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三十章月夜偷袭

帝国之殇 俊临 2944 2016-05-09 11:46:29

  “弓箭手,准备,点火放箭将这些江州军烧死在这熊熊烈火之中,威名天下的江州军又怎样还是葬身于此,”那名牛高马大的黑衣人头目面带薄纱,使人看不清的其面目表情,眼睛笔直的看着前方用极其沙哑难听的乌鸦一般声音高兴地下令,举起手来大手一挥。

数十名黑衣人站在数百名弓箭手面前举起火把,熊熊燃烧的火焰熏烤着其面庞,弓箭手汗水直流迅速的从背上取下弓将弓箭搭在弓弦上,腿做弓步状微微向后伸展,左手搭在弓上右手拿住箭羽向后拉住弓弦做满月状,低着手搭下弓捆绑上稻草,黑衣人用火把点燃后退至一边,弓箭手举起弓微微向上仰成四十五度,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弓箭迅速放开右手。

“咻咻”数百支火箭划亮满是繁星的夜空,纷纷扰扰的射向那座空军营“噹噹”火箭射中营账,使其燃烧起来,不一会儿,就向整个军营蔓延熊熊烈火吞噬了整座军营,军营里火花泗溅的一条火龙放肆的尽情的焚烧着,一个巨大的黑色的烟雾直冲天际,“轰,轰”突然一声巨大的声响支持军账的圆木支撑不了轰然倒塌。

整个军营以烧成一片废墟,黑衣人持刀前来用刀四处翻看有无活口,一股难闻的烧焦味侵入口鼻令人窒息,黑衣人捂着嘴寻找半天丝毫半点人骨因而得知这是一座空寨显然江州军早以离去,不对阿!这偷袭之事大当家这才定下不久,江州军怎么会得知提前离去。

“这里,连马尸都没有还说是人骨,什么都没有可惜这场大火白忙活半天,还不如,在山寨里好好睡觉。”

“这里,没有发现江州军埋锅造饭的痕迹,也没大批人马走动的痕迹,明显这是个假军寨这里营帐不过才区区数十顶,根本,容不下数量庞大的江州军,再说,大火焚烧之时也没听见有人呼救这也不合逻辑,种种迹象表明这是假军寨无疑。”

“什么,可真还没发现江州军的尸骨,确实,不见有人呼唤,难道这是江州军的空营计真正的军营在其他地方,可没见有炊烟袅袅升腾,真是见鬼,如此这般可疑必有埋伏,我等还是早日撤退为好。”

黑衣人在废墟寻寻觅觅半天,找的口干舌燥的也一无所获准备撤退,突然,东南方火光冲天的数千处火点照亮整个夜空,林卫带着数千城卫军就埋伏于此,一直等那空军寨被焚烧好突然袭击,一名城卫军站在树枝上向西南方望去,看见有一处浓烟滚滚的,便想必是敌人上勾了脸上露出微笑,兴高采烈的手舞足蹈的其激动之心不以言表“敌人,上勾了按刚才敌人火箭的箭只来看,大致有数百弓箭手左右。”

“报,启禀,林副都尉,据探马探知确实有一队身穿黑色衣服,手持弓弩的黑衣人往空军寨走去,一到那处便放火箭焚烧空军寨,一定是敌人无疑。”一名骑兵急匆匆的从数十里的空军寨策马奔腾而来,“果然,不出龙将军所料敌人果真偷袭空军寨,传令下去,全军鏖兵备战,刘骑兵尉尔先带数百骑兵和弓箭手前去应战,本将随后就到。”林卫冷静自若面无表情的,冷酷的脸上没丝毫表情冷静的下令。

“莫将,遵命,骑兵随我前去杀敌为死去的兄弟报仇雪恨,杀。”

“杀,杀”

“架架”

数百骑兵和弓箭手在刘虎的带领往西南方黑衣人所处位置前进,这数十里路程在快马加鞭的追赶下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弓箭手来到最佳射程取下弓,腿做弓步状,将箭搭在弓弦上用左手食指压住,右手握住箭杆后方的箭羽插入弓弦中间,抬起头和手,眯着左眼,右眼直视箭羽,手成四十五度角对准黑衣人等侯下令,数百支弓箭蓄势待发一旦下令,即将划过夜空射向黑衣人。

“放箭,”

“咻,咻”数百支弓箭手纷纷射向黑衣人刀手,几名刀手听到身后有弓箭的声音,“不好,敌袭,有弓箭手快跑,”那名刀手转身看到数百支弓箭射来,吓得灵魂出窍脸以变得扭曲起来刚要拔腿就跑,可,以吓软,身子好像定住一样无法动弹不得。

“阿!”

“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数十名被弓箭手射成马蜂窝,口吐鲜血笔直的笔直倒在地上,眼睛还是那种目瞪口呆般死不明目,许多的弓箭射入土里,不一会儿,地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弓箭,刀手被弓箭钉在地上,鲜血直流从后背流出来,许多人手,腿,头被射穿,死状残不忍睹,因为,黑衣人没有带盾牌手没有可抵挡的地方,只好,躲避在一些圆木后面。

黑衣人弓箭手也拿出弓箭准备放箭,“放箭,”头目一声令下,数百弓箭划破夜空,射向城卫军弓箭手,后者,见弓箭射来纷纷放下弓,往四处奔走进而躲避,因为,弓箭手所穿的盔甲是轻甲,根本,无法防御弓箭,弓箭,呼啸而来,弓箭如死神镰刀收割着城卫军弓箭手生命,以有,数十名弓箭手倒在血泊中,弓箭手阵型以乱,无法有效射杀黑衣人,一些城卫军弓箭手几个人围在一起,一些人拿起短刀不断地飞舞,一些人陆续放箭。

一时间,废墟上空被弓箭所笼罩,两军弓箭手你来我往的不断地对对方阵地射击,每分每秒,都有人中箭身亡,血腥气味弥漫开来,令人浑身难受,但为了保命强忍着,地上,弓箭把地上射成一个巨大的刺猬,尸体,堆积如山的,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尸臭味。

“架,架”

城卫军骑兵冲入战团,飞舞着长枪骑着马冲击黑衣人弓箭手V形军阵,“噹噹”用马头撞击其身体,黑衣人弓箭手受不了撞击,被撞倒在地,骑兵提着马腿用力踩踏下去,“咔嚓”一声,黑衣人弓箭手腿骨被踩断,用长枪刺穿其身体。

“放箭,”

一些骑兵被射于马下,但,马还是撞开黑衣人弓箭手的军阵,几名黑衣人弓箭手被马顶着拖着数十里处,拖行而死骑兵在马上不断地飞舞着长枪刺向黑衣人弓箭手,一时间,黑衣人弓箭手便被冲杀的七零八落的,四处奔走,被城卫军弓箭手所射杀,数千城卫军以赶到加入进来,数百黑衣人被围在一起,盾牌手不断地撞击黑衣人,压迫其后退,几名黑衣人被撞在戈兵的长戈刺穿身体。

其他黑衣人死于乱刀之下,被砍成肉馅,数百名城卫军割下黑衣人耳朵,“报,启禀,林副都尉,黑衣人一共一百五十名,全部被杀,我军伤亡数百人,一名城卫军统计官统计战场如实供述道,将,报道交给林卫。

“不错,为何弓箭手会被敌人弓箭手的弓箭所射散,还是,害怕死亡,这不怪你们求生乃人之本能,但,居然把弓丢掉,真是城卫军其耻辱,来人,将丢掉弓弩的数十士卒带来。”林卫听到有弓箭手丢掉自己弓弩逃命,气得脸色铁青,数百城卫军拾起地上弓箭,和武器放在牛车上。

“快,放开手,为何拿我们,”

“林伍长,好大胆子身穿伍长居然带头丢掉弓弩,不知,战场丢掉弓弩乃是丢掉自己生命吗?身为伍长不以身作则,还带头逃命,疑乱三军按照军法处置判决死刑,这是谁的手下,带出逃兵来,即刻找出来。”

“弓箭手,准备放箭,”

那十名弓箭手被射死,四周的士卒都摇头,真是活够了居然敢违反军法,“报,大人,弓弩营,营头带到。”几名城卫军压着营头带到军法官面前,“大人,不知,带下将前来何事?”那名营头不知自己违反那条军纪,就被几名城卫军押解到此地。

“成营头,真会带兵居然带出逃兵,不知,管教不严之罪,当如何处置,”那名军法官面带微笑的看着成营头,看得后者心里直发麻,马赫的,要杀要剐快点笑嘻嘻的做什么?

“应处,三十军杖,”

“好,就轻轻的打三十军杖,手下留情的打轻点。”

那名军法官如冷面判官下达处置命令后,数名城卫军压下成营头,用手压住其四肢,一名城卫军拿起军杖重重的打打下去,“一,二,……二十九,三十,军杖以打完,”那名城卫军以是满头大汗道,后者,屁股以被打的血肉模糊的,疼痛难忍,成营头用手将地扣出几条血印。

痛晕过去了,被手下扶着回到营地,城卫军还在此地打扫战场,害怕,被其发现有打斗场面,进而危害全军,这些,楚军到挺勇敢的无人投降,全部战死,楚军之军风令人佩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