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五章大战之前哨战

帝国之殇 俊临 2997 2015-12-24 18:20:11

  公元前1900年,秦越元年,神龙十年,楚,文化七年,春,五月三十日,在楚国,刑州,汾河军营,上空战云密布的,“咚咚”的数十壮士敲响立在军营四周的巨大的战鼓,“呜呜呜”集结号角吹响了,楚军四十五万大军已在这里具结几个月了,粮草和军饷以发到合营手里,攻城掠地需要的云梯,攻城锤,冲车等器械以到位,数十万战马以骑兵手中,将士从各个营账里出来站立好军形,以迎来主帅景驹的检阅。

“诸位,本来按照古今之来,从无三月出战之新兵,可是,要按照古来军队训练之惯例新兵须三年才能出征,但,这样,以来等于给敌人三年的喘息的时间,古来世事无常,什么事都不确定,为何?吾等要等敌人发展好才展开攻击,不如,现在,给与对方雷霆万钧之势,今日,以打听宁海已在宁远囤兵三十万,只要,我等攻下宁远就能灭了宁海,以实现,君上之霸业。”景驹,身穿赤红色玄凤甲,手握着麒麟剑,冷俊无比的白净如白玉般精致优雅的面容,正用一双鹰目,炯炯有神的欣慰的看着延延不绝的楚国雄师,四十五万大军,延沿数千里,刀戈林列,如同一把锋利无比的巨剑划破长空,锦旗遮空,玄凤战旗随风飘荡。

“元帅,不要忘记了你与风雨阁的交易,后会有期,告辞。”荆磷狠狠的在空中说道。

“熊熊,大楚南方尔立,请问我从处而来,答曰远古有熊氏是也,有此雄主,大楚不怕,我等乃英雄后代,扬我远祖雄风,强敌,来犯,要杀我兄弟问我长戈,若无,武器我用肩挡,今大楚拥有六州,大楚不熊,有此雄狮,犯我大楚,随远,铁马金戈追敌万里。”

“操吴戈兮披犀甲,车错役兮短兵接,”四十五万楚军齐声呐喊,楚军战歌,声动宇内,次日,凌晨,楚军大军从军营中出发,队伍延沿数千里,整个大军成一字长蛇阵展开,前面的将军身穿赤红色的玄凤甲,在前面压阵,楚军铁骑在大军两侧,保护楚军前面的步兵,后面跟着弩兵拿着劲弩,“哒哒”大军成整齐划一的步划前进,江面上,猛冲巨舰云集,战鼓擂动,水手扬起船帆,“起锚”数千战船的铁锚从江里拉起,数千战船成横向排列,浩浩荡荡的从渡口出发。

公元前1900年,秦越元年,神武十年,楚,文化七年,楚军七十万大军在元帅景驹的带领下,从刑州出发正式北上征划宁海国,五月三十一日,楚军从北江国借道,又在此征集数十万石军粮,六月一日,楚军在北江镜内分为三路军,其中,右路军先锋军数万人在游击将军玄宸带领下先行出发,其余四十万人在此训练,为了谨慎起见,不能临时改变战策。

玄宸,散发只用丝带捆住发尾,随风飘散,一脸严肃的看着眼前数万大楚男儿,正色道:“大楚,男儿,从不怕死亡,吾愿与诸位同进退,”说完,下令出发,此令一出,数万楚军从此踏上新的征途。

于六月十二日,午时出现在宁海,宁州,边城宁远城的门户,晋阳关,此关建于公元前1800年,就是为了防止楚国修建,位于近海平原的珩山,两个山峰中间,有数千守军,校尉柳絮统率,楚军出现在珩山数百里的山上,“吁”玄宸带着楚军来到离山上,望着数百处的晋阳关,数万楚军头带灵月盔,身穿赤红色的玄凤甲,整齐划一的排列着,主将的锦旗插在石缝里,上面写着玄字,盾牌手拿着盾牌在前面保护着主将。

玄宸,望着晋阳关只见此关建在,两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中间,宽约几米,离地面高数百丈,两面都有一个箭楼,做为警戒,看来,只能用投石机,巨大的投石机立在前面的空地上,约为有数十个,前面盾牌手用圆盾挡住,数百名壮士转动转盘,调整好方位,用力拉下投石杆,几个人抬上几十斤的石弹,“放”数十个石弹狠狠地砸向晋阳关,“轰轰”几声巨响,划破天界,前面的箭楼上的士兵被无数石弹碎片,砸成肉饼,弓箭手想用弓箭射下来,也被石弹轰成碎片,成血雨纷纷落下去。

“呜呜呜呜呜”楚军号角吹响,惊动了宁海守军,用车弩射向投石机,巨大的长枪射穿楚军盾牌,盾牌手手臂被射穿,盾牌倒地,楚军痛苦的倒地一片,鲜血直流,痛苦的死去,投石机的也被射毁几台,巨大的投石机倒地砸死许多楚军,炽热的鲜血把这里染红,楚军的投石机把箭楼彻底摧毁,箭楼上的守军被轰炸成碎片,血雨染红整个晋阳关,守军脸上都有同伴的血,血进入眼睛里使得前排弓箭手看不见,一些弓箭手掉下悬崖下。

楚军,箭雨如乌云密布一样,遮住整个天空,许多守军被狠狠地钉在墙上,一些楚军乘势爬上来,与守军短兵相接,楚军与宁海军血战在一起,两军不断的厮杀着,无数的士兵掉下悬崖,关内尸体遍野,到处都是血迹斑斑的,楚军以攻入关内,宁海守军以抵挡不住,楚军犀利的攻势,不断的后退,一直退到悬崖边,被楚军用戈刺下去。校尉带数十人还在与楚军厮杀,校尉手握长枪不断的杀向楚军,周围倒下许多楚军,鲜血染红战甲。

被楚军射成刺猬,口吐鲜血,用手用力拔出来,跳起来用弓箭扎死数人,“杀,”楚军用戈射穿他的腿,用力堆到在地,刺成肉酱,这一战,宁海军全军覆没,楚军伤亡数百人,投石机毁了几台,楚将,看着悬崖下堆积如山的尸体心虚道:“没有,想到,这一战我军伤亡这么大,将军,是否前进?”

主将,玄宸低者头道:“先把,牺牲的将士遗骸火化了,”说完,失声痛哭起来,楚军闻知落泪,这些,前几日,还是活生生的生命,现在,化成白骨,楚军,全军身穿白衣举行悼念仪式,玄宸悲痛欲绝说道:“愿,数百英灵走好,你们都是楚国最伟大的将士,愿意为你们取得胜利告慰,一路走好,饮。”数万楚军痛苦的喝下酒,看着被火化的同胞,满眼泪痕。

“将军,前方发现宁海军大量骑兵,正在向我军袭来,”一个斥侯报告道,没有想到敌人来的这么快,楚军,排好军阵,圆阵,外阵是盾牌手,周围的缝隙里站满戈兵和枪兵,宁海军,前方的铁骑来到楚军的前阵,骑兵成箭矢阵,横放着长枪,“架,架”数百骑冲到楚军前面,被楚军箭雨射到在地,“斯撕”战马吐出热气,无主人的战马狠狠地撞在盾牌上,用马蹄踩在楚军腿上,“迟迟”一些楚军被踩断腿,抱着断腿衮来衮去的,不一会儿,死去,楚军的骑兵出动,与宁海骑兵狠狠地撞在一起,不断地用长枪刺杀对方,倒下数千骑兵,鲜血染红了这个修罗场,两个箭矢阵,不断的冲击对方阵法。

战场上空,箭雨一直如雨一样密集的吞噬生命,楚军,开始后退,步兵掩护着骑兵撤出战场,楚军,新军的体力不支,士气开始下降,宁海军,也撤出战场,留下两军数千具尸体,这里,血流成河,尸体遍野,盔甲撒落一地,空中,老鹰开始,吃着尸体,战马身上至少十个伤口,两军,都无法消灭对方,弓箭,刀,戈,插的到处都是。

“看来,两军都没有胜利,战争真是太恐怖了,吞噬了数千人生命,诸侯,到底为什么要牺牲这么多人,”一个青年看着战场上惨状摇头道。

“自古,以来多少诸侯战争有正义的,哎,到头可怜还是百姓,文益兄,何苦这般。”

“楚军,大军压境,看来,这场战争不知要死多少人,恐怕,这只是开头,看来,宁海不会太平了,这,世间哪里还有太平的生活,秦越王,对诸侯控制越来越少了,天下将要大乱。”

几个,清玄门的人来此看到此战场,感叹道,清玄门,天灵大陆,十大门派之一,数日来,派人观察诸侯,以求解救之法,发现,诸侯不断的战争只是为了土地,感叹一声,诸侯之间无义之战太多。

秦越王朝,最大的危机将要来临,而楚国与宁海国的恩怨才刚刚开始,几日后,战争又会重新开始,四十万楚军与三十宁海军,即将开战。

楚军,水师也将要来临,宁海国第一次危机临近,看,司马詹与公子疑会怎么化解,这次,战争会像景驹想的那容易吗?

请看,下一集,宁远城之战,楚军会重新战胜宁海军吗?楚军神话会打破不,司马詹到来会怎么改变战局。公子疑又会遇到什么困难。君侯有何打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