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十六章野外生存(三)

帝国之殇 俊临 3319 2016-03-16 03:32:17

  “咻”几个十字镖从树上射下来,目标正是被追着跑得大半天路程的布衣少年,此时此刻,正趴着河边用清水洗净着脸,看着双手空空的,明显是野猪肉在逃跑途中不小心丢失了,无可奈何的叹气道:“可惜奈何,为何“你”要弃我而去,”有情况,因为,就在擦拭面部时看到河里看到有十字镖的投影,一个鱼打滚,翻身而起,踩着石头上,看着,清澈见底的河水,来不多想如猛虎捕食般一口猛烈扎进河里,沉入河底往对面的河面游去。

就在他刚跳进入河里时,几个十字镖正好打在他刚才的位置,只是,他人以跳进河里,全部打空掉入河里“扑通”几声沉入河底,偷袭计划失败了,一个清脆动人心弦的如黄莺般女声从树梢处传来“哎,真可惜,差一点就打到了,本来想打中他再趁他拔镖时,悄悄的来到他身边悄无声息的取下他的弓箭,这,完美的计划就这落空了。”一个身穿红色流月皮甲,脚上穿着流月靴的少女,背后树干望着河边,苦笑的摇了摇头,显然,不满意刚才的偷袭。

“小姐,请你停止这样的“恶作剧”,实不相满,属下,这次可能不能再保护小姐,望,小姐误怪,”一个刚劲有力的声音从暗处传来,此人,在暗处看了一眼自家小姐后,消失在浓雾里,“柳雨,你快出来,本小姐命令你立刻马上出来,不然,让我怎么在这里度过十天,又不会,打猎,不会,生火,不会……”说到后面没声了,估计是饿了。

“咕咕”,肚子也在这时强烈的抗议起来,柳云曦用手抚摸着干煸的肚子,“哎,柳雨这个没良心的,太没义气,居然独自一个人跑路了,下次,决定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一定要让他脱成皮。”坐在那粗大的树枝上百无聊赖的荡着腿,不知道该吃什么为好?这里,除了树林就是柳溪,打猎不会,抓鱼也不会,哎,自己什么都不会该怎么办?都怪那个杀千刀的柳雨把人都带走了,留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在这。

终究,还是敌不过不断的袭来饿意,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去抓鱼,至少,比起打猎还是抓鱼靠谱,柳云曦,动了一动小脑袋,那清澈如水的迷人的眼睛,一眨一眨的,有了,做一个鱼叉就行,一跃而下,去寻找合适的树枝去了。

“师兄,云河谷发生几起杀人事件,需要派人调查吗?这必定关系着我们玄月宗声望,”一位刑法院外室弟子神色慌张的从云河谷,来到静谧峰向刑法院的大师兄公孙谨汇报云河谷杀人事件。

“是啊!师兄,不如把这件事禀告给刑法长老,让他出面解决,这件事传出去可是对宗门不利。”几位分院的师弟纷纷表示应该把事件调查清楚。

“几位师弟难道不知道其他宗派测试就不会死人吗?再说,这件事也难以控制,必定,人心是最难控制的,何况是数万人,人数众多,恐怕需要许多人手,云师弟用千里传声术传声道,现,血影宗重新宁海,还击杀我门人,实在无法,抽人,这样,派人暗中调查,调查清楚后,等第一关完后,再宣布不迟。”公孙谨平静如常看着众人,冷静的回道,心里打鼓的想到:现在,最要紧的是早日调查血影宗重现中原的目的。

南云辰游到对面后,浮出头在水面上急喘着气,过了一会儿,南云辰穿着浑身湿透的衣服,头发全部打湿了,从溪水里走了出来,见那放飞镖之人没有追来,便往西河谷处走去。

南云辰走了大约半个钟头来到西河谷一处山洞处,山洞位于一处悬崖峭壁之中,望着陡峭的山脊,冷冷的叹了一口气,沉思一会,还是决定攀爬上去,就这样穿着湿透的衣服一步一步的用手抓住岩石,向上攀登,过了几个钟头,来到山洞处,先找好木材,堆起几处木堆,拿出打火石用力的摩擦着,见冒出一丝火花,连忙拿出稻草来引燃,把引燃的稻草放入木堆里,见有火出来后,换下湿透的衣服放在木堆上熏烤。

“哎,今天真的是倒霉透了,先是被人无端追赶,再是被人用飞镖暗算。”南云辰站在洞口吹着山风使自己冷静下来,洞穴里架着几处火堆上面横放着木棍,衣服放在木棍上熏烤着,手里把玩着十字镖,猜想着放飞镖之人是谁?自己也没招惹别人,为何?要如此暗算自己。

“司徒敬玄,哪里跑,你得罪了苏家少爷,还想跑的掉吗?”几十个紫衣青年骑着云驹,“架,架”不断的驱使着马快马加鞭的追杀着司徒敬玄从迷津森林追到西河谷,“哼,苏家少爷有本事自己来,派几个小啰啰算什么本事,”司徒敬玄毫无在意的在前面骑着马挖苦道。

“找死,”一个紫衣青年大喝一声,铁青着脸显然被对方骂着自己的主子感到不满,取下弓箭对准司徒敬玄的马背射去,后者,一只手紧紧抓住马绳,另一只手撑在马背上,倒立着身子不断旋转的身体,躲避弓箭,“该死,再放,”随着头领一声令下,数十支弓箭纷纷扰扰的射来,后者,用剑全部挡下来了。

“呦,司徒兄好有雅致来遛狗,云臻前来相助,”云臻见司徒敬玄被人追杀,骑着云旗马,手握长枪冲了过来,几个紫衣青年连忙把弓箭对准云臻,后者,高举着长枪用力的投掷过去,长枪直穿几位紫衣青年的身体,直接被穿个透心凉,齐齐的倒在地上,手里的弓弩掉落在一边,鲜血直流,染红了长枪。

云臻快如闪电般的横冲直撞的过来,凶残的撞开挡住其面前的紫衣青年,“咔嚓”一声,马头骨被撞断,“吁吁”马头垂了下去,直直的倒了下去,把身上的紫衣青年重重甩了下去,“咔咔”背骨被摔断,几位紫衣青年口吐鲜血,倒地不起,痛苦的叫喊着,“吁吁”云臻把马立起来,马蹄对准一个紫衣青年,那人吓得瞳孔放大,不断的用力向后爬,马蹄用力的踩踏下去,“啊!”那人腿骨被踩断,动弹不得,云臻用力从尸体上拔出长枪,一枪刺穿其喉咙,那人气绝身亡。

“撤,”那头领见状以方死了数人,无力再战,调转马头向后奔跑,绝尘而去。“呦,下去好像打斗起来了,”南云辰听到声音,来到一处灌木丛中,扒开灌叶全神贯注的看着,“追。”云臻一个人追杀过去,直到把那数十人全部挑下马,刺死,才摆休。

“还是,先找吃的为好,”南云辰见打完后,起身往山洞里走去,“司徒兄,别来无恙。”云臻打趣道,“云兄,还是那样凶残,”司徒敬玄回击道。

“走,找吃的去”两人结伴而行,留下数十个尸体躺着河里,鲜血淋漓的染红了整个河面,天上的秃鹫不断地在尸体上空盘旋,见没人后,横冲下来,啃噬着尸体,把这数十个尸体当作美食,尽情的享受起来。

而,柳家小姐却遇到麻烦,因为,不会叉鱼,鱼叉削的太粗,根本,叉不住,“哼,太讨厌了,这鱼太狡猾了,叉不住。”柳云曦脱下靴子和套袜,光脚的站在溪水里,双腿白嫩细长的,小手抓住鱼叉在溪水中乱刺一通,那白白嫩嫩的清纯可爱的小脸,弄得满头大汗的。

柳云曦气呼呼的一把丢下鱼叉,拿出剑,对准鱼一剑刺下去,一条肥大的连鱼被一剑刺穿,“看来,叉鱼挺简单的吗?”又连续刺了几剑直到剑身全部都是鱼,这才,从溪水中出来,但是,要生火就感到头疼,“等,等生火先要需要什么尼?,”把手里的剑丢在地上,尴尬的在一边走来走去,好像,看到柳雨先找了柴火。

“就是,柴火,人家好聪明,这么难得事都想到了,这下,柳雨再也不敢叫我傻丫头了,”柳云曦欢呼雀跃的唱着歌,去树林里拾柴火去了,不知道,这生火需要柴火这件事,一般人都会想到,这,柳云曦也要想半天,真是一朵奇葩。

柳雨,知道后肯定大叫这傻丫头,没有救了。

“楚国,使臣何在?传君侯旨意,宣,楚使,觐见,”一个内司太监阴阳怪气的在青月院门口,高声呐喊道,数百名身穿白色的青甲近卫手里握住长枪成两排警戒。

“咔咝”门打开了,楚国使臣左司空上官臣站在门口,恭敬地回道:“楚国,使者,上官臣恭迎上国宣使,请公公带路。”

“请,贵使上轿,”内司太监面不改色的谄笑道,几位轿夫压低轿子等楚使上轿后,吃力的抬着,“起轿,”数百名近卫包围在轿子周围,后面的骑兵身穿白色的羽绒甲,手拾长枪,握住马绳,成两列中队的警戒着,外围是铁甲兵手握戈,目视前方。

楚军数百人跟在后面,不断地驱赶围观者,害怕,在其中埋伏着暗杀者,“杀,”数百名,黑衣人冲出人群杀向楚军,一些,楚军来不急反应便被砍伤,“保护,楚使”内司太监急忙调动近卫军,数百名近卫军围住轿子。

“咻咻”箭雨遮天蔽日的射来,周围的人纷纷被射杀,“呜呜”“杀,”黑衣人吹动号角,数百名身穿黑色的磷甲,手拾劲弩的黑甲军,用力扣动扳机,“咻,咻”数十个楚军被射下马,铁甲兵举着巨盾来到楚军面前,叠加在一起成圆形阵,数十个长矛投掷而去。

数十名黑甲军连人带马被钉在地上,鲜血淋漓尽致的,整个街道尸体堆积如山,血流成河的,“杀,”一千名军队厮杀在一起,不断有人倒在地上,黑衣人那方抵挡不住了向后退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