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四章楚国刺探国情,血狼卫初战

帝国之殇 俊临 3554 2015-12-24 18:20:11

  “诸位,尔等身穿荆楚精锐,现在正是国家需要尔等时候,与宁海一战关键就靠诸位,此次,去宁海刺探情报,九死一生,但,为国捐躯是军人之荣耀,风雨阁,一直是楚国最得意的情报机构,希望这次诸位能成功。”

“将军,楚国男儿豪情壮志,从不怕死,愿大楚百年基业长青,能国家而死,是楚人无上的荣耀。”

楚国,军营中,数百名风雨阁身穿赤红色玄甲,手握青磷林剑,这些人都是灵武级的高手,双手合十,跪在地上,眼盯着上将军景驹,景驹正是这次楚国四十万军队统帅,这次,向风雨阁借了数十名高手可是发了自己数千刀币,只要,这次能为楚国得到情报这是值得的。

这数十名风雨阁的人,在雷霆堂堂主荆磷带领下趁着夜色,骑着火云驹,几百人身穿黑色的风衣连夜从楚国刑州军营出发,经历十日连夜长途跋涉终于来到宁海国,边界,宁州,宁夏郡,宁远城,此城号称宁海第一边城,位于近海平原上,建于公元前1800年,距今100年,占地千里,城高九丈,宽九尺,民数十万,可募之兵三万,守卫原三万加上新军共六万,统将为校尉,城守林夕,宁海三十万大军的前军十万在此驻守,修了数个瓮城为囤兵之地。此时,宁远城上空战云密布,紧张压抑的心情如一座大山一样压着这三十万大军心上,谁都无法想象与楚国百万之师抗衡。

而荆磷等人正把马拴在郊外树林的一棵大树上,下马靠着树身休息,经过十多天长途跋涉身体早以透支,远处有数人站在树上站岗,担心被宁海人发现。“统领,为何,将军会要我们来这宁远,不在宫里保护公子,来这边缘之地做甚?”一个血狼卫对正在御风飞行的统领灵殷抱怨,被后者,打了一个暴栗,“痛痛,为何打我?”那人吃痛的叫道,灵殷下手不轻,只是血狼卫,卫将军司马詹对他说,楚人一定会来宁远刺探军情,楚军来犯只得攻击这里,灵殷恨铁不成刚的怒视着此人,众人见统领发怒了纷纷的低下头,不敢在私下妄言,来到,宁远城郊外,众人换成平民百姓的衣着,把身上的灵气隐藏掉,这样,使人发现不到自己的身份,慢慢的走进了城。

“兄弟,你说我们风雨阁几十年为楚国打探情报,只得到一些刀币,却付出数百人生命,值得不,那些都是灵羽级的高手,”这里说下,在天灵大陆武者用灵气,分为器灵,武灵两种,武灵,分为灵徒,灵师,灵武,灵羽,灵幻,灵侯,灵皇,灵神。只有术师才用灵气,分为风,雨,雷,火,水,木,土,金,雪。

“不好,刚才闻到天空中有风灵之气,难道,有风术师经过,”一个风雨阁的堂徒站在树枝上抬头闻到,有灵气故而大叫一声,众人闻声抬头用灵感之术没有感觉到一丝灵气,嘲笑那人太过敏感了,或许,真的是自己太过小心了。时间到了午时,太阳变得火辣辣的,炙热的阳光普照着大地,想要把大地万物之灵都烧焦,一股热气袭来,使人感到快被烤焦一样,突然变得口干舌燥起来,额头汗水直流,在外境界的众人用灵气把汗水逼出来。

荆磷见众人以饥饿难忍,直捂着肚子一副可怜虫样看着自己,只好哭笑不得的带着数百人浩浩荡荡的来到城门,前,“都尉大人,你看在百米处哪里树林里尘土飞扬,飞鸟惊起,一定有人来了,看那,尘土似有数百人,需要,报道,校尉大人不。”一个参将看到远处有数百骑马绝尘而来,马上跑上城墙告之都尉。

“命令下去,一旦,那些人来到城门前,细心观察不得有误,”都尉韩厥马上命令参将,参将手握宝剑行军礼回道:“莫将,遵命,”马上回到岗位上,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来此有何用意?刚才有几百人刚过,怎么又来几百人,莫非是知道宁海军在此来刺探军情的,韩厥满脸严肃的看着远处的尘土越来越近,一百步,五十步,三十步,“哒哒”的马蹄声越来越近,自己的忐忑不安的心情也随着马蹄声上下波动。

希望,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可好,自己身为宁海军人知道一旦,有奸细进城自己必将受级刑,眼睛一动不动看着越来越近的数百人,手紧紧握住宝剑。一旦,发生意外,好马上出战,战死好比砍头好。

“吁,吁”荆磷头带草帽,身穿白色的布衣,用手拉住缰索,停住了马,身后数百人跟着下马,“大人,我们是从楚国来的商贩,这是经商证请过目,”荆磷下了马从衣袖里拿出经商证给守门的士兵看了,一边使眼神,一边陪笑道。

“等,好像,我们与楚国之间的商贸好像因战争到来中断了,尔等,前来是为何事?”参将,穿着黑色的羽翼甲,拿着经商证,询问道,两眼不停的打量着这眼前数百人,怎么以前没见楚人有上百人一次的商队,“大人,我们因家里困难才会冒险前来,我们只来这逗留数天就走,不会,耽搁各位的。”一个堂徒马上拍马屁的说道。

参将,有点为难,如果,放这数百人进去,一旦,他们闹事担罪可是自己,不放的话,这章阳门的百姓越来越多恐怕,生事端,已有百姓不满了,一咬牙道:“放行,”数个拿着戈的士兵马上拿开拒鹿角,荆磷等人跟着人流中走了进去。

“刘参将,你是怎么办事的,怎么不仔细观察这样就放进去,万一是楚人奸细就完了,你我,前途渺茫,搞不好会被上将军杀了。”

“都尉,大人该怎么办?需要告诉上将军不。”

“怎么回事?感到喉咙疼,”

说完,参将与都尉和士兵数百人无不生还,系数倒在血泊中,七孔流血而死,被楚人用灵气化做剑气震破心脏而死。“都尉大人,你怎么了?快来人阿!都尉被杀了,”一个换班的士兵刚来到城门就看到都尉等人尸体,刚说完也死了,血气中有毒,闻到的人都会中毒而死。

上将军逼城守等人数几十天破案,不然,上告,君侯,城守等人惶恐不安的答应下来,城门都尉被杀一案,惊动全城,一时间,街上的行人纷纷扰扰的议论着,每个人都惶恐不安,看每个人都像杀人凶手,就算是,熟人相见,也会退避三舍,全城数十个区,区上的商埠都关门了,行人都躲避回家,宁远城,变成一个空城,万街上空无一人,城门的尸体被带回衙门去了,忤作,判断是中毒而死,是何毒还不可知,只有这血气才会中毒,现在,血气以消失。

说明,下毒之人是今午时一刻,刚进城门之人可是,那么多人怎么查,毫无头绪,城守,都快急杀了,被杀的可是江州军,江州军素来强悍无比,一旦,闹事起来,不把城拆了就谢天谢地了,这三十万大军,闹起来,自己只有自杀谢罪了。

“统领,看这血土上,有一丝灵气,能瞬间杀人的只有灵武级的高手,死者,应该是被灵气化作剑气所伤,宁海国人不会伤害自己人,这样,看来,只有外国人了,今天,这只有楚国人,难道是,午时来的那数百楚人,看来,是冲着宁海军来的,我们该怎么办?”一个血狼卫用手抓起土地上血土,闻了一下猜测道。

“不用想了,这一定是楚国人干的,现在,周围的国家还没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光天化日下当着,那么多人杀人,这,楚人正是霸道,一定,抓住这帮楚人不然,这宁远城非被那些江州军拆了不成,这些,江州军打仗,和闹事都是好手。”说完,带人向楚人留下的灵气的方向追去。

“客官,你还没给钱尼,怎么吃饭不给钱怎么你们江州军就是这么蛮横无理吗?笑话,就你们这样还想打赢楚国做梦吧!”一个酒楼的老板正对一队吃饭不给钱的江州军说理。

“你们,宁州人,怎么这样,告诉,你们,我们的头知道吗?立了多少战功的都尉居然惨死在你们宁远城,我们不是吃了几碗酒吗?致余不?”一个百户长喝的醉熏熏,走路一摇一摆的好像马上要倒了一样。

“我,不知道什么都尉,就那短命鬼死了,活该,马上给钱。”老板,插着自已的肥胖的如水桶腰部上,怒视冲天道,酒楼,里其他人客人都看到不敢出声,谁都知道,江州军的实力,不敢战出来,说的巧,荆磷等人也在这吃饭,原来,宁海军真的囤集在此,看来,这个醉熏熏的大汉也是江州军的。

“哼,区区酒肆老板,居然敢骂都尉大人,不知道,三十万江州军在此,上将军不会放过你,拿去,这三十两。”说完,带着人走了,老板也吓出一声冷汗,万一,动手自己的酒楼就完了。

原来,这里真的是宁海军,前沿阵地,三十万大军看来,宁海国是集全国之兵,只要灭了江州军,宁海国,可以迅速拿下了,荆磷没有想到这个任务就完成了,还是,从江州军自己说的,不知道,宁海侯会怎么想。

“统领,那些楚人在这里,想不到,还敢到灵月酒楼吃饭,楚人的狂妄自大真不是名不虚传,诸位,楚国人,来了宁海国,就不想留下来什么东西,”血狼卫统领灵殷传声道。

“那,阁下,想让我们留下什么?”

“自然是,诸位的相上人头。”

荆磷带了数百人与灵殷带的数百人在天空相遇,天空中,数十个亮光不停的闪烁,这是众人不断的交战的结果,“烈风斩,”荆磷手里狂饮刀,身上冒出青色的灵气,不断的飞舞着大刀,数十个狂风携带烈火,“呼呼”的吹了过来,火光冲天的,把周围的云烧的通红的。“哼,玩火,看我把你火灭了,冰磷剑,化剑式,万里冰封。”灵殷的血红色的战甲变成银白的雪绒甲,无数寒气,四处散发出来,许多楚人来不及运功被冰封起来裂成碎片,化成无数的血片随风落下。

因为,众人不是风术师不能在空中久留,只得落地,风雨阁因完成任务急于撤退,不敢久战,消失在远处空中。以后,血狼卫会多次与风雨阁交手今天只是第一次,只是开头。这一切,还没结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