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三章血狼卫

帝国之殇 俊临 3487 2015-12-24 18:20:11

  时间过了一个月后,时年,公元前1900年,秦越元年,神龙十年,宁海,永嘉六年,春,五月一日,也是楚国发出讨划檄文整整一个月,宁海见楚人迟迟不肯发动战争,嘲笑楚人只会打嘴仗,没有做任何的防备,但,楚国一直在扩军备战,军力以达百万之多,据说,可用之师达四十万与宁海全国之兵相当。

可见,楚国雄居六州之地,沃野千里,实力雄厚由此可见,带兵之将上千,诸侯不敢与之争锋,楚国虽没有明智之

但,拥有一大批名臣良将,时常征划他国,扩地万里,诸侯无不心惊胆战,在北海之地,楚国依然成为霸主,无人当其锋芒。只是,这被宁海拒绝使其颜面扫地,只得兴兵讨之。

“君侯,微臣认为这次楚国以发讨划檄文,不能只是说说而已,这样楚人无法在北海立足,再说,楚人一向蛮横无理,有一年不出兵的君主为耻的传统,楚人一直以其强大的国力随意出征他国,可见,其狂妄自大,再者,我宁海也不是他楚国随意捏的柿子,我军完全可以一战,胜可扬名天下,败,也要一样败的有尊严。”中军将军灵舒烈在朝堂上主战,其他将军随声附和。

“微臣,认为,楚国主要是以活抓司马詹为由,才兴兵与此,只要把此人交由楚国,楚国必退兵,这样,使得宁海三州之地免得无辜受刀兵之祸,此人,虽才华横溢,但,外强敌来犯,君侯不要以一人而吴宁海数万百姓,一人与一国,孰轻孰重望君侯三思而行。”相国刘彤等人主和,认为,宁海无法抗拒楚国的兵锋。

“哈哈,没有想到一国之丞相居然有主和之言,实乃误国误民之言,居然,教君侯行错误之事,这样之人居然能登宁海朝堂正是贻笑大方,诸位身为国家的栋梁,却在这里为了是否出兵之事争论不休,却不知,外有强敌环绕,内却无端猜疑,这就是诸位御敌之策,今日一见算长了见识。”司马詹来太清殿只是为了组建血狼卫之事,给公子请命没有想到看到朝臣在这争论不休,故而冷言冷语。

丞相刘彤被司马詹一激,气得满脸白须乱窜,只觉得此人太不给自己面子,自己为宁海效命三十年,历经三朝,是三朝元老,朝臣无不对自己毕恭毕敬的,“哼”冷哼一声,目光如炬的看着司马詹,后者,只是盯着大殿四处看看,不想再被他激怒,平静如水的说道:“敢问,楚国战力几何?有多少兵力?宁海可否与之一战?”说完,得意洋洋的看着司马詹,心想:看你如何回答。

司马詹只是用手轻轻的抚摸者耳边的秀发,那俊美无比的面庞波澜不惊,心里嘀咕着:这,丞相为何?反对与楚国交战。两眼只是看着这太和殿倒是没有太多的修饰,周围的上的石柱也无精美绝伦的雕刻,这跟其他大殿相差甚远,要不然看到周围身穿黑色的羽翼甲的侍卫,手握长剑,目如鹰眼,仔细观察四周,还以为来错了。

“臣,少傅司马詹参见君侯,君侯,圣明如察,宁海国作永存,臣,今日前来,只为公子请命,愿,君侯,应譽,为了公子组建血狼卫之事,臣,斗胆,进言还望君侯误怪罪臣,楚国,虽然拥有百万雄师,但,其地广大,这六州千郡,数万县,也需要兵力把守,故而其出兵兵力不会超过五十万,楚国有一铁令:大臣失地者,斩,这就是楚国无外敌之因,那些太守也不会轻易出太多兵,这四十万大军其中三十万为新军,真正有战力只有十万,要炼兵须三年,一年炼气,是为军队之勇气,新兵胆卻,需要炼勇气,凝聚军心,二炼队列,故而军阵,《吴文远兵法》有云:军阵,士兵保命之计,无军阵之师只不过是乌合之众,有军阵者,士兵进退有度,进能击退强敌,退能保命。

三年,炼攻城掠地,楚国,一年出兵,太冒险,一年之兵不过也是新兵,只要击退新兵,楚师必退。”司马詹手持玉硅弯着身子,低者头恭敬地点名来意。

“原来,司马爱卿,来只是为疑儿组建血狼卫之事,本侯准了,司马詹听命,本侯命即日为虎牙将军兼卫将军,为血狼卫,统领,人数就数千,明年后,带兵出征,不得有误,丞相,刘彤,身为三朝元老,却不思为国效命,勾结楚国,卖主求荣之徒,本侯留你不得,来人,拉下去斩了。”宁海侯江佛尘收到密报称丞相勾结楚国,大怒骂道。

“臣,领旨,谢恩,君侯,圣明,愿意为宁海效命。”

“臣,知罪,还望君侯看到先侯份上放过微臣。”

司马詹知道自己即将与楚国交战,又喜又悲,喜的是报仇有望,悲的是,楚国再怎么说也是自己母国,不忍心兵戎相见,特别是,自己的老部下,不知道,在战场上会怎么样,丞相刘彤被杀于午门,众臣,只得同意备战。刚下朝,刘彤家就被查封,武阳校尉带着数百骑从成阳门出发来到位于成安区,刘彤家,武阳校尉指挥道:“把这里,都包围起来一个不留,君侯,丞相卖国求荣,以被君侯诛杀,其家人系数流放,”众侍卫马上把这里围起来。

“奉,君侯之令:丞相刘彤,三朝元老,历经文侯,武侯,至本侯,三朝元老,为宁海效命三十年有载,本侯,念其,为宁海社稷不辞辛劳,特此,让其继续担任丞相,其子,为大司空,可,其仗着自己老臣居然与楚国勾结,意图将宁海灭亡,其心之恶劣,天理难容,念其旧功,家人处流放之行为期十年。”在府门外宣读君侯之令,武阳校尉带人将丞相府数千人系数带走。

围观者,无不叹息,三朝元老落此下场,令人心虚,看来,要大战了,楚国人来势汹汹,一副要宁海之势,一想到楚人来犯,就人心惶惶,生怕,国破家亡,于是,上万民书请求用司马詹换和平,所言:今闻,楚人来犯,只为司马詹,特请,君侯不要一意孤行,宁海乃小国,无法抗拒楚国神威,万一,国破家亡,让百姓怎么活,宁海,数十年不兴兵,这样,能打赢吗?请,君侯三思。愚民书。

“那些,百姓懂什么?楚国,明显用司马詹当借口,意图灭我宁海之事实,这件事,就当不知道。”临安令,无奈道,这是,君侯下的令,自己怎么能反对。

“文景,你说,父侯能同意外面百姓将司马少傅交由楚国,这一个月来,跟着少傅温习功课,发现,少傅虽然只有十多岁,但,其学识渊博,交回楚国,少傅恐招杀害。”公子疑忧心忡忡的站在雪月台上看着这江水仿佛看到司马詹被带上船。

“公子,放心,司马少傅,天质聪明,不会有什么困难的,再说,临安令不是把那万民书烧了,君侯,下令征兵工作,看来,不会送回去。”箫程远还是身穿青衣,脸上露出微笑和悦的拍拍公子,让他放心。

“哈哈,没有想到,一副死人脸的箫文景居然还会笑,没有想到,挺关心我,放心,阎王不会收,君侯任命我任虎牙将军兼卫将军,血狼卫已经组建好了,不日之后,就可交给公子,”司马詹没有想到文景会关心自己,故而调侃道。

箫程远看到司马詹在后面,捂着嘴,哈哈大笑起来,有这么搞笑吗?还在笑,这自己还是那样没心没肺的取笑自己,一个闪电冲了过去,不个快拳打过去,眼见司马詹脚踩莲花步,不断的向后斜着身子,快速的移动着,让他看不清,箫程远,只觉得眼前出现许多的司马詹,好小子,知道用影子迷惑我。

“青龙拳,龙鸣天下”说完,一声龙鸣声传来,想刺破司马詹的耳膜,“吼吼吼吼”龙鸣不断的,这个声波很刺耳,司马詹不断的用内力,震住这声波,“雪花舞,漫花飞舞,”司马詹,用手把水化作雪花,晶莹剔透的雪花,却像针一样,如漫天飞舞的白雪一样,飞向巨龙,“轰轰”雪花打在巨龙巨大的身躯上,不断的爆炸着,声响如雷。

箫程远,一脸的冷汗,英俊潇洒的国字脸上露出微笑,大笑道:“镜炫,不愧是楚国名将,搞出的动静,不同寻常,这,声音估计能引来狼来。”

“谁,在这里放肆,居然,敢在侯宫中动武,不把吾等血狼卫放在眼里。”只听到数千血狼卫站在高耸入云的角楼上,突然一跃而下,来到司马詹身后,司马詹笑道:“狼来了,文景兄意下如何?”

“这,就是,镜炫,老弟的血狼卫,看起来不错,就是脾气不好,就让我讨教一下。”箫程远把手捏着嗡嗡作响,后者,汗道:“不用了吧!”这个,武痴,又来了,公子怎么不叫住他,公子,你怎么能看戏,司马詹看到公子疑还在那看戏,用手遮着脸,这对活宝,真的无语。

数千血狼卫,身穿血红色的金磷甲,上面秀着狼图案,散发着巨大的杀气,手里的长剑,一直紧紧握住,箫程远,看到也散发青色的光芒,无数的龙影腾空而起,吐着龙窸,“新月剑阵”一个头目发出命令,几十数小队组成几个新月阵型,无数的剑气向四周散发出来,周围的树木系数被砍断,使人无法呼吸,公子疑,以站在高台之上,没有想到公子也会武功。

龙影,不断冲击剑阵,“新月剑阵,第一式,月亮如晨,”血狼卫用青月剑对着阳光,雪白的剑身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刺眼的光芒,形成巨大的剑身,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龙影破灭。

“真不错,看来,血狼卫,真的可以保护公子,”箫程远高兴道,自己也打过得过瘾,好久,没这么过瘾了,司马詹,也跟着笑道:“那是,自然,我镜炫之名不是白叫的。”

“吾乃车骑将军,段暄,前来参见,现为血狼卫,统领,”段暄带着血狼卫跪拜公子疑,公子疑正色道:“你们,从此,追着本公子。”

血狼卫,正是出现在历史上,以后,为公子疑的亲军,多次,出现在战争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