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二十三章启程(二)

帝国之殇 俊临 2704 2016-04-15 11:11:19

  “不错,如果,溟月兵败确实无力在组织兵力对抗楚军,正因如此,这三军之帅才得慎之又慎,帅位之人得才智双全才行,龚谡乃一介书生,一个书呆子怎么知道排兵布阵之法,帅位,本因就是本侯囊中之物,怎么能轻易让位他人。”

“没有,想到堂堂的溟月县侯登阳侯,居然为了这虚无缥缈的帅位,耿耿于怀,楚军已经厉兵秣马难道,侯爷不该去前线为国效力,却在此,妄想办到相国,敌军压境侯爷居然能稳如泰山,真令人佩服侯爷的胆量,”

“传令下去,所有黑甲军即可前往溟月前线不得有误,违者,军法处置,本侯,亲自出马替父侯荡平楚军,”

登阳侯府,战鼓雷动,人声鼎沸的,数万黑甲军在校场集合完毕,登阳侯公子元手握宝剑,英姿飒爽的大步流星的走上点将台“诸位,都是本侯最为器重的精锐之师,本不该,劳驾大家,只是楚军不日前来扣关要来灭我溟月,我等溟月铁血男儿豪情壮志的绝不会同意,楚军虽然强大但我黑甲军也不是好欺负的,出发。”

登阳侯公子元带领数万黑甲军先龚谡一步,前往溟月前线,楚国与溟月的战争一触即发,而千里之遥的楚国翎元君府,翎元君公孙磷正在书房看书,“主君,马匹以准备就绪,可以出发了,”门外一位府员小声嘀咕道,“知道了,本君,随后就来,告诉,诸葛清炫去挑选数十名武艺高强的羽卫,”公孙磷细声细语的吩咐道……

出使溟月随行人员以准备就绪,等着,翎元君出门,“这,翎元君为何如此这般磨蹭,快半个时辰还没弄好,真令人吃惊,清炫兄,麻烦前去只一声。”翎卫军众将领以等不耐烦,纷纷扰扰的让诸葛清炫代为催促。

“诸位,不好意思,让诸位等久了,才把府中事宜交代清楚,可以出发了。”公孙磷刚出府门就众人早已有不满的情绪,极力安抚道,众人这才平息心中的怒火,这才发现一个问题没有人去过溟月,怎么去都不知道,不知所措的对视着,气氛有点尴尬。

“不知,翎元君可知前往溟月的道路在何处?”一位翎卫军将领不怀好心的提问道,“主君,整日为君上出谋划策的,怎么有时间去溟月游历,再说,主君,从没出使过溟月当然不知去溟月之路。”一位羽卫出来为公孙磷辩解道,其中一位参将见众人愁眉苦脸不知所措的,便翻身下马从背上取下包裹拿出地图,指着地图道:“首先,须前往楚州翎城,在由翎城来到灞州凌云渡从此坐船来到冀安县城,从县城往北走就可来到溟月地界。”

“事不宜迟,此次去溟月之路就由刘参将带路,众人就听刘参将的吩咐不得有点疑问,本君,也不例外。”公孙磷带着羽卫走在队伍前面,这次,为了安全起见把使节的抚符收起来了,翎卫军众将骑着马跟在后面,“诸位,可是领兵之将,没有想到却在此充当保镖的角色,真是窝囊至极,真令人火大。”

“我等,好歹也是宫里的将官,地位之高谁不俯首贴耳的,现在,到好听一个十五品的将领的差遣,传出去怎么见人,”几位翎卫军将领聚在一起嘀咕道,说的非常小声不让其他人听到,但是,还是被几个羽卫看到了,马上向诸葛清炫禀告,“尔等,要小心谨慎盯住那些翎卫军将领,有什么事即可来报。”诸葛清炫望着那些翎卫军将领冷哼一声。

“主君,前面数百里就是楚州地界陵安县,我等以许久没有进食不如前行进城吃点食物再说,”一位羽卫军指着地图强忍着饥饿指画着路线,“既然,大家都已饿了不如先进城吃点东西,再走也不迟。”公孙磷听到肚子咕咕叫的声音,只好同意。

数十人骑着马在官道上策马奔腾,往陵安县县城方向跑去由于都骑着良驹,可日行百里,这百里路程转眼间就到了,刚来到城门前就被挡住了。

“站住,来者何人?”一位城门守军见前面尘土飞扬的,数十骑疾风骤雨般狂奔而来,当他们来到城门看到数人手拾

长枪的守军上来仔细观察这一行人,感觉,这些人打扮到跟寻常人一般模样,可,这些人身上有一种给人压抑感觉,“小小,伍长,竟然敢如此这般无理,不知,尔等面前为何人吗?”一位翎卫军校尉丝毫没有把这伍长放在眼里。

“不管,尔为何人?吾虽为伍长但守护城门是吾职责,尔又何苦为难,来人,好好搜查不能放过一丝蛛丝马迹,”伍长见眼前那人趾高气扬的丝毫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还拿鼻孔对准他这是对他侮辱,“报道,伍长没有问题”守军没有查到违禁品,准备放行。

“可是,尔等一行数十人还带着武器,不知,为何解释?”伍长并不准备就此罢休,看到这些人身强力壮的还带着武器,手里紧紧握住剑准备随时带人拿下,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他们。

“难道,有法令明确规定不能带剑吗?自古以来就有君子带剑的习惯,我等带剑只为防身不为伤人这有何大惊小怪的。”公孙磷压低声音丝毫不想再做纠缠,“放行,”伍长也不好再纠缠下去,城门口人越来越多不能因为这些人耽搁其他人进城时间。

“主君,这伍长如此这般刁难我们,怎么能这样轻易放过,”诸葛清炫想起刚才被守军戏弄就一肚子火,“诸葛,我等是去溟月送达战书的,不是在此和守军纠缠不清的,再说,这也是他们职责所在,怎么能责怪他们。”公孙磷安抚道。

“卖包子,新鲜出炉的包子,皮薄,肉嫩,多汁吃一口满嘴留香,”

“楚州小面,百年老店快来品尝,用百年老汤保底汤汁清澈见底,都可以照清自己的样子面条细长,有嚼劲,”

“凤翔酒楼,可是这陵安城最好的酒楼,菜肴,色香味俱全,用百里挑一的好食材做的,刀功出神入化,菜雕精美绝伦,值得诸位品尝,还有百年老酒,……”

“你们,凤翔酒楼为何老跟我们清秀阁过意不去,从岭南城一直到陵安我们开一家,你们就开一家,像跟屁虫一样紧跟不舍,说,为何老跟我们抢生意。”

“呦,这不是清秀阁阁主林大小姐,什么风把你老人家吹来了,天冷不要把你吹感冒了,瞧瞧,林大小姐这小身板,弱不经风的样子脾气到不小,话说,这开酒楼自然是哪里人多开到哪里,难道,这里地方都是你们林家的产业,竟然,不是,哪么为何我们不能开,”

“不要以为这陵安令是林家之人,我金巧儿就会怕你们不成,真是笑话,难道,不知道这凤翔酒楼背后的老板是谁?说出来怕吓死你,”金巧儿看到又是这林清洛,天天在带人在这门口找茬真是麻烦死了。

“主君,没有想到你既然有如此规模的酒楼,真令人羡慕,那我们就在这家凤翔酒楼吃为何?”诸葛清风看着凤翔酒楼满心欢喜道,这翎元君的酒楼一定不会太差的。

“好,你个清风只知道吃,听到有吃的便如此这般上跳下窜的,一点不像你哥如此这般淡定从容,要学习你哥知道不,”公孙磷看到两眼放光的诸葛清风,真害怕此人把自己酒楼吃垮。

“主君,说笑了,属下只是太饿没有精力闹了,吃饱肚子,便可以闹腾,主君,可以打个白条不,怕,以属下这微薄的钱财不够一道菜,属下还要养活弟弟实在没有太多钱还请主君怪罪,”诸葛清炫故作姿态伤心欲绝道,就是想在此白吃白喝,先满过去再说。

公孙磷看到这活宝兄弟就头疼,为何要把他们带来,真是折磨自己,“放心,不会收钱,”公孙磷当然知道这对活宝兄弟真实想法,先进去吃饭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