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十二章玄月宗收徒(二)

帝国之殇 俊临 3156 2016-01-23 01:26:05

  “大师兄,恕秦玄愚笨有何师尊这么在意哪个六岁小孩,天下有天资的人多如繁星,这江疑不过是其中一颗而已,也并不是惊世骇俗之大才,过目不忘那算什么本事,被大师兄和师尊夸的神乎其神的,依我看来只不过其出身高贵而已,这种,小事交给大师兄就行了,师尊真是小题大做。”秦玄容颜淡雅脱俗,身上散发着一股清新自然的书生气,手拿着最喜欢的清月扇不停的扇着,剑眉,一双如海洋深邃淡蓝色的眼珠,鼻子高耸入云,淡簿如沙的嘴唇,身穿银白色的金菊秀边的清风明月袍。

秦玄为殷月堂的二师兄,時年,二十岁,这个本是意气风发精力旺盛的年纪,该出去闯荡江湖的时候,打拼事业的时机,但,为人处事十分低调,没有什么功名利禄之心,只想修练,就是,太低调殷月堂数百人没人知道他实力和存在,可见此人有多低调竟然没有人知道他存在,一直呆在自己的小竹峰,每天,拿着剑对瀑布狂砍,只为早日超过大师兄云灵子。

这次,本来不想去宁海国找江疑,好像,这次开宗收徒不关他的事,这个修炼狂人只关心自己的修炼,仿佛,这个世界只有修炼功法才会吸引他。云灵子想到自己这个师弟就感到无比头疼,每次,自己有事去小竹峰找他,居然,被他直接轰出来,令自己颜面扫地,所以,这次,直接在小竹峰外不断的用水雷术狂轰滥炸,后者,被吵的无法才同意,后者,嘀咕的说过不停,云灵子,感觉师尊把他带出来是个错误,想到这里感到眼前一片黑暗,这个唐僧还不把自己烦死,只得说这个是师尊命令,后者,才安静下来。

云灵子听到秦玄还说这个风凉话,明显的对自己把他从小竹峰轰出来,有怨言,如果,自己同意他回去,后者,肯定会兴高采烈的大叫师兄英明,化作一阵风逃走,自己也愿意这样做,只是,还有几个师弟看着,只好,压着这个不切实际的而又荒诞不经的想法,眼睛露出一丝怒火,后者,差点没被吓得从空中掉下去,秦玄只好硬着头皮低者头往宁海方向飞去。

而玄月宗的山下聚集了前来参加宗门测试的数万人,把山下围的水泄不通,“玄辰子,你看这如何是好?这山下来了数万人,可是把下面的客栈住满了,这么多人万一闹事起来可不好控制,庆氏客栈的掌柜可是做梦都笑醒,听说赚了数万两,哎,这个老蛮子真的是掉钱眼里了。”一个白发苍苍身穿雪白色的青袍,老者站在云峰上望着下面多如牛毛的前来参加宗门测试之人。

“灵老头,怕什么?这里一大半不是真心愿意修炼术法,只不过,为了增加自己的名气和地位。沽名钓誉之徒比比皆是,恐怕,这里之人大半都是,只要,给他们一点苦处自会离去。”玄辰子无情的打击灵苘子,使得后者气得胡子都立起来。

“辰时以到,公孙谨可以宣布测试开始了,我倒要看看有多少滥竽充数之徒,希望,这数万人能找出真正有天赋的人,听说,其余宗派也开始招徒了,只有,青玄门才能与我们抗衡。”

“噹噹”巨大响声震动天地,是从静谧峰上的警示台传来,警示台是玄月宗观察来犯之敌前哨,因为,玄铁钟能传声千里,可以使周围的人听到迅速的来到现场,“公元前1900年,神龙十年,七月初一,玄月宗第百次开宗收徒仪式开始,吾乃刑法长老座下大弟子公孙谨是也,欢迎,各位不辞辛劳从大陆四处来到秦越国,青月城,玄武山。可见各位一心向道之心,但,修道不是一下而就,需要,各位道友有持之以恒的心,有倒是有志者事尽成。”公孙谨身穿橘红色的凤凰临月衫,站在警示台上,如雪一般白皙剔透的英俊的无死角的面庞,正聚精会神盯着下方。

“玄月宗建立于新月王朝距今已有数千年的底蕴,现为正道六宗十门之盟主,带领正道与魔道展开数千年的血战,一直以除魔卫道为己任,自古以来,邪就伴随着正而生,邪是人的贪念,欲念,邪念,杀念,所演化而来,邪之所以为邪,是因为,其修炼的功法太过血腥暴力,时常,需要以人血为引子才能修炼,正道,是带领人们走上大道之路,天道酬勤,长路漫漫需要,我辈努力,只要,人们还有邪念,邪道就不会灭,所以,正道就举起正义之利剑将其斩杀,玄月宗由玄月真人所建,宗名由此而来,测试,分十道,第一道,考验大家的毅力,需要大家在野外生存十天,不能自带干粮,发现,视为弃权,第二道,需要穿过迷惘森林,哪里充满各种瘴气,放心,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容易产生各种幻觉……”公孙谨细心的介绍测试事项。

山下之人被钟声震动的,晕头转向的,感到头晕目眩的想要呕吐,已经倒下一大片,双手放在耳朵上,想要这样阻止声音传进耳里,但,没有什么用,有的人被钟声折磨的痛苦的满地打滚,有的意志不坚定之徒,连滚带爬的爬起来,狼狈不堪的逃走了。

顿时,已有数千人离开,公孙谨身为考核之人自然把一切尽收眼里,只是,眼里波澜不惊的,看不出丝毫的感情,微风吹起耳朵边的秀发,微风轻轻的打在脸上。“停,明日,开始第一道测试,希望,大家能够准时到达,误期者,是为考核失败,”

“头领,这些玄月宗之人好像往宁海国,方向飞去要不要在半路猎杀,趁他们不备正好可以一举拿下,现在,玄月宗开始,新的开宗收徒可能无暇顾及这里发生的事,这可是天赐良机,如果,拿下一个带回去可是大功一件。”一个血影宗的门徒用乌鸦般难听至极声音建议道。

“天魔宗,怕他玄月宗我血影宗可不怕,血影宗从没缩头乌***领,我可是有数十人怕他区区几个人不成。”

“动手,”明显哪个头领已经被自己手下说动,那黑风衣下面带着血魔面具的脸,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好像,看到自己被宗主赞赏有加的情景,居然,被这么容易被手下说动数千年来,可是,开天辟地的头一个,数十个血雾向云灵子等人方向飞去。

“公子,楚国来信邀请我们明年一起出兵攻打宁海国,不知道,葫芦里卖什么药,我国可是从来没有与宁海交战,现在,楚国拉我溟月国下水,可是其野心勃勃,如今,北江,东岶,中渠,等国在楚国压迫下为其出兵,楚国只出十万,却要我们出二十万,这不是,拿我们当枪使吗?”

“谨思兄,所言甚是,本公子身为登阳侯,自然为溟月出力,自会极力劝告父侯,可是,楚使已经来了,真是棘手,父侯把他安排在使馆里派人保护,不好,暗地里下手,”公子元正站在酒楼二楼的窗户边往对面的使馆看去,手里的拳头握的哗哗作响,身后,站着数十名黑衣人,这些黑衣人都是自己的死士,带来正是为了杀掉楚使。

可是,使馆附近有数百名士兵不停的巡逻,周围都有人暗地里监视者,混合在百姓中难以分辨出来,楚使带来的楚兵把守在使馆各个要道,楚使,整日呆在使馆里不出来,放出风来如果,他遇害楚国一定会出兵溟月。

而酒楼里人多眼杂的,三教九流之徒,都混迹在此,不难说有楚军细作,虽然,自己把一个包房包下来,难免隔墙有耳,一动手一定会惊动守军,自己的人可挡不住数百军队的攻势,只好放弃了,咬牙切齿的下令道:“撤,”数十人打开窗户,“唔唔”吹个口哨,附近的人马上驾出来马车。“公子,快走,”后面的黑衣人拿着剑警惕者看着四周,不一会儿,公子元等人跳下窗户,跳上马车离开了。

“客官,你的菜来了,”小二端着菜打开房门看到里面空无一人,摇头晃脑的叹气道:“真是,一群怪人,叫了菜,居然不吃,不是,折磨人吗?”

“师兄,好像有血腥之气,难道,有魔教之人。”

“啊!”

几个血雾突然包围几个灵徒,瞬间将其吸成干尸,几个血影宗之人用血爪将撕成碎片,化成无数的血片纷纷扬扬落下,空中,还有一丝血气,令人作呕,秦玄看到同门的惨死橘红色的妖瞳,冒出一丝怒火,“哈哈,没有想到正道之人的鲜血比普通人血好喝多了,”几个血雾消失了,几个穿着黑色的黑风衣的血影宗之人,用舌头舔舐嘴边的鲜血,显然是刚才几个人的血。

“小子,还是乖乖的把血献出来,给本大爷喝,本大爷喝高兴了,可以你一个全尸,不然把你心挖出来,吃了,不知道,好不好吃,哈哈。”几个血影宗的人嚣张的笑道。

“找死,水灵之剑,”无数的空气中的水蒸气聚集起来,形成无数的透明的水剑,呈万剑齐发之势,这时,云灵子出来用水雷术将其轰杀,后者,无法相信自己会被这样轰死,空中,响起几声巨响,几个血影宗人被轰成碎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