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十九章楚国来使

帝国之殇 俊临 2222 2016-03-30 11:44:23

  “成校尉,在宫里不曾见尔迷路,在此就迷路,这又何解?”诸葛清铉听出成宣口中迷路是何意,暗自讽刺翎元君府府邸太大,超出范围,难道,这些人是君上派来试探的,看来,来者不善,得小心应付,诸葛清铉猜出君上的用意。

“这,翎元君府,格局清幽,有种淡雅之气,阁楼层层叠叠的如云端一般,不似宫里那般犬牙交错,给人一种勾心斗角的压抑。”一位翎卫千户长看着四处的景色感叹道。

“诸位,请随我往林园来,西厢房在林园那,此处,正好有几间上房。”诸葛清铉带着众人往后院林园方向走去,“清风,你快速前去林园告诉刘管事,叫他找几个人把翎月院几间房间收整一下,”诸葛清铉对身边的十岁的少年嘱咐道。

“诺,”诸葛清风用清脆的声音回道,只身往林园方向走去,而诸葛清铉带领众人四处参观周围的院落,从主厅往右走了大约十里路,来到下榻之处,林园,因,翎元君喜欢翠青竹,故而叫人在后院一处空地种了数百棵,然后,在四周修建了几处院子,用来,赏竹所居住,故取雅名林园。

刚来到林园,就有一种清香味扑鼻而来,令人心旷神怡,四处都是堆积的假山,上面种着桃花,而林园正处于中间,地面用海边的鹅卵石铺成,秋月院,位于东方,是一处独立的小院,共有十间,被竹子包围着,是供客人所居住。

“诸葛大人,各位贵客,老奴已经叫人把翎月院几间上房,为贵客拾整好了,可以放心休息,”一位身穿褐色的布衣,鶴发苍苍的满脸皱纹的老者,此人正是林园管事,为翎元君,管理林园事宜。

“有劳,刘老了,还是请刘老带着他们前去翎月院,”诸葛清铉晚着身子,供着手,恭敬地说道,用传声术小心翼翼传声到:这些,可是君上的派来的耳目,派人,暗中观察一有异动马上汇报。

刘管事,还是在哪不动声色的扫地,用干枯的眯成一条縫的眼睛看了一眼这些人,看着,他们打扮不像是军队里的,没有那种难闻的血腥气味,杀气倒是有点,能随意的出入翎元君府邸的,恐怕只能有君上之人,“哎,这里的垃圾真多,怎么都扫不干净,不曾,想到贵客驾到,可是,地上还是这么乱,真过意不去。”

“刘老,说笑了,我等乃粗人,不怕脏乱,太过,干净反而会不自在,反正,只住一日,不存在。”

“诸位,诸某先告辞了,众人还是先去翎月院休息,以好,洗去身上的灰尘,有事,尽可,派人通知在下,在下,会派人来给诸位解决。”

刘管事放下手里扫把,丢在地上,看着满地的枯叶不断的叹息,刘管事慢慢的行走着,给众人讲解翎元君府里的事,不到一柱香的时辰,把众人带到翎月院,便离去了。

“刘兄,看来,我等身份已经暴露了,接下来,该如何自处?”

“天兄,大可不必,惊慌,虽然,翎元君猜出我们身份,但,却不能把我们怎么样,只要,我们小心行事,不让翎元君察觉便是。”

数十位翎卫军将领在院外,交流一番,纷纷走上楼去回房歇息去了,“百里将军,这些人果然是君上派来的,看来,君上,放心不下公孙家,故而,派自己的亲信来监视,要不,就地格杀。”一位羽卫军望着翎月院提意道。

“笨蛋,现在把他们杀了,君上肯定会派人调查,这样,会害了翎元君,还是先监视他们,看看,他们有何行动。”百里霖,羽卫军卫将军,翎元君府邸羽卫军统领。

“谁?在外面,”一位翎卫军百户长听到草丛里有声音,拿起剑,推开门,来到门外,向南方草丛里望去,发现,草丛角落里有人的手臂,疾呼道:“快来人,草丛中人,”说完,拔出剑,翻身跳下楼,往草丛跑去,不一会儿,其他翎卫军将领听到声音纷纷扰扰往草丛跑去。

“不好,有人来了撤。”百里霖见到翎卫军将领杀气腾腾的往这里跑去,连忙,下令撤退,数十人从草丛中撤离,“刘兄,是不是,没睡好,有幻觉了,那里有人。”

“走,”

翎卫军将领在草丛中找了半天,没有找到一个人影,只好,回到房间。

宁海国,江州,宁城,一处茶楼,雅间,“司马大人,属下已经成功杀掉,楚国使者左司空,上官臣,现在,估计楚国,已经向溟月下文书了,要溟月侯交出杀死楚国使者,凶手,大人,这招猎刀杀人之计,太厉害了,不但,破坏了楚国与溟月结盟,还让他们反目成仇。”一位血狼卫卫队长汇报了在溟月的情况。

“本官,好不容易,才从公子疑那里逃脱出来,这,小家伙,太粘人,老是要本官给他讲解《吴文远兵法》,这不,讲了半日才出来,楚国,有何动静,按照,楚国公的性格不会这么轻易放弃。”司马詹没有公子疑的吵闹,感到无比自在,悠闲自在的喝着茶。

“回,司马大人,从楚国内线传来消息,楚国公已派翎元君,公孙磷出使溟月,下战书,莫邪已准备十多万楚军,准备攻打溟月,看来,上官臣之死令楚国公颜面扫地。”

“下去吧!”

“属下,告退,”

没有,楚国已发动数场战争,看来,东海的平静如镜中花,那样,脆弱不堪,世人的贪欲真是无止尽,楚国公对土地的贪欲真令人吃惊,恐怕,按楚国公,斤斤计较的性格也不会忘记自己,司马家唯一的幸存者,楚军,一定会再次进攻宁海。

“公子,少傅有事请假出去了,说,最近无法进宫为公子受课,还望公子勿怪。”一位内侍见已经暴怒的公子疑,小心谨慎的回道。

“少傅,有说,所忙何事?几时可以前来受课?”

“公子,小的不知,还望公子恕罪。”

“滚。”

公子疑,大怒一声,把周围的侍者全都喝退了,“公子,不好了,玄月宗派人来了,听说是,殷月堂的人,来头可不小,殷月堂的大师兄,”小李子,急匆匆的从文章殿跑来。

“什么?小李子,所言当真,这玄月宗为何而来,听说,今年是玄月宗开宗收徒,莫非是,前来,收我去玄宗。”公子疑不敢相信,这玄宗盟主,竟然会派人亲自来收自己,小脸,露出一丝不可思议的神情。

“恭喜,公子,君侯以同意,等到公子十二岁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