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二十章楚国来使(二)

帝国之殇 俊临 2708 2016-04-03 23:56:49

  “小刘子,为何不把话说完,本公子十二岁便可做何事?”公子疑一听有喜事便转怒为喜,脸上的怒火以随着小刘子突如其来的报喜,逐渐消失不见,以没有刚才那样的怒火攻心的。

“公子,刚才君侯以应予殷月堂之人,等公子十二岁时便可参加玄月宗测试,只是,公子,奴才有一担忧,如果,公子真的进入玄月宗可就等于放弃君侯之位。”小刘子听到君侯同意殷月堂之人,等公子疑十二便让他参加宗门测试,大惊失色的连忙往诏文殿跑去。

“疑儿,本来,为父是想把宁海托付于你,怎奈,遇到一个千古难遇的王上,身为宗主国国君,不知为民,一心只为自己快活,不顾百姓死活,弃天下安危不顾,只想立王子羽为太子,乱了王朝法制,如此这般下去天下怎么不大乱,为了江家血脉,只好,把你送去玄月。”

“参见,君侯,”

“我等,愿意为宁海效死命,如楚军来犯,想要伤害公子就从我等身体上踏过去。”

“父侯,儿臣参见父侯,父侯身体可安康,儿臣怎么能劳驾父侯来这诏文殿,父侯朝事繁身,怎么能拖空来这。”

宁海侯江佛尘这才发现自己有些日子不见,自己的宝贝儿子,公子疑,就想与玄月宗人谈完再来,不曾想,谈了几个时辰,这就来到诏文殿,看到满地的竹简疑惑不解道:“这,地上的竹简可是那位猴儿乱仍的,来不快快认罚。”

“禀,君侯,是奴才不小心把桌上的竹简打落一地,还请君侯责罚,”一位内恃看到公子疑的眼神,只好出来顶罪,“小刘子,你身为公子的近身侍从,怎么能这样粗心大意,来人,拉下去带内府司领罚,”江佛尘大怒道,没有想到自己选的内侍竟然如此粗心大意,这不打自己的脸吗?

“君侯,小的知错了,请君侯看在多年服侍公子份上,放过这一回,”小刘子一听带去内府司吓得六神无主的,那里,可是人间地狱,去了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罢了,暂切,放你一回,如有下次,你自己去领罚吧!”江佛尘冷哼一声领着众人离开诏文殿。

“司马大人,宫里消息听传,君侯今日子时会见了玄月宗使者,好像,再讨论公子进殷月堂之事,听,君侯的身边的人汇报,此事千真万确,公子十二岁便可去玄月,这样,会不会打乱司马大人的复仇大事。”一位身穿黑色的风衣的男子来到茶楼,见到司马詹说清宫里的事,听他说话语便知是宫里人。

“临公公,有劳了,以后宫里的事多请公公,代为多多留心。”司马詹一口饮下龙井茶,抬头看看身边这位面容淡雅的公公,真是,可惜了,如果,他不是公公的话,按他的条件必然是一个美男子,从衣袖里拿出一百两白银给临公公,后者,飞快的伸出手一把手拿过来。

“那是,自然,司马大人放心,咱家会为司马大人多多留心,毕竟,不能跟钱过意不去,”

司马詹不耐烦的把眼前这位,见钱眼开的主打发走,临公公把钱放进衣袖里,对司马詹再三承诺,东张西望一番,见没人发现,大步流星地走了。

“原来,少傅在那躲清闲,一个人喝茶,真逍遥自在,不曾想,兄弟我刚刚从公子那里出来,”

“左兄,可是君侯最看重的将领之一,辛苦点也是应该的,君侯可比公子好伺候多了,左兄,怎么不告诉兄弟,这公子是军事狂,什么兵法,阵型,都是一一倾囊相受,真是令在下,苦不堪言。”

左瑾,侯国宫的骑兵校尉,掌管,数万铁骑,是宁海侯最为器重将领之一,刚从诏文殿,出来想出去吃口茶水,不曾想就在楼上雅间看到司马詹,真的是太巧了。

左瑾刚要坐下来,吃口茶水,就听到外面有人马蹄声,“塔,塔”“来人把这里围起来,不要放楚国细作离开,”司马詹拉开窗帘看到楼下,数百城卫军在一个百户长的带领下这里围住,“左兄,看来,你不该来的,”司马詹对着正在吃着面的左锦,“咻,咻”后者,嘴里含着面口齿不清道:“什么?在下,不该来……这……人又不是我带来的。”左瑾无辜的看着司马詹。

“报告,熬百户长,这里都没有楚军细作的身影,难不成,没有往这里来,”

“不可能,有人亲眼目睹,楚军细作往这林殷区来了,仔细搜查,不要放过任何地方,这些,楚军细作绝不能放他们活着离开宁海。”

“让开,前面的士兵让开还不给,中书府令让行,这,可是王上的使者,你们,可得罪不起,”一位身穿金色的内监服的太监骑着马用乌鸦一般声音趾高气扬道。

“原来是,王上的天使,不知,贵使来此有何贵干。”

“下国,一个区区百户长也配问,也不知道看看自己什么身份,”

“一个中书府令,好大的官威,不要忘了这里可是宁海地面,不是,你们秦越国,对不起,这里禁止通行,”一位身穿白色的羽翎甲的少年将领从人群里走了出来,身后,跟着数千千翎军,“塔塔”数千千翎军成一字长蛇阵,一字排开,周围围观的群众见军队来了纷纷离去。

周围的店铺也纷纷关门,“阁下,好大的胆子,既然敢带军队堵住天使的去路,不知道,这可是,杀头的罪,本官前来可是宣布王上的圣旨,难道,阁下,想违抗王命不成,”中书府令手里拿着圣旨,走出轿子,冷眼看着眼前的人。

“将军,这可如何是好?一旦,我等放行,万一,楚国细作逃出去,君侯怪罪下来,我等,可,吃罪不起。”一位千翎军小心翼翼的对那位少年将领提醒道。

“传命下去,这里的任何人都不能走,违命者斩,天使,不要忘了,君侯,身为征南将军,有权力,维护南方的稳定,”少年将军冷冷回击道。

“左兄,没有想到你们宁海军人,骨头这么硬,敢带人挡住王上使者,”司马詹打趣道,“没有,办法,最近楚军细作常有来打探消息,令我们苦不堪言。”左瑾回道。

“将军,这公公有点奇怪,好像有胡子,”一位伍长看到那位太监有胡子,“杀,没有想到楚人能假扮王上特使,”数千千翎军放下枪,取下弓溅对准楚军假扮的特使,“咻,咻”弓箭如雨一样倾斜下来,骑着马的楚军纷纷射下来,“杀,”楚军拿出武器冲了过来,对准“蛇腰”处冲了过来,千翎军见楚军冲过来,“蛇腰”处让出一道口子,等楚军进来在合上。

楚军被这样乱枪刺死,“快撤,”那位假扮中书府令的楚军将领,见状赶忙下令撤退,剩余楚军纷纷丢下武器,成鸟兽状向四周跑去,“追,”数千翎军向楚军方向追去,“快关城门,”几位千翎军往城门方向跑去,四面城门都已经关闭了。

“将军,怎么办?四处城门已经关闭了,我等无法脱身,不能,让宁海人抓住,”一位浑身是血的楚军,望着已经关闭的城门绝望的说道。

“楚军,没有逃兵,只有战死的兵。”

数十个楚军冲向千翎军,居然,打退了千翎军数次冲锋,“放箭,”数千劲弩齐发,把这数十个楚军射成马蜂窝,后者,不甘心的倒在血泊中,数百楚军细作全部被杀,但,楚军的强悍令千翎军吃惊,“杀,”几个楚军浑身是血的楚军,咬着牙从死人堆里爬起来,飞舞者长枪,冲了过来,疯狂的乱刺着,一些千翎军被乱刺而死。

一个楚军的长枪刺进千翎军,身体里,被后者用手死死的抓住枪杆,楚军用力拔不出来,周围的千翎军抽成短剑砍向楚军双手,后者,吓得眼珠都出来了,可是,长枪还是拔不出来,双手被砍飞,蜂拥而上的千翎军把剩余楚军刺成肉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