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十四章野外生存(一)

帝国之殇 俊临 3253 2016-03-05 03:53:08

  “阁下,好大的怒气,司徒敬玄只不过说了几句,为何?要动了杀气招招凶狠无比,欲置我于死地。”司徒敬玄见那苏家下了死手,脸上已有一丝不满的情绪,满眼怒火的看着苏家少爷,一股巨大的杀气从身体内爆发出来,感觉,体内的真气跳动十分激烈,有种破体而出的感觉。

“噗”苏家少爷左手握住已插进土里的剑,右手捂着胸口显然被巨大的杀气振动了五脏六脉,嘴里吐出一口鲜血,苏家仆人见状赶忙从衣袖里拿出丝绢,用右手拿住丝绢轻轻的擦拭少爷的嘴角的血迹,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擦拭完毕后,几个仆人用手扶助苏家少爷站起来,后者低者头无力的靠着仆人的肩膀已无刚才的神气,被人拖着往旅店里走去。

司徒敬玄本来想一剑杀了那个苏家少爷,但是,想到这里是玄月宗宗门所在之地,杀了他恐怕会引火烧身,把剑系回腰间,大步流星的抬头挺胸的正宇宣扬的走了进去。

周围的人见已无热闹可看,也回到了旅店里去,只剩下,那个小童子站在原地踏步沉思片刻,用手拖着小脑袋装作思:说不定铁拳门一会儿又找上门,自己可打不赢,搞不好会丢了小命,还是跟着司徒敬玄为好,保命要紧,“恩公,等着我不要走那么快。”不管他是否听得到,还是跟着跑进旅店寻找司徒敬玄。

“大人,申时,已到了该用餐了,吃了饭后再看也不迟,饿坏肚子可不好。”

“哎,本使已到溟月国数日有余,可,迟迟不见,溟月侯召见这如何是好?君上还等着回音,本使身为左司空就应为楚国效命,正所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已把个人生死放之脑后,个人荣傉算不了什么,只要与溟月结成兄弟之盟,死而无憾。”上官臣身穿白色秀着玄凤的图案的青云衣,下身穿着流云裳,腰间系着玉带一副中年的模样,刚俊无比脸上神色如常,语气温和的说道,放下手里的《国策》,独自叹惜惆怅。

“动手,”一个面带鬼面具的黑衣人冷酷无情的下令道,数十个手握着飞镰的黑衣人,纷纷点头示意得命,双手伸长着手臂甩着铁链,身子成弓形,脚下飞快的移动着,行如鬼魁般,不断的飞舞着飞镰收割着生命,如地狱来的索命使者一样,大势的屠杀。

“不要杀我,……”

“啊!”

青月院,里惨叫声连连不绝于耳,数百人来不急做出反抗,就死不瞑目的倒在血泊中,院里四面八方都躺着卫兵与仆人的尸体,都是被镰刀割断喉咙而死,鲜血从喉咙处不断流出来,死状惨不忍睹,这里已然成修罗场,血腥之气向空中蔓延。

难闻刺鼻之及,令人作呕,一队卫兵闻声从内院赶来,领头的见外院空地里躺着许多尸体,其中还有自己的兄弟的,悲愤的下令格杀无伦,“杀,”数百声喊杀从数百卫兵嘴里喊出来,手握长枪的冲过来,黑衣人冷笑一声,一群乌各之众,数十黑衣人用飞镰组成一张巨网,冲进卫兵的阵行里,疯狂的屠杀着,镰刀不断的在空中飞舞,枪林密布的,无数的卫兵倒在血泊中。

几个黑衣人一不注意被刺穿胸口,口里吐了一口鲜血倒下了,被杀红眼的卫兵刺成刺猬,黑衣人见同伴不断死亡,也更加疯狂起来,不一会儿,卫兵被系数屠杀完毕,往内院杀去,楚军弓箭手赶到了跪着身子,笔直着上身,右手拿着弓弩,对准黑衣人,后者,见楚军赶来了无法与之抗衡,只好,撤退。

楚军弓箭手收好弓箭撤退了,一个校尉叫人把这里尸体和血迹清洗干净,“将军,点好人数了,伤亡数百人,大多是溟月的仆人和卫兵,”一个楚军清点人数后如实禀告道。

校尉得到情报后,向楚使左司空上官臣说明来由,并询问是否报官,后者只是轻声细语说了几句,没有放在心里,也没有报官意向,上官臣知道有人会刺杀他,估计是反对派。

“侯爷,属下无能没有能刺杀楚使,本来,已经杀进内院了,可曾想,楚军赶到了,无法与之抗衡,我们伤亡太重,无法再发动攻击,只好,功亏一篑。”

“陸钧君,你太让本侯失望了,你先不要出去等风头过去再出去不迟,”

“属下,告退。”

公子元听到刺杀失败的消息后,一脸严肃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手下,强压着怒火,知道此时此刻在生气也于事无补,怎么听天由命了,希望,父侯以国家安危为念,能拒绝楚国结盟的请求,看来,这一夜公子元是无法入睡了。

而云灵子等人这时正往宁海方向飞去,怕再次发生魔宗偷袭之事发生,所以,休息完毕后,加紧赶路。

时间已到了次日辰时一刻,在这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空气清新的早晨,玄月宗人早已起来开始一天的忙碌,而负责宗门测试的公孙瑾带着几名弟子来到静谧峰,警戒台,“当当”石钟再次敲响。

在云记旅店休息的众人,听到钟声整理好衣服后,纷纷扰扰的推开门快速走下楼,往静谧峰方向走去,走了大半时辰的路程来到了静谧峰,众人望着不远处坐落在群山环绕之中的玄月宗,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想早日通过审核加入玄月宗。

“这,玄月宗的宗门测试会不会太难,听说,能通过的人寥寥无几,大多在第一关淘汰出局,根本,无缘第二关。”

“哼,我看未必有那么难过,你们不要长他志气灭自己威风,如果,真有那么难过,不会有数万弟子在此修行。”

“小子,不要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这玄月宗在怎么不济也是天下第一大宗,他们是不会这么轻易让我们过的。”

众人议论纷纷的都在猜测这第一关有多难,大多数人内心深处认为不会太难,都认为自己能过,只有,少数人认为没有那么容易。

“欢迎,来自天灵大陆四面八方来的道友,这是,开宗收徒正是一百年之轮回,第一千三百期学徒收徒正式开始,上次已说了玄月宗的历史,这里,再说一遍第一关,野外生存,考验的是大家的意志力,正所谓,修道是人之最漫长之事,也是最寂寞的事,要靠各位的意志力。”公孙瑾带着几名弟子来到静谧峰宣布第一关规则。

“第一,不准自带食物如有发现者,视为弃权,第二,不准自带武器,开始时自会向诸位统一发放所需装备,第三,不准攻击他人如有发现者马上逐出玄月宗,第四,遇到危险时可以发射红色的响箭,弃权发射黄色的响箭,考核的地点位于南面的云河谷,时间为期十天,先点名,再发放装备,领完后正式开始第一关。”

“司马成,轩辕鹤,司徒敬玄,敬灵……”点名用了数个时辰,众人见手里的装备有种想哭的感觉,一把短刀,一个弓,几筒箭筒,几支响箭,一个火把,一个打火石,这些跟原始人有何区别,这怎么可能生存十天。

公孙瑾闭着眼双手合十口里念着口诀,空中出现了一个十字星阵把数万人传送到云河谷,完毕后,睁开眼睛,“不知,这次能收多少弟子,希望,能招收到一些英才,壮大玄月宗的实力,最近,血影宗等魔宗一直都在扩大实力,中原,已到了多事之秋,要早做打算为好。”一个玄月宗内门弟子感叹一声,公孙瑾用幻影术观看着云河谷的情况。

“这里,是什么鬼地方,迷迷糊糊的什么都看不清,玄月宗到底搞什么鬼?”

“这里,雾气弥漫的都分不清方向,大家还是靠近点为好,万一有啥情况好相互照应,”

“小子,小心点干嘛撞到我,会不会走路的简直没有带眼睛。”

第一批五十人先进云河谷,可是这里被雾气所笼罩,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走路撞到人都不知道,所以,这些人决定还在围在一起走,安全点,毕竟,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地方,心里有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人一旦感到恐惧就会葬失观察能力,更容易出现问题。

可是,一旦人有了私欲也会变得如同洪水猛兽一般,凶残无比,几个心怀恶意的小人,趁着大家一起往前走的时候,突然,拔出短刀,賊迷鼠眼的相互看了一眼,露出狰狞的笑容,一个满脸痘痘肥胖的脸的胖子,眯着小眼睛,眼珠灰溜溜的打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着眼前穿着布衣比自己矮个头的瘦子,趁他没有注意,假装上前攀谈几句,靠拢着瘦子身边,几乎是贴在他身上,嘴里吐着气息打在后者颈部,“兄弟,你说我们还要走久,我这么胖实在走不动了,要不你背我。”胖子随口说道。

瘦子听到后面有人在说话,转到个头看着一个满脸痘子肥头大耳的胖子正对着自己说笑,一脸的冷汗,咽了一口冷气,“不用了吧!我实在背不动你,走不动可以歇会再走不迟。”胖子突然伸出肥大无比的充满肥肉的右手,用手捂着瘦子嘴巴使他说不出话来,左手拿着短刀刺向他的背后,“哧哧”刺了几刀,血花溅在他脸上,瘦子的背已经血肉模糊。

狠狠的把瘦子推到地上,瘦子气绝身亡,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不知道为何?要杀自己,可是,他已倒在血泊中,胖子见自己杀了人也感到一丝恐惧,两眼放光已经呆住了,害怕的丢下刀,惊慌失措的向后面跑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