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七章血战甬城

帝国之殇 俊临 3379 2015-12-27 16:28:18

  “清河之野,楚之离歌,天地为主,草木为营,铁戈为武,大风起兮,云飞扬,铁马征战兮,人未还,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公之忧愁,乃民之忧愁,公之仇敌,乃民之仇敌,须公下令必与敌死战之,楚之狂野由尽于此,以刀戈为舞,取悦与公,诸侯之剑舞只见与楚,莺卿,莺卿,奈何,奈何,楚之四周强敌环绕,公却日日夜夜欢歌,不见民之苦,吾愿以吾之贫贱,持吾三尺之躯,用此剑舞杀退强敌,此舞虽为剑舞,杀敌足矣,楚国有同吾之民数万万,楚之不亡,其国必兴。”玄宸一身白衣一脸忧愁站在早已破败不堪的城楼上用楚笛吹响《楚离》笛声细长而充满忧伤,看着城下倒在血泊中,无数的英勇善战楚军,此战楚军以损伤一万,攻城器械损失惨重,军心以下降,这宁远城为何能攻下。

“将军,元帅为何迟迟不肯派援军,这样下去,我军恐怕损失殆尽,宁远城还有十二万守军而我军只剩九万,新军的战力本来不强,今我军虽来势汹汹,但,只是攻下两县,一个外城,军心以下降,恐无力攻城略地,望,将军体恤数万将士,停止这无谓的消耗,”一个楚军都护尉忧心忡忡道。

楚军,只得修好被投石车砸的破败不堪,到处都是残沿断壁的城墙,在此基础上修建一条由数个城堡组成的防线阻断与甬城的联系。

“元帅,本来就不想攻下宁远城,估计是借此机会打探宁海军之实力,也借此磨练新军,只有,经过血战之师才能成为楚国铁军,下令,明日,晨时,大军点卯准时进攻。”玄宸那妖艳无比,俊美的面容露出一丝苦笑,用赤红色的妖瞳看着都护尉,“莫将,遵命,”说完,都护尉叹气的走了下去。

玄宸抬头看着这漫天繁星,星云密布的,无数的星云组成数个星座,不知,楚国的星空能是这样的灿烂辉煌吗?这些,楚人能有几人回,这时,正是火灵之气最旺盛的时候,坐在地上打坐起来,赤红的火灵之气从空气中,吸入鼻中,进入紫府中,气海不断扩散壮大起来,赤焰星,周围的火灵气越来越旺盛,赤焰星以达二星,火灵之气,可以延伸数十米,使人受焚尽之苦。过了,几刻钟才回营地。

“公子,司马詹已到宁远城,属下不解的是明明少傅的援军到达宁远,为何?迟迟不肯去支援外城,导致外城失守,请责罚司马詹误军之过,有据此,拥军自重之嫌疑,楚人果然不相信,”一个灵月卫跪在公子柳的门外,低声下气的说道。

公子柳站在窗户前轻轻的打开窗户,脸一直盯着窗外看,清风拂面而来,轻轻拍打在脸上微风吹起耳边的长发,呼吸着新鲜空气用冷如千年寒冰般的语气说道:“光,凭着这个就想打击司马詹,太小看了父侯,父侯如此看重他怎么会为这件小事责罚他,此事,需从长计议。”说完,眼里露出一丝寒光,却一闪而过,马上恢复正常。

“属下,告退。”灵月卫,卫尉,韩震摇头叹气道,这是,打击公子疑最好的时机,公子为何放弃。

宁远城,太守府,太守柳贺一脸疑云,那老脸露出苦闷之情,听到外城失守差点吓过气去,左手不停的抚摸着长长的白须,对着郡尉说道:“本官,自从当上太守数十年有载,一直勤勤恳恳为百姓四处奔走,不敢有半点懈怠,不曾想,现在,楚军攻破清川,临川,两县,使得这两地惨遭战火涂炭,是本官失职,无脸见君侯,愧对君侯厚爱。”

“大人,下官认为楚军现在虽然攻下外城,但,也死伤惨重,楚军没有援军支援恐怕不能持久,这次,恐怕只是锻炼新军,为一年后大战做准备。”郡尉只得安慰被楚军吓破胆的太守,哎,真是难为他了,六十岁时,还要指挥军队与楚军交战。

“什么?楚军还会来,那如何是好?现在,新军就有如此战力,在等一年,恐怕宁远城难保,看来,本官只得辞去太守之位,以保能过安稳的晚年。”太守,柳贺吓得连连后退,喃喃自语道。

没有想到宁远城最高的统帅如此胆小如鼠,怎么能稳定军心指挥大军击退楚军,郡尉冷哼一声摔门而去,只好,前去与司马詹商议退敌之策。

“哦,太守大人如此这般惧怕楚军,实在太气煞我也,将你说这最高统帅没斗志,怎么击退楚军,”郡尉带着满腹牢骚来到近卫军军营,看到,军营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四处都有拒鹿角,陷马坑,骑兵在外围警戒,“郡尉,不要太惊慌,楚军没有援军不会待太久,恐怕,明日只会虛张声事,不会攻势太久。”司马詹来到营外笑着对宁远郡尉安抚道。

楚军,主将营地,玄宸正在和其他诸将商议明日如何攻城,“将军,莫将认为明日先用投石车,攻破敌人城墙,再用弓箭手射杀敌军,掩护攻城军攻城,”一个裨将用手指着地图上的城门道。

“莫将,认为宁远城,甬城为敌人囤兵之所在,大部分的兵力肯定在此,我军不能强攻,只能用火攻这样就能敌人大半葬身与火海中,我军在用远程器械攻击,佯攻数时辰,我军撤退这样能全身而退,将军,听莫将一句忠告,就算攻下宁远,我军也无法防守,到时候江州军来攻,我军无法抗拒有可能全军覆没,”副将在身边提醒玄宸不要拿数万楚军生命来进行赌博。

“传命下去,收集能点火之物,明日火攻宁远城,在弓箭,巨石用完后,全军全力攻城没有用全力者,军法处置,明日,辰时,点兵出战,临阵脱逃者斩,萎缩不前者斩,叛阵出逃者斩,明日,一战仰仗诸位了。”玄宸,用右手拍着胸口,左手握着剑,语重心常的嘱咐道。

“大楚雄师,天下臣服,”

“杀”

数万楚军发出震天动地的声势,如战神般发出致命的嚎叫,“噹噹”刀兵用大刀用力拍打盾牌,“咚咚”数万兵器不断的触地,全军身穿白衣为阵亡将士送行,决定,发动最猛烈的攻势为此战画上句号。楚军,营地火光冲天的这是楚军焚烧阵亡将士的尸体。

“报,楚军营地四处都有木堆,好像在焚烧什么东西?全军哀鸿遍野的,”一个斥侯回营禀告道。

“报,百里加急,禀告,将军,楚军先锋以到达距离甬城百里米处,柳絮林一处河畔,在河边等候后面的楚军。”斥侯骑着马冲进营帐里,翻身下马的急匆匆来到司马詹身边,心急如焚的报告道,突然,吹响口号,数百名楚军穿着宁海斥侯的衣服走了进来,一手脱去斥侯外衣,露出自身的楚甲,目带凶光的满脸杀气看着司马詹,数十名楚军与蜂拥而至宁海军血战一起,不会儿,不断有人倒在血泊中,不断的哀嚎着,断手不断的乱飞,营帐成了修罗场,血到处都是,鲜血淋漓的,这些楚军武艺高强,只死伤数十人,而宁海军倒地一片,刀,枪不断飞舞者,每个人都变成嗜血的魔鬼,用力的飞舞战戈,刺向楚军,楚军用剑抵挡住。

一些宁海军被直接砍成两半鲜血如喷泉般狂奔,“放箭”“咻咻”弓箭射杀了全身上下的血的楚军,一些楚军被射穿头骨,和眼睛,剩下的楚军抵挡不住越来越多的宁海军被戟兵刺穿手臂,抛了起来,戈兵举起戈掉在戈上刺成刺猬,司马詹,斩杀了身边的楚军,鲜血染红了战袍。

刺杀行动失败后,司马詹派了数千人在楚军前往甬城的山谷的两边安排了弓箭手,次日,辰时,楚军准时从大营出发,来到柳絮林与前锋会合,杀气腾腾杀向甬城,决定血洗甬城,为数百楚军复仇,数万楚军如长龙般快速的奔跑着,数千弓箭手走在队伍最前面,两边由骑兵保护,刀盾兵和剑兵在后面,攻城器械被一群骑兵围在中间,稻草用牛车运输着。

行至山谷,来到谷口前,玄宸停下来,抬头看看两边高耸入云的山,树木繁茂,山坡较缓,适合埋伏弓箭手,刀盾兵来到队伍外围,把盾牌插在地上,叠了数成,弓箭手向山上放箭,无数的箭雨射向山上,一些宁海军被射死,但,没发出声音,想到是自己太过紧张了,下令,进谷。

当,队伍行至半路,“轰轰”一声巨响打破平静,退路被巨石堵住了,山上的宁海军居高临下的射击,前排的楚军骑兵直接被射下马,队伍,顿时发生混乱,前方的士兵不断向挤,骑兵被挤下马被乱马踏死,刀盾兵盾牌插在地上,叠成了两层,弓箭手也放箭射杀宁海军,一些,宁海军被射下山去,惨叫声响彻云霄,山谷里尸体堆积成山,宁海军不断用巨石,和滚木砸向楚军,刀盾兵被砸的头骨裂开,盾牌也被砸破,下方的弓箭手砸的断手断腿的残不忍睹,楚军被滚木击倒被自己人踩死。

骑兵多半被自己的战马踩踏而死的,攻城器械损失惨重,数万楚军大半损失在此,等他们重整旗鼓来到山谷出口,被宁海骑兵堵了回来,来没回神的楚军被宁海骑兵快速砍死,头滚落一地,楚军四散逃命,武器装备撒落一地,玄宸苦笑看着,原本还是威风凛凛的楚军,现在,成了敌人餐中肉,楚军,弓箭手拿起楚军劲弩愤怒的射杀,宁海军,宁海骑兵的战马被射穿大腿,战马弯身倒地,骑兵被压断腿,被楚军剑兵砍下头,山谷里到处弥漫着血气,鲜血染红整个山谷。

玄宸,在数百骑兵掩护下逃出山谷,丢下数千楚军伤军,此战,楚军损失三万人,骑兵损失殆尽,攻城器械全部被砸毁,九万楚军,逃了一万,战亡三万,被俘数千,楚军先锋基本被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