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帝国之殇

第四十五章论战

帝国之殇 俊临 3087 2016-09-20 10:57:55

  “今日下臣出使溟月有两个目的一是送达敝国国君的国书一封,现如今国书以在贤侯手中第一个目的已经达到,这其二就是这箱中之物贤侯可曾认识,据下臣查知这十副盔甲正是溟月登阳侯府侍卫所穿黑羽甲。由此可见这杀害楚使上官臣的凶手正是公子元,还请,贤侯交出公子元送与楚国。”公孙瑾指着箱中盔甲一腔怒火中烧的望着溟月侯宇文淋。

“楚使还请注意言辞事情已经查清是有人假扮登阳府的干得,凶手以被就地正法尸首以送达楚国为何楚还要紧紧咬住登阳侯不放,这是有何居心听说楚公还发布讨伐檄文将溟月列入不忠不义之国名单之中,在下倒要请教楚使楚国为何如此行事,想要攻打溟月就光明正大何苦要随意安插罪名。”溟月重臣大司马成肃然站了出来满脸沧桑的老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启禀:我侯,臣成愿意以这老弱之身躯驰骋疆场为我侯分忧,臣虽老弱但也有以死报国之决心让楚使知道溟月虽小但也不是人人可欺负之国,臣愿挂帅出征抵御楚师还请我侯恩准。”

“大司马万万不可,大司马乃我溟月三朝重臣历经昭文侯,武通侯,以及当今君侯可谓我溟月镇国重臣万万不能前往战场只身犯险,稍有不慎让我等有何颜面面见先侯,末将上将军锦阳请战愿带数十万将士奔赴沙场为我侯效命,愿以溟月共存亡。”

“臣等随意追随上将军与楚师死战,马裹裹尸虽死无憾溟月数百万百姓也跟随君侯死战,倘若,臣等战死还请君侯能够抚养臣等妻儿,臣等就此拜谢君侯大恩。”

“战,战,”

“天卫军副百卫右军统领龙昭求见,天卫军数万愿请求君侯恩准天卫军奔赴战场与楚军死战到底直至战死到一人为止。”

满朝文武大臣与殿外数万军士齐刷刷的跪在地上,请求出征与楚师死战到底,剧烈地阳光照在这些年轻将士面庞上,虽然,刺痛难忍但无人言苦更无人站起来,“皇天在上,黄土在下,今暴楚在此兴兵作乱扰乱秦越王纲,意图覆灭我溟月之宗室,今我溟月侯宇文淋在此宣布举我溟月两州数百县数百万百姓共同抵御楚师,与暴楚绝一死战。”司仪太监宣读溟月侯宇文淋的对楚宣战诏书。

“呜呜…呜呜”雄浑的军号吹起数万天卫军集合在天武殿,宇文侯宇文淋带领文武大臣与楚使公孙瑾来到天武殿点将台,“不知,贤侯带我等到此有何贵干?既然贤侯不愿交出登阳侯公子元那我大楚只好亲自带六国之师前来讨要,下臣身体不适还请贤侯见谅。”公孙瑾带着楚国使团数十人急冲冲的从天武殿离去。

“君侯,不知宁海侯可曾同意与我溟月结盟,不然的话以我溟月一国之力实在难敌六国之师,听说这次六国均派出本国能征善战之师而统帅都身经百战的名将,其中北江国的龙威将军宫烈更是打败齐国精锐之师其人不可小瞧,而我溟月只能在征集三十万与原来的二十万一共才五十万根本不是六国对手。”

“启禀:我侯,这楚师擅长野战其军将士均是强悍无敌的战士,却不擅长擅长攻城之战,北江,下江,近江三国其最擅长攻城掠地,但野战次之,而影月,玄武两国此次出兵都是骑兵,其中实力最强的是楚军只要我军能击退楚师其余五国皆不战自退,六国之师应该在楚永川郡集合等兵员与粮草到时在永川出发。”

溟月侯宇文淋在点将台检阅了天卫军之后,便在天武殿的晨华殿召集天卫军众将到此议事,楚国使团所在之地锦华园,公孙瑾正坐在书房看书副使熊熬那圆润的脸上露出一丝担忧之情,不停地在原地走来走去那具圆滑的肥胖的身躯一摇一晃的。

“子元兄,我等还是先回楚国为好既然把国书以交了也算达成主上使命,而公子元已经带兵去前线显然不会回来了,恐怕,这龙玄城有人会暗杀我们就怕成上官臣第二了,子元为何如此这般淡定从容真令子楚感到羞愧难当。”

“子楚兄,身为楚之公族为何这般模样既然兄长怕出事如此也好,兄长先回楚告知主上就说溟月侯以应战不日即可派兵叩关。”

“来人,送子楚回国。”

几名楚国侍卫应声打开房门带着已经吓破胆的熊熬离开,“不知,公子认为那天卫军的实力该当几何?”公孙瑾的侍卫长在一边小声嘀咕,“成华,汝可知那些楚军将军现身在何处?为何不见其踪影也罢主上叫来监视本使,不见了也好可能在暗处吧!子华可懂军中之事可以看出溟月军在何处布防。”公孙瑾见成华恭恭敬敬地站立在其身边,便放下其手里书籍。

“禀:公子,属下认为溟月国虽小但其军不可小视,其军凶悍异常如不加重视楚军必将受损,溟月国拥有两州其中晋州离我大楚最近,溟月军应该在此布防以备我楚军,而龙伏关自古以来就是其门户如要进军晋州钟城必须攻克龙伏。龙伏关地势险要两边都是陡峭的悬崖峭壁根本无法攻克。”

“据我军探报溟月军数日以前就拜公子元为大将带着自己的黑甲军在龙伏山一带修筑甬城,恐现在以在龙伏关附近修建起数座甬城,在四处设有烽火台如有险情点燃烽火示警,真是可恨从泰州临川到龙伏需要数日时间,而龙伏山一带多树林便于溟月军埋伏,我军等到了龙伏山必将受到打击。”

“公子,据属下得知溟月军内部其实不是铁板一块,公子元一心想夺取元帅之位一旦我军用反间计说公子元想要夺权,这样溟月军主帅为了保护自己的帅位必定远离公子元,其军心必然受损,只要公子元还想要主帅之位必将会放松,到时我军突然袭击夺取龙伏关,只是这钟城城高墙厚一时间很难拿下到时晋州州牧支援的话恐对我军不利。”

“子元,子华,好久不见可曾记起本公子,可不要说早已将本公子忘了不然的话本公子就伤心欲绝了,听说,楚国要联合五国攻打溟月,百万雄师可谓天下无敌啊!不知那五国为何要援助楚攻溟月,百万之师看似强大其实不堪一击,这六国之兵合在一起人多眼杂的难免不产生误会,到时子元怎么自处?恐这六国兵将也不会轻易听从对方如号令不严如何攻打溟月。”

旻靳国游侠临川人士喜欢到处云游诸国,最喜结交各国能人异士并视为己出推心置腹从此在他身边多为各国能人,今日刚到溟月龙玄城听说公子瑾就在此地便来拜访,“子承,乃我楚国豪侠子元怎敢遗忘,不知子承今日到龙玄有何贵干?自从溟月侯宣战以来这龙玄城就楚人严加盘查,生怕楚人细作混入城中殊不知本使身边就有一个。”公孙瑾与成华不敢相信楚国豪侠旻靳今日就站在面前。

“大人,为何太守府不派人调查城中细作,要差我城守府来办这个差事真是倒霉,这龙玄城这么大要我等从何处查起这明罢着折磨人吗?”

“本官身为城守令就有义务保护城中安危,这楚军细作一定藏在暗处一定要将查出来不然的话会危及我溟月。就是不知他们到底身藏于何处?”

城守令带着数十名城守府的人在四处寻找楚军细作,原本城守令还在自己府衙办公突然接到太守的指命要他彻查城中楚军细作,城守府为太守府下属机构被太守直接领导所以城守令不敢有丝毫懈怠即刻带人在四处搜查楚军细作,“将军,看来溟月人已经知道有楚军细作混入城中,要不我们撤退吧!”几名楚国细作假扮商人在城中收集溟月军军情。

“不可,从现在情况看来城守府应该还不知我等身份,如现在撤退那不就不打自招了吗?尔等继续以布商身份掩护收集溟月军军情,如有危险再撤退不迟。”

“属下,遵命,一定不会辜负将军所托将溟月军军情收集到手,只是这城守府的人正在四处打听我等下落恐怕只能暗地里收集了,不然的话就会暴露我等踪迹。”

几名楚国细作在云晋区开了一间布坊,用来以此为掩护在卫将军舒淋的带领下混入城中,一名楚国细作在店外卖布发现城守府正四处搜查楚国细作,几名城守府的人在店口看了一眼就走了,那名楚国细作放下手里布进到里屋告诉舒淋情况。

“兄弟,这布坊有何好看的难不成楚人还假扮卖布的吗?那些楚人大都是野蛮人怎么会想到假扮,快走兄弟请你吃酒去,城守令大人已经离开云晋区不会发现我等的。”

“这楚人不知藏在何处?真叫兄弟等人好找如找到后一定好好折磨他们出出心里恶气。”

几名身穿城守府的公服的官人随意查看一下店里的布,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转身离去,那名楚国细作差点没有稳住看到城守府的官人根本无视他便放下心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