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红山之巅八爷美好版

第二章 白天就是守空房

红山之巅八爷美好版 kevinsyinsi 2047 2015-11-17 17:46:39

  第二章 白天就是守空房

东窗霞光散尽,天空呈现出透明的蓝,白马在晨风中轻啸,期盼着主人的身影。

廉亲王接过金盔,侧头向里屋看了一眼,便毫不迟疑地戴了上去。侍从在替他理着帽缨,没有注意到他唇间轻轻的深吸。

热烈之后的相拥,本是多么美妙的感觉,但他却很少有这样的奢侈,不得不在她酣睡的时候离去,这几乎成了他今生的习惯,不知在她梦里的那一世,他是否无时无刻都陪在她身边。短暂的甜蜜,长久的揪心,真要选择,他也会为难。然而,他没有太多时间再去细味情愫,准噶尔大王子策零前来投奔,偌大战局即将再起波澜。

跨上宝驹,轻提缰绳,缀金线的宝蓝色箭袖映衬下,白玉无瑕的九龙班指,无言地宣示了主人的威仪。

他知道他没有退路,没有任何逃避的空间。也许那一世,他拥着无限炽热的爱情,却也曾在心底悲叹过无解的空虚。而这一世,他的人生太满了,让他非常疲惫,饱受痛苦,却依旧拚力奋进。

不过,他心中是快乐的,牵挂的痛,只让这快乐更明晰。今生的他,从来都不缺乏信心,幸福,他相信,他一定能给她,给她所有她想要的,还有她不敢奢望的。

隐隐的微笑掠过他的嘴角,廉亲王一抖缰绳,雪蹄点翠,骏马如风般飞腾起来。

。。。。。。

伴着他柔和的余温醒来,她偎依在他的气息里。

“我总在你身边的。。。” 他的低语尚在耳边环绕。她没有睁眼,不想看到身边那半张床上的空白。

是的,他从也没有离开过她,无论何时,她总感得到他,即使不能触摸到那个亲爱的躯体。

昨日山上的一席话,她对他放开了羁绊,他的动容里却含着伤感。她不理解他们么?先皇?他?昔日大汗的辉煌,难道不是他们毕生追求的?如果不是,他如今又为何不顾旧伤,日日在西陲操劳?

想起这样的他,她心中永远会涌起那样的柔软。时时守着他的甜蜜固然美好,但她实在不愿他感到任何一丝空虚,那会让她惶恐,那种不能够帮他解除痛苦的惶恐,大概是最最可怕的。

她起身走到窗口,极目长空,看到白鹰在碧天盘旋,嗅着青草上露珠清新,心一下舒展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她突然想起,晚上要宴请大王子策零。前阵子还在担心策零身陷囵圄,谁曾想老天保佑好人,策零昨日竟奇迹般携家带口地跑来了。

这个策零,她心里有些好笑,不管他怎么变,有没有大胡子,她心里总还把他当成那个漂亮小男孩。那夜他掳了她去做那番表白,如今想起来倒是孩子气的很,他们两个都是,好像在拿生命当儿戏,八阿哥肯定不会做这种事。

八阿哥,她又触着她的他了,心里不由一软,他怎么舍得拿毒药来吓唬她?也就是策零那个桀骜的家伙做得出,不过当时策零失落的样子,还是让她有点不忍,那个家伙确实长得太好看了。

她嘴角稍一上扬,心中偷偷笑了笑,今晚八阿哥见了策零,会怎么想?

第三章 他的人马他的命

群山环抱着绿野,也环抱着他的数万兵马,廉亲王徜徉在营帐之间,在得得马蹄和叮当兵器声中,他听到了那一份充实。

策零的到来将他与胜利之间的距离缩得更短,兴致大好的他,跳下马来,在兵士们惊喜的注视下,审视着他们的利器。刚刚淬好的刀,新制的弓箭,更有新近运来的火枪,每一件他都检查得很仔细。

将军们围过来,报上训练的进程,他微笑着聆听,春风般和煦的八王爷。

他温暖着他们的心,从将军到士兵,每一个人灵魂里都有着这温暖的依靠。他们懂得他的珍惜,永不会对他的军令产生怀疑。他们明了他的爱护,却更愿为他们共同的梦想而不惜血肉之躯。

这样真诚深挚的彼此相知,远不是一天两天的投入,更不是偶尔为之的恩惠。从他儿时第一次骑马射猎,这些人便开始跟随他,同他一起生,一起长,慢慢地,他的队伍变得壮大,每个新来的人,都会被这样的温暖逐渐感染,直到完全与他们融为一体。

廉亲王带兵,用的是心。

二十多年了,他的心血,他的生命,凝就了这一切。如今,在不远的将来,上天就要检视他的成果。父亲的嘱托,数十年的精心筹划,几代人的努力,成败便在此一役。

他不能不谨慎,手握重兵,每一步的细节都要再三详究。军情瞬息万变,他时常面对互相矛盾的讯息,错综复杂的形势更让他不能轻举妄动。

从清晨到傍晚,廉亲王就这样毫无停息地走过了一个个军营。回府的时候,他才感到了重重的倦意,腿上的旧伤也开始疼得难忍。不过,他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宴请策零。

不想引起她的担忧,他一回府便躲进了藏书房,在园子的一角,静静的正好可以让他定下心来。这会儿她正忙着为夜宴准备,事情不会少,策零也算是她的老相识了,这次会面一定会很开心,他就更不想去扰她的好心情了。

夜幕落下了,月儿上了树梢,临时亲王府的园中,已经热闹起来。一扇扇窗格里灯火通明,一道道回廊下人影流动,只是他这间藏书房,却像是和外面的热闹隔绝了似的,依旧安安静静的默立在夜色中。

月色透过小小的窗柩,停在堆满书籍的桌案。高高的书堆后面,秀气柔和的面庞上,一双修眉之间,淡淡蹙起隐隐愁云。

他有些茫然,这份莫名的忧伤,很陌生,照理应该根本不属于他。但如果真的不属于他,为何他捧在手中的书,这许久也没翻过一页?

放下手中的书,抚着酸疼的伤腿,他叹了口气。其实就是这一页,他也没看进去一个字。只不过,那满篇的字变得模糊,明媚的甜蜜笑容,却在眼前渐渐清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