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帝国之殇

俊临

  • 奇幻

    类型
  • 2015-12-24上架
  • 146715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秦越王朝

帝国之殇 俊临 3418 2015-12-24 18:20:10

  公元前1745年,夏厉元年,永徽五十年,七月七日,夜,万里无云,星空灿烂,帝星周围的天启星突然陨落,有天官根据天文六法中帝星守护法则中守护星的生活死亡,可能会危及帝星的安危,天启星历写道:天启乃国运之星,天,上天也,也可作天神,启,启示天神的启示,这是天神恩赐的星有此星在表示帝国仍被天神守护,反之,帝国被放弃。

现在,天启星以陨落,表示天神已经无法忍受夏国之暴烈,收回对夏国几百年的恩赐,夏国运行至夏绪以历一百代,大王登机到现在数十年,年年兴兵,数十年的征战,民间十室九空,百姓颠沛流离失所的,到处流亡成为佣户,导致,大量良田荒芜田园上大量的鸟云集,尽情享受,几个州不断受到蝗灾,粮食产量少了十成,国家,以无法忍受连连刀兵之苦,民间,以怨声载道,一个繁荣昌盛充满进取心的上国突然变成一个将要行将就木的危亡之国,心中不免有点悲凉之情。

而北方的秦越国一直在蠢蠢欲动,一直观测夏国的国势,一旦,夏国有变即刻起兵进而取之,其灭夏国之心一直不死,只是,担心夏国的实力雄厚一但发现其野心会导致覆灭,这一只中山狼一日不除,夏国永无宁日。次日,联合太宰刘熬联名上书,乞求夏王改掉一直实行的以兵养民之国策,停止,对北戎的战事,应于民休息,以养国气,连连用兵民深受其害,以无法生产,万一北划之事告罄,七十万大军在漠北之地覆没,这将对夏国产生致命打击,这是夏国唯一可用之兵,一旦有事,无法征集大军镇压,再者,连连兴兵已经国穷兵疲,不是出兵之机,望大王慎重,愚臣稽首,以求圣听。

夏绪看到后大怒,居然有人敢明目张胆的反对自己的国策,以兵养民之策,即用攻划之所得恩惠百姓,十五年,没人反对自己,养成刚愎自用的性格,群臣听之后无不摇头,认为按照以前的惯例会被处死,果然,不出五日,夏王下发诏令:太宰刘熬等人用妖言迷惑圣听,判处腰斩,于明日午时行刑抄家灭门,男的流放女的充当官婢,此令一下再无忠臣之言,小人之说登上大雅之堂。

次日,一股肃杀之气在武门前蔓延,一群全副武装的禁军从王宫出来,在禁军中间用囚车压着太宰等人,一路上不断长枪驱赶不断蜂拥而至的百姓,百姓不断用手拉扯着禁军衣袖,只想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阻止一场人间地狱。可是,无法抗拒一群虎狼之师,太宰等人还要被处于腰斩,诸臣之家悉数被查封。史称:夏王妄杀大臣,自毁长城。

七月三十日,北划之军在漠北之野全军覆没,战败的消息传回夏都,朝野震惊,没人相信其事实,等右路军主将吴斌回来,才得以相信。但,九死一生才回来的吴斌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处死,听到,夏军全军覆没的消息后,国人愤怒了,这是,夏军第一次战败还是全军覆没,自夏国建国第一次葬兵七十万,夏国再无可之兵,万一北戎乘胜追击夏国一定会被灭,只能以财宝换来和平。

这个只能由百姓出力,使得原本空虚的国库无力支持这庞大的开支,只能在百姓身上压榨,公元前1745年,永徽五十年,十月一日发生国人爆动,不到一个月就发展成全国性起义,十一月,夏王派王师镇压因主帅临阵脱逃失败,十二月,秦越侯赢酚在历山大败夏军杀死主帅夏绪,历时七百年的夏朝寿中正寝,共历一百代。

历史进入秦越历元年,1760年,天统十年,秦越王赢酚在济州铸九鼎,与诸侯会盟,史称:定鼎中原,共分天灵大陆为一百州,分封诸侯百余国,分为公,侯,伯三爵,定盟约天子之位只由赢氏,一人称王天下共诛之,诸侯有兵相王之义务,然后定都镐京,迁夏人于北方,史称夏人北迁,建立林国国都林野城,从此夏人改姓林一直为秦越守护北方,王恐夏人之战力会危及自己王权,固而分夏人为二,一只留帝都,另一只北上抵御北戎,让其互相残杀以削弱夏人的力量,次日封九子王子丰于秦州建国秦岚国,都秦岚城目的监视夏人,以防范其生二心以图恢复夏国统治。

江呈因历山之战擒杀夏王,封江州,拜征南将军领宁海侯,领三州之地,拥江州,宁州,临州,一百郡,数百县属民万户,铁甲之士三十万,舟师数万,千余船。

时光如白驹过江,一去不复返,转眼间数百年就过去了,到了公元前1900年,秦越厉元年,神龙十年,秦越王朝第九十代王赢籍即位。

公元前1900年,秦越元年,神龙十年,初春,正是万物之灵刚刚复苏之时,到处充满蓬勃生气,可以闻到空气传来淡淡的清香,使人心旷神怡,忘记忧愁,也是一年读书最好之季,宁海侯宫,净心殿,这是用北海香木修建而成,在殿内随处可闻使人愉悦的香气,殿内设有十五个巨大的石灯,上面用刻着各种各样精美绝伦的图案,中间用来放蜡烛,那十五个烛光如繁星点点一样照亮大殿,殿堂内的宫砖用千年寒冰砌成,微凉的寒气随风轻轻的打在人身上,使人随时随地保持清醒。

这里,现在做为公子疑读书之所在,这是宁海侯江拂尘安排的,因为这里最适合读书一是这里远离泰和殿,二是这里用料奇特使人会忘记一天的疲倦,三是公子疑为自己的长子未来侯位继承人,当然会特殊照顾。

“公子,又在看《吴文公兵法》,不怕被君侯发现了又要被罚跪太庙了,到时候不要痛哭流涕的找夫人可好,”公子疑贴身侍卫箫程远,此人出身于宁海第一世家箫家,箫家之人多数在朝野上担任军职,是宁海国几大之柱之一,忠臣之心由此可见,此人只是箫家庶子因无法继承家主之位,才进宫来当公子疑侍卫本来心有不甘,但被公子疑的赤诚之心感动,发誓一生追随永不放弃。

“哦,原来是文景兄来了,来这有何贵干?那件事本公子早忘九霄云外去了,现在,再提干什么?只是,觉得这本《吴文公兵法》写得太妙了,使人无法忘怀,一日不看就寝食难安,吴斌不愧是夏国不世之名将,来的正好一起和我讨论如何?”公子疑听到是箫程远的声音马上把手里书籍放下,因为,有几日不见他,有点想再次听他独特的见解,一双明亮灿烂的大眼睛一直盯着门外看,眼睛都不眨一下,生怕此人再次不告而别。

箫程远头带着丝带,插着玉簪,身穿者青色的长袖丝袍,上面秀着用金丝镶成的黑虎图案,显得英气逼人刚来大殿外就从门缝中发现公子疑用做贼的眼神一样,一会看着书籍一会看着门外,生怕被君侯看到想到这里那张平时冷酷无情的俊秀面容,难得露出一丝难以忘怀的微笑,看来,被君侯罚的够惨,居然视生父如老虎,不知君侯有何感想,固而调侃没有想到被听到了,看来,又要被公子问的一头雾水的。

“箫公子,请留步,前面是公子看书之所在,君侯有命任何人不得随意打扰公子的清幽,箫公子身为公子的贴身侍卫应该知道宫里规矩,同是当差之人请不要互相为难。”门外的两个身穿禁军盔甲的卫兵,用长戈挡住去路,一脸的杀气看着箫程远。

“大胆,没有听到刚才叫我吗?还敢挡住在下去路,还不快点放行,耽误了给公子解惑的时间,你们耽误的起,公子降罪下来,你们能负担起吗?还是,你们自己觉得能挡住我,那,问问我的龙渊剑同意不?”说完,马上拔出剑来,双手紧紧握住剑,两只眼睛如豺狼般盯住那两个侍卫。

“住手,你们好大的胆子,敢在公子面前武刀弄剑的不怕伤了公子眼睛,身为公子侍卫难道忘记了自己职责所在,这件事传出去,让君侯颜面扫地,你们就想看到吗?”赵鹏飞带人在这殿外巡视,看到此事便大声喝斥。

“赵统领,属下知错甘愿受处罚,还望统领你不要告诉君侯,属下,下次不敢了。”

“箫文景,你身为公子贴身侍卫也跟着胡闹,不怕,丢了公子面子,今天之事不会告诉公子,希望,不要有下次。”

“是”

“是、”

众人见赵鹏飞来了只得小声应承,不敢有半点怨言,赵鹏飞,四大统领之一,禁军统领,公子疑侍卫长,箫程远也只得告退,不敢与其对视。

赵鹏飞轻轻的打开门,一步一步轻手轻脚的走进去,弯着身子,低沉者头不敢与公子疑对视,身为臣子是不能与主君对视,会被挖去眼睛。行君臣之礼恭敬地说道:“属下,赵鹏飞参见公子,给公子请安。”说完,一直低者头等候公子差遣。

公子疑见来人不是自己等侯之人,心中不免有些失落感,心里黯然的想到:难倒,文景还在家中不成,在办何事?这心里的话该向何人倾斜,在这冷清的宫殿中只有他可随意交谈。收回那恳情的目光,慢慢的变的平静起来,语气冷冷的说道:“赵统领,所来有何事?没事的话,就请退下不要打扰本公子清静,本公子有书要阅读。”眼中不耐烦的看着此人,只想此人早点退下。

赵鹏飞惊叹,公子疑变化真大刚才还是满心欢喜的期待着,现在,变得如此冷清,看来,此人不可小瞧,虽然还是一个不懂世事的,长得小巧可爱,淋漓尽致六岁的小孩,就有君侯之风看来,前途无量。

“那,微臣告退,请公子安心阅书,公子如此用功真乃宁海之福。”

“退下吧!本公子要静心阅读了,不要打扰本公子清静,”公子疑头带玉带,身穿紫色的琉袖袍,上面用各种各样的珍珠装饰,马上又拿起书阅读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