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都市侠道奇神

第八十章 分筋错骨手

都市侠道奇神 令狐百灵 2115 2015-12-02 23:13:13

  “大哥,我们家在县城做点小生意,大哥叫杨辉,老爸叫杨宗德,老妈叫田秀在家呢。大哥杨辉和老爸杨宗德在县城一起做生意。”杨光没有半点的隐瞒,就只差把家里有几个腌菜缸缸都说了出来。

小军看这家伙说得很真诚,还是觉得帮他一把。因为,看见杨光额头是否有一丝丝晦气,像要倒霉是的。所以,还是觉定帮他们一下。

“杨光你等一下回家后立马叫你老妈打电话给你老爸,回家来一趟,我帮你们收拾一下,你们家碰到倒霉鬼了。”小军认真的道。

“真的吗,大哥你怎么知道啊,我们都没有觉得!”杨光虽然很相信这个大哥,但是,难不成大哥连这个都能看出来。

“你记住我说的,一定叫你老妈打电话给你老爸,要按我和你说的一字不落的告诉他,他就会立马回来,到家了去我家找我或者打电话给我。这是我家里的电话,现在我还没有手机。

“大哥,我这是新买的苹果4,前天才买的,你先拿着用。”陈皮一看自己的大哥没有手机,就赶紧把自己的手机送给他。

“那倒是不用,我要用的时候自己会去买的。你自己收好吧,对呀陈皮你的家在哪里。”

“大哥,我家在天坝镇街上,明天正好赶集,要不明天去我家玩玩,我请你吃饭。”陈皮见大哥推脱不要自己的手机,等明天到家里给大哥从新弄个新的手机吧,还可以弄个卡号。

“那倒是很好,我明天正准备到镇上去买些东西呢,也可以去你家看看,都多少年了没有到镇上去玩过,那就明天见吧!”小军淡淡的回道。

“杨光,你也回家吧,记得我和你说的话。”“另外我还和你们两个最后说一个事情。我在家排行老三,以后见面就直接叫三哥就好了,以前我堂弟堂妹都这样叫我。你们也跟着叫三哥,我觉得很亲切。”小军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

“好吧,我们听大哥的。”杨光和陈皮异口同声的说道。

“那好吧,你们两个回去也不要说今天的事情,现在没有什么事情了,都回家吧。”小军温和的说道。

“那,三哥我就先回家了。我们明天见会在场口等你的”陈皮朝着小军说道。

“那,三哥我也回去和妈妈说一下!”杨光看也没用什么事了就准备回家里了。

“好吧,就此别过。”小军微笑着说道。看见今天才结识的两个异性兄弟离开的背影,心里暖暖的。感觉真好,以后要做什么事情也有个帮手了。

话说两头

黄毛一路的哀嚎着到家,一边还在嘴里骂骂咧咧的,更要命的是还耷拉着一只完全变了形的手。很颓废的一屁滚坐在沙发上。正在这时一个妇人看见了耷拉着一只手的陈小红和三个奄奄一息的杂毛:“小红,你这是怎么了?你们又去打架了吗?到底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这一通问下来,声音已经是很大了。

“哎呀,妈,你大呼小叫干什么嘛,我爸呢?”陈小红软绵绵的回道。“我的手都断了,你怎么就不看看我的手都变成了什么样子?就知道在哪里凶我。”

陈小红的妈妈也不回答他,尽直的把手机拿出来拨打一个号码,几秒钟后电话通了。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好像是说他爸不在家,她可以来看看。小军要在这里他一定知道是谁。当然是黄本月的闺女黄欣欣了,还能有谁。

原来陈小红的妈妈想起黄本月医生,所以,电话就打了过去。正好碰上黄本月在收拾东西准备去广粤省东鹏市。手机在桌子上,黄欣欣顺便拿起来看了一眼就知道谁打来的,自己老爸有存电话的习惯。

“你能行吗,我还是有点不相信你?”小红的老妈黄春兰怀疑的说道。

手机听筒里面传来嘟嘟嘟嘟的几声,很明显黄欣欣的脾气又体现出来了。开玩笑谁怀疑她的医术谁会倒霉的,更何况你还求着他呢。那么好说话的话就不是他黄欣欣。在黄欣欣的内心深处也只有李小军的话她才会听,其他的不管你什么人都会免疫。

还没有过一分钟,黄本月的电话铃音又响起来了。还是黄欣欣接的,一看号码还是刚才的也没有客气:“你要干嘛,电话一个接着一个的打,是吃了饭没有事情做吗。”

“你这小丫头怎么说话呢,伤情有点严重,所以要叫你爸才行,我没有不相信你的意思。”黄春兰假惺惺的说道。

三十四章

“拜托,大婶,我已经二十多了,并且你有什么资格喊我的丫头。”黄欣欣一听就不干了,大声的说道。

“春兰姐,你有什么事情啊,我是本月啊!”黄本月刚好把东西收拾好走出来就听见自己的女儿在哪里对着电话吼。其实黄春兰要是好好说话的话,也不会有刚才一段。本来春兰不是和本月是亲姐妹,只是经常走动就有点优越感,总认为黄本月是她的弟弟一样,才叫黄欣欣的丫头的。

“本月,我儿子也不知道刚才和谁打架,把手给打断了打骨折了,我想你帮着看看,要怎么医治!这不刚才跟侄女还闹误会呢!”黄春兰声音小了一点的说道。

“我等一下还有事情要出远门去,你把你儿子马上带过来我看看吧,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你快点吧。”说完挂了电话。

路程不远,过了二十分钟黄春兰带着自己的儿子和三个杂毛一起来到村医务室。只见陈小红的右手臂已经肿了好粗,如果不及时资料的话恐怕还会更严重。

时间紧迫,黄本月也没有啰嗦就直接拿起陈小红的右手摸起来,一份钟后开口道:“你的这个骨折我没有能力恢复,是用特殊手法造成的。手法罕见,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江湖上流传的“分经错骨手”而且,用这种手法的人一般都是厉害角色。没有特别的深仇大恨是不会用这种手法的,你儿子到底和谁打架了。我也无能为力。”

“你说什么?分经错骨手?你有没有搞错?什么时代了还分经错骨手呢!你到底会不会看啊?不会看我找别人去。”陈小红疼得不得了的气急质问道,声音也很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