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十章大祭祀之争

帝国之殇 俊临 3113 2016-01-06 07:30:55

  数日后,凌晨,天空还是一片漆黑,还能看到天上的无数的繁星,在星光闪耀的照耀下数几百骑从云梦阁离去,正是,司徒青云和玄宸一行人,司徒青云一脸的疲倦之情,脸色暗沉显然还没睡醒,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数百回合就输了,老爷子估计又会气得火冒三丈的,只好,先跟着玄宸去楚国避避风头。

“公子,前面就是京城为何这么急匆匆的从濮阳城出发,不是离进京的日子还差几日,这些几车祭品太过繁重了,兄弟们实在无法加快速度行军,可否,在此歇息片刻,还望,王子殿下能够体恤,兄弟们的劳累之苦。”一个身穿赤黑色的鱼鳞甲的千户长,骑着龙驹马来到王子祯身边低者头,抱拳道。

“好吧!经过数日的奔波劳累,弟兄们也是疲惫不堪,在此休息几个时辰,争取,后日赶到镐京,夏季大典还有十多天就要开始了,可不要,贻误了时间,到时候,父王降罪下来可不好,按照,《大律令》凡因祭品押运者,误期或遗失,判处流刑,查封其家,妻儿,入官奴,所以,大家要加紧赶路,不要误了时辰。”

“放心吧!濮阳君,离镐京还有数十日路程,骑马的话只需数日即可到达,耽搁不了,祭奠。”

濮阳君,赢祯是秦越王十六子,时年,十岁,封为濮阳侯,官至,征北将军,食邑濮阳县,又称濮阳君,人们也习惯这样叫,因为,从小喜欢刀剑,拜了秦越国第一剑圣,龙箫所师,现在,为剑师后期,长期在外领军打仗,现在,派去押送祭品,才从楚国出来,带回的是祭祀用的稻草等物。

数百个龙卫站在树林外围,围成一个圈小心翼翼的拿着剑,眼睛四处警戒着,生怕,有人来争夺祭品,这些东西,丢失可是要杀头的,赢祯,靠在一颗大树下,慵散的坐下,右手紧紧握着剑,左手,随意拾起一个树叶,含在嘴边,轻轻吹着口琴,心,早已飞到王宫里去了,嘴角上扬,露出一丝微笑,王兄,王子恒,还好吗?脑海里,不断的涌现出,小时候,嬉戏的画面,现在,王宫早被分成两派,为大祭祀之名,争论不休,而,自己就是看不惯,才远离朝堂,要不是,王兄在那,是,不会再回去的。

自己,从不牵扯党争,却被,丞相等人分为王子恒一党,也希望,王兄,继承王位,这样,秦越国还有救,至于,那个野心勃勃的王子羽,继位了。就不好说了,估计,会大开杀戒吧!还是,先休息一下,缓缓的闭上眼。

秦越王宫,真如赢祯所想,还在为谁当大祭祀争吵不休,国子祭酒,林姝走出官列上前行跪拜礼,双腿并拢,正直着身子,趴在地上,低下头,双手伸直,先打破僵局道:“禀告,大王,依微臣所见,这大祭祀不过是一次祭奠的主持摆了,非常设官职,无需再浪费时间,自古以来,都是嫡长子担任,为何,要争吵数日,都无法得出结论,”

“微臣附议,”

“微臣也认可,”

众臣纷纷上前附议,也无法忍受数日,无休止的争论,本来,按照祖宗之法,一直都是嫡长子担任,丞相为何一直要王子羽担任,丞相等人本来想趁着诸侯都来参加,祭奠之机,请秦越王立下太子之位,因,秦越国的太子都担任过大祭祀,万一,王子恒继位后自己的官位能保持还是未知数。

秦越王,赢籍,坐在龙椅上,只是冷静的看着群臣,有种说不出来苦闷之情,自己自继位以来,朝堂上就没有安静下来过,群臣总是在朝堂上争论不休,吵的头疼,本来,自己就不想当这个大王,知道,自己无法掌控这个巨大的帝国,所以,帝国,现在战乱不休,局势越来越无法控制,而自己却无能为力,所以,只想早日找到可以继承这王位之人,发现,王子羽,自小聪慧过人,素有仁义之名,所以,认定将他定为太子唯一人选。

立,王子恒,其母太过强硬,万一,他继位后,其母有可能操纵朝政,一旦,外戚坐大,必然会危及王族这是自己不想看到的,此人,虽,平易近人,对士人礼贤下士的素有仁君之风范,但,太过,听从其母。

所以,太子之位非王子羽不可,这,祖宗之法也不是可以改变的,为了秦越江山,受到非议有何妨,用君临天下,庄严肃穆的语气说道:“按照,祖宗之法,确实是嫡长子担任,但,已经过了数百年,万物之灵都不断的轮回,为何还要死死抱着,过去的规定,现在,恒儿自小就喜欢游侠之风,自由散漫惯了,要他主持祭奠这么庄严之事,确实,难为他了,羽儿就一样,羽儿自小习得四书五经,懂得礼仪孝道,这,大祭祀就由他担任,中书府,即刻起草诏书,任王子羽为大祭祀,众爱卿,无事退朝。”

司礼太监高声宣叫道:“众卿家,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大王,移轿,众卿家,退下,退朝。”

“臣等,恭送大王,大王鸿福齐天,秦越万世永存。”

群臣纷纷离开大殿,王子恒一党唉声叹气,没有想到,大王会不遵守祖制,任命王子羽,看来,王子羽有可以担任太子,而王子羽一党弹冠相庆,志高气杨的好像得到最后的胜利,看来,大王可能会在夏季大典任命王子羽担任太子。

“咯咯”一只白鸽从王宫中飞去,往赢祯的方向飞去,落在,他的肩上,不断的用尖尖的鸟嘴啄他的手,赢祯,醒来后看到信鸽落在自己身上,从腿上拿出字条,上面写着:羽落龙位,望公子早日归来。赢祯,刚毅硬朗的脸上露出一丝,担忧,父王,真的要立王子羽为太子,看来,一场太子争夺战马上要开始了,父王,糊涂,王子羽,此人,野心勃勃的怎么会是太子唯一人选。

“羽落龙位,羽……落龙……位,”不断的重复这句话,赢祯,仿佛能看到,王子羽那张冷酷无情的面孔,下令,屠杀,反对他的王族,想到此,猛然醒悟,只有王兄才能带领秦越走向光明,想到,自己还有十万兵马,濮阳之兵,天下闻名,一旦,王子羽继位,马上号令,天下诸侯共反之,不会让此人坐稳王位。

云梦阁,云枫杨站在云端之上,拿出玉笛吹响《广陵散》,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情,自娱自乐起来,“呦,王子殿下的信鸽来了难道,王宫出了什么大事,不会,有人造反吧!”看到王子恒的白鸽无端猜疑道。

“吾听闻,贵阁主素有侠士风范,今有一疑事,吾乃愚笨之人,无法解开,恳请先生赐教,飞羽落君位,主人独自叹,雄鹰坐龙椅,飞啄王族,今日,特派大将军,元英与阁主商议此事,还望,阁主以天下苍生为念,希望,能够成全。”云枫杨取下字条小声嘀咕道,哎,看来,宫里,不日要起刀兵,大王,真的有那么平庸吗?立庶子为太子,不怕,天下诸侯反对,嫡长子,怎么会拱手相让。

北方,边界,林国,飒州,林犰正在带人打猎,看到,空中飞来一只白鸽,腿紧紧夹住马背,斜着身子,拿出弓,拉满,弓弦,眼睛不断的盯着白鸽,一箭射出去,白鸽中箭倒地,一个侍卫快速骑着马,弯身捡起来,看到鸽子腿下绑住竹筒,取下来,交给林犰,取出字条,哈哈大笑道:“终于让本侯等到了,乱的好,这样,恢复夏朝就有希望了。”

林犰,林国,国主,侯爵,正是夏朝,亡国之君,夏暨王之后,其祖被秦越王前移到此,建立林国,也改名为林,但,夏人咒骂忘记祖先,世代为秦越镇守北方,身边还有两个秦越王族的封国,不能轻易起兵。但,秦越王,想要立王子羽为太子,必然,遭到,嫡长子一派反对,这样,秦越国,可能从内部分裂,自己可以联合北方游牧民族,一起起兵,恢复夏朝。

漠北草原,北戎,许多族人正在草原上放牧,启明可汗正与自己的左右贤王,研究秦越国地图,一直想南下争夺郡县,林侯的使者刚刚来过,想要,与他共同起兵,等到秦越内乱。趁势出兵,与其他诸侯会合,灭掉秦越,然后共分天下。

“可汗,依臣之见,这秦越王让王子羽当大祭祀,想要当天下诸侯面,宣布立他为太子,看来,秦越王,小看自己的长子,立庶子为太子,长子怎么会拱手相让,简直是,上天赐予我们的机会,等到,他们两败俱伤,再攻击,大汗大事可成,到时候,在除掉林侯,自己当王,这样天下就是我们的了。”左贤王,赫连浩激动的手舞足蹈道。

“好,就和林侯结盟,共图大业,一起出兵。灭掉秦越,恢复夏朝,北戎自会臣服,回去告诉林侯,等候他的通知,”启明可汗,言不由衷道,想快点打发使者,后者,得到答复,马上,带人离去。启明可汗,冷笑一声,自己怎么会拱手相让,这王位,真是笑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