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山之巅八爷美好版

第五十九章 有人放弃有人继续

红山之巅八爷美好版 kevinsyinsi 1997 2016-01-04 14:14:07

  或许,魔幻终究是魔幻,幻影中的痛苦,再惨再烈,却触不到真实的血肉,敲不着鲜活的心脏。克乌赛从没在魔法中意识到她真正做了什么,她只是一心想用爱情的红线缚住那个人,更一心想去除另一个女人对他爱的束缚。

可是当她真正面对这个人的时候,离他这么近,简直可以听到他的气息,感到他的温度,她便真真切切地看到了。。。

那个雪夜初见他的时候,她虽看出了他似乎带伤,但他的身姿是挺拔的,步履仍然是有力的,举手投足无不透着王者之气。第二次见到他,那高高在上的廉亲王,温和的笑容里也充满了威仪。

她从没想过,她会见到这样的他,此时此刻,近在咫尺。。。

他依旧温和,然而,沉稳中却隐着虚弱。目光中的犀利不见了,剩下的柔和里却有着一丝无力,一丝无奈。

绷带的白色那么刺眼,她不敢相信这就是她魔法的成果。前天夜里,她利用了他的旧伤,让法术的效果增大了许多,这次成功让她非常得意,由此她准备今日更进一步。。。

此刻她的左袖中便藏着那银针,针尖早已插入一个很小的魔瓶,而瓶中正是那一小片蓝色。。。

她如愿地说服了养父,让自己可以先来求见亲王。不知为什么,她感到亲王一定不会拒绝,果然,她猜对了。

踏进厅门的那一刻,她的心兴奋得狂跳,他很快就将为她所有。在众多侍卫中间,她不能公然念咒,但她可走近他,施展魔法,只需将袖中银针,轻轻一推,他必将无法承受。。。

人们都会以为是亲王旧疾突发,而这里最佳的医者,便是她克乌赛公主本人。到了这一步,亲王只能留在宫中受她诊治,克乌赛相信,只要她能守在亲王身边,即使不靠法术,她也可以赢得他的心,更何况她还能治好他的伤病,亲王绝不是知恩不报的人。

克乌赛的右手在颤抖,扶着左边袖子,泪珠却从长长的睫毛上滚落下来。

在这关键的最后一刻,她只需要。。。 如果,她的手指稍稍用力,那么,一切就将如她设想那样。。。

亲王看到了她的眼泪,心中升起了一种熟悉的酸楚。曾经多少次,他的她,就是这么望着他的。。。 小仙子。。。

他压下心底那缕思念,从榻上稍稍欠起身,轻声说道:“公主请起。。。”

这是多么柔和的声音。。。 克乌赛不禁心神飘忽,她多想向他飞去,落入他温柔的怀抱,感受他身体的暖意。。。

“公主。。。” 亲王见她没有动,又唤了一声。

克乌赛全身一颤,右手一下从左袖上拿开。

她俯首再叩之后,缓缓站起身。

终于没能下得了这个狠心,她的计划全盘落空了。木木地站在那里,她心里无数感觉正同时涌起,可是,却单单没有后悔之意。。。

“亲王,”她终于开了口。“刚听父亲说,亲王身子有恙,特来奉上宫中最好的伤药,望能略解亲王之苦。”

说完,她便唤进门外的侍女,呈上玉盘,上面放着一支通体无瑕的白玉瓶。

哈桑过来接了药,亲王在榻上欠身示谢。克乌赛凝望着亲王,千言万语,竟全塞在了喉咙。她慢慢往后退去,再拜致礼之后,便转身出了厅门。

待厅门重又合上,哈桑看了看手中的白玉瓶,走到亲王跟前,纳闷地问:“八爷,难道她只是来送药的?”

亲王摇了摇头,这会儿,他自己心里也有些诧异。克乌赛的神情里,分明有着许许多多,他不能猜到全部,但也明白了七、八分,隐隐感到自己似乎逃过了一劫。

克乌赛今日的放弃,其实并不出他所料,甚至,这就是他预设的结果。他冒险一试,果然成功将她阻止。可是,这却不是麻烦的结束,他叹了口气,或许,自此之后,他的麻烦,才真正开始。。。

哈桑见亲王沉默,便不再多问,只将药收了,再扶亲王重新躺下歇息。

夕阳西沉,宫中乐声渐起,传到花园里,就着晚风,掺着花香,好不动人。。。

福晋背了一下午地图,这会儿早已烂熟于心。听到乐声,知道宫里宴席快要开始,便站起来,想去棚子里再拿些吃的。棚里点了炉火,烤肉的香味将她的口水都引出来了,她不客气地进去大块朵颐了一把,又将兵士们所在的几处方位搞清,尤其是策零带来的那些人。

夜色终于降临,宫殿大大的长窗透出通明的灯火。她悄悄到火炉边抓了一把灰,躲到一边往脸上抹了抹,便往花园深处潜去。

凭着心中牢记的地图,她很快来到宫殿背后,小心地潜近宫墙,试探着能否打开一扇门或窗。

不过,努力半天,她也没有发现任何门窗可以打开,心中便有些焦急。打不开,那只有撬了,她摸了摸匕首的刀鞘,心里说,你既是宝刀,现在就看你是不是能削铁如泥了。

她潜到一扇窗下,拔出匕首,正要动手,忽听一阵人声,似乎就要往这里来。糟糕,她上下左右一看,这宫殿一大面高墙,光秃秃的,门窗都和墙面齐平,连个能躲的凹槽都没有。情急之下,她环顾四周,在不远处看到一间矮屋,便匆匆奔了过去。

她绕到屋后,两扇窗户黑乎乎的,没有点灯,看样子没有人。星光下,隐约见着窗边有一扇窄门。

很快,那群人走近了,似乎是宫里的侍仆。一扇宫门打开,这些人进去了,可却又出来了许多人。她不由大惊,害怕自己呆在屋外,早晚会让人发现,便伸手去推屋门。

门没推动,她就着星光摸索着,发现了门上挂着一把不大的铁锁。她把心一横,将匕首挑进锁袢,几下用力,锁果真裂开了。

好刀!爷的话从来都不假。她一把拧掉了门锁,推门而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