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三十一章楚之遗军

帝国之殇 俊临 3042 2016-05-10 12:41:49

  “悠悠子吟,白鹭为霜,青青子吟,仙鹭归宿兮,幽幽子吟,佳人可知仙鹭之音,奈何奈何,仙鹭以魂断仙河,叹叹子吟,佳人以心血入乐,樱花为舞英姿为剑,剑吟为伴侣,总归魂断天门。”王震白衣加身,白玉为冠,白雪如肌,有夏之俊才楚睿之英容,一双细画眉,一双如海水般深邃的蓝色妖瞳,鹰勾为鼻,嘴唇薄弱如轻沙微微吹动口中的风笛,吹起一曲《美人泪》。

“文正,可真,附庸风雅在这冷风凛冽之中,在这树林中吹起这么令人悲痛欲绝的《美人泪》。可知,这《美人泪》作者为何人,正是夏人大将军楚睿夫人所做,据说,这是祭奠楚睿所写,可惜楚睿之英才,死于乱军之中,这其夫人到也是忠贞不渝之人,尽投海自尽,就说,明日,王大人就要带领城卫军探山不知有几成把握。”其副将冷翎前去寻王震见其不再房间,便前往树林寻找。

来到树林深处便发现其站在一颗巨大的树稍上,吹起最喜的《美人泪》,通过笛声寻找果真寻觅到,便,踩在树杆上轻轻的跳跃,来到树稍上,“冷兄,尔之耳朵可是狗鼻子所做,这数十里的距离也能听见,在下,佩服,明日探山先由我城卫军为前驱,听说,这天珠山高为数百杖,其深不可测,此去为探明龙岗山山匪粮草所在地,不可,恋战,探之即可返回。”王震一脸茫然的看着冷翎,不自然抽搐一下,皱眉道,停止吹奏《美人泪》,用活见鬼的眼神看着后者,后者被看得脸皮直发麻,而王震此时此刻心想:这小子,怎么找到这里的貌似很少的人来到这里。

“这,王大人可真不厚道,独自在此空旷无边的树林中,独自喝着美酒如此这般良辰美景作伴,真是羡煞我等,有好酒就不要独自喝,”

“给你,真是一个酒鬼,可真,无酒不欢,小心倒在酒坛中可就流芳百世哦,”王震故作姿态的取下腰间的酒壶,扒开酒嘴,用力闻一下,这酒香闻之精神大震。

冷翎见其根本不想给自己,便,一个云影轻扬化作数十个虚影,犹如,旋风般来到王震面前,手做空爪状,带着阵阵阴风,爪向其手里的酒壶,趁其不备,来到其身后一个探囊取物轻松拿下,正喜气洋洋的举着酒壶,王震冷笑一声,用手轻轻摘下树枝重重的击向冷翎大腿,冷翎大腿一折便往树下掉,“阿!”手舞足蹈的手向后飞舞,用腿勾住树枝,呈倒立状,用牙轻轻的挑开酒嘴,喜出望外的笑着,眯着眼睛双手抱着酒壶“咕咕”一咕脑全部喝完。

“好酒,谢谢,王大人的酒,”冷翎嬉笑打闹道,倒立的往下爬,王震这时跳起一腿,将其踢下树下去,其重重的摔倒在地……

而林卫带领着数千城卫军正往军营处走,那名被打了军杖的营头正带领弓箭营走至军队最前方,“成营头,怎么还皱眉苦脸,难道,正在生林副都尉,那就小心了不要挨打了,不然,屁股就开花了。”一名刀手打趣道,成林正要发火,但,闻到尸体的味道就什么气没有了,连忙用手捂着嘴。

“林副都尉,为何,还带着这楚军尸首,这尸臭味真是太难闻了,全军将士以无法忍受了,战斗力直线下降一旦,遇到埋伏,后果不堪设想,是否,遗弃这尸首好早日回到军营,”一名城卫军士卒捂着嘴,低声下气道,“带上,楚军箭支与盔甲,其余皆可抛弃。”林卫骑着马见数千城卫军个个捂着嘴,想呕吐起来,只好下令丢弃尸体,数百士卒停下推车,将楚军尸体丢弃在路边,拿起火把将其焚烧。

大火将楚军尸体吞噬掉,城卫军陆续上路,经过数十个时辰的奔波劳累终于回到军营处,刚来到军营营门外,发现,主将,虎奔将军龙鞠以在此恭候多时,“林副都尉,辛苦了,怎么样?可算,遇到敌人,本将军见东南方有烟雾,就猜出是那座空军寨被敌人放火吞噬,”龙鞠等人见到林卫等人安然无恙回到军营,大喜过望,便招呼其进军营,刚踏进营门。

一万宁海军站在操场之上,整齐划一的排列着恭候林卫等人归来,“杀,杀”一万声喊杀声从一万宁海军口中发出,杀声震耳欲聋,弓箭手站在最前方,刀盾手和长武器兵卒在其后面,骑兵为最后,数百支黑龙战旗随风飘散,数十骑骑兵在操场外围巡逻,主将龙鞠站在高台之上,林卫站在台下,跪拜道:“莫将,城卫军副都尉林卫,参见,龙将军,前来复命,莫将奉龙将军之命前去设置空军寨,引出楚军前来偷袭,经过数十回合血战,将其悉数歼灭,斩敌一百三十五名,俘获盔甲一百三十五具,弓箭,武器无数,我军伤亡数百。”

“这是,敌人,那一百三十五具首级于耳朵,请,主将,龙将军过目,期间,有数十名弓箭手逃命,已被莫将就地正法。”

“启禀,主将大人,这是楚军一百三十五具首级与一百三十五只耳朵,”

“不必,观看,本将军,信任林副都尉,明日,请宁海令王大人前去天珠峰探山,不知,王大人意下如何?王大人,可愿意带城卫军前去,如,不愿意,那本将军再派其他人。”龙鞠推开装有楚军首级与耳朵的木盒,实在不想看到这血淋淋头颅,耳朵。

“既然是,龙将军的军令本官自然愿意前去天珠山探山探明这龙岗山楚军粮草之所在,为大军进攻开路,城卫军甘为江州军派遣。”王震此时身穿黑色的羽泉甲英姿飒爽的,手握宝剑,跪在地上行军礼,低者头颅道,“喝,喝”数千城卫军用长枪用力触地齐声呐喊助威,王震抬起头来看着高台那位身穿银白色的龙翎甲年青而俊俏的江州军主力虎奔军主将,虎奔将军,齐威君,龙鞠。

此人,时年二十,龙家长子,其父,龙袁为宁海宁州州牧,统领宁州十郡百县,数十万民众,其宁海唯一的水师也是其统治。龙家在宁海的地位仅此于箫家,龙鞠,军中新星多次击败楚军,被称震楚将军。

“呜呜…呜呜”司号兵吹动犀牛角,为全军明日之战助威,龙鞠此时此刻好像想起什么笑着问道:“久闻,王大人,在音乐造诣上有很高的才华,不知,王大人最爱那曲曲调,这楚词过于悲壮,秦风过于悲壮,而宁海歌曲过于婉约,最近,有人告知本将军说王大人近日时常前去树林之中,饮酒作乐,好不生逍遥,吹奏可是《美人泪》之中最为凄惨的《念人殇》。”

“启禀,龙将军,下官,身为宁海令却让龙岗山被楚人所占,时常杀戮过往商旅,每每想起心如刀割一般难受,这是,下官过失,清剿失利损失数百兵卒,时乃,下官指挥失误,只好,借酒消愁,再由,下官平时喜好吹奏风笛,因由,这《美人泪》符合下官心情,便时常吹奏,这《念人殇》最为喜爱,君为王臣,妾为君妻,君披力甲,妾为君剑,愿为君之共奔沙场,君之喜,妾之忧,君之苦,妾之殇,幽幽子青,王城破坏,君之心碎,可惜,妾为女子不能为君之战,君之夕日,魂牵梦萦,妾愿之共鸣黄泉,念人殇,悲悲怯怯,心之玉碎,命之若然。”王震拿起风笛吹奏起《念人殇》笛声悠悠,娓娓动听,悲伤之情不语言表。

“王大人,真是没有其还是文武双全,这楚睿之英明吾也是有耳闻,听说,这人可是夏朝最后的大将军,可惜,死于内战,此人身材魁梧,容姿俊美,七尺有余,为吴文远之爱徒。深得其真传,这破军枪舞的灵活自如,其妻为刘莺,为一代才女,不知,王大人可看《吴文选兵书》此乃天下第一奇书,记录了战争精华,这酒为军中大忌,王大人可不要再喝,为将,不能有过多悲伤之情以免引起士卒反感。”龙鞠提醒道。

“诸位,可有破龙岗山之计谋,可以说一说,看看,军中可有这吴文远之才,这,楚军可不好对付,其凶悍可是南方诸国所惧怕的,但是,这伙楚军只有数千于人,我军还是战胜的把握,”

“刚才,龙将军就十分赏识这王大人,这,王大人可与那龙岗山楚军交过手,那区区山匪乌合之众不需畏惧,只是,楚军有点棘手,楚军的强弓劲弩杀伤力太大不好对付,不知,王大人可有良策可否告知一二,我等洗耳恭听,看看,王大人的才能是否可以对付楚军。”

“我等,听王大人的良策,还请,王大人不要推迟一番,全军将士还在等着王大人的高见,王大人乃文武双全不会想不出来吧!”

几名虎奔将领阴阳怪气的嘲笑王震,想看其笑话,这王震有何本事让将军如此看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