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十三章玄月宗收徒(三)

帝国之殇 俊临 3241 2016-02-28 03:22:18

  “青衣拂来,晶珠如雨泪满衫,可怜伊人苦等寒窗数十载,却不见君人归,伤心欲绝朱颜改,只化作尘埃苦作生。这几句出自云锦的《恋伊人》不知诸位感觉如何?”只见一个美如宋玉,面如瑰玉,五官精致无比,如诗如画的身穿血红色的紫金袍清秀书生,此人正是血影宗神影堂血门十煞之一血衣书生鬼珏,修为灵羽上期第一阶。

鬼珏用血红色的血瞳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云灵子与秦玄,云灵子见血影宗等人现身了,只看了一眼鬼珏心里有种被大石压身那种令人自息的感觉,由然而生,此人修为在自己之上,看来得小心谨慎的,想到这里云灵子不想怠慢,一咬牙,只有速战速决才能有一线生机用猛烈的攻势,与面前的血影宗人展开激战,后者,几个血影宗人明显感觉到云灵子与之前不同。

鬼珏一身紫金袍,手里不停遥者羽扇故作书生状在一边观看,只是感觉不对自己被人无视了,突然一脸黑线清秀的面庞已有一丝怒气,剑眉耸立,血色的血瞳已怒火攻心,嘴角抽搐一下,显然,已动了怒气被人忽视这么彻底,见谁也会怒火冲天的,这些人居然敢不给自己面子好大的胆子。

“嘎嘎,”突然一只血鸦突然出现在鬼珏的上空,“哦,原来是堂主来信,不知道,所为何事?”鬼珏一脸茫然道,“今日,天魔宗有异常,恐有异动?怕是要对宗门不利请速回。”鬼珏伸手一吸把血鸦引到手里,用力一抓空中出现一排字,鬼珏脸色暗沉叹气一身大手一挥:“宗门有变,速回。”说完,带着身边的宗人离去,几个与云灵子激战的血影宗人,对视一眼相互点头道,突然,跳出交战圈,正要离去,被云灵子看到了,抓住机遇一击击杀。

“阁下,青山不改绿水常流,后会无期,下次再来领教阁下高招。”

“师兄,还是先离开这里找一个地方休息先,再去宁海国找宁海侯,经过,一场恶战,灵气消耗过大,怕是,不能御风飞行了。”

“如此甚好,为兄正有此意,这里不是久留之地,还是早日离去为好。”云灵子已感觉到自己体力不支,灵气消耗过量,不能再支撑他在空中飞行,只得同意秦玄的话。

云灵子等人向东南方向飞去,看来是想找地方休息,用以恢复消耗严重的灵气。

溟月国,因楚使的到来,原本,平静如水的局面马上如一声石响,激起一丝波浪,已登阳君为首的反对派极力反对与楚国结盟,但是,以武罔君为首的主和派主张与楚结盟共分宁海。

“先生,你贵为楚国司空为何还要亲自出使,敝国,令敝国蓬荜生辉这是溟月无上光荣,听说,贵国出动四十万大军可有斩获,”溟月,光绿卿,公孙宏身穿便服,端正身子正坐在楚使面前安静的喝着茶,等候楚使回答。

“公孙先生,可是溟月国的翘楚,不知道,外交上公然问他国之事是对他国不敬吗?今日,所谈之事,是结盟大事,请,不要故作姿态,本使,前来是与贵国君商量明年开战事宜,不知,贵国君侯是何打算。”

“左司空大人,这事,关系重大,君侯一时还来不定主意,只因,朝臣一只争论不休,君侯实在没辙,所以,再宽限几日,如何?”

“那好,本使,在等几日,楚公还等着回话,可不要,让楚公等不耐烦了,”

“告辞,”

经过,几场讨论后,溟月国,光绿卿,公孙宏离开了驿馆,“大人,为何?溟月侯迟迟不宣,大人觐见,难道,是不敢见大人。”一个侍从小心谨慎的在身边提醒道。

“还是,再等几日,我到是想看看,这君臣卖得是什么药?”左翎冷哼一身,拂袖而去。

玄月宗玄武山下的云记旅店,已是人山人海的挤满了人,这些人都是前来参加宗门测试的人,来自五湖四海之徒,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

“公子,这里就是云记旅店,这可是一家数百年的老店,这里虽然比不上锦州的酒楼,但,也相差无几,再说,这里,离上山之路最近,这也不是没有办法之事。”一个身穿白色侍从服一脸的肥肉的书童,说话的时候脸上的肥肉一动一动的,真是,令人作呕用谄媚的语气说道。

“小子,哪里跑偷了铁拳门门主的令牌还想跑,门都没有,”几个身穿黑色的服饰的大汉骑着高头大马,追着一个满头大汗淋漓的少年,往那位公子面前跑去。

那位公子头戴草帽的趴在马上,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在一边作壁上观,可是,没有想到那个一脸的泥土的身穿青色的破裂衣服的少年,看到有人在哪里就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一脸喜悦的跑过去,心想:可算,找到人了,见此人的打扮一定是富家公子,来头一定不小,铁拳门的人一定不敢妄动。

“小子,死心吧!本公子是不会救一个不知底细的人,再说,你偷了人的东西,被抓也是应该的。”那位公子无情的拌着一张脸,无所谓的说道,这句话。好像一道闪电一样把少年的心击沉,脸上的泥土黑黑的一团使人看不清面容,只听到一声抽泣,就知道,他很伤心。

铁拳门的人已经把他包围了,“小子,还不快点把东西交给出来,不然要你好看,”领头人,下令下马,众人下马后,拿出刀,露出雪白的刀片,对少年露出狰狞的微笑,在少年看来这无以是来自魔鬼的笑容,害怕的啰嗦的向后退去。

突然,闪出一道光影,飞转的身子一阵狂踢将铁拳门人,踢开,“来者,何人,为何?要管我们铁拳门之事,活的不耐烦了。”领头人,用手捂着胸口,喘气的说道,胸前有一道鞋印,可以看出是被人踢开来,几个铁拳门飞舞着刀呱呱叫的向来者砍去,那人,斜着身子如陀螺一样向四周旋转,来躲避。

那人,冷笑一身,拔出剑,只是几个回合就将几个铁拳门人,砍伤在地,还没看出来,剑法就被砍翻了,几个铁拳门人,用右手捂着伤口,血一直往下流,手里衣服上都是血,强忍着,疼痛,见打不过只好灰遛遛的逃命般的连滾带爬的离去,留下,一地的血。

“阁下,为何?见死不救,真的那么如同铁石心肠一般,看到一个少年这样被人欺负,却无动于衷,万一,被杀死怎么样?良心何在?阁下,这样的人实在无法修道。”那人,对那位公子失望道。

“恩人,真的是曾翎的救命恩人,请受我一拜,”说完,刚要下跪被紫衣青年拦住了,“举手之劳而已,这是任何有良心的人都会做,不像,某人穿着华丽的服饰,骑着高头大马,却说出这样冷血无情的话,这样的人还想来玄月宗。”那位青衣少年见那个穿着破烂不堪的年轻的小童,正要下跪了连忙用右手拉住他,用力提了上来。

周围的正在吃饭的人,听见外面的打斗声纷纷的放下筷子停止了进食,“那位少年怎么会那样?眼睁睁看着那个小童被人追杀,要不是那位青衣少年及时出手,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一个身穿草衣的头戴斗笠背靠着墙正拿着酒大口大口正吃着的少年,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

众人看到地上的血迹,无不大吃一惊,没有想到有人居然敢在玄月宗门下闹事,这不是,打玄月宗的脸面吗?这事,传出去必定会令正道其他门派耻笑,万一,玄月宗追查下来可不是一般人能担待的起的,但是,看热闹的心情是有的。

“你说,这个铁拳门为何?要追杀那个小童子,这小童年岁不大,竟然敢偷铁拳门的东西,这不是,老虎嘴里拔牙明摆的找死吗?”

“谁说不是,刚才好险,就差点闹出人命,要不是那个青衣少年及时出手,要不然,那个小童就命丧当场了,那个,贵公子,居然在一边作壁上观一副无所谓看热闹的样子,”

……周围的人纷纷扰扰的七嘴八舌议论着谁是谁非,“阁下,请问尊姓大名,为何?要多管闲事令本公子如此难堪,有何居心?”白衣青年从马上一跃而下,恼羞成怒的看着青衣青年,越想越气,突然,右手快速的从背后拔出剑来,用食指握住剑柄,举起剑来,脚下行云流水的成S字行快速移动到青衣少年面前,不断的飞舞着剑向青衣少年连劈带砍的。

后者,斜着身子不断的向后移去,快如闪电般取下剑,用剑鞘抵挡白衣少年的进攻,这小子好快的步法,怎么这么快,原来是,凌云步,怪不得,这么快,白衣少年如实想到,青衣少年丝毫没有与他交战的念头,可是,白衣少年已经动了杀心,见青衣青年一直用剑鞘抵挡这是,看不起自己的表现,堂堂的苏家少爷能吃这个亏。

“翎雨剑法,第一式,落叶归根,”白衣少年双手合十剑正中紧紧握住,快速着出招,无数的剑影如雪花一样落叶不绝,身子成弓形,脚踏十字步,眼如鹰光露出杀气看着他,用猛烈的剑势,剑法如落叶归根一般,绵延不绝,向青衣青年杀去,后者,不断的跳跃式的躲避,还是,没有出剑的意思,好像,没有把前者放在眼里,两人交手数十合,白衣少年以气喘吁吁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放弃了与青衣青年对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