这是百里将军所派斥侯,”营门守将赶快下令营门处几名先锋营的士卒推开营门,一名手持长戈的士卒听到城门校尉下令,便取下拦门栓,叫来几名士卒一起合力推开营门“轰轰”营门被推开一条缝隙,那名经过长途奔袭的斥侯见营门开了一条缝便双腿夹紧马背,一跃而进进军营。

营里的士卒见一名斥侯在狭窄的军营里策马奔腾,纷纷自觉性让开搞得军营里尘土飞扬,许多士卒用衣袖遮蔽口鼻不让飞尘吸入口鼻之中。“什么鬼,谁的兵在此策马奔腾的搞得军营都是飞尘,真是想呛死人啊!”几名士卒将口中的飞尘吐掉,对已经离去的斥侯咒骂。

那名面容清秀的年轻的斥侯还不知道,已经引起先锋营留守的士卒的公愤,背着前方紧急军情一路飞奔至冷翎营帐前,刚至其营帐前就被冷翎的亲卫拦下,“来者何人?为何来至?”那名亲卫凶神恶煞的瞪着斥侯手里紧紧握住腰间的剑,一旦那名斥侯行动不轨之事便拔出剑将其斩杀。

“我乃百里将军座下一名斥侯奉百里将军命令,将前方军事告知冷将军,还望阁下不要随意阻拦,否则,休怪在下,刀剑无眼伤了阁下。”那名斥侯仗着年轻气盛不把这名年迈的亲卫放在眼里,那名一头白发苍苍的老亲卫,此时此刻那满脸都是皱纹的面庞充满了怒气,手里紧握的剑气得青筋直冒“小鬼,不要以为老夫年迈了就不堪重负了,还是不要逞口舌之力为好。”

“李老,先行退下,既然,这名小兄弟不顾一切的从前方传来军情,勇气可嘉,不得随意妄加评论。”冷翎听到营帐外有人在争论不休,便想出来查看一翻不曾想看到自己的亲卫既然与百里疾的斥侯打起来,幸好出来的及时不然真的打起来不好,“将军,是这名小鬼挑衅在先,老夫气不过这才想出手教训一番,属下,告退。”那名年老的亲卫见冷翎都这么说了便只好作罢,径直离去。

“将军,这是前方军情请你过目,只是,刘卫部遇到狙击伤亡过半,还请,将军能派军给予支援否则有全军覆没之危,属下,恳请将军答应。”那名斥侯从背上取下竹筒交给冷翎,后者,飞快的拔下竹筒的竹盖,仔细观察着百里疾所写的前方军情,只是,现在自己的主将之位已被拿下,已无法再调动先锋营,私自调动军队可是杀头之罪。

“这,恐怕,本将军也能为力现如今主将之位已被拿下,主将之印也移交所以先锋营无王大人印信难以调动,本将,也爱惜刘卫之才但不能因一人而葬送数百人的生命,现,天以降细雨,山路崎岖坎坷再加小雨更加难以行走,不如,本将军请示王大人在行定论。”冷翎感觉自己现在真的窝囊,因一件小事无端受杖刑,还被降职如今连爱将的性命也保不住。

“难道,将军不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吗?战场上局势瞬息万变,不能时刻掌控局势,恐怕,等将军请示完毕后,刘将军已经阵亡了,虽然,刘卫军以至后军也难保楚军不会突袭,以刘卫军兵力难以招架,百里将军虽然带走大部分先锋军,但,营地还有将军的数百亲卫能以一战。”那名斥侯顾不上注意等级尊卑了,为了保住刘卫军就算被治罪也是可以。

冰冷的雨珠滴滴嗒嗒的打在长枪上,那名斥侯炯炯有神的看着冷翎感觉以前那位豪情万丈的百战将军已不再了,现在只是为了保住性命的无能之辈,清秀年青的面庞已充满满腔怒气,手持长枪直指冷翎喉咙处,“将军,请你下令让亲卫出兵至翎玉关,以保刘卫军之安危不然的话不要怪我心恨手辣。”

“大胆,狂徒,快开将军不然的话将你射成刺猬,”

“将军,还不赶快下令,不然的话你的人头难保。”

一场细雨霏霏将所有人笼罩在绵绵不绝于耳的细雨,雨水“哗哗”的打在众人的盔甲之上,气氛变得十分诡异起来,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人吃惊,一队弓箭手将前方路口封住,无数的冷箭对准马背上的斥侯,只是,弓玄被雨浸湿已变得松垮,不能拉直为了不伤害冷翎便放下来。

数百名亲卫悉数的从营帐里走出来,将冷翎团团围住,不能轻易上前,冷翎此时嘴唇以被冻得发紫,伤口在雨水的侵噬下越发严重,强忍着痛苦下令道:“所有亲卫得命全部开往翎玉关不得有误,”所有亲卫无奈的集合起来在统领的带领下前往翎玉关。

冷翎感觉头好重,身子忍不住往后面倾斜,过了一会儿便直直的倒在地上,无数的雨珠无情的打在其身上,那名斥侯见冷翎晕倒在地,四处奔走相告想找军队中的军医,只是,军医以随百里疾大军开往翎玉关去了,军中无一人可医,如果,冷翎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些,亲卫知道后回来一定找自己麻烦的。

“不好了,冷将军,晕倒了快去告知王大人,”附近的城卫军巡逻队来至先锋营附近看到冷翎晕倒在地上,身边还有一只长枪猜想有人前来闹事,王震得知冷翎晕倒后便放下手里的文书,带人来到先锋营,看到其数百名亲卫不见了,感的事情不对为何冷翎亲卫不再其身边保护,叫来几名军侯仔细观察周围有可疑人员即刻拿下。

而翎玉关方向,百里疾得到冷翎的数百亲卫后,感觉实力大增,派人对榨道处的楚军展开试探,百里疾将先锋营分成几路,分另对翎玉关四周发起攻击,使得翎玉关的楚军不知何处才是先锋军攻击重点,在两座山之间的榨道间弓箭在两军上空不断地如遮天蔽日之势射向对方,无数的士卒射成刺猬被戈兵刺下山谷,一时间,榨道里杀声震天,手腿不断地飞下山间。

翎玉关的楚军有三百人,为了守护榨道派了一百人堵住此处,楚军的弓箭不断地射向先锋军的阵地,不断地的先锋军射下山间,一名楚军副总带领数十名楚军大刀队冲向先锋军的后军,百里疾对冷翎亲卫统领下令让其劫杀那伙楚军,那名统领带领数百亲卫来到另一条榨道,只是,这条榨道开凿于山腰处,没有其他通道,数百名亲卫与楚军相遇在半路,“杀,”那名统领下令数百名亲卫手里长枪纷纷刺向楚军。

楚军也不甘示弱的举起大刀呱呱叫着冲杀过来,大刀与长枪不断地撞击在一起,无数的士卒倒在血泊中,楚军副总见状敌人太多无法抵挡。便,举起大刀将榨道砍断,两军的士卒不断地的拿起武器刺向对方,许多士卒脸上盔甲都沾满了血迹,许多士卒被刺下山崖,惨叫声连连不绝而耳听得人毛骨悚然的。

突然间,榨道中间断成两半,中间的士卒纷纷扰扰掉进山崖,冷翎的数百名亲卫大部分与楚军掉入山崖,看见,同袍被楚军设计掉进山崖后,其余亲卫发疯般不顾一切的冲击楚军军阵,许多亲卫被楚军弓箭射成刺猬也要冲击楚军,楚军的圆形军阵被源源不断的亲卫冲溃,许多亲卫踩着同胞的尸体唱着战歌冲击楚军盾牌。

楚军后面的长戈纷纷上前,将手里的长戈投向亲卫,许多人如冰糖葫芦般串在一起,但,还是一些亲卫冲上来与楚军展开白刃战,百里疾被冷翎的亲卫巨大的战力惊呆了,下令全军突击楚军唯一的防线。因为,四处的要道都被百里疾下令派人堵住,所以,楚军其它地方的援军无法派上来。

“将军,现在,宁海军将四周的所有的通道堵住了,我军无法从四处调动援军支援,不如我军退缩于天珠山,哪里还有我军最后的防线,不然的话我军将被宁海军合围。”

“住口,贪生怕死之徒留你何用,传令,所有弓箭手全部上城墙射杀宁海军,直到所有弓箭射完。”

楚军守军主将步骑将军胡谓拔出剑,刺死那名副将,楚军所有弓箭手全部赶往城墙上,对先锋军实施箭雨,先锋军只得用盾牌手举起盾牌为攻城部队掩护,无数的盾牌手倒在箭雨之中,而先锋军的弓箭手跟在盾牌手后面也趁机射箭,楚军的弓箭手也有人被射下城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