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二十八章血战龙岗

帝国之殇 俊临 3010 2016-05-05 01:24:40

  “报,援军由虎奔将军龙鞠带领下已来到离此地数百里的山谷处,人数大约有数千人到此地大约有几柱香时辰。”一名疾风斥侯满头大汗的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从山谷处急奔而来。

数十骑疾风骑兵骑着白马手持长枪将成魏围在中间,十分警惕的望着四周一有风吹草动就会,提枪拦马的冲杀过去,清风徐徐,微微吹动数十骑年轻的骑兵面庞,后者不为所动依然在这寒风凛冽的寒风中的如门神般守护成魏。成魏低下高傲自大的头颅若不是自己的骄傲自满,这数百骑精锐的疾风骑兵就不会在此折翼一百三十人。

而数千虎奔军成一条长龙沿延数百里,锦旗遮天蔽日的,一面巨大的上面写着龙字主将旗帜在中军之中耸立着,而这虎奔军主将虎奔将军龙鞠就在此旗帜下,此者,头戴金色的空灵盔,面如冠玉,雕刻如玉般完美无瑕的,晶莹剔透,貌犹如番安般光彩照人,容如宋玉般清秀迷人,一双细眉如画般勾画出来,一双英目英气逼人,鼻子如山岭般高耸入云,嘴巴轻薄如沙,有点高傲的感觉,身穿黑色的麒麟甲,虎口处火麒麟镶边,腰间配有麒麟剑,左右为其副将。

左军为步兵,以长枪兵,戈兵,等长兵器士卒为主,身穿黑色的文旗甲手持武器站在队列最前方,左军主将为虎奔都统龙瑞所统领,弓箭手在前方压阵,刀盾兵紧跟其后,“噹噹”刀盾兵不断地用力用刀拍打盾牌用来提升士气,右路军为轻骑兵,主将为虎奔都尉龙熬,为左军两翼护卫,因为,山谷中地方狭小,所以,在行走中士卒都拥挤不堪,队伍显得凌乱不堪的。

后军为攻城器械,为攻城营所带领,因为,投石机等器械过于巨大笨重需数十人合力才能推动,一人在下面放圆木,不断地滚动前进,怕发生意外便把重装步兵和重骑兵放在最后,就是,因攻城营行动不便,这才,拖慢整个行军速度,“这里,四周都是崇山峻岭的,如有龙岗恶徒在此设下埋伏,可怕,后果不堪设想,我军行军如此缓慢一旦受到埋伏,必定,前后两军相互拥挤踩踏这样怕我军死伤惨重,望将军多加注意。”一名副将望着这四周的悬崖峭壁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这,龙岗山山匪不过数千人,怎有如此这般多的兵力设下一道埋伏,按照,疾风骑兵的说法,他们在前方树林遇到埋伏,这么说来,敌人一定将主力埋伏在龙岗附近,因为,哪里是通往宁海城必经之地,所以,在那埋伏是最佳地点,再者,这敌人总要留兵看守山寨吧!”一名副都尉冷漠的看着那名副将,明显嘲笑此人胆小如鼠。

一名士兵看到对面的山坡上有草在动,使劲的揉捏眼睛想把眼睛擦亮些,突然,发现有亮光,在巨大的阳光普照下显得格外抢眼,正好,射在其眼睛里,“报,启禀,将军前方山坡处有敌人弓箭手,”那名士卒急匆匆的向左军主将龙瑞禀报,“什么?发现敌人,停下来,整军备战,刀盾兵前去压阵,弓箭手准备放箭,”龙瑞稳住马蹄冷静自若的下令,数百刀盾兵手持盾牌来到队伍前面,用力插进土里,“噹噹”将左军前军围在一起,刀盾兵躲在巨大的盾牌后面,弓箭手跪在地上,把弓搭在盾牌上。

可是,山谷太过狭小,无法,展开全部军力,刀盾兵与弓箭手拥挤在一起,盾牌被挤的七零八落的,弓箭也无法拉满弓弦,左军前后两军不断地拥挤在一起,一些士卒武器都挤掉了,“将军,你看那是我城卫军的军旗,原来是,虚惊一场,”龙瑞一见远方有城卫军军旗便放松警惕,“将军,不可大意,这城卫军今日没有听说出来剿匪,恐怕是龙岗山山匪,此时此刻,若放下武器便将左军送于其刀下。”一名参将见龙瑞下令放下武器便骑马而出来阻止。

“王大人,对面山谷处好像有我虎奔军士卒,莫非是龙鞠将军带兵前来相助,如此,甚好,两军正好合军一起共同讨划龙岗山山匪,”一名城卫军军尉眼尖一眼就看出是虎奔军军旗,便差一骑飞快的前往山谷处,“架,架”那名城卫军骑兵,快马加鞭的来到左军军前,“吁,我乃王大人手下兵卒,请龙将军出来对话,”那名城卫军骑兵见虎奔左军以整军备战,便吓出一身冷汗。

“吾乃虎奔左军主将,龙瑞,请王大人带兵与前方树林处合军,不知,王大人意下如何?”龙瑞斜眼斜视那名骑兵,“如此,甚好,那我城卫军在前面恭迎龙将军的到来。”那名骑兵往前方绝尘而去,“传令,下去,全军加快推进于午时一刻抵达前方树林。”

龙瑞带领左军加速向平原处开进,“架,架,启禀,将军,龙将军带领左军以往树林处,对了,时才,王大人差一骑前来与我军合军,这样,我军共有近万人对付龙岗山山匪胜算又加倍。”参将见到飞鴿传书便送于龙鞠,龙鞠见此心甚慰,便,带领中路与右路与龙瑞和王震会合。

这一幕正好被龙岗山山匪游骑发现了,正想往龙岗山跑去向其大当家报信,“快走,敌人,江州军援军以致,快通报大当家,情况有变,需要撤退回山寨再行其事,”一名小楼喽趴在山坡上,正好看到虎奔军往树林处开去,便,冷静的向后撤退,“哪里跑,放箭,”一名虎奔游哨在附近山坡处巡视正好撞到,几名游哨闻声而来,将其围住。

“各位,兵爷,小的只是附近的猎户只是到此打猎,没其他的意图,”一名游骑满脸胡子的低音求饶道,“杀,”数名游骑,纷纷拿出刀来,呱呱叫的冲杀过来,一名游哨被几名游骑左右围攻,一名游骑从衣袖里拿出袖箭准备放箭,“咻咻”扣动扳机,一箭射穿那名游哨头颅。

几名游哨拿出飞爪,丢过来,一把抓住一名游骑的肩膀,将其拉下来马,“啊!放开我”那名游骑被拖在地上,不断地挣扎,直到被拖行至死,周围的虎奔军听到有打斗声,纷纷扰扰拿起武器围上来,剩下的游骑见逃不掉了,便,咬舌自尽,不想,落入虎奔军手里受尽折磨,不如,早日解脱,微风吹动,山坡上的野草,不断地的摇动,这山风吹得十分清爽。

虎奔军见其自尽而死,便,拿起,长枪不断地乱刺直到刺的血肉模糊不清为止,地上,草地上血迹斑斑的,这,星星点点,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红艳,几条生命就这样轻易随风而逝,虎奔军将几具尸体推入山坡下,直直的掉入悬崖下,没有,退下,便在四处寻找龙岗山山匪行踪。

“大当家,为何,这敌人还没来莫非是已被三当家所杀,不如,派人前去查看一番为好,这样,太浪费时间了,”一名龙岗山山匪实在等不下去了。

“这,老三,为何,还不回来,真是急死人了,这办事效率低下令人发指,军师,这样,派几人前去催催老三,磨磨蹭蹭的像啥话,这样,如何才能成就大事。”

“大当家,所言即是,这三当家去了几个时辰也该回来了,小黑,你带几个人去见三当家,叫他麻利点。”

龙岗山山匪在这龙岗埋伏半天也见疾风骑兵前来,足渐失去耐心,其大当家黑龙见老三还没回来,放心不下,便,差几人前去查看。

“大当家的,不好了,三当家的被砍伤了,恐怕,活不了,”数十名龙岗山山匪伤兵抬起奄奄一息的独眼龙来到黑龙面前,黑龙不能相信独眼龙数百人怎么会打不赢。

“下令,退回山寨,为老三办理后事,再去给他报仇雪恨,”黑龙,无奈地哭道,数百龙岗山山匪闻声齐哭,哭声震耳欲聋,没有想到,敌人还没消灭,自己的三弟便折进去了,“大当家,请节哀顺变,数日后,一定为三当家报仇雪恨,不杀江州军示不为人,”军师拍了拍其肩膀安慰道。

龙岗山山匪抬着独眼龙尸体回山寨去了,想要为独眼龙报仇雪恨,黑龙,没有想到江州军援军和城卫军数万人,以来到龙岗山,准备发动攻击。

这,龙岗山山匪以快走到尽头了,居然想挑战江州军,难道不知道,自己无法与江州军对阵吗?虎奔左军以和城卫军在树林里发现成魏等人,后者,说出其与龙岗山山匪遭遇的经历,龙瑞表示一定踏平龙岗山为疾风骑兵报仇雪恨。“杀,杀”数千军队一共高呼报仇雪恨,声势巨大,而龙鞠也带领虎奔中路与右路会合。

一场,江州军复仇之战即将开始,一万宁海军正在树林处安营扎寨,等待,几日后的大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