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十八章溟楚之争(二)

帝国之殇 俊临 3167 2016-03-23 19:11:41

  “掉了,那就是没有了告辞了,不知道,这薄饼可是我花了几个碎银买的,心疼死了。”神武见南云辰不小心把薄饼掉在地上,那白白净净的小脸气得通红,双目圆睁眼睛冒出火花,怒视着南云辰,后者,只得赔礼道歉道:“神武小友,为兄不是故意要弄掉这薄饼,刚才,笑的太过一不留神就掉了。”

“那是,无心之过了,还好这薄饼还有数十个,足够吾吃了,也罢再给你一个也无所谓。”神武听到这解释苦笑不得,明明是笑话自己的名字笑的手舞足道,这才弄掉的,那没有办法,还好自己买了很多也吃不完,取下背上的包裹,用手拿出满是油腻的油纸,翻开油纸拿出还是热的薄饼,丢给南云辰,后者,一手接住刚要说谢谢,那神武早就跑了没影了。

看到天色已渐渐变黑了,时候不早了,该回山洞歇息了,起身,拿着薄饼往山洞方面走去。

林家小姐,林云曦来到树林里找一些干材拿去生火,可是,找了半天连树枝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林,枝繁叶茂的遮挡住了天空,使得能见度降低了许多,抬头看到除了树枝还是树枝,再加上天色以晚,四处漆黑一片,林云曦有点害怕的走在树林里,只得用手小心翼翼的在前方摸索着。

“有人吗?听到请回话,”林云曦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希望得到回复,可是,周围除了风吹得声音没有一个人影,手放在胸口只听见心脏砰砰的直跳,眼睛一眨一眨的,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找到了,”看到前方有干枯的树枝,飞快的跑过去,伸出肌肤如雪的白皙的玉手,如葱般的玉指在地上拾捡起干枯的树枝。

林云曦抱着树枝就往河边跑去,脸笑的桃花般绽放,一点都不想在这树林久呆,因为,怕黑,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呆在这阴暗恐怕的树林实在有点为难,来到河边架起,木堆,取出打火石,不断地用打击着,可是,试了许多次都没有成功。

直到,数十次,才打出火花,看到有火花,林云曦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是第一次,生火没有感到成功了,一种自豪感涌上心头,把打火石丢进木堆里,烈火把木堆引燃了,但是,想到自己这烤鱼的手艺就无比头疼。

“架,架”数百骑黑甲军往文昌街,武辰区急匆匆的赶去,这正是袭击楚使那帮人,登阳侯,公子元的侯府就在那里,这些人显然是侯府的府兵。

“有人跟来没,小心点不要留尾巴,把侯爷暴露了就不好,现在,近卫军那般人正在四处奔波,抓捕袭击楚使之人,尔等,前去观察,有尾巴即刻格杀。”黑甲军头领冷酷无情的下令道。

“若,”

“属下,遵命。”数十骑黑甲军骑着马往原来的方向跑去,前去查看有没尾巴跟着。

“千户长,前面听见有马蹄声,听声好像有数十骑,”一队数十人的近卫军正在永安巷巡逻,因为,楚使被杀一事惹得人心惶惶不可终日,在百姓的不断地施压下,溟月侯只得同意派数万近卫军加强国都龙阳城的守备,“陈都尉,前面有近卫军在那巡逻,看来,君侯扛不住百姓与楚使的压力正四处寻找袭击楚使之人,”一位黑甲军看到前面数十人身穿白色的近卫军盔甲手持长戈,在前面巡逻。

“撤,”

“站住,前面骑着马的是何人?不知道,按照《溟月律》宵禁时分,禁止,国人在街道骑马,或者,走动,”千户长听到马蹄声带数十人骑马追了过去。

数十骑黑甲军听到有人追赶了过去,纷纷的调转马头,“尔等在此等候,不可轻易妄动,”陈都尉小声对众人叮嘱道,其余的人齐声回道:“若,”相互间对视一眼决定如果出现意外,马上冲上去营救。

“这不是,林千户为何如此这般谨慎小心,吾等只是有事出去一趟,刚要回府就被拦住了,”

“原来是,陈都尉不知阁下此时出府有何公干?这,青衣巷刚出一件命案死者可是楚使,不知,阁下刚从青衣巷出来,可曾知道谁干得,好让兄弟们交差。”

“哦,楚使一案,在下实在不知,只是,刚好从那里经过,不曾,遇到什么人?”

陈都尉与林千户相互试探着对方,想从对方口中探出一丝消息,林千户看着眼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人,没有想到对方心思细腻找不到丝毫破绽,可惜,只凭现场留下的武器和盔甲很难判断是否是黑甲军的,万一,有人冒充抓错了岂不得罪了登阳侯。

“阁下,没啥事的话,请放我等回府,侯爷还等着回话,请在下不能久陪。”陈都尉见林千户在那沉思片刻,害怕,其猜出自己所做所为,找借口,早点回府这样还有点希望。

“放行,”林千户对数十骑近卫军下令道,数十骑近卫军不甘心的从包围圈撤出一道口子,放陈都尉离去,陈都尉带人往府里赶,此时,大部分的黑甲军全部回府了,登阳侯公子元直接召见了头领,问清了情况后,开始,有点担心楚国会报复。

楚国,翎元君府,府门外几个身穿褐色的盔甲的侍卫在门外守着,“踏,踏”从远处传来几声马蹄声,“奇怪,大半夜的谁会来到主君府上,”一位侍卫询问道,“可能是,一些商行在运输货物吧!真是的,大半夜的运输还要人休息不,持续了数日,真叫人苦不堪言。”另一位侍卫联想数日商行都是在晚上运输,随口说道。

“几位,小哥麻烦通报一声,我等奉莫邪之命前来护送翎元君,前去溟月,还请多多海涵。”几十位楚国翎卫军的打扮的将领来到大门前,翻身下马,双手合十低者头,恭敬地说道。

“诸位,都是行伍出身,应该知道,军人子夜是不能出营的,违者,杖的五十军棍,还不前去领罚,还怵在这里干嘛?”一位侍卫趾高气扬的抬着头拒绝通报。

“听说,翎元君身穿中军司马,却不成领兵出征,难道,不知道,怯战者,按《大月律》凡将领怯战不出者,处五马分尸之刑,中军司马,可是楚国带兵统帅之一,地位在大司马之下,军队核心之一,从不领兵说不过去吧!”一位百户长回击道。

“大胆,主君也是尔所戏弄的,那是君上的安排,难道,君上的命令不用听吗?听尔的语气好像有所不满,”一位身穿蓝色的紫云服,儒雅的书生,怒而回击。

那位百户长只见眼前这位,一头乌黑光亮的秀发垂直于肩上,面如白玉那般光滑细腻,每一寸如玉仔细雕刻一般,貌似潘安,凌角有度,天庭饱满,一双细眉,一双如大海一般深邃的赤目,鼻子高耸入云,嘴巴轻薄如纸,身穿蓝色的紫云服,脚踏轻月靴,世上竟然如此惊艳的美男子。不由得看呆了。

“在下,诸葛清铉,身为军师将领,为中军司马公孙磷之参谋,阁下,竟然是莫邪部下,应该知道军中的军规吧!凡下级军官对上方出言不逊,该当何罪?”诸葛清铉口吐连珠道,声音清脆婉约的如天籁之音般。

“罢了,都是为君上效命,不必如此这般,斤斤计较,诸位,溟月之行有劳大家,”公孙磷推开门站在门前对众人道。

“莫将,拜见翎元君,不知,翎元君前来相迎,请宽恕,莫将刚才乱言之罪,还望翎元君不要怪罪。”

“本官,又不是那些小肚鸡肠的文官,我等都是武将,何必讲究这些繁文缛节,诸位,府里有请,本官以叫人准备了薄茶几杯,还请,诸位不要见怪,”

“多谢,翎元君厚爱,我等此次前来就是为了翎元君周全,我等粗人只会舞刀弄枪,那会品茶,恐怕,只会如牛饮般一饮而尽。”

诸将随着诸葛清铉的步伐走进了翎元君府,“诸位,请随意,先休息片刻,子时五刻吃食,诸葛清铉你先带诸位将领去西厢房休息,”公孙磷叫诸葛清铉过来小声嘀咕道。

“主君,为何?这般在意那些将领,还带众人进府,万一,他们起了歹心怎么办?”

“清铉,你真的信是莫邪派来的人,莫邪此时此刻正在调兵遣将,为攻划溟月之事做准备,恐怕,这些人为君上所派,其目的是来监视本官,看来,公孙家族最近要低调行事,不能让君上抓住什么把柄,告诉,下人放精灵点,部门让他们抓住什么把柄。”

“大人,你身为中军司马却不曾带兵,君上,如此这般行事太说不过去了吧!大人,一心一意为楚国尽心尽力的,可,君上,把大人当作玩偶一般,放在身边充当参谋,军人,应该马裹裹尸,驰骋沙场,而不是,当一个小小的大使,主君,为何这般屈尊自己,……”

“好了,清铉不要再说了,还是,先照顾好那些将领,不能让他们心生不满,这样,对我和你,都不好。”

“诺,”

诸葛清铉向公孙磷行了一个军礼,向诸将方向走去,“诸位,请跟随我前往西厢房,晚餐,随后就到,明日,启程,会有人通知,”

“有劳,诸葛将军,这翎元君府不是一般的大,一不留神,就会迷路。”一位校尉打趣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