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山之巅八爷美好版

第四十五章 爷要搞盛大军演

红山之巅八爷美好版 kevinsyinsi 2047 2015-11-23 16:57:50

  廉亲王决定了要做大事,就要付诸行动。这日一早,便来到大帐,召集诸位满蒙王公将军,告诉了他们自己这个打算。

明年开春,将举行一场十万人之众的空前演练。不过此处人手不够,亲王准备将京城里剩下的满蒙将士全部征调过来。

然而,所有人都被亲王的大胆设想惊呆了,大帐里这会儿一片寂静。亲王向大家望去,视线所到之处,只见人人低着头,似乎都不敢接触他的目光,好像生怕被他点到名似的。

过了许久,抚远大将军打破了沉默,他站起来,走到亲王面前,有些不满地问道:“八哥,你不会不要人守京城了吧?”

平郡王纳尔素一听,赶紧也上前说道:“八爷,咱就只有那么两三万人守在京畿,要全调过来,那里就只剩下绿营了。”

亲王听罢,并未作声,只是慢慢站起,踱到大帐中间,目光从每一个人脸上扫过。然后,他转过身,看了看十四阿哥和纳尔素,又转回去看着大家,微笑着问:“你们,今日在这里的各位,还记得远在白山黑水的那些亲人么?”

人群动了起来,纷纷私语,这几十年来,宗室的人越来越多,京城不堪重负,先皇在的时候,就劝了些人回东北,再加上历年发配去的,里外里也真有不少人。此时在场的基本都和宗室沾亲带故,家家都有远亲在关外。

亲王回到书案边,拿起了一封书信,举在手中,回身对众人大声说道:“黑龙江将军已经预备妥当,日前已集得近两万人。”

人们哗然,要从黑龙江调人?路途遥远不说,那里也没有两万士兵,虽说旗人骑射为本,但要行军打仗,也不是光聚集起来就行的。

亲王微微一笑:“你们说得不错,这些人未曾严训,不过,守京畿尚可。”

众人恍然,原来亲王还是要将京城里的人马调来西陲。

“确实如此,”一旁的富宁安将军插上了话。“要说西征,攻城略地,还需训练有素。八爷,您就叫平逆将军把他们带过来罢。”

“如此说来,八哥早有安排。”十四阿哥恍然大悟,也对大家笑道:“各位赶快写家书回京,嘱咐他们收拾好房子,可是要亲朋满堂了。”

“十四弟好性急,”亲王也随着呵呵笑道。“房子收好了也住不了几天,平日他们多半扎营在外,守京畿虽不如打仗,但仍需勤加操练。科尔沁那里,亦叫他们移驻南边近京畿处,以补不足。”

纳尔素听了,心中颇为感叹。若是从前,科尔沁那些人过来,还不知会帮忙还是添乱呢。好在如今是八爷的号令,这从黑龙江到阿尔泰,整个北面,算是都安稳了。

“这我就放心了,”十四阿哥点头道。“今年秋围,便叫他们好好练一练。”

大家至此方全部赞同,亲王即刻起草谕令,命平逆将军延信,速点在京满蒙兵将两万五千人,并绿旗兵两万五千人,另枪炮技师百名,其中西人技师约十名,一同前来乌鲁木齐。

亲王估摸着等延信一到,连同近处吐鲁蕃的守军,这十万兵将就有了。如此大军,才能对周边各汗国,起到足够的威慑作用。

在军火配置上,亲王也有新的打算。此时燧石枪在俄军中已经普及,而清军却仍用老式的鸟枪。就是这老式的鸟枪,最先进的骁骑营,不过三人才能分到一把。亲王自然不能容忍这样的局面,这次新请的百名技师,将大大增加枪炮产量。他早就希望能大量生产最新式的燧石枪,如今九爷弄来的那十名西人技师,让他的这个梦想即将实现。到时,不但骁骑营可以人手一把燧石枪,就连其他兵丁,也可告别纯靠弓箭弯刀的时代。

总体部署定了下来,大家开始讨论细节。一天很快过去了,月亮高悬夜空,帐内依然喧哗如故,你一言我一句,在争论不息中定下具体部署。待众人各自领命而去,大帐重新清静下来的时候,晨曦已经染红了东窗。

亲王独自站在窗边,望着东方天际,默默出了神。。。

小仙子,今夜你又独守空房了。。。 他说过要带着她,巡营也带着她,只是商讨重大军机的时候,他却没法带着她。

“爷,要不要去榻上歇会儿?”贴身侍从轻轻提醒,他再不睡的话,再过两个时辰,今日的安排又要压上来了。

“不了,先回府吧。”他叹了口气。

侍从笑了笑,爷的这些心思大家都太清楚了,没什么好劝的,赶紧备马走人。

再说这边府里,福晋屋里的灯火,却也一夜未灭。不过,待亲王一身晨露,匆忙赶回的时候,他的小仙子已经变成了睡仙子,怎么拨弄也不醒了。

自然,他也舍不得去叫醒她,只在她身边躺下,轻轻地拥住,便已心满意足。

他的眼睑早已不堪重负,这会儿一合上就撑不开了。迷迷糊糊中,他又开始呼唤她,渐渐地,他听到了她的回答。。。

“你回来了。。。”她温柔的气息包裹着他。“累成这样了。。。”

他感到一阵温暖漫过全身,放松着他每一个关节。小仙子。。。 他在心里描绘着她的模样,这会儿,她该是这么笑的,一定不会害羞,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边看边傻笑。。。

他不由在心中也笑了起来,这个傻丫头。。。 他睡着了,她就能看得肆无忌惮,他醒着的时候,她被他目光一触,便总要娇羞地藏进他怀里。他真想马上睁开眼,和她来个四目相对,唬得她倒进他胸怀,再做羞怯状,一定很好笑。可是,现在的他,浑身一丝劲儿都没有,别说睁眼,连哼一声都发不出,只能在心里默默自娱自乐,真可惜。。。

不过他心里想得再多,她看到的只是他沉睡的面容,除了柔和还是柔和。偶尔眉间微微轻蹙着,偶尔嘴角似乎在微笑,让她的小心脏,是疼一会儿又甜一会儿,手下的抚摸更是轻柔再轻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