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六章宁远之战

帝国之殇 俊临 3254 2015-12-24 18:20:11

  “公子,可知这天灵大陆上的术师的等级有何划分?”司马詹还是一样散发,一丝乌黑茂密的秀发散落在肩上,随风飘散,发梢只是用紫金带捆住一丝秀发,脸如光滑细腻明亮的白玉一般细心雕刻的晶莹剔透的,菱角有度,五官端正,一双剑目英气逼人不怒自威,一双如大海般深邃明亮的眼珠,肌肤如白雪般白嫩细滑,身穿白色软金镶边的文凤长袖的乌金袍,在丽水阁,风月楼内给公子疑讲解天灵大陆的术师。

公子疑,束发头带白玉镶边的灵玉冠,那稚嫩无比的白嫩的小脸,眉毛细长,一双鷹目,鼻子高耸如鹰勾一般,身穿黑色的文袍,手里拿着《国策,君册》,统治編不解的看着司马詹,说道:“少傅,为何?今日不讲解《君册》?”司马詹笑着对公子疑说道:“公子,难道,治理国家,不需要知道这天灵大陆之事,那些书籍可以日后在看,但,不可不知这世界上的事,公子不想去外面看看,长长见识,宁海国只是小国,不知外事怎么好治理国家,这天灵大陆,有炼器师,术师,武者,术师也称灵气师,分为,金,木,水,火,土,风,雪,雷,等级为灵徒,灵师,灵武,灵羽,灵幻,灵侯,灵皇,灵神,灵气存于紫府,十二星辰,每提升一级星辰打开一颗,而武者用真气,分为武者,武士,武师,武圣,武侯,武皇,武神,而公子只是一般的武者,无法与真正高手对决。”

此时,为夘时,公子疑刚被司马詹叫醒后,吃了早餐后来到这里,公子疑仔细的听着忘记了楚国与宁海国交战一事,“公子,楚军以攻下晋阳关,守军数千人系数战死,因,楚军右路先锋多数为新军,因刚经血战,兵力疲惫不堪故而被我军击溃,退与虎山于林业锋扎营,我军与楚军伤亡数千人,我军退回宁远,等候君侯指示。”一个内侍进来禀报战报。

8g

“什么?楚军现在来袭,这景驹居然用新军敢千里之遥来袭,真不能小视,不愧为楚之虎将,”司马詹听之大惊失色,没有想到楚军来势汹汹看来宁远城难以为继,过会,大笑道:“好,一个景驹,拿几十万新军来此刺探宁海军情,恐怕,不会真的要攻下宁远城,数千战船只为恐吓宁海朝臣。只会派右路军十万人出战,新军占楚军大半不是宁海江州军的对手,这次恐怕为日后大战练兵,不出三十日楚军必退,微臣,愿往,为大军助战。”为了已经惊慌失措的公子疑压惊,故此说道,司马詹双腿半跪,前身伸直双手伸长拜道。

公子疑这才调整好神情,起身,端正身子抱拳正色道:“万事拜托先生,请务必击退来犯之楚军,还宁海一个太平,望先生早日归来,愿意再次听先生讲解天灵大陆之事,到时为先生接风洗尘,以免先生舟车劳顿之苦,宁海拜托先生,还望,先生珍重。”司马詹再拜道:“臣,愿意为宁海效命,还望,公子万事小心,不可,太过冒头,以防小人之心,还请,公子勤于练武。”

楚军,右路军大营,荆门行辕,岗楼上的楚军拿着弩箭正视着前方,大门外有一队楚军巡逻,大营,营帐星云密布,数千个营帐,依次排列着,灯火通明的照亮整个天空,“你说,这次,主帅带这些新军来此干何?新军,有何战力,还不是,在战场上吓得发抖,可怜,我们老兵跟着这些新军受苦受难。”“谁说,不是”几个老兵在营帐内小心翼翼的讨论着。

“你们几个,想受军法不成,敢,在此非议主帅,”一个百户卫骂道,几个楚军吓得低下头,不敢说话,“报,禀告,将军,先锋军以攻下晋阳关,只是后来,被宁海骑兵击退,”一个斥侯走进主营,向主将禀告道。

“将军,莫将认为一定是先锋怯战才导致楚军颓败,按军法处斩,以正军法,”一个副将认为先锋指挥有误,才会这样。

“莫将,复议。”

“莫将,认同。”

“军曹,何在?”

“按,军法,非议,前方主将,该当何罪?”

“按,律当斩。”

“你们,是想先锋军数万人都脱离楚军不成,大战在即,临阵斩将实为大忌,玄宸将军与敌人血战数时辰,新军刚经过苦战怎么能再战,谁再提处斩,即刻,拉去砍头,金珑,你即刻带领五万前去支援,多带军粮和器械。”主将,怒视道。

“架”一个身穿银色战甲的楚将,骑着高大的白驹带领五万楚军骑兵从大营出发前往林业峰,这五万骑兵身穿赤红色的玄甲,手握长枪,后方辎重队压着军粮,和攻城器械慢慢的跟着骑兵后面。在阳光普照下苦不堪言。

“先生,前面就是宁远城,是否,立刻进城,”一个身穿黑色的轻甲的参将,手握长枪骑着马道,“进城,”司马詹带领数万近卫军成长蛇阵浩浩荡荡的开进城,“站住,来者何人?”一个穿着金色的战甲拿着戈士兵大声呵道,司马詹,回道:“吾乃公子疑的少傅,现为荡寇将军为君侯所派。”

“原来是,公子的老师,大名鼎鼎的楚国鬼爵将军,楚国驸马,怎么先生好好楚国不待,来宁海做甚?”一个满脸肥肉的身体肥胖的城门校尉嘲笑道。

“怎么?在宁海国居然有你这个狗眼看人低的败类,”一个声如黄莺般悦耳动听的女声从近卫军中传来,一步一步的从队伍中走了出来,只见此女头发梳着流云发型,中间用金凤钗穿插着,相貌娇美,清新脱俗,面有沉鱼落雁之姿,一双宛如明月的柳叶眉,俏皮可爱,一双杏目怒视着城门校尉,轻薄,红泽饱满的樱桃小嘴,微微的翘着,显然有点生气,身穿赤红的玄凤甲,铠甲上绣着无数的玄凤凰,此女为司马詹的侍女,司马灵玉,时年,十二岁一直跟随司马詹。

司马詹那带着头盔的俊秀的面庞,低者头怒视着:“还不放行,小心,本将军身后数万近卫军。”城门校尉那个胖子只得放行,看到灵玉手里冒着赤红色的火灵之气,吓得后退,这数万大军自己可不能得罪,“放行”只得咬牙切齿道,司马詹的数万大军进城,城里守军士气大震,因为,宁海三十万军队的军营离这里还有数千里路途,不能马上支援,需要行走一天。

此城,守军有十万人再加上新征集的数万人,有近二十万人,三十万江州军不能驻扎城里,只得离这里数千里的南城驻扎,只是,与宁远城守军进行轮换。江州军只有几个营的兵力大约有数千人,不能起太大的作用。

而,楚军荆楚大营,因为,援军到来,士气大整,人员来往密集,鼓声四起,“冬冬”楚军战鼓响起,战马云集,骑兵以穿戴好盔甲,整戈带发,那高耸入云的云梯车也调集过来,数千个攻城略地的器械运至后军,由,佐将带数千人保护。已时,大军饭后,点夘,开始出发,十万,先锋军在玄宸带领下向宁远城进发。

午时,三刻,数千楚军攻克临川,清川,两县,守军系数被灭,楚军征集一千民众为大军运输军粮,次日,楚军数百人在回营时被宁海军右路军所杀,没人幸免,楚军头颅被砍下来,当宁海军战利品。

楚军为了报复宁海军在清川县,大肆屠杀清川县县民,全县数十万人系数被楚军所射杀,放火强掠数十日不止,清川,临川两县被彻底摧毁,楚军于六月中旬来到宁远城,宁远城上方战云密布,楚军来到宁远城百米之地,全军按步,骑分为数个方阵,宁远城,位于近海平原之上,四面为空旷之地,无险要之地可守。

“呜呜…呜呜”楚军号角兵吹响号角,“咚咚”楚军第一鼓响起来,全军变成鱼鳞阵,弓箭手在最方面,盾牌手在四周形成圆圈保护,长枪兵等兵跪下,长枪伸出缝隙来,如一个刺猬一样。

宁远城,外城,守军迅速来到攻击阵位上,箭楼上,弓箭手准备放箭,盾牌手在前面掩护,楚军,前阵不断前移,来到宁远城数十米处,盾牌手拿起盾牌防护,“咻咻”数千弓箭射向城墙上,一些守军被密集箭雨射下来,一些攻城兵拿起云梯,盾牌兵挺着盾牌掩护,一些楚军在前进中不断被射死,冲车,和撞车也出动了,守军不断的用灌木砸向楚军,一些楚军被砸的头盔裂开,鲜血直流直直的倒在护城河里,守军,用长枪刺向不断用云梯攀登的楚军,最前方的楚军被射成刺猬,城墙下,尸体堆积成山,“咚咚”冲车不断的撞击着城门。

“放”投石车投出几十斤的石弹,密集的砸向城墙上,许多守军被砸成肉饼,城墙被砸出数十个洞,守军用盾牌抵住,弓箭手,不断从箭楼射箭,攻城的楚军不断的有人倒下,鲜血染红了护城河,尸体的尸气散发出恶心的气体,使人想吐,“哄哄”楚军攻破城门,不断涌进来,与守门军展开血战,城墙上一些楚军爬山来,守军杀红了眼,不断挥舞着戈,周围的楚军应声倒地。

楚军,全军出动,“架架”楚军骑兵呼叫着,冲杀过来,用马头撞开守军,在马上不断挥舞着长枪,守军,不断的后退,把外城让了出来。退进甬城。楚军占领外城,不断屠杀着不断后退的宁海军,把楚军战旗,插上城头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