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十一章玄月宗收徒

帝国之殇 俊临 3272 2016-01-16 22:48:43

  天灵大陆共有大小门派数百家,星云密布的散落在大陆的四处,习武者和术师各自属于一种门派,术师正道有六宗十门之称。邪道也有六宗十门之称,正道以玄月宗为盟主,玄月宗位于秦越国的青州,青月城,玄武山,周围被云彩覆盖,使人无法窥视其中,整个宫殿如同悬宫一样飘荡在彩云之中。

而邪道以天魔宗为盟主,天魔宗位于西南部,薛国,雪霁山,整个山被血煞之气笼罩着,过路的行人只要经过这里就会变成一滩血水,渐渐没人敢经过这里,被人称为“鬼山”可见畏之狼虎,自从夏朝开始,正邪两道开始数百年的争斗,激战数千场双方死伤无数,血流成河,尸集如山,许多门派为之灭亡,但,这场争斗还会无休止的持续下去。

正道打着邪道在世以邪法迷惑众人,危害苍生的旗号,只有举起正义之刃将其灭亡,邪道的来源谁也说不清,只知道,自从玄月宗成为正道盟主起,天魔宗就率领魔宗与之抗衡,想取代玄月宗,一统正邪两道,没人知道玄月宗来历,而天魔宗来源也是一个迷,有人推测天魔宗可能脱胎与玄月宗,两者如同水火不容之势,无法共存天灵大陆,而武者也分为正邪两道,正道以剑宗为盟主,其宗主正是剑圣龙箫,邪道以魁拔门为盟主。

玄月宗这个天灵大陆的霸主有着,数千年底蕴的庞然大物,坐落于秦越国,东南方,青州州所,青月城,玄武山,此座山占地数万亩,有数百个山峰组成,每个山峰有数十个山脉,里面拥有不计其数的天地灵才,和灵兽,共有一个百堂,有六个堂,是练武之地,堂下设有坊,每个堂占有十个山峰,分别是赤火堂,邢天堂,青风堂,惊雷堂,殷月堂,静水堂,这六个堂正是玄月宗习武之地,赤火堂一直排在六个之首。

这次,开宗收徒离上次收徒经过数十年,玄月宗每隔十年收一次徒,旨在为宗门增加新鲜血液,也要淘汰一些不适合修炼灵气之徒,因为,要和天魔宗交战的话,必须是精英,太多的低级灵徒只能充当炮灰,就算有一万灵徒也于事无补。打杂之徒已有数千,已经足够了,因为,得知青玄门到处派人寻找英才感到压力,故而提前收徒,这个消息如飞箭射出去一般飞快的传遍整个大陆,把秦越国将要举行的夏季大典的风头压下去了。

没有,想到这个消息差点没有引来,秦越王宫里的御林军的镇压,这个,旨意正是秦越王下得,因为,感到自己被玄月宗所羞辱,因为,祭天在即,此时传来这件事,是打自己的脸,那些被征集修祭台的民夫听说后,纷纷逃跑往玄月宗跑去,使得祭台无法开工,只得从诸侯国里征集,这才得以重新开工。

但,丞相等人反对,因为,秦越国的实力无法与玄月宗抗衡,一旦,开战,势必会削弱秦越国的实力,万一,引起,玄月宗的报复到时候,就无法挽回了,普通军队无法修炼灵气的人交战,再者,玄月宗再说也是秦越国第一门派,一直守护者秦越。

秦越王,这才平息满腔的怒气,把注意力回到祭天大典上,各地诸侯马上就要来到京城,这百个诸侯接待工作也是头疼事,还有,诸侯随从怎么安排令秦越国君臣无比头疼,放下出兵讨划玄月宗之事。

天灵大陆上的人自从听到玄月宗,开宗收徒蜂拥而至青月城,青月城一时间所有的旅店,酒肆爆满,数万人纷纷来到青月城,太守,只得派军队不时的在街上巡逻,时常,有人去衙门报案称有人醉酒闹事,县令几乎每天派捕快整天去街上抓捕,监狱也关押了数百人,捕快看到这些醉汉,边吐酒泡边说自己是玄月宗人,哼,你们还想去玄月宗下辈吧!

城门校尉得到太守通知,严格把守想去玄月宗的人,把人数限制到一百人,这样下去,青月城,还不被那些人闹翻了,这被,州牧知道了,自己的官职可就是,丢掉了。

“先生,这玄月宗究竟是什么门派?为何?有那么多人都想去。”公子疑也听到这个消息,问正在为自己教授书籍的司马詹,“噹”司马詹拿起竹简打在公子疑头上,“公子,难道,不知道,上课之时,不能思考其他之事,这样,对教授者,是不敬的。”后者,用小手摸摸被打痛的小脑袋,用稚嫩的语气不甘心的回道:“学生,知错了,先生,勿要责怪。”说完拿起《国则》继续看。

司马詹听到这个消息,强至按下内心深处的激动之情,知道,自己不能离开这里,答应,君侯要细心呵护公子疑,只有放弃这次机会,又不是,去不了,还有,下次,机会。

“玄月宗是术师的圣地,也是秦越国内第一门派,位于青月城,玄武山,有数万宗徒,也是正道六宗十门的盟主,加入,玄月宗,在天灵大陆上,没有人敢随意欺负你,但,入宗的条件极为苛刻,需要,过十关,才能进入,进入后,先去外门当打杂弟子,通过内门考核,才能正是玄月宗的人。公子,你想去的话,只有放弃君侯之位,修炼之人是不能有权位之心,这样,才能不会被心魔控制。”司马詹抬起头看窗外连连不断的微雨,忧伤之情不尽悠生。

公子疑听到此处脸色有点忧伤,知道父侯一直对自己的期待,是想自己能够继承宁海国,可是,一但,去了玄月宗就意味着自己今生与宁海国君主之位无缘。司马詹看着这个比自己小六岁的儿童此时此刻,已有忧伤之情感到愧疚,只是,身在诸侯之家哪里没有什么快乐之言,

玄月宗,云烟峰,殷月堂,堂主云昊对自己的大弟子云灵子吩咐道:“这次,开宗收徒,掌门同意我殷月宗多收百人,云灵子,这次收徒之事就交由你了,徒儿,你身为宁海国之人。可否,知道,哪里可有天资聪慧之人,数百年了,殷月堂一直被压在五堂之下数百年,也该是我们翻身之日。”说完,脸上露出一丝苦楚,想当年,殷月堂可是六堂之首,只是,因为,几百年,被誉为殷月堂百年第一奇才的诗子虞,本来,被推荐为下任堂主,谁,知道这个殷月堂崛起的唯一希望却为了一个魔女与宗门走上对立面,加入了天魔宗,从以后,宗门就严格控制殷月堂的人数,每次只能招收数十人,严重限制殷月堂,从那以后,一直被五个堂压在脚下。

“师尊,弟子认为宁海侯之子,江疑,倒是一个合适的人选,从子虽然只有六岁,但,他属于玄水体,此人的水灵根一旦,打通水灵之气就会源源不绝的如滔滔江水为其使用,他从小天资聪颖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只要,有良师加以辅佐,日后,一定会成为殷月堂崛起之人,听闻,青玄门,最近,四处派人到处到各诸侯国,找英才看来,想要重新夺回正道盟主之位。”

“不如,派人直接与宁海侯说明我们的本意,现在,宁海与楚国交恶,只要,他的最喜爱的公子,能加入玄月宗这样,楚国一定会有所忌惮,不会,再轻易发动战争,就算,发动战争也不会派人暗杀公子疑,以,宁海侯的本事不会看出其中的益处,不如,近几日就派人前去,免得夜长梦多。”

殷月堂内云昊师徒几人正为收徒之事,讨论起来,只是,达成一致要招收宁海侯之子江疑为门徒,只要,能否通过宗门考核是另回事,大师兄,云灵子带着几个师弟往宁海方向飞去。

云梦阁,云枫杨正在星云阁清云楼与秦越国大将军元英,讨论为何面对大王立王子羽为太子之事,“阁主,现在,大王想要在祭天大典,欲立庶子王子羽为太子,此乃,乱国之兆,请,阁主念在天下苍生之念的分上,请给王子恒指条明路。”

“大将军,不是不知道,大王的性格,没有人敢在祭天大典上,公然在天下诸侯面前反对立幼之事,难道,大将军不知道前朝,夏暨王杀大臣之事,就是因为反对他立庶子,现在的大王就像那时的夏暨王,刚愎自用,容不得别人半点反对,现在,秦越王朝在他的自理之下,江河日下,诸侯之间纷争不断,而,大王无法控制,只知道,立太子之事,把国事放置一旁,难道,还是一个明君吗?而王子羽为人阴险狡黠,心机太重,又懂得伪装,才得到,大王青睐。”

大将军,元英听到云枫杨这番言论,大失所望,没有想到,天下最聪明伶俐之人居然,置身事外,丝毫不管天下之人死活,想到这刚俊的面庞露出一丝怒气,双手握成拳头状,骨头握着哗哗作响,强忍着怒气,咬牙切齿的说道:“阁主,难道真的如同铁石心肠一般,丝毫不管天下人的死活,云梦阁,不是一直打着为天下人请命的旗号吗?难道,只是为了打响名气惺惺作态,王子殿下还等着阁主的答复。”

“大将军,请先退下,这件事,容我考虑一下,这件事,被大王知道了,恐怕,对我们都不是好事,”云枫杨起身做出请的之势,后者,带着满腔怒火,愤然离去,看着,站在窗户边上的信鸽,那英俊潇洒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看来,玄月宗收徒之事是真的了,有意思,这两件事足以搅动整个大陆,太子之争,越来越有趣了,到底谁是最终赢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