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十七章溟楚之争

帝国之殇 俊临 3065 2016-03-20 15:23:18

  “呦,那轿中之人可是楚国三司之中的左司空,看来,溟月有人不欢迎他,想要至他于死地。”一个头戴竖冠,身穿青红色玄天服的男子,手里摇摇晃晃的摇着羽扇,正是儒家的打扮,正在路边的一个茶店悠闲自在喝着龙井茶,正目光如炬的看着前面的战斗。

“大人,需要动手吗?现在,黑衣人那方已被击退,在不动手,恐无下手机会,”一位身穿黑色的连叶甲,刚俊无比的校尉,双手握住剑,低者头恭敬地说道,数百宁海劲骑埋伏在四周,等待着进攻。

“再等等,”那男子清雅的回道,哎,堂堂的儒家的学士居然带兵,袭杀楚使,实在有违儒家仁义之门风,可,自己实在不能违抗君侯之命,陷入左右为难之际。

“头领,没有想到楚军的战力如此强悍,居然,杀我们数次进攻,”一位黑甲军心里不甘心的说道,“把床弩推上来,”那头领望着如同铜墙铁壁般的圆阵,嘴里咬牙切齿的下令,“若,”一位黑甲军得命的调转马头向后面去,“传,将军令,攻城兵赶快推床弩压阵,”只听到他在后面说道。

“哄哄,”几个光着背的壮汉推着巨大的床弩来到阵前,那群黑衣人在其四周警戒着,不让人靠近,“公公,为何?要停在原地,不快进宫。”上官臣一脸不悦的看着内司太监,后者,指着远处的黑甲军陪笑道:“上官大人,远处可有敌人,为了大人安危,还是请大人呆在此处。”文公公看着远处数百杀气腾腾的黑甲军,心里胆却道:早知道,有人来袭击,打死都不来。

“放,”随着黑甲军头领一声命下,数十支长枪从床弩处射出来,“咻咻”几声,向圆阵射去,“什么,这是长枪,快往后腿,”一些铁甲兵看到长枪射来,举着铁盾向后面退去,阵型一下就乱了,“不要,往后面退,”骑兵大喝道,长枪离阵型只有两里,一些胆小的铁甲兵纷纷丢下武器向四周跑去。

骑兵有些人被戈打落了下去,被乱马踩踏而死,“噹噹,”长枪射穿盾牌,从中间透过去不断地旋转刺穿铁甲兵胸甲,巨大的惯性拖着铁甲兵往后退,连穿数人,承受不了压力倒了下面,周围的士兵也被带倒一片,圆阵被撕开一道口子。

圆阵,里战马不断地撕叫,“撕,撕”不断地乱串,显然,受到了惊吓,骑兵不断地的安抚也没有用,战马撞到了数人后,带着骑兵奔向远处。

“杀,”黑甲军一伙,又卷土重来,战马不断地的撞击盾牌,黑甲军举起长枪向下刺去,铁甲军被刺穿了头骨,倒在血泊中,战马的铁套的尖角把盾牌刺穿一个洞,铁甲兵吃力的用盾牌挡住,不断地用戈勾向马腿,马应声倒地,戈

刺穿黑甲军身体,鲜血直流。

“开阵,”“架架”楚军骑兵与黑甲军战在一起,战马不断地撞击对方战马的头,“呜呜…呜呜”宁海骑兵加入战团,护卫,开始落于下风,圆阵,被撕开数十个口子,守阵的士兵都在血泊中。

一股难闻的血腥的气味,笼罩着上空,战场上,杀声震天,溟月近卫军与楚军军心尽失,一些士兵纷纷扰扰的逃离战场,被黑甲军射杀,“大人,快逃,”一位楚军骑兵提醒道,刚说完,就被一箭射死,鲜血喷在上官臣的脸上,上官臣大义凛然的回道:“楚国,没有逃跑的大臣。”说完,拔出剑自刎而死。

“撤,”黑甲军与黑衣人从青衣巷撤退,留下满地的尸体,血迹斑斑的鲜血染红街上,“把我方的尸体与武器全部运走,”

宁海方,把已方的战死的士兵与武器,放在牛车上,里面放入死鱼,向城门处走去。

一位城卫军卫队长神色慌张的来到城卫军军营,“开门,”“架,架”卫队长骑着马带人往帅营跑去,“诸位,楚国使者左司空上官臣今日晋见君侯,君侯有令让我等负责他的安全,希望,诸位能精诚合作。”城卫统领虎阳将军冷墨坐在太师椅上,看着下面的诸将。

“站住,将军在帅营里与诸位将军商议要事,”一队亲兵上前阻止卫队长等人,“让开,”卫队长刘樊之大声疾呼道,冷墨听到帅营外有人喧哗,停止了与诸将商议,来到帐营外,“樊之,为何在此喧哗,”冷墨开门见山的问道,刘樊之翻身下马上前恭敬地回答道:“将军,莫将在青衣巷发现许多尸体,正是楚使等人尸首,现场留下许多武器和袭击者的尸体,从穿着来看恐怕是军人的打扮。”刘樊之说出冷墨最不想看到的。

“虎阳将军冷墨接旨,奉君侯之命:虎阳将军冷墨因护楚国使臣不力,导致楚使等人在青衣巷被杀,本应抓捕下狱,念其旧功特恩其带罪立功,限其十日之内抓出主犯。”溟月侯使者来到军营宣布溟月侯命令。

“臣领旨谢恩,”冷墨目不改色接过溟月侯旨意,“将军,这也太为难你了,十日如何破案,”诸将纷纷表示不公。

楚国,大雄宝殿楚国公熊娣坐在宝座上,怒气冲冲的看着众臣,“寡人,派左司空上官臣前去溟月,讨论结盟之事,不曾想却被溟月人派军队所袭杀,所行数百人无一幸免,这是,羞辱楚国,上官臣之死不会轻易这么完了,诸位爱卿对此有何感想。”

“君上,这可是楚国的奇耻大辱,一国的使者可是代表本国,现在,楚使好心好意的出使溟月,却被溟月军队所杀,显然,这是溟月在羞辱楚国,微臣,认为当战,教训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楚国令尹万霖极力主战,“微臣,愿意出使溟月为上官大人讨回公道。”一位青年书生从文官队列中走了出来。

“这是,纵横家,公孙磷,这小子出来干嘛,又来出风头。”

“就,凭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就想去溟月朝堂真是痴人说梦”

众臣,都在哪里怀疑公孙磷的能力,公孙磷听到大臣在哪里议论纷纷的,不为所动,只是等待着楚公的命令。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后生可畏,特命,中军司马公孙谨为楚国大使,明日出使溟月,亲自向溟月侯下战书。”

“莫邪,司马晃,听命,寡人任命你为三军统帅等到战书下达后,即可,出征让溟月人知道楚国男儿不是好惹的。”

“杀,杀,杀”

楚国,朝堂上君臣以达成,出兵溟月的感想。

“翎元君,请留步,在下,不知道为何?要执意出使溟月,楚人都知道以翎元君之口才出使溟月,不曾,问题,难道,不知道,左司空上官臣是怎么死的吗?请,阁下,三思而行,”右司徒元翎叫住公孙磷。

“原来是,景阳君,有何高见?君子不立与高墙之下,这是,明哲保身的做法,不是,吾之做法,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才是吾之做派,士为知己者死,臣也之为君者死。”公孙磷双手背在后面,抬着头看着天淡然处之的回道。

“君子之害在于刀兵加身,何况是,被乱兵所屠害,君子出使暴力之国,实为不是明智之举。”

“大丈夫,行于事,何怕,区区刀兵,楚人,怎么会怕暴乱之兵,传出去,丢楚人之脸,食君之禄,忧君之忧,这是所臣者基本道义,明日,还要出使溟月,先回家收拾东西。”

“在下,无翎元君之雄辩之才,阁下,执意要去溟月,各自珍重,明日,霸桥与君择柳送别,”

“景阳君之恩情,在下记住了,他日在与君痛饮。”

元翎在楼台上目送走的越来越远的公孙磷。

“哎,这西河谷怎么就没一个吃的,”南云辰在树林里一无所获的转悠半天,连一个野兔都没有看见,无奈的坐在树藤之上,一脸的无奈的看着前方,“阁下,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突然,从树上跳下一个大约十五的少年,“你是谁?有何贵干?”南云辰警视的看着那人。

“阁下,不要太惊慌,吾见你末时还没进食,给你一个薄饼给你吃,”

“你到底是谁?为何?给我吃的,”南云辰迟迟不肯接下那少年的薄饼,一个从没见过的人怎么会这么轻易接下,谁知道是不是有毒,人心在此,已经,变得微不足道。

“哎,你真麻烦,给吃的还要说东道西的,吾之名神武,这下,可以吃了吗?”神武有点不悦的看着南云辰,手都举痛了那人不接。

“噗”南云辰接过薄饼吃着,听到神武两字,把嘴里的薄饼喷了一地,“哈哈,这名字,怎么不叫玄武,”南云辰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手里的薄饼也不小心掉在地上。

“你,这人好生无理,吾好生给你吃饼,你不曾,感激,还出言不逊的嘲笑吾之名字,”神武故作姿态的骂道,“对不起,吾不是故意的,谢谢你的薄饼味道不错,只是,掉了。”南云辰看到掉在地上的薄饼无奈的回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